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靖宇:神隱少女和霍爾 宮崎駿溫柔化身

李靖宇

人氣: 7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9月22日訊】宮崎駿的動畫陪我們走過了一個時代,《風起》之後,大師退休了,作為觀眾總有種說不出口的悵然。原本只喜歡他早期的作品,但最近重新複習了《神隱少女》和《霍爾的移動城堡》,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小時候第一次看神隱少女,只覺得奇幻有趣;現在出社會了,再看神隱少女,意料之外地激起了心中的溫柔暖流。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小女孩千尋的純真善良。說實在話,無臉男吃下幾個人之後變得巨大無比又醜陋,還一直吐出黑水的時候,作為觀眾都覺得他很可怕,以後完全不想與這個暗黑怪人打交道。但千尋出發尋找錢婆婆的時候,還是被無臉男跟著(跟定千尋了!),最後她欣然同意和無臉男坐同一班火車,只是要他「控制自己、別亂來」,無臉男也乖乖聽話……這時候,再壞的 生命,都可能在小女孩的寬容面前變好。

無獨有偶,《霍爾的移動城堡》中,荒野女巫因為妒嫉蘇菲,將她變成九十歲的老太太,但後來荒野女巫被剝奪法術,變得更加年老、脆弱不堪,蘇菲不記前嫌讓她加入城堡的大家庭裡,而且無怨無悔地照顧 她;最後在荒野女巫緊抓住卡西法(霍爾的心)不放時,蘇菲一下子抱住她,溫柔地勸她放走卡西法時,偏執的女巫也融化了……

想想…原來如此!在宮崎駿的作品中,是寬厚 溫柔的性格才得出反戰的結論。在宮崎駿的世界中,沒有罪大惡極的壞人,反派若不是像《紅豬》裡的海盜一樣盜亦有道,就是像無臉男、荒野女巫一樣,只是渴望 別人的愛與關懷;相反,採用戰爭手段的,都是主張軍國主義的法西斯極右派(如《風起》、《霍爾的移動城堡》),在這些軍國主義者的概念中,沒有仁愛與寬 厚,反派就是必須殲滅的、不共戴天的敵人。

但是,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現實社會中出現了太多超乎宮崎爺爺想像的罪惡(也超乎我們想像)。光天化日之下的罪惡,像伊斯蘭國(Isis)斬首外國記者,還把錄影放上youtube威脅全世界;見不得光的邪惡,像北京政權活活挖出數以萬計法輪功人士的器官盜賣,賺取天價利潤……面對這樣的罪惡,恐怕宮崎駿也無能為力……

時代變動如此的劇烈,是不是也是這位大導宣布退隱的原因之一,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時勢亦造英雄,無論多大的罪惡,總有勇毅之士,會挺身而出。

責任編輯:古言

評論
2014-09-22 9: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