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劍:羊年,該還債了

九天劍

古人留下的800里洞庭,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水域,再難有劉禹錫「湖光秋月兩相和,潭面無風鏡未磨」的姿色。肆虐數載的陰霾,污染殆盡的幾大淡水系,來去無蹤的黑死病、SARS、防不勝防的百種毒食品……一切都令國人憂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古人留下的800里洞庭,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水域,再難有劉禹錫「湖光秋月兩相和,潭面無風鏡未磨」的姿色。肆虐數載的陰霾,污染殆盡的幾大淡水系,來去無蹤的黑死病、SARS、防不勝防的百種毒食品……一切都令國人憂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人氣: 2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1月29日訊】又到年關。天朝債權「孫子」又該跪求債務「爺爺」施捨了。這一當代特色「撲食價值」使我又想起那條鐵則: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雖然人類文明演進到今天,這一鐵則被繁複的法律條文替代,以求公允精緻,但法條再苛責,最終也要還原為簡潔的道理——只要你住在地球村,隨便你屬於哪個部落,隨便你尊為長老抑或乞丐,都不能任意剝奪別人生命,也不能閉眼拿別人錢放自己兜裡。

道理夠簡單,法律卻莊嚴。但這一村際間公認的秩序,總是被一些混混挑戰。特別在東方共產中國村,不走運的常常是好人,壞蛋一再蹬鼻子上臉。比如, 60多年來,幾千萬村民沒病沒災,沒遭戰亂,沒招誰惹誰,卻被「大救星」毛澤東槍決、餓殺、鬥死;特別是最近20多年來,毛的徒孫江大蛤蟆世襲了共產獨門魔技,一再攪合潘多拉的魔盒,放出駭世毒氣,致中國無官不貪,無地不娼,無人不狠。

蘇軾曰: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我們村民之所以渾渾噩噩苟活,甚至自己找樂,只因身陷村中,難有比對,以為世界就這樣。大爺大媽們知足的想,人活百年,終有一死,我70了,這不活著呢麼,還能咋地?陰霾了,我不出屋;鄱陽湖乾了,我家水管子出水;討薪女孩子從樓上摔下來,我孫子沒摔死;那個書記被斃了,他只能怪自己八字不好;央視幾個漂亮小妞為啥要做領導情婦?有點想不通,不通不通唄,我閨女兒媳婦沒做人情婦就好……

說蛤蟆狠毒,除了支持「六‧四」殺人、割送大片國土給俄國主子、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這些舉世皆知的大罪,其實,最最陰險的,就是它毀了一代中國人,毀了尊嚴,毀了道德,毀了信仰,毀了善良!讓原本懷揣五千年文明寶物的我中華後人敢遭非洲兄弟側目。

如今,街上有老人摔倒,沒人敢扶,聽說真有「碰瓷」為生的老者,你碰上只能欲哭無淚;

村南邊廣東公安何副廳長大言宣佈,掃黃刑拘萬人,黃都東莞摘帽。我看了不得不莞爾——那個丟人現眼的帽兒,竟可以冠冕堂皇的摘,小姐們指定醉了;

村北頭的黑龍江,有個王姓犯人忽悠手段了得,坐監不耽誤騙色,竟發展7個情人,甚至在監房裡也如此,生可忍,熟不可忍!

村東南浙江劉生坐家裏啥也沒幹,銀行賬上250萬一夜被賊人提走,只剩下4大元,大概是要擠兌主人,4塊錢買碗麵,吃完哭死算了,多歹毒的留數!而我朝堂堂銀行無任何提款信息!你找誰說理?

更驚人的是1,200噸大船,愣能在船主上岸吃頓飯功夫人間蒸發!簡直讓美國異人大衛•科波菲爾拜服!船主站岸邊,下巴差點掉水裡,趕緊報警。第二天下游100公里外找到大船,警方拘了人犯,屆時該船已被該犯按廢鐵掛牌出價25萬。天朝真有人才!

幾十年大戲,悲劇唱翻天。如今天朝易主,戲折子隨之刷新,悲喜劇成主旋律。兩年來,戲碼高潮迭起,包袱越抖越多。男一號二號三號尚不知排到幾號是隊尾,女一號二號三號還有N號翹首以盼。好戲連台上,看傻地球村!

最刺激的是,開戲規矩也變了——沒人知道大幕拉開,台上會出現啥驚悚畫面!幾卡車拉不下裝不完的美刀歐刀和人刀……接下來準是百女奉一官,千官皆為奸的兒童不宜。有P民台下分解:在天朝自命最優秀社會制度裡,廣電總局只能為武媚娘剪胸。官員大戲捨棄分級制,壞胎子個頂個根紅苗黃。

更不可預料的是,台下正襟危坐的天朝官吏,分分鐘被拉去台上,即興出演主角,過把癮去死,去緩死,去無期……

比如權傾一時的薄家二媳婦谷開來,幕沒拉開時,誰知道古語「最毒不過婦人心」的涵義?仗著老公和老公公兩代酷吏,殺死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賣器官換錢還不算完,連屍體都要最後賺一把!東窗事發,不惜下毒殺死英國家臣。這種毒婦,遇到包公,早凌遲刮了。前二年看央視放那女魔在「法庭」上滿不在乎的德性,真是無語。如今該罪婦死緩早已到期,誰看見斬立決的後戲了?這就是天朝!換我等草民試試,殺你八回還要你謝主隆恩。

然後輪到罪婦老公上演。昨天還坐主席台上侃「唱紅打黑」毛主席萬碎呢,今兒個自己就碎了。半年秦城星級享受,梗著脖子叫板,咬著槽牙罵娘,半年後就服了,罵周麻子、曾太監、江蛤蟆,全都禿嚕了。薄三那廝如果沒披著天朝匪兒爹的紅襖,拉到人堆裡,就是個混混。踹折親爹肋骨,殺了民企老闆搶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有一樣夠個人麼?可上了天朝「法庭」,判個無期,法官還要哆嗦一下,甚麼世道!

最新戲碼有期待。天朝媒體放風預告,說周叛徒、徐國妖屬於准頂級孽障,很可能遭遇極刑,以平民憤,以正視聽,以警蛤蟆。更有前神秘人物令計劃的故事令人咋舌——今上抓了前上的大內總管,甚麼狀況?昨日帶隊去捕薄三、康師傅,今日便去和其團聚,同桌吃牢飯。天朝狗血劇真是瞬息萬變,難以琢磨。我們廣大P民最好打開思維的天窗,如果今年奧斯卡特設中國特色政壇戲大獎,我等都不要驚叫。

我想,晚清吳趼人能高壽到今天,定會手撕自傳《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不氣死也會就此擱筆。不是寫不來,是來不及寫,就算他學會拿攝像機拍,都會累死在路上……沒累死在路上,最終也會心梗在和黨國審查官死磕的公堂:當年老子寫得《二十年》,如今為何寫不得《六十年》?呔!我天朝60年怪麼?這就是我朝遺風!你小子分明是嘲弄我黨紅權!本官判你妄圖以文字、鏡頭顛覆天朝罪,下獄60年,不得取保。您說,吳老先生能不當場心梗麼?

其實,我們放下觀景心態,站到世外,看如今天朝政變大戲、治貪大戲、宮闈大戲、淫亂大戲,會領悟這都是上天導演的收官大戲。人說,共產黨作惡一世,江蛤蟆毀盡天理,屬十惡不赦,天怒人怨,天治人行,還債大限已到!

亂,看似匪夷所思,都有定數。哪有鐵打「江山」,只有朝代更替。順天者,天降福澤,逆天者,天譴劍至!

肆虐數載的陰霾,污染殆盡的幾大淡水系,來去無蹤的黑死病、SARS、鼠疫、埃博拉,加上高發的艾滋、癌症,令人防不勝防的百種毒食品……一切都令國人憂心。不說李白筆下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早已不再;古人留下的800里洞庭,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水域,再也難有劉禹錫「湖光秋月兩相和,潭面無風鏡未磨」的姿色,連我中華國民之淳樸、好客、俠義、忠勇也成珍稀民風,打燈難覓!

誰是致祖國於絕地,毀民風大幾代的罪犯?不是那一堆堆黨國中紀委公佈的貪腐通姦官吏麼?是,也不是。他們確實成噸的搶了我們的財富,侮辱了所有他們想侮辱的婦女,但如果不是有個大逆不道的賊寇黨,可能他們中至今還有一些謙謙君子。是這個逆黨毀了無數善良民眾和人中精英,淪落到被地球所有村民另眼相看,毫無尊嚴,就算你一萬次振臂高呼「不差錢」,「有錢就是任性」,有意思麼?

羊年將近,陰鬼難逃,善惡分野。欠命的還命,欠債的還錢。天朝垃圾官場成噸消長的態勢定會持續,御用媒體的黨性表述也只能是最後的哀鳴。這個爛攤子,誰也整不了。60年的沉痾,終將化作中國人的南柯一夢,留與後世嗟歎。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5-01-29 3: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