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齊岳:「薄家王朝」覆滅記

薄熙來夫婦曾顯赫一時,如今被判入獄。他們在全國首先犯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屍體牟利的大罪。(網絡圖片)

薄熙來夫婦曾顯赫一時,如今被判入獄。他們在全國首先犯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屍體牟利的大罪。(網絡圖片)

人氣: 2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1月03日訊】2014年12月22日,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大內總管」令計劃落網。這條消息讓許多人為之震驚,因為團派出身的令計劃長期擔任胡錦濤身邊的秘書,被外界視為胡錦濤的心腹;對許多官員來說令計劃的電話就等於是胡錦濤的電話,令計劃的指示就相當於胡錦濤的指示。胡錦濤因在中共「十八大」上「裸退」,完全把權力移交給習近平而被後者讚為「高風亮節」,兩人之間既無政治上的衝突,又無權力上的爭奪,為何繼12月5日周永康落網之後倒下的居然是胡錦濤的助手令計劃?

習近平要打的究竟是哪些「大老虎」?當前中共這場雷霆萬鈞的反腐運動究竟指向何方?一時之間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江派更是渾水摸魚,趁機極力禍水東引,把令計劃包裝成薄、周政變的主謀,把「大老虎」江澤民、曾慶紅說成是助習近平剷除薄、周、令政變集團的「恩公」,甚至說習近平要打擊的是胡錦濤。不過,只要縱觀中共黨內權斗的歷史恩怨以及習近平反腐之戰的重點與佈局,就不難看出其中的來龍去脈。

風水講究「尋龍點穴」,政治也是如此。只要看習近平的反腐重點落在哪裏就知道哪裏是習近平政治對頭的死穴,只要看習近平把哪裏連根拔起就知道哪裏是他死敵的龍脈。跡象顯然,習近平的近期反腐重點最集中的落點是山西,其次是四川。在習近平上位之後發起的反腐之戰中,山西、四川兩地是「雷擊」的重災區,在反腐運動的「電閃雷鳴」中大大小小的官商被雷倒一大片。山西省委十三個常委倒下了七個。

中國人歷來相信風水龍脈之說,認為王朝的興替成敗在於各自龍脈的能量消長,所以歷代統治者往往用挖祖墳的方式對付死敵,其用意不僅在於羞辱對方,更在於搗穴、斷龍脈、破風水。當年崇禎帝挖過李自成的祖墳,孫殿英挖過愛新覺羅的祖墳,毛澤東派工程兵爆破了林彪老家的風水山頭,鄧小平家鄉的四川人去挖過趙紫陽河南老家的祖墳,江澤民也派人以拆遷為名要拆胡錦濤在泰州的祖屋,2012年河南官員發動大規模挖祖墳運動,據說也是衝著習近平祖上的龍脈來的。

山西與四川之所以成為習近平的重點「轟炸」地區,因為薄、周、令三人政變集團之中,薄熙來是孽龍,周永康是惡虎,令計劃是狡狐。這一龍一狐的巢穴就在山西,叛逆的龍脈自然也在山西,於是在現任當權者反腐重錘的雷霆萬鈞之下被炸了個底朝天。

薄熙來與令計劃都是山西人,他們倆的父親薄一波和令狐野還是多年密友,可薄一波曾當過中共紅朝的副總理,「文化大革命」中雖被打作叛徒,可是復出後名列中共政治寡頭集團「八大老」,相當於滿清的「八大鐵帽子王」之一。相比之下,令狐野不過就是山西衛生系統一個處級幹部,令狐家族與薄氏家族在中共紅朝的家世、根基、能量相差何等之遠,誰是主子,誰是奴才,一目瞭然。

當年令計劃能夠從山西平陸縣委上調到共青團中央學習並留在團中央宣傳部,能夠當上當時的團中央書記胡錦濤的秘書,都是仰仗父親密友薄一波的力量。即使日後令計劃貴為胡錦濤的「大內總管」,那也不過就是一個頂級奴才罷了。

令計劃這一生始終都是奴才的角色,無論從他的面相還是為人處世來看,令計劃都是龍身邊的狐狸,典型的狐假龍威而飛黃騰達,不可一世的小人。可是說這樣一個奴才居然是薄、周、令政變集團的首腦,無異於指狐為龍,豈非貽笑大方?

令計劃仕途上最大的借力非胡錦濤莫屬。當年共青團派的頭領胡耀邦曾是鄧小平的親信和接班人,後胡耀邦雖在1987年受到鄧小平、薄一波等政治老人幫攻擊而被廢黜,可他的團派還是被鄧小平視為是自己的人馬。

1989年鄧小平原定的另一接班人趙紫陽因「六四運動」被廢黜之後,江澤民被政治老人幫選為黨魁。為了平衡上台後親近陳雲、李先念等左派元老,開「改革」倒車的江澤民的勢力,鄧小平不但以「南巡」為名行政治示威之實以敲打江澤民,而且安排了在1992年中共「十四大」上將胡耀邦的團派舊部胡錦濤隔代指定為江澤民的接班人,成為紅朝的新一代「王儲」。

江澤民心胸狹小,「山頭主義」意識觀念極強。就任中共黨魁後很快拉幫結派,江以過去在電子工業部與上海任職期間的同僚舊部為班底,結成一個以自己為核心的「圈子」,被外界稱作「上海幫」。對鄧小平隔代指定共青團派的胡錦濤為自己的接班人,當時羽翼未豐的江澤民極為不滿卻又不得不接受。從此中共的三代核心江澤民的「上海幫」與四代黨魁胡錦濤的「團派」之間的明爭暗鬥一直貫穿了之後的中共二十年。

胡錦濤在中共「十六大」上位接班之前一直受到江澤民的壓制,連帶胡錦濤的「團派」也一直受「上海幫」的排擠,「冷板凳」坐了好多年。自1995年令計劃調入中央辦公廳接替李學謙任中辦調研室三組負責人之後,作為來自團派的「娘家人」,令計劃陪伴胡錦濤在中南海裡熬過了漫長而又清冷的接班歲月,由此而深得胡錦濤的信任與重用,成為胡接班團隊的重要一員。

隨著胡錦濤在中共「十六大」上位,令計劃也水漲船高,先後歷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主任要職,成為胡錦濤身邊最重要的「大內總管」。令計劃當年敢於趟進中南海的混水在曾慶紅手下混,是因為他有父親的密友薄一波這座靠山,與同為紅朝權貴的曾家拉得上關係。這就讓八面玲瓏的令計劃成為團派與江派都能接受的人物。

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這個職務對外人來說並不顯山露水,可卻是中共的「大腦神經中樞」,相當於部隊的司令部,中共中央的一切指令都是通過中央辦公廳發出,由組織部、宣傳部、統戰部、政法委等具體職能部門具體負責實施的。這就是說令計劃參與了胡錦濤當政時期所有重要的政治決策並負責傳達,而他卻是薄一波家族安插在胡錦濤身邊的一個棋子。

中共紅朝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是毛澤東的家天下,是類似於朝鮮金家王朝的毛家王朝。毛澤東死後由於時任中辦主任、掌握中央警衛局的汪東興在葉劍英的策動下倒戈發動宮廷政變,逮捕了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幫」,毛家王朝被終結。文革之後的紅朝才回到黨天下。說是黨天下,實則是鄧小平、薄一波等中共元老寡頭共治的天下。

鄧小平自己的兩個兒子鄧樸方、鄧質方都不成器,可是薄一波、薄熙來父子卻野心極大。薄一波先後聯合其他元老,借鄧小平自己的手把他原先指定的接班人胡耀邦、趙紫陽都打下去,把無才無德的江澤民捧起來,其實都是為了他們山西「薄家王朝」鋪路的。老謀深算的薄一波所有的政治算計都是為了最終讓其子薄熙來成為中共紅朝的「薄皇帝」。

江澤民上台之初與陳希同的「北京幫」激鬥,陳希同上書鄧小平揭露江澤民的生父是漢奸,鄧小平交給薄一波處理。當時江澤民跪求薄一波幫他,薄一波趁機收服江澤民,說服鄧小平放過江澤民。此前外界一直認為江澤民身後的曾慶紅是江氏在權力鬥爭中勝出的最大推手,卻忽視了薄一波的作用,那是因為薄一波更老奸巨猾,更深藏不露。在江澤民與政敵陳希同、喬石等人的權力鬥爭中,關鍵時刻薄一波都扮演了重要的推手作用。薄一波把江澤民推向最高權力寶座並非是為了上海幫,為了「江家王朝」,而是為了他的山西幫,為了日後的「薄家王朝」。正如過去他借鄧小平的手把胡耀邦和趙紫陽都打下去,薄一波的計劃是借江澤民的手為薄熙來上位掃除障礙,而安插到四代黨魁胡錦濤身邊的「大內總管」令計劃就是薄一波家族問鼎計劃中的一個重要角色。

1999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受到紅朝上下的很大抵制。但薄一波還讓其子薄熙來在迫害法輪功一事上賣力表現,充當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薄熙來夫婦還在全國首先犯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屍體牟利的大罪。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江澤民看到只有薄熙來接班才是讓自己免遭清算的最大保障。

中共不敢平反「六四」就是因為「六四」殺人太多,要平反的話中共就要垮臺,最初一意孤行要鎮壓法輪功的江澤民就多打死法輪功學員,死於迫害的人越多,讓平反的代價就越大。薄一波還授意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一事上讓政治局常委和委員人人表態,有血債大家一起背。還要把對法輪功的誣陷定性升級,讓老百姓都覺得只要煉法輪功就是在犯罪。

2006年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突然因上海社保案而垮臺,這是江澤民原先看中的隔代接班人。陳良宇意外倒台使薄熙來得以填補陳良宇留下的政治真空,被江澤民、曾慶紅暗中選為接班人,於2007年中共「十七大」拿到中共政治局的一個席位,從而為「薄家王朝」打開了問鼎的必經之路。

由於薄熙來野心勃勃且狂妄自大,在官場樹敵過多,且與當時分管商務的副總理吳儀交惡,故2007年換屆時吳儀以「裸退」為條件阻止薄熙來接任副總理一職。作為被各方都能接受的人選,習近平在「十七大」並選為中共「王儲」。為被避免對低調內斂的習近平接班產生干擾,薄熙來被調到直轄市重慶任市委書記。

為兌現當初與薄一波的政治交易,更為了將同樣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犯下酷刑罪、群體滅絕罪與反人類罪行的薄熙來推上最高權力寶座,江澤民在表面上推舉習近平接班的同時暗中安排江派人馬支持薄熙來密謀發動政變以圖推翻習近平奪權。在重慶任職期間薄熙來大搞文革式「唱紅打黑」,受到江派大員周永康、劉雲山等人的追捧,並通過令計劃這一管道以得到胡錦濤的默許。

曾慶紅本人與鄧小平指定的第四代接班人胡錦濤是同一代,難以推翻胡錦濤取而代之,因而為自己與家族的既得利益在未來得到保障,選擇了充當「造王者」。雖然在中共「十七大」上江澤民與曾慶紅聯手把習近平推上中共「王儲」寶座,可那只不過是為了平衡各派關係,也是為了掩人耳目。實際上江、曾要造的「紅色沙皇」並非是習仲勳之子習近平,而是與江、曾一同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犯下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欠下不可饒恕的血債的薄熙來。

按照中共的慣例,在職的政治局常委在換屆時有提名繼任者的權力。江派計劃籍「唱紅打黑」為薄熙來製造聲勢,積累政治資本以便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上將薄熙來送入政治局常委,接替周永康掌握政法系統與武警大權,並於2014年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上通過「黨內民主選舉」方式把習近平趕下台,把薄熙來推上最高權力寶座。

由於在胡錦濤當政期間,共青團派勢力開枝散葉,急劇擴張,中央委員會中團派出身的佔據相當大的比例。身為胡的「大內總管」,令計劃能左右大部份團派的選票。作為薄一波事先安插在胡錦濤身邊的重要棋子,令計劃與「太子黨」薄熙來,以及掌握「刀把子」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掌握「槍桿子」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結成的政治同盟顯然具有偷天換日的強大實力,這個政治同盟後來有人稱為「新四人幫」。胡錦濤本人對身邊這位「大內總管」的政變圖謀似乎並不知情。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由於薄熙來的「家臣」王立軍在2012年2月6日出奔美國駐成都領事館,向美國政府透露了薄、周策劃推翻習近平奪權的陰謀,因而使政變胎死腹中。當月習近平出訪美國期間,美國副總統拜登當面將王立軍提交的材料交給習近平。3月14日,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招待會上公開要求重慶市委、市政府就王立軍事件進行反思並吸取教訓,次日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

3月18日凌晨4點左右,令計劃之子令谷駕駛法拉利跑車在北京保福寺橋附近車禍身亡,同車的兩名藏族美女重傷。事發不到二十分鐘,北京公安局交通警察就趕到現場。令計劃聞訊後擅自調動中央警衛局,以軍車開道,一個小時內趕到事發地點,封鎖現場。周永康得知中央警衛局出動後趕到現場,與令計劃在車內密談。

次日(3月19日),周永康大規模調動北京地區附近武警,包圍了天安門與新華門。武警控制了中南海新華門之後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對此胡錦濤並不知情,當得知已被武警包圍之後,胡緊急調動衛戍部隊進京,命令武警撤出北京。武警不願撤出,雙方對峙了一段時間,期間有市民聽到槍聲。最後北京衛戍部隊將武警驅離。事件起因有多種說法,但事後周永康發動「3.19政變」未遂的傳言在北京四起,一時人心慌慌。

2012年4月10日,薄熙來被停止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紀委對薄熙來立案調查。可是對薄熙來政變要案的調查一度進展緩慢,遲遲不能取得突破。這是因為令計劃在其子車禍之後與周永康做了政治交易。周永康為令計劃全面封鎖車禍消息,幫助令計劃在十八大上進入政治局常委並計劃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四中全會上以「黨內民主選舉」方式把習近平趕下台,由令計劃取而代之。作為回報,令計劃運用他「大內總管」的巨大隱性權力幫助周永康免於清算,並將薄熙來政變一案大事化小,與海伍德謀殺事件切割,僅以一般貪腐罪名敷衍。

令計劃本是薄氏家奴,早就在薄一波的安排下安插在胡錦濤身邊當「無間道」。雖說身為中辦主任,他具體負責一手操辦了對薄熙來夫婦的抓捕和關押,從而予外界「倒薄操盤手」的印象,可那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中辦主任這個職位只是執行者而非決策者。真正在搬倒薄熙來一事上發揮主要作用的溫家寶和習近平反而成為令計劃暗中通過李長春的「大外宣」系統對海外放風抹黑的對象。

2012年5月7日,在令計劃的運作下,胡錦濤召集全部中共中央委員進京,閉門「預選」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令計劃在投票結果中名列第三。但這一投票沒有遵照向退休元老諮詢和向當時的九常委說明情況的正常程序。本來這次投票定在6月25日。

在令計劃的欺騙和精心運作下,胡錦濤在2012年5月的京西賓館會議上做出將周永康與薄熙來案切割,不予追究,讓周在十八大上平安著陸的錯誤決定。

2012年8月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後,周永康佈置了對習近平的兩次刺殺。一次是在會議室置放定時炸彈,另外一次是趁習近平在301醫院做體檢打毒針。這些刺殺行動由周永康的秘書和警衛談紅主持實施。當時身為中央辦公廳主任的令計劃掌握著中央警衛局的大權,負責胡錦濤、習近平等中共高層的安全保衛。令計劃與周永康的裡應外合對習近平的人身安全造成極大的威脅,面對來自薄、周、令政變集團的反撲,習近平為防不測,將身邊的警衛排全部換掉,並一度移居西山的軍事指揮中心。

在2012年8月的北戴河會議上,習近平痛陳中共當前的內憂外患與1948年的國民黨極為相似,死穴是失盡民心,隨時面臨中國版茉莉花革命的危險。習近平還提出自己不願接班,除非中央撤下周永康和令計劃。9月1日,令計劃被解除中央辦公廳主任職務,接替杜青林出任中共統戰部部長。

習近平又提出要將自己最大的政治對手薄熙來開除出黨,移交司法,這等於是終結薄熙來的政治生命,讓他再也無法翻身。對此江系人馬強烈反對。9月2日至9月14日,習近平取消一切原定的工作日程,包括與美國國務卿、新加坡總理、丹麥女首相與俄羅斯代表團的會見安排,引發中外嘩然。此時距離中共換屆的十八大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為避免習近平拒絕接班而引發的政治危機,中共高層元老緊急開會,決定讓薄熙來徹底出局以換取習近平安心接班。9月28日,薄熙來被開除黨籍,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清除來自令計劃與周永康的阻礙與干擾之後,薄熙來政變一案的調查取得突破。習近平在2012年11月的十八大上位之後,在其太子黨盟友們的支持下先後清洗了石油系、政法系、四川幫、秘書幫等五大山頭,於2014年3月拿下徐才厚、12月拿下周永康。在周永康落網後不久,「新四人幫」的最後一個成員令計劃也告落網。

在令計劃因其子「法拉利事件」而失勢之後,胡錦濤曾說過令計劃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人,令計劃成為胡錦濤的秘書是薄一波的安排。 在鄧小平掌權時期,薄一波深受鄧的信任,曾被委以負責中央顧問委員會日常工作。作為文革後的中共「八大老」之一,薄一波的實際影響力凌駕於政治局常委之上。當年中共「十五大」江澤民也是搬出薄一波才以年齡為由逼退喬石。對於這樣一位黨國大佬安排給自己的秘書令計劃,一向小心謙卑的胡錦濤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因為胡既不敢得罪黨國大佬薄一波,又要把令計劃當作自己與薄家之間的溝通管道。令計劃與薄家之間這種既有的不公開盟友關係據傳破壞了團派的十八大權力佈局。

按照薄一波生前的計劃,其子薄熙來才是中共第五代黨魁,薄熙來又傳位於薄瓜瓜,山西「薄家王朝」的紅色江山從此世代相傳。在過去二十年裡,「上海幫」與「團派」雖搶盡風頭,可都只是官場浮雲。薄家佈局已久的「山西幫」才是後發制人的紅色「龍脈」所在,現在被曝光的「西山會」就是山西幫的基地組織。

薄熙來在重慶當權期間,在江派與令計劃明裡暗裡的支持下大張旗鼓搞「唱紅打黑」並非僅僅是為了搏一個十八大上的常委,而是為了打造繼湖南「毛家王朝」之後的山西「薄家王朝」。在這個「薄家王朝」中,當然沒有習近平的位置。所以當習近平上位掌權後隨著對薄、周、令政變集團的深入調查而洞悉了山西「薄家王朝」的陰謀,日薄西山計劃空就成了定局。在徹底斬斷「薄家王朝」最後的「龍脈」之後,屍居餘氣的江澤民、曾慶紅也就在劫難逃。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5-01-03 11: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