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信神的中國人為何這麼少?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1月02日訊】網絡上一項針對人是否信神的調查統計如是顯示,在全球23個國家的近2萬名受訪者中,51%人堅信有神靈,31%的人表示給不出答案(不確定或者有時信有時不信),剩下18%的人則自稱是「無神論者」。中國也是被調查的對象國之一,然而最終產生的結果卻頗為耐人尋味。在中國,堅信有神靈的人只有23%,而不信神的則略勝一籌,佔到26%。此外,對神靈沒有明確看法的中國人最多,高達52%;在這一超過半數的比例中,20%的人表示不確定,32%的人表示有時信,有時不信。

儘管上述的調查也顯示出,「另有9個國家不信神的比例高於中國」,然而中國不信神的超過信神的,對神茫然無所知或者模稜兩可的佔到大多數的結果,則已經在向外界傳遞著這樣一個信息,那就是中國人對「有神」的記憶正在逐步喪失,中國人對神的正信幾乎是蕩然無存。

若翻開中國的歷史,我們或許就會不禁對這樣的結果感到痛心和失落。當我們從父輩的教誨與叮嚀中聽到那句「頭上三尺有神明」的古語時,其實便已經自然而然的感受到,中國有著幾千年歷史的文化脈絡中必定蘊藏著無限的奧妙以及深邃的內涵。無論是從上古時期所流傳下來的創世之說,還是歷朝歷代的儒、釋、道信仰所積澱而成的出世、入世之學,這其中的奧妙與內涵顯然都指向著同一個方向——「有神」。幾千年來,中國人代代相傳的生命幾乎都在接受著神佛的感召、遵循著冥冥之中非人所能逾越的道理與規則,如此才得以繁衍生息、延綿不斷,這便是「有神」在中國人身上所留存、並展現出的奇蹟。

按照這些反映著歷史真實的記憶,備受神佛眷顧的中國人,自然會對神佛充滿敬畏與尊崇。眾多史冊、書籍的記載,帝王將相敬佛、修道的歷史故事,甚至是深藏在名山大川中的千年遺蹟,都足以證實對神佛的信仰是古時中國人從娘胎裡就帶著的一種天生本能,是不受教育所限、不因環境而變的一種鐫刻在骨子裡的真性情。既然如此,我們不禁要問,今時今日的這番不信神、對信仰舉棋不定的調查結果又是怎樣應劫而生的呢?

人們常說,一個人性情、觀念上翻天覆地的改變一定與其人生中所歷經的突變與魔難有關。如果這種說法合乎道理,那麼我們也可依此推斷,中國人定然在某個歷史瞬間經歷了非人的慘痛遭遇,才會被迫遺忘、甚至放棄這種代代相傳的有神信仰。若問究竟是怎樣的歷史瞬間摧毀了中國人的信仰,答案恐怕還得從那句「與天斗、與地斗」的狂言說起。

毛澤東在高喊打倒封建迷信的同時,其實還存在著另一個更加險惡的用心,那就是要將中國人引向對其個人頂禮膜拜的瘋魔狀態。通過無數次的鬥爭以及暴力革命,毛最終達到了讓中國人不信神、卻把他當神來予以信奉的陰毒目地。無知善良的中國人在經歷了末代王朝的腐敗衰落、外族入侵的荼毒與戕害之後,彷徨的內心、脆弱的意志就這樣遭到了陰謀者的利用,進而相信「無神論」或成為扶危濟困的一劑良藥,「共產主義」則會創造出衣食無憂的美好未來。

在人心發生偏離之時,毛便又開始伺機發動一系列違背人道的「滅佛」行動。除了砸佛像、燒佛經、拆寺廟之外,他還齷齪的通過政治命令,強行迫使僧尼還俗、甚至與俗世之人通婚。幾番運動下來,親歷這一切的中國人自然對宗教這種出於信仰而建立的外在形式,以及形式之下所蘊藏的真實內涵產生了諸多困惑、甚至是誤解。

而更為遺憾的是,隨著此後中共的魔爪伸向宗教、不斷對宗教滲透政治元素,中國的傳統宗教便無論是形式,還是內涵,都開始變得滿目瘡痍、面目皆非。至此,中國人由對神佛的敬畏逐步淪為了對當權者的個人崇拜,由被政治蠱惑轉而變成了被敗壞的宗教所迷惑、誤導,進而不再相信神佛的存在。

被政治荼毒的宗教自然是無法詮釋宗教存在的真實內涵,更加無法證實對神佛持有正信究竟意味的是甚麼。當無數自以為信奉神靈的世人走進廟宇,在佛像前參拜祈福之時,或許他們就已然曲解了對神佛的敬畏之心、正信之念,他們根本無法獲知求佛消災、解難、發財不僅離敬畏神佛甚遠,更是對神佛的褻瀆。眾人皆知神佛慈悲,然而誰也未曾瞭解這種扶危救難的慈悲之外,還存在著一個亙古不變的天理,那便是善惡有報,一切皆有因果。

再看那個叫囂著「無神論」的中共,它之所以不承認神佛的存在,也不過就是不想遵循善惡有報的天理。惡貫滿盈、壞事做盡的中共若要面對這般昭昭天理,真不知情何以堪了。然而,中國人的生命本就是順應著有神文化而一脈相承,如此彌足珍貴,又如何能輕易的背棄呢?事實上,為善比行惡更加發乎自然,因為不僅順應著人的本性,更符合了萬世永存的天理。至於說如何看待「破罐子破摔」的中共,其實也無需顧慮太多。想要為善的人們,必定會選擇毫不猶豫的拋棄它,畢竟惡報之時,誰都不想跟它綁在一起。

責任編輯:尚一

評論
2015-01-02 11: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