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一朵朵升起的蓮花

文/王金丁

蓮花(fotolia)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當憶起兒時鄉下姐姐們手裡拋起的一個個小布囊時,心裡不由得升起一絲溫馨。可是,現在已不見小布囊遊戲了,兒時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兒去了。

想起小布囊遊戲,那可是姐姐們的拿手絕活,她們打母親、姥姥那裡學來針線的竅門,將母親的破衣衫,從姥姥的針線盒裡找來各色布塊,湊合著縫了一個個小布囊,就興奮的將細砂子、稻穀殼子裝進布囊裡。

猶記得在我童稚的心靈裡,握著小布囊時,興奮得像握了整個天地。布囊裡鬆散的砂子不受拘束,掌心變了形,囊裡的細砂子就隨意流動,窸窸窣窣的聲音經過手臂傳達胸臆,升起絲絲暖意。囊裡也有裝的稻穀殼子,就更不好侍候了,手掌稍一用勁,穀殼子互相推擠,不等聒噪的聲音傳開來,心裡已是天崩地裂,正耽心時,布囊裡的空間卻已理順了,穀殼子的推擠窘境瞬間消失。

到了冬天颳起了寒風,或是夏天飄來了西北雨,姐姐們沒地方玩兒,就拉了衣角藏在哪家窗前大床舖上,圍成了圓圈,幾雙黑眼珠注視著,小布囊從翻轉的手心手背升起落下,一人玩著,旁邊的人呼應著手勢,嘴裡齊聲從一數到九,唱著代代相傳的歌謠。還記得那謠唱的是:一點雞,二點鴨,三拍胸,四相打……後面的詞,現在全都忘了。要遇節拍不符,小布囊就會脫離手掌心,孤單的落到床舖板上,小布囊就換人玩了。我一個小男生擠在圈圈裡,能有湊趣的份兒已雀躍不已了。

記得是一個初春午後,田野裡下著濛濛細雨,姐姐們躲到簷下玩起了布囊遊戲,我瞧見一隻蝴蝶在升起落下的眾布囊裡飛舞,認起那是從桂花姐姐母親的頭巾上飛來的,讓我也想到了曾祖母長長的纏腳布。趁著曾祖母在穀場曬纏腳布時,怯怯的向她要一小節那纏腳布,想不到曾祖母卻慷慨的剪下長長一段給我,我拿著纏腳布興奮的跑去交給桂花姐姐。這段長長的纏腳布,讓我躋身小布囊遊戲圓圈裡。當那個纏腳布縫成的布囊在姐姐們手裡升起時,桂花姐姐總會摸摸我的頭,把一個歇著的布囊塞到我手裡,叫我興奮不已。

當我握著布囊的小手長成了大手掌時,布囊已變成了冷硬的滑鼠。如今,久已不見小布囊從姐姐們手裡拋起,定是曾祖母把纏腳布也帶走了。常憶起兒時的小布囊遊戲,彷彿又看見一朵朵緩緩升起的蓮花。@*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往山下瞧去,原野裡錯落著屋舍、樹木、麥田,那條溪流在村子邊上畫了一道弧線,溪邊一排紅色的楓樹隱約可見,歸德鄉果然盡在眼底…
  • (shown)原來那月牙兒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驢厩裡一片雪亮,遠遠的可以看見那黃鬃驢兒正偏著頭沉沉睡著。這驢兒模樣我還記著,懂事後,海二叔就趕著驢兒,帶著我駕著驢車穿江越嶺,九村十八鎮的奔波,輸運歸德鄉方圓幾十里山川間的農產事物…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訪,不由得想起舊時南台灣故鄉的綿綿春雨來。彼時的雨吹著淅瀝淅瀝的口哨,敲打著玻璃窗戶,一點一滴敲進我的夢境裡…
  • 我以為是被我的嘹亮優美的嗩吶聲吸引來的,想不到她卻告訴我吹奏的原理,告訴我如何換氣,如何控制聲韻的迴旋,還說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隨時要保持一顆純淨的心。她平靜的神情與廣闊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風。那時,我才知道音樂裡還有這樣的境界。
  • 安平經過荷蘭人、鄭氏、清廷及日人幾個治理階段,留下了時空邅遞的歷史痕跡。在安平古堡東側,荷蘭人建造的街道,及輻湊街道兩旁的舊聚落仍然保留了下來,遊走巷弄間,不免讓人回想先民渡海來台,艱辛奮鬥的歲月歷程…
  • 老漁夫船前船後跳來跳去,嘴裡吆喝著向我揮手,在這個微雨而孤寂的港灣裡,帶給了我一絲暖意。
  • 幾天後,貓頭鷹的羽翼下又鑽出了一隻小貓頭鷹,有人說是貓頭鷹在呵護著小鷹,也有人說貓頭鷹在教小鷹飛翔…
  • 高山茶具有獨特的韻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脈,山勢從低海拔連綿攀高,層巒疊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區,這邊山坡種了茶,隔一個樹林才能見到茶園,越過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綠的茶葉。
  • 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裡已一片寧靜。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