一名台灣室內設計師的人生故事

室內設計師邱毓棠近照(明慧網)

  人氣: 65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9月14日訊】一尊尊栩栩如生、端莊靜穆的佛像,沁飄出原木的清香,也散發著神聖莊嚴的氛圍。從小,邱毓棠就在雕刻佛像的家庭中長大,並學會用筆在紙上畫出自己不時看見的殊勝奇景。

邱毓棠用有限的話描述當時令他難以忘懷的景象:「有時候一閉眼或者不閉眼就可以看到一望無際的藍天和綠地,金紫殿塔隱浮於渺渺青雲中,還有好多的神佛菩薩,這些佛道的裝束和我們都不一樣,他們的顏色也都不是地上的顏色,是通透的、透明的,不管是衣裳還是皮膚,都像琉璃一樣美麗。」

憑著當下鮮活的記憶,邱毓棠在紙上畫出如臨仙境的玄妙美麗,即便有著十幾年木雕經驗的父親,也從未見過。邱毓棠畫著畫著便脫口說出:「我要回家!」雖然父親說:「這裡就是你的家,你要回哪個家?」但年僅三、四歲的邱毓棠隱約知道,總有一天,他會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行走人生轉折

升上國中後,爸媽因故分開了,突如其來的變故像驚雷般震碎了邱毓棠平靜的生活,也在他心頭劃上深深的一刀。對他來說,美滿和樂的家庭就是他的天,但當幸福破碎後,也失去了所有支撐的力量。父母的爭執離異,心中的焦慮恐懼,不斷衝擊他原本單純的心,也讓邱毓棠在國中年紀便飽嚐冷暖,學會抽煙解悶。

帶著單親的陰影求學,是孤單坎坷的,也讓邱毓棠心中蒙上許多對父母的怨懟和不滿。直到十八歲當兵那一年,看到母親遠從家鄉千里迢迢來探望自己,邱毓棠驚訝地發現,母親甚麼時候變得如此蒼老?!

望著母親離去時佝僂蹣跚的背影,邱毓棠的心淌著淚,也洗淨他心底多年的怨恨。他說:「我當時體悟到,不管自己的家庭是完整還是破碎,母親對我的愛永遠不會改變。」對雙親的諒解與愛,讓邱毓棠用嶄新的目光從新看待自己與這個世界。

重遇修煉機緣

退伍之後,邱毓棠重拾書本,努力考上四技二專,並在畢業後憑著求學與打工時在建築領域與商業設計的經驗,擔任室內設計師的工作。

設計師的工作有時忙碌起來,徹夜不睡、通宵監工都是常有的事。每當拖著疲憊身軀下班後,邱毓棠總喜歡去離家不遠的麵攤大快朵頤,除了因為美味好吃外,和麵攤阿姨暢談人生哲理、生命體悟,更是他一天中最開心的事。

「我在這家麵攤吃了兩年,和阿姨有雷同的生命經驗,也很有話聊。有一次聊著聊著,竟然和阿姨討論到我們應該去找個法門一起修煉。」說完不久,麵攤阿姨的朋友,送了兩張每年在全球巡迴演出的神韻藝術團票券給她,並再三叮囑希望她能珍惜機緣,一睹引領世界頂級藝術的神韻風采。

看完演出後,麵攤阿姨的內心受到強烈的感觸與震撼,對於表演內容提到當今遭受中共殘酷打壓、卻仍堅持信念的法輪功,麵攤阿姨升起了想要修煉的願望。很快地,她找到附近公園的煉功點和學員們一起晨煉。

「麵攤阿姨煉了一個星期後,告訴我這個功法很好。可是我做設計工作的,每天都要熬夜到很晚,要我一大清早摸黑去煉功,實在有難度。」

但是麵攤阿姨不厭其煩地說法輪大法好,五套功法簡單易學又功效卓著,最終讓邱毓棠下定決心去公園尋法。「我還記得是2012年4月底,我當天在公園繞了好久都沒有看到,最後遠遠看到黃色的布條,便走上前去,上面就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免費義務教功』。」

如願找到煉功點的邱毓棠,看著大家的動作,便依樣畫葫蘆般地舉起雙臂,做出法輪功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頭前抱輪的動作。「沒想到我才把手抬起來到頭前,就有一種不曾有過的感覺。那天清晨很熱,沒有風,可是我的手臂卻明顯感覺到有風在轉動,有一股能量在身體裡流淌,彷彿還有人托著我的手臂。」

邱毓棠沒想到只是比劃一下卻能有如此奇妙的感受,開心不已的他每天都和麵攤阿姨一起去公園煉功,交換彼此學煉的心得。「學功不久後的幾天,我聽輔導員的建議去上『九天班』,第一次看到師父講法錄像,不知道為甚麼覺得很親切、很感動!那種感覺就像原本枯槁的生命,久旱逢甘霖般獲得滋潤一樣,我的淚水也在眼眶裡不停打轉。」

這時邱毓棠才明白,幼時看到的玄妙仙境,成長期間的變故坎坷,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自己所遭逢的每一件事情,不只是為了讓他相信神佛的存在,更為了奠定修煉得法的殊勝機緣!

戒掉十八年煙癮

當邱毓棠去上「九天班」時,還發生了一件有趣又神奇的事。他回憶道:「聽完師父第六講講法,我到麵攤和阿姨分享聽法後的感想,還一邊抽煙一邊聊天。回到家後卻發現剛買的整包煙不見了,打電話問阿姨,她也沒有看到。煙癮上來時身體很難受,但我還是勉強忍住,想說明天再去買,沒想到當晚就做了一個夢。

夢中一位工地領班拿煙請我抽,還幫我點火,我高興地接過來抽了一口,卻突然間想起,我不是學法輪大法的嗎?當下我驚嚇地把手裡的煙丟在地上,抬頭一看,工地領班竟變成了師父!我就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低著頭不斷在心底和師父認錯。

夢中的師父高大偉岸,像個父親一樣,把手放在我頭上摸了摸,雖然是個夢,我卻明顯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和點悟。那種深刻的感動,讓我醒來後暗自發誓,一定要像個真正的修煉人一樣,戒掉煙癮執著,時時刻刻溶於法中,做師父的真正的弟子!」

當天邱毓棠在「九天班」聆聽師父的第七講錄像,恰巧就談到了抽煙問題。師父的點悟、安排和鋪墊,讓邱毓棠一邊聆聽講法、一邊激動地眼淚直打轉。也讓他明白在未來的人生路上,都有慈悲的師父陪著弟子,闖過一關又一難。

母親無病一身輕

修煉之後,邱毓棠便將法輪功介紹給媽媽。「媽媽得法以後,身體上原有的心臟病、高血壓很快獲得痊癒,真正是無病一身輕。」他知道母親這輩子一定也是要來修煉的,因為母親在幼時的循循善誘、諄諄教誨,對他的品德教育和得法修煉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在邱毓棠還懵懵懂懂上幼稚園的時候,媽媽教導他:「如果有人欺負你、打你,你不能還手,因為一定是我們做錯了甚麼。」媽媽的這番話邱毓棠雖不能完全理解,但卻一直記在心裏。「小學有一次同學打我打到流鼻血,雖然覺得很痛很難過,但我當時一直記得媽媽的話,也沒有和老師說,就想是不是自己哪裏有不對。」

現在,邱毓棠很感謝母親當初的良苦用心,在他心底種下良善的種子,他也在修煉後真正明白為甚麼師父要弟子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李洪志師父還講過:「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1]

邱毓棠體悟到,在社會中,忍是個人涵養的要求,包含了隱忍、強忍、容忍等。但這樣的忍都是以人情為基礎的。「忍」不只是形於外的行為表現,而要從內心真正昇華,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真正做到才能在人間的表面是非中超脫出來,善解過去曾傷害別人所造成錯縱複雜的諸多因緣。

修煉後的心境轉變

修煉後邱毓棠的改變,令許多同事跌破眼鏡。他說:「我的煙癮有十八年了,在公司還有一群煙友,大家常常會聚在一起抽煙。他們對我學法輪功後戒了煙,都認為是玩笑話,是不可能的事。但看到我在修煉後真的不再抽煙,同事們都不敢置信。」

除了戒掉十八年的煙癮,邱毓棠也斷去人生中累積的頑固執著與觀念。人最難去掉的就是自我形成的觀念與偏見,偏偏設計就是一個好惡分明、主觀性強的領域,多一點嫌太多,少一點更不行。

而從事設計工作的邱毓棠,在修煉後學會放慢自己的腳步,停下圍繞著自我打轉的思維,真正用善心去感受對方的需求。「以前做設計總是先以自我為出發點,現在我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別人,我會在心裏先去想,做這樣的設計有沒有考慮到對方的需要,別人會不會為難?能不能接受?」

站在流行尖端,引領時尚潮流,把設計做的又酷又炫、引人注目,曾是邱毓棠所追求的目標,但他現在則體悟到回歸正統文化,才是真正未來人的標準。當他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以「真、善、忍」的精神來設計創作,並放下自我的主觀意識,真正站在對方的立場和角度來考慮,結果反而受到客人的大力讚賞,好評不斷。

邱毓棠表示:「客戶所想要的生活品質,來自於我能不能真正為他人著想,當我完全放下自己的想法去傾聽對方時,才能看清客戶在實質生活中的需求,這時設計出來的作品才能滿足他們真正的深層需要。」

雖然修煉法輪功才兩年半,但邱毓棠已深刻感受到修煉的美好與嚴肅。他表示,修煉後,每天都活得很踏實、很有意義。也明白只有自己真的想要修煉,遇到矛盾向內找、修自己,才能真正提高心性、昇華上來,不被人間的恩怨情仇所困擾。

邱毓棠更希望能把這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介紹給世上的有緣人,因為他相信他們也都在等待內心的鎖被大法開啟,和他一樣走向光明的修煉大道。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文章來源:明慧網;責任編輯:簡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甲狀腺癌三個月後神秘消失了
  • 德國高級警督卡斯滕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了,最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最吸引他的就是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卡斯滕說:「其實我們社會中很多東西都有所遺失。例如,德國一詞,用中文講,叫做『道德國家』。德國的道德也有一些在整體發展中被壓制。當我讀到這些(真、善、忍)原則並且學習和理解這些原則時,我感到非常美妙。」…「建三江事件」沸騰國際,他呼喚中國同行快看《九評共產黨》,順應自己的良知做事,認清獨裁的共產黨。
  • 藍眼睛高個子的法蘭茲背著小廣播,微笑著表達自己對中國客人們的歡迎和友好。
  • 超越許多莘莘學子擠進大學窄門,理應對大學生涯充滿興奮與憧憬,「大一新鮮人」林佳穎卻感到有些迷惘與失落,她很想知道自己的未來命運與人生方向如何把握,可又無處探索。
  • 二十多年前,道人爲我算命的話都一一應驗了,就在他所預言的那個最後的生死交叉點上,我幸運地選擇了「生」。從此,我開始了自己的新生。後來一個奇異的夢讓我知道了「天滅中共」的天機......欲知詳情,且聽我從頭講起。
  • 拉脫維亞自一九九一年脫離前蘇聯成為獨立民主國家後取得第一枚奧運獎牌的選手馬汀斯說:「修煉(法輪)大法一年後,在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就贏得了第一枚奧運獎牌。儘管從沒想過要通過修煉得到常人社會的甚麼,但我確實經歷了所有的奇蹟。」
  • 我的父親是中共所謂的「老紅軍」,在這種家庭背景下,我畢業後從事了和我的專業風馬牛不相及的公安工作。我是「二級警督」,這是我所居住的城市中女警最高的級別。
  • 王中同船長在海上工作了二十年,航行蹤跡遍在三大洋,他遭逢航海危難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講不完;雖然我們沒有親眼所見,但是可以想像必然和電影中的情節一樣驚心動魄。他相信必有神佛眷顧,才能讓他在二十年的航海生涯裡,尤其是當船長的那一段時間裏,從來沒有發生過嚴重的翻船海難或者船員遭受意外的事情,這讓他感到相當的欣慰。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邊陲的丹麥小鎮(Town of Denmark)。她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年,親身經歷了修煉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
  • (shown)我出生並一直生活在摩爾多瓦共和國。在我前三十三年的人生中,可以說達成了不少的人生目標。26歲當上法官,有好家庭、物質生活很優裕。親眼見識了那些原本最親近的人在法庭上變成了仇敵後,我開始思考我生活和工作的真正意義,思考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存在的意義:我們是從哪裏來的?是誰創造了地球生命的法則?為甚麼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變得越來越不能相互容忍?年滿三十三歲後,我得了重病。檢查、很貴的藥,對我一點兒幫助都沒有。我的婚姻崩潰了,孩子們也經常生病。我切身感受到死神在向我逼近。…我遍訪了本地所有的修道院,後來還去了中國的少林寺,可是關鍵的問題一個也沒有得到解答。二零零四年我找到了法輪大法。第一次通讀完《轉法輪》那是真正的幸福!就好像喝了一直在尋找的聖水一樣!我終於明白了:要想解除病痛之苦,需要改變自己的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