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香港政改關鍵時刻 和平占中見真章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9月05日訊】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09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香港政改關鍵時刻、和平占中將見真章。

6月下旬,80萬香港居民投票贊成占領中環。那麼7月1號呢,有51萬人遊行贊成占領中環。我的預估,根據現在所有的資料能看到的,9月份和平占領中環,可能真的要上場、要見真章了。

8月25號到31號,在北京中國人大常委會召開香港政改會議,根據有人透露,它在8月31號會宣布一個決定,這個決定呢就是要在2017年選舉香港特首的一些規則。

香港和北京爭論的焦點是不是允許香港居民直接提名香港特首的候選人

現在香港和北京爭論的焦點,是北京是不是允許香港居民直接提名香港特首的候選人,還是只允許篩選後的候選人參選。

所以我現在看看香港政改的現狀,北京決定了是在2017年進行特首普選選舉,那它首先,一、要成立一個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這個人數是跟這一屆的特首所選舉出來的提名委員會人數是一樣的,還是1,200人。那麼這些提名委員會的委員是由四大界別所組成的,有商界、學界、醫護界、工界等等,由這四大界別組成。那麼這些成員都要經過中共批准,你才能夠進入這個提名委員會,這是第一。

第二,2017年的特首候選人,須要經過這個提名委員會半數以上通過,也就是說要獲得601票,你才有資格當候選人。那麼這就是篩選了嘛,不經過這委員會,你根本就進不了去做候選人。

第三個,就提2到3名的特首候選人,這是北京最近要做出的決定。據說在8月31號,北京要公布,並且要派人到香港來宣布,這是第一個現狀。

第二個現狀,中共把特首選舉和國家安全連在一起。也就是說,北京認為香港居民提出真普選,由提名委員會、政黨和香港居民,3個方面來各自提出候選人,這種辦法是危害到國家安全,北京這樣講。可是香港的居民以及香港真普選的那些領導人,他們認為:僅僅提出候選人的一個辦法,怎麼跟國家安全能夠連在一起呢?香港老百姓沒有要求獨立,還是一國兩制,按照基本法來運行,怎麼能夠和國家安全連在一起。並且北京放出風氣,說現在這些真普選的運動是跟外國勢力合在一起了,這又是把一頂帽子壓在香港居民頭上。

最近北京的媒體放出一個風聲,如果你真的要按真普選的方法選,也可以,但是有一個條件要交換,香港基本法的「第23條」要在香港落實,這個23條現在是被暫時凍結了,經過50萬香港人上街遊行之後,董建華為此而被下臺了,被凍結了。現在北京又想拿這條來跟普選交換,普選是一時的,選出特首以後,他可以用23條,用北京在大陸統治老百姓的那一套公安、國安條例完全套在香港頭上,所以香港居民也不接受。

所以你這樣做,北京害怕什麼?害怕香港這麼一個普選之後,成了一個樣板,它們非常害怕由香港帶頭興起反對中共一黨專政,出現顏色革命,這是北京方面。

下面看看,香港居民為了準備這場真普選,所以他們提出了一個占領中環的運動,那麼占領中環的現狀如何?三君子之一、戴耀廷教授,他在8月23號就講了:如果上面我所講的北京的3條決定是真的,那香港居民就沒有退路了,那真的要實行「和平占領中環」了。他的預估不是幾個月之後,很可能是幾個禮拜,或者一、兩個禮拜之後要占領中環,這已經是箭在弦上了。北京現在這麼做,就逼得這場運動要爆發出來。

計畫第一波有10,000人占領中環,有8,000人要罷課

那麼現在,他們不可能把占領中環的時間、地點公布,生怕一公布以後,被中共抓到把子,可能要對他們採取法律行動。所以,現在他只能做秘密的、悄悄的準備工作。他們計畫第一波要有10,000人占領中環,就是大規模的公民抗命活動。那麼學生也配合,現在香港大專院校的學生,他們計畫要進行罷課,9月份罷課,有8,000人要罷課。

但是,在占領中環之前,他們首先要做一個充分的解釋工作,要向香港居民解釋,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做了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會帶給香港老百姓什麼樣的一個前景,要做充分的解釋工作。做了解釋工作以後,從香港老百姓那邊得到反饋以後,再制定詳細的計畫。

占領中環之後計畫用第2波的不合作運動

並且,他們要討論占中之後的運動,占領中環之後,下一步該怎麼走呢?他們計畫用第2波的不合作運動。不跟香港政府合作,不跟北京政府合作,所以要採取什麼?罷工、罷課、罷市,但是,絕對不採取暴力行動。香港的占中運動領導人這樣講,他說:「這次占中運動,就算被中共派警察也好、派軍隊也好,鎮壓下去了,即便你把它鎮壓下去了,這種可能性存在了,但是,你也不能解決香港問題,不能解決香港的管制危機。」因為現在香港老百姓不信任香港特首政府,不信任北京政府,你現在就是把它壓下去了,也無濟於事。

那麼現在占領中環的準備活動,從最近一段媒體的報導來看,他們準備得非常活躍。就在8月24號,也就是5天之前,有600人,都是一批領導人和骨幹,他們15人1個小組,分成40個小組去登山,深入到各個街頭巷尾,他們研究連絡工作、發動群眾工作等等,以及要安排10,000個人占領中環之後,他們的吃、喝、大小便的問題,統統要把它安排好。因為他們是一個公民運動,不是一個暴力運動,不是一個流氓運動,一個公民運動要像一個公民運動的樣子。

這樣的活動現在正在進行,那麼可以預估到,雙方都不讓步、都不讓步。北京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已經講了,他說:「香港鬧事不怕」,他說:「有辦法解決」。那我想,你就是把這次占中運動解決了,你怎麼解決整個香港問題?香港700萬,這樣一個城市,如果老百姓都不信任你,你怎麼管理這個城市?

香港政改走到現在的地步發生這麼樣嚴重的衝突,原因何在呢?

那麼我們問:「香港政改走到現在的地步,香港居民和北京以及香港特首政府,發生這麼樣嚴重的衝突,原因何在呢?」我們想想看,香港回歸已經17年了,香港回歸時,香港老百姓還多多少少相信你鄧小平講的話,說「一國兩制」。一國兩制裡邊有12個字,叫「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香港居民當時非常看重後面8個字,「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可是這17年下來,中共講話不算話了,不算話。首先,這個普選應該是2007年就開始了,第1次被人大否決了,第2次應該是2012年,又被否決了。那麼現在第3次又推遲,已經推遲了10年了。再推遲5年到2017年,中國人講「事不過三」吧,你不能在第3次再推遲了。

香港居民不相信中共所講的話,食言而肥

中共現在說要推行普選,那麼在推行普選裡面,它就耍了花招了。首先前面這10年,包括現在已經12年過去了,現在還在爭爭吵吵,對普選,老百姓根本就認為是個假普選。用普選的名義,選出來的是一個中共要的人,不是香港居民要的人,所以現在老百姓就不相信中共所講的話。

第二,鄧小平對「一國兩制」是食言而肥,他自己在還沒有真正實行一國兩制的時候就食言而肥了。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1984年,當時中共中央已經做了決定了,一國兩制。其中就說派不派軍隊呢?最終做了決定,決定由廖承志、當時的僑委會主任,後來當國家副主席的廖承志公開宣布,十個字:「換督、換旗、不派一兵一卒」。

「換督」就是香港總督下來,中共的特首上去;「換旗」,英國旗下來,中國旗上去,香港特區旗上去;「不派一兵一卒」就是不派兵。並且這個話已經通知了英國人,英國人一聽,既然如此,那麼你乾脆把這十個字寫到《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這一講,鄧小平馬上就大怒,馬上就改口,把說不派兵駐在香港的兩個高官臭罵了一頓,說他們胡說八道。當時還沒有真正開始一國兩制,已經宣布要一國兩制的政策的時候,就隨時改變了。

所以人們想,你鄧小平以後講話還能算話嗎?果然不算話了,因為你修改一國兩制了嘛,把後八個字拿掉了。「高度自治」,什麼叫「高度自治」?就是除了軍事和外交應該由北京政府管理之外,其它完全由香港特區政府來管理。但現在一切都改變了,尤其是今年公布的《香港一國兩制白皮書》否定了《中英聯合聲明》以及《香港基本法》所規定的一國兩制的基本政策。

它在《香港一國兩制白皮書》上面講,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國一制,沒有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是因為你香港是一個特區,是我授給你的權,我隨時都可以收回來,你沒有剩餘的權,你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我給你多少你用多少,不給你就不給你。

現在才17年過去,還有33年,馬上就改變了,香港居民怎麼能相信你呢!還有一條,這次選香港特首又附加了一個條件,這在基本法裡邊是沒有的,也就是香港特首的條件是要「愛國愛港」,要愛中華人民共和國,愛國就是愛黨啦,黨國黨國,就是愛共產黨。這在基本法裡面沒有的,是你後頭又加進去的,按照你現在的需要把它加進去的,而把「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拿掉了。

這樣的話,老百姓能夠相信你嗎?這17年來,在對香港政策的變化的一系列過程中,無法信任你!即便你現在選出一個北京滿意的特首,到2017年,那今後很快就會施行「23條」,完全把一國一制的制度帶到香港來,老百姓已經看到了。

65年來,中共統治大陸的罪惡劣跡斑斑,香港居民看得很清楚

香港居民和北京發生衝突的第二個原因,香港老百姓看到,這65年來,中共統治大陸的罪惡劣跡斑斑,無論是政治獨裁、經濟上貪污腐敗,為了GDP破壞生態環保,這一些老百姓都看得很清楚。鎮壓法輪功、鎮壓基督徒,殺害維吾爾族人、西藏人,甚至於也對少數的香港居民採取鎮壓。前不久,有一個香港的出版商為了出一本涉及到習近平的書,居然把他騙到了深圳,最後判他十年徒刑。出版自由沒有了。在香港印不是在大陸印哎,還是把你判了,騙過去把你判了十年徒刑。

現在中共要追到香港來迫害香港老百姓

所以香港老百姓心裡很寒的,香港這些人他們為了追求自由而到香港來,香港才700多萬人,絕大多數是來自於中國大陸,他的祖父母、父母以及他本人都可能來自於大陸,他們要追求自由的生活,追求人權、追求一個普世價值。他們逃過了大陸的迫害到了香港,剛剛穩定了,現在後面的追兵又來了,要追到香港來迫害香港老百姓,這是第三個原因。

一旦香港政治改革走向普選道路的話,為什麼北京、廣州、上海不能做,有什理由?

第四個原因:中共它自己面臨了大陸的政治改革壓力。它面臨的,從毛澤東死後,中國大陸老百姓一直要求政治改革,並且經過長期的鬥爭、「六四大屠殺」,政治改革到現在停止了,但是並不等於說老百姓不要求政治改革。

那麼一旦香港政治改革走向普選道路的話,那中國老百姓會問香港可以做,為什麼北京、廣州、上海不能做,有什理由?是不是都是中國人。你現在要做一國一制,那就更有理由了,香港可以做,我們也可以做。

其實它無論如何不讓香港走成這條路,哪怕用軍隊的鎮壓它也不讓它走成,這是它面臨的中國大陸的壓力。這樣一變再變、善變、欺負老百姓,又要在香港採取高壓政策,那香港還會有什麼好結果嗎?

香港前景如何?

香港目前在世界上是什麼地位?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有一國兩制、有《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保障了現在香港的特殊地位,這個特殊地位,甚至於美國軍艦可以到香港來訪問,但是美國軍艦不可以隨便到上海去訪問,因為它是一個國際城市。

那香港經濟的自由度是全世界最高的。它是沒有稅的,讓你自由發展,這是英國人所帶來的。英國人統治香港150年,沒給香港民主,不錯,可是它給香港自由,思想、言論自由、做生意自由、進出自由等等……這是在中國大陸沒有的。

在中共跟國民黨鬥爭的時候,也充分利用了香港這自由城市。那麼現在中國老百姓,也希望建立一個自由城市來推動中國民主化的時候,中共卻在扼殺這個自由城市。那麼這樣走下去,我們可以看到,香港經濟自由度會受到影響,香港的自由貿易政策會受到影響。其中影響很重要的因素是什麼?很多能幹、有才能的人以及一些富豪們都離開香港。李嘉誠帶頭在香港賣掉他的財產和大陸的財產,把財產移到美國和歐洲去。

之所以有香港,因為它有它的軟件、它的人才,有它的制度,人是跟制度走的。當這批追求自由的,很熟悉西方經濟、金融、財政的這一套制度的運作過程的這些人才都離開香港之後,那香港變成什麼?要麼死港、要麼臭港。

現在有人講香港沒落了,我上海可以代替你,上海真的能代替嗎?上海代替不了香港。因為上海是在專制、獨裁統治底下,儘管它建立了一個試驗型的貿易自由區,30平方公里。就在這個自由貿易區裡頭,都還不能自由的運用網絡,請問誰要來給你做生意!你把什麼都封得死死的,那叫什麼自由貿易!那完全是壟斷貿易。

所以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中國城市可以代替香港這個城巿,沒有一個制度、人才、沒有人們追求自由嚮往的風氣,造成一種自由度、經濟自由度。當你這一切都不存在的時候,香港的作用也就沒有了。

香港在歷史上,不講長的,就講最近這30多年來,中國改革開放以後充分利用了香港,香港帶頭到大陸投資,現在相當一部分的香港資金退回來了。把先進的制度、概念從香港引進去,現在中國大陸拒絕。

現在北京認為中國大陸有錢了,腰桿子硬了。我可以在香港加強控制,不讓它成為一個反共基地,即便損失掉能生金雞蛋的老母雞,也在所不惜。這就是中共的思想。你給我好處我就充分利用,當你給我壞處的時候我要把你扼殺掉。但是你這樣扼殺掉以後對整個中國的經濟、民主發展只有壞、沒有好處。

香港老百姓會投降嗎?不會

那麼香港老百姓會不會眼看這場要爆發的占中運動,會投降嗎?會後退嗎?現在看不出來。現在他們正在做準備,寧可坐牢也要堅持自己的理念,要爭取自己的信念和自己的生活價值。有一部分人會離開香港,但多數人還會留下來堅持和中共專制獨裁較量。時間快到了,還有幾天占中真的要出來了,我們看看中共會什麼樣的行動呢?香港占中如果成功,中共會不會出動軍隊鎮壓,我想非常可能,非常非常可能。

昨天有個報導,駐港部隊的解放軍裝甲車已經上街了,已經上街亮相了,它要用這個行動來威嚇香港老百姓,至於用什麼方式鎮壓?現在不清楚。但是軍隊會出來。這麼小小的一個城市中心,你能開多少坦克來嘛,要用機關槍掃嗎?占中這批人,也做了充分的研究,我不搞暴動,他們要號召罷工、罷課、罷市。這一罷工、罷課、罷市香港變成臭港、死港,沒有活動了。你即使軍隊占領了香港又怎麼樣呢?你下步棋怎麼走呢?那就變成亞洲重大的政治動向、政治新聞了。

那麼最後會不會開槍?會不會像「六四」運動用坦克車、機關槍來結束這場運動呢?我們拭目以待。我相信香港老百姓也經歷過、看到「六四」的結果,他們每年「六四」,幾十萬人集中在香港城中心的花園紀念「六四」。

他們以「六四」和中共鬥爭的信念,追求自由民主、要求平反「六四」,追究屠城的劊子手,這個信念到現在25年了沒改變。所以我相信這次和平占領中環,由這批人帶領,為了他們自身的利益,也為了給中國民主運動樹立一個榜樣,他們正在跨越重要的一步。

好吧!這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各位。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4-09-05 11: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