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著名評論家:活摘器官成中共迫害秘方

沙莉

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失去新中國》的作者伊森‧葛特曼表示,找到了證明中國法輪功學員器官被中共當局成批出售的「確鑿證據」。(大紀元/馬有志)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9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沙莉編譯報導)美國著名政論雜誌《國家評論》的資深編輯諾丁格爾(Jay Nordlinger) 說,「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本書讓你夜不成寐,《屠殺》就是其中之一」,「十年前,美國智庫研究員葛特曼寫了一本書《失去新中國──美商在中國的理想與背叛》,對美國企業界和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齷齪關係加以披露。美國商人遷就中共,對其迫害無辜裝作是睜眼瞎,有時甚至還暗助迫害:例如思科等科技公司設計了專門設備幫助中共監視和逮捕法輪功學員。」

「葛特曼的新書《屠殺》(The Slaughter)又是一本讓人不能安心入眠的著作。標題一針見血,直視一個嚴峻的現實。」

諾丁格爾寫道,《屠殺》一書揭示了中共對法輪功信仰者的殘酷迫害。法輪功是佛家身心修煉法門,是中國古老傳統文化。它的主導原則是「真,善,忍」。

中共器官活摘最大受害人群是法輪功學員

1999年,中共針對法辦功開始了全面的鎮壓。自那時起,中共當局將法輪功信仰者關押進勞教所和監獄「再教育」,逼迫他們舉行「揭批會」,拷打和殺害他們,盜取他們的器官,甚至是活體摘取。2006年披露這種魔鬼行為的緊急報告公之於世後,諾丁格爾說,「有時候,對於難以置信的事件也要給予其一些思考」。葛特曼不僅思考了這個事件,他還證明了它。

葛特曼是一名頑強的有耐力的調查者,他承擔起困難且極為重要的任務。為了寫這本書,葛特曼採訪了四大洲的100多名證人。證人有兩種基本類型:屠殺中倖存的法輪功學員和良知未泯的前迫害者,其中包括醫生,警察和勞教所管理人員。一些人在折磨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或在盜取他們的器官時自己的精神崩潰了。

法輪功學員不是唯一遭受器官活摘的人。同樣的事件也發生在維吾爾族人、西藏人和非官方認可的基督徒和死囚身上。但中共器官活摘最多的是法輪功學員。

諾丁格爾寫道,「在書中,葛特曼向我們介紹了許多個人,給出他們的證詞,並用專家的眼睛評估這些證詞。葛特曼的書呈現了令人心悸的事實,讓人讀不下去。我承認我跳過一些頁和不敢直視一些照片。我想,很多人甚至根本不敢翻開這本書。」

到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之際,法輪功信仰者已有7000萬人,可能多達1億人。他們是完全非暴力的,非政治的,希望通過他們的理念和緩慢的功法改善他們的生活。許多修煉者也是中共官員或工作人員。但中共領導層無法忍受其他信仰與其分庭抗禮。中共首腦江澤民說,「如果中共不能戰勝法輪功,這將是世界上最大的笑話」。鎮壓是系統性的,血腥的。

諾丁格爾寫道,「全部酷刑手段需要幾頁紙才能寫完,這裡僅舉幾例,讓我們去思考。中共當局用電棍折磨法輪功學員。他們吊掛孕婦並加以毆打,同時強迫孕婦的丈夫觀看。他們把女人扒光衣服推進男牢加以輪姦。經過多重折磨後,一名女子向當局求情『人道一些』。這是過分的要求嗎?對中共當然是。」

「當局無所不用其極地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仍有許多人不肯。我非常佩服這些人。有人被殺害時仍在喊,『法輪大法好!』」。

「每個月甚至每個星期,我都收到人權組織的電子郵件,報告說又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受害者通常都是老年婦女,讓你去思考甚麼人在折磨死老年婦女。你能想像出這些人敲掉她們的牙齒,用電棍插入老年婦女的陰道,擰斷她的胳膊?想想這些老太太就像你自己的奶奶?你也許可以把自己想像成江澤民,坐在中南海呷著茶說:『除掉這些麻煩的修行人』。但是你能想像自己做出中共警察的獸行嗎?」

中共開始對法輪功造謠誣衊後,很多西方媒體照抄。葛特曼寫道,修煉者不像天安門廣場遭受屠殺的學生和持不同政見者那麼容易獲得同情,也沒有達賴喇嘛的知名度,他們只有堅定的信仰。事實上,中共才是真正危險的怪誕的邪教。葛特曼寫道,多年來,空降到北京敷衍幾篇法輪功報導的西方記者都是從中共那兒拾點牙垢。

諾丁格爾寫道,「2006年對法輪功的歷史很重要。活摘器官的報告進入了西方媒體。證人說,中共活摘修煉者的器官,因為新鮮的器官對於受體移植效果更好。這實在讓我這樣的旁觀者不能釋懷。不相信報告披露的事情嗎?歐洲猶太人遭受的屠殺不是也有人不信嗎?」

諾丁格爾說,他曾經遇到過一位在中國出生併入了美籍的醫生李某。李某在1991年來美國求學。當他還在中國從事醫學研究時,他對器官盜取很是擔憂。囚犯會被射中頭部的後面,他們的屍體會被推到等待的麵包車裡。在那裏,醫生提取器官。一些囚犯還活著。在美國,李某修煉了法輪功,並返回中國營救同修人。他被逮捕和監禁三年。他不斷地被折磨,但沒有被迫害死,沒有被摘掉器官。當然其中一個原因是,李某已經是美國公民:他的護照成了保護傘。國際上很多人知道他被監禁。但是沒有這種知名度的中國學員機會就不大了。如果李沒有這些條件將面對甚麼呢?他還年輕,很健康:在中共眼裡是一個優秀的器官供體。

葛特曼和他的證人指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悖論:老弱病殘在某種程度上是幸運的,因為不如年輕和健康的人一樣有器官摘取價值。老病者有更好的機會活著走出中共的監獄或集中營。

當然,中國存在巨大的器官市場。有錢的外國人是受到中共青睞的客戶。在外國,他們等待器官移植需要很長時間,甚至等到會死。前往中國,他們可以迅速得到新鮮的年輕的器官。他們不想打聽為甚麼中國的器官來得這樣輕易。他們只想活著就是。中共當局可以獲得大筆的鈔票。一顆肝9萬美元、一顆心、一顆肺,或者角膜就更值錢。葛特曼說,一個人所有的器官都被移植了,總價值可高達30萬美元。除了有錢的外國人,需要器官的中共高官也是極快就能進行移植手術。

一位以前工作是抓捕法輪功修煉人的前政府官員對葛特曼說,「沒有甚麼中共做不出的事情。在監獄和勞改營,囚犯就是實驗室小鼠或是牲畜。」

摘取器官的過程是這樣的:囚犯被檢查身體,以確定他們的器官的健康和血型。之後,他們是等待上架的產品,或是魚缸裡的龍蝦。證人對葛特曼說,「中國與其他國家不同。在其他國家,患者等待器官。在中國,器官等待患者。」手術時機成熟時,囚犯被射中頭部失去意識,但並沒有死,然後,醫生摘下器官,囚犯才會死去。囚犯皮膚有時也被用於移植,頭髮製作假髮。

到底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摘取器官難以估計,因為中共竭盡全力來掩蓋這種野蠻行徑。但葛特曼猜測最少有6萬5000人被活摘了器官。

美國人需要反思

諾丁格爾寫道,「如果中共的器官生意繼續照常進行,葛特曼的調查和著作就必須被忽略。我們有一種心理需要,要看到中國是一個正常的國家,考慮到商業關係,媒體也要同調。我們去中國旅遊,就像我們去法國或是阿根廷。我們送年輕人到北京學習,就像我們送他們到都柏林或佛羅倫薩。我們在上海工作,正如我們在倫敦和東京工作。在我們的校園,我們歡迎數百個孔子學院,中共藉此擴大其軟實力」。

「當中國1號前來訪問,我們在賓夕法尼亞大道並列掛上中共國和美國國旗。在白宮,郎朗彈奏共產黨的宣傳歌曲。中共黨魁的國事訪問和加拿大總理來訪沒有區別,甚至排場更大。」

「美國和中共經常舉行『人權會談』。2010年人權對話期間助理國務卿邁克爾.波斯納用亞利桑那州移民法自我審查說,美國社會有關種族歧視或潛在種族歧視的問題令人擔憂。因此,中共可以隨意逮捕無辜的人,折磨他們,盜取器官,而美國人試圖遏制非法移民就太不友好。這些人權會談真是荒謬。」

「當我們的政客批評中國,通常是針對中國的貿易行為,或盜版好萊塢的電影,對更糟糕的事實卻鮮有批評。」

諾丁格爾寫道,已故國會議員蘭托斯(Tom Lantos)曾經面對一桌子的硅谷代言人,那些幫助中共跟蹤並逮捕法輪功學員的硅谷公司。他說,「我不明白你們的企業領導夜裡怎麼能睡著覺?」蘭托斯的不同之處在於他是一個出生於匈牙利的猶太人,大屠殺倖存者。

「閱讀《屠殺》一書時我不禁想起納粹。『這些都是納粹分子,這是「死亡天使」門格勒。』 我不由得這樣比較。葛特曼在後記中寫道,他的親戚死在奧斯威辛。門格勒的診所和中共的器官摘取之間有如此的相似性。」

諾丁格爾說,葛特曼寫了一本高貴的書。他是中共最怕的敵人,因為他的武器是真相,和找到真相的堅持。他也是那些在無知中自娛著與中共貿易往來的人的一個巨大痛苦。他做了一千名不願探究中國真相記者的工作。

諾丁格爾說,2005年,張戎著作《毛:鮮為人知的故事》,被《時代》週刊記者唐納德.莫裡森(Donald Morrison)形容為「原子彈」。《屠殺》則是另一顆原子彈。這本書應該震撼我們所有人。

責任編輯:方涵

評論
2014-09-27 3: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