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分析:王儒林將被逼內鬥

關內侯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9月03日訊】9月1日,中共中央決定:王儒林同志任山西省委委員、常委、書記;袁純清同志不再擔任山西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

近日,山西省政壇接連發生政壇地震,省級官員落馬半數以上,世人為之側目。 山西省出現這樣多的腐敗高官,前任省委書記袁純清難辭其咎。雖然如此,並不能證明袁純清腐敗,因此就用「不再擔任」代替免職一詞。袁純清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這是有職無權的閒職,被剝奪了實權。

筆者分析認為:袁純清是否涉嫌腐敗,中共高層現在查無實據,應屬在調查之中 。袁純清的去向,關乎幾個人的政治命運,暫且不表。

現將近幾個月被查的山西省級高官羅列如下:

金道銘,北京市人,山西8年,歷任山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 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申維辰,山西潞城人,山西31年,曾任山西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太原市委書記 。
令政策,山西平陸人,山西36年,官至山西省委委員、省政協副主席。
杜善學,山西臨猗人,38年,官至省委常委、副省長。
聶春玉,山西侯馬人,山西34年,官至省委常委、省委統戰部長、省委秘書長。
陳川平,山西平陸人,山西32年,官至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
白雲,山西五台人,山西38年,官至山西省委常委、省委統戰部長。
任潤厚,山西代縣人,35年,官至山西省委委員,副省長。

短短數月之內,一個有著13名常委的省委班子,前後就有5人被拿下;半年多時間內,就有8名長期在山西工作的省部級高官落馬。

●山西高官腐敗分析

這些落馬高官,腐敗涉及方面:
一是官商勾結,謀取億萬私利。省級高官將手伸向了重要資源煤炭,受煤炭大亨 的拉攏,成為礦業部門的保護傘,從中獲取私利。
二是官官勾結,謀取政治保護。這主要體現在,省級高官與周永康、薄熙來的個人關係,通過腐敗官場交流圈進行官官相護。
三是官黑勾結,謀求政治穩固,商場利益穩固,官黑勾結使得山西官場政治黑暗 ,清廉的官吏怕腐敗的官吏,以至於袁純清主政期間,反腐私毫無作為。直至中央巡視組到達後,山西省官場腐敗的蓋子被徹底揭開。

●兩個省委書記黨團資歷對比

王儒林資歷:2007年05月,任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省委黨校校長。
袁純清資歷:1992年12月—1997年09月 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青聯副主席。

可以看出,袁純清有團派背景,當時胡錦濤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 ,中央黨校校長(1993—1998年)。在1982—1984年,胡錦濤曾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青聯主席。

按以上政治關係分析,袁純清有一定領導才能,應屬於胡錦濤派系人馬。王儒林與張德江、孫政才、王岷等人屬於吉林幫,王儒林在孫政才任職重慶後,接過吉林省主政大權,是江派在吉林省的代理人。

●調職原因分析

一、王儒林被調職
在習李王新政後,中國進行大力反腐。但是,吉林省反腐運動並沒有開展起來。 吉林省歷來就是腐敗滋生的省份。

腐敗節點1:高嚴——原國家電力公司原總經理、吉林省省長、中共雲南省委書記;2002年9月被查處,潛逃至澳大利亞。
腐敗節點2:米鳳君——2003年1月至2008年1月任吉林省十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黨組副書記。十屆全國人大代表。八屆吉林省委委員。
……  ……

吉林省各地級市、縣區官員腐敗嚴重,現舉一例:《公主嶺市委書記王亞暉喝死副市長隋雲波》。事件發生後,吉林省委並沒有高度重視,以至於事件在網絡上反腐發酵,省委省政府對此事進行了隱瞞不報,以為「家醜不可外揚」。

孫政才、王儒林等高官,在吉林省為保持和諧的氣候,並沒有真正反腐,而是想 一團和氣,為自己的陞遷不斷鋪路。

中央大力反腐,吉林省官場反腐卻遲遲屬於落後階段,只有等中央巡視組下派調查,才能查出小老虎,這種工作態度顯然與中央反腐與改革同步進行的步調不一致。

二、袁純清被調職

山西是中國的資源大省,山西省級官員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對礦產進行管理和要挾,這是必然滋生腐敗的省份。從2010年5月至2014年9月,袁純清擔任山西省委書記 。可以說,袁純清任上這幾年是很太平的,沒有大的風浪。胡錦濤時代,反腐受江澤民的撤肘,注定是搞不起來的,袁純清自然就平安無事。

從中共中央巡視組進駐山西省以後,大量的腐敗事件被獲悉,牽扯的皆是省級大員。這說明,袁純清對於腐敗問題認識得不夠,至少用人失察。這將必然給國家造成大量的財產流失,山西省委常委半數人物落馬,說明了袁純清「反腐無方」,很難將改革推向深水區。

●王儒林或被「逼上樑山」

山西省是反腐重災區,半數以上的省級常委落馬,說明山西省的地方官吏有更多 的人涉嫌腐敗。然而,袁純清做為山西省的父母官,卻沒有當好這個當家人,使山西成為中國省級官員群體式腐敗的典型代表,袁純清是否腐敗,尚待查實。袁純清進京任職,陞遷已然無望,能否平穩落地,還是未知數。

山西省長李小鵬,是前任總理李鵬之子,是典型的官二代。2006年5月至7月,李小鵬進入中央黨校省部級幹部進修班學習,從此步入政壇,並於2008年5月順利進入山西省委常委,2013年1月,正式擔任山西省委副書記、省長,可謂「前途光明」。

原以為,袁純清被調職後,李小鵬有可能取而代之,成為山西省委代理書記。然而,中共中央並沒有給官二代李小鵬這個機會。主要原因是,李小鵬作為省長主持省政府,雖然沒有直接參與腐敗的證據,但對反腐敗作得亦不得力。由於是李鵬之子, 李小鵬在這場山西政壇地震中沒有受到嚴重影響,依舊任省長。

王儒林接管山西省委,成為山西省委書記,這個任命是中共中央習李新政人事任免的一著妙棋。妙在哪裏?

妙處一:王儒林是江派成員,是吉林幫的政壇新秀,他在吉林沒有反腐作為,卻把他派到山西反腐重災區,看王儒林是否能夠接過中央巡視組的接力棒大力反腐,並將山西改革推向深入。這是中共高層對於王儒林的嚴重考驗,估計在一年內,王儒林不能把反腐工作推向深入,其在吉林省任內的與其相關的腐敗問題必然發酵,引火上身被調查,亦在情理之中。

妙處二:李小鵬是山西省長,王儒林是新任山西省委書記,兩個人物如比作象棋的棋子:李小鵬在山西時間長,他是馬可以騰挪跳躍;王儒林空降山西時間短,他是車可以直來直去衝殺。作為官二代的李小鵬,和江澤民搭班子的李鵬之子,在這場反腐博弈中扮演甚麼角色,中共中央在看,中國人民在看,世界媒體也在看。從中共歷史看,省委和委政府這兩個機構,一個管黨,一個管政,歷史有不和的因素。王儒林和李小鵬,兩個江派大員在反腐重災區的博弈,是很受世人關注的。

綜上所述,王儒林被派到山西當省委書記,實際是在火海中行走,在冰山上攀爬 ,能否過得了「大力反腐」這一關,很難說。可以肯定的是,王儒林實際上已經被「 逼上樑山」。

責任編輯:方凡

評論
2014-09-03 1: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