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智新:淺談「孝」

人氣: 1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9月19日訊】「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蓄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詩經》)

」是中華民族的人性根基,是中華民族繁衍傳承的根本。子孫順從、順、贍養生養自己的人,是子孫對父輩養育之恩的回報,是天經地義,是不用論證也沒必要論證的中華民族道德根基。

人生在天地之間,《論語》曰:三十而立。為何是三十才稱為「立」?「立」,是以倫理道德立在天地之間。以人的「德行」立,斷然不是以「財利」立。人生到三十歲的年紀左右,非但自己為人子女,並且已作人父母,應對上知人子之道,對下知為父母之道。關於人為何而來?如何而來?將往何處?當做何行?這些根本的知識,應有一番領悟。這種領悟,不僅來自於中華民族文化的傳承,更來自於數十年為人之行的體悟。

「孝」已經深深地扎根在中華民族的血脈中。在中華五千年文明歷史中,「孝」感動天的故事屢見不鮮。

例如漢文帝劉恆,他以仁孝之名,聞於天下,侍奉母親從不懈怠。母親臥病三年,他常常目不交睫,衣不解帶;母親所服的湯藥,他親口嚐過後才放心讓母親服用。他在位24年,重德治,興禮儀,注意發展農業,使西漢社會穩定,人丁興旺,經濟得到恢復和發展,他與漢景帝的統治時期被譽為「文景之治」。

例如後漢黃香,孝子黃香的母親早逝,他知書達理,在炎熱的夏天,他用扇子扇涼蓆子讓父親睡。冬天則先鑽進被窩溫熱被子讓父親睡。他當魏郡太守時當地遭遇洪災,他拿出自己的俸祿和家產救濟災民。人們稱他:「天下無雙,江夏黃香。」

一個孝順的人,不僅對父母知恩圖報,也會惠及他人,更會忠於國家。所以,中國古代在選拔官員時必定要審核的兩點是「孝」和「廉」。

然而,中華五千年歷史精心雕琢的「孝」文化在現如今的中國卻面目皆非。主要有以下幾種表現。

一、物質上不贍養,精神上不慰藉,只知索取,不知回報。

中國很多父母在年老之後,不但享受不到子女應盡的孝道,還要繼續「撫養」「啃老族」子女,以及子女的子女,直至終了。

中國很多父母在病床上,不但感受不到子女的溫柔呵護,還要被「指責」、「漫罵」,曾經的「家有一老是個寶」,已經演變成子女的累贅。

中國很多父母在臨終前,聽到的不是子女的慰籍,而是如何分家產。

二、長幼有序秩序顛倒。

在中國的公共場所,例如公交車上,最常見到的場景是,孫子坐著,爺爺奶奶在旁邊站著,而周圍的人也似乎習以為常。

兒孫對長輩說話沒大沒小,大聲的呼來喚去,長輩已經成了兒孫們的服務員、侍從。

三、父母成了攀比的工具。

「拼爹」是中國時下流行詞彙,也是中共腐敗下衍生出的怪胎。一些兒女把自己的仕途不暢通歸咎於父母的社會地位低而抱怨父母,無視父母養育之恩。

孝敬父母要真心實意,不僅在物質上滿足父母,更重要的是要「敬」,使父母得到人格的尊重和精神的慰籍。《論語•為政》: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而現今很多中國人的言行不正如這句話所說的嘛。

而中國人的這些不孝表現完全是邪黨思維的表現。在中國,人民大眾在創造財富,養活著邪黨,而邪黨給中國人帶來的只有不斷地索取和打壓;中國人民大眾才是中國的主人,可是卻被中共邪黨奴役60多年;中國人民大眾只是邪黨的政治工具、斂財工具和欺壓迫害對象。

是中共邪黨利用邪黨文化、邪黨思維洗刷了中國人傳統的民族文化思想,清除了中國人頭腦中的「孝」思維。邪黨文化是絕對的自私文化,牟利文化,顛倒黑白文化,和暴力文化。它毀的不單單是中國人的「孝」文化,更是中華民族五千文明奠定的為人之道。

失去人的倫理道德,不知感恩、不知仁孝、不知善惡,何以為人立足於世間?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4-09-19 10: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