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亡黨危機」系列特稿之四:

中共亡黨危機:中共滅亡是即將到來的現實

中共滅亡是即將到來的現實。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拋棄中共,回歸中國,是所有明智中國人的選擇。

人氣: 2870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10月11日訊】在中共建政66週年前後,「中共不等於中國」成為各界民眾持續討論的熱門話題。

有知名地產商發表長篇微博《新國家還是新政權》,從中國傳統文化和從國際法的角度得出結論:中國還是原來那個中國,66年前中共政府掌權只是換了個政權,並非一個新國家誕生了。以上作者在更早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我們愛這個國家。但不等於一定要愛這個國家現行的制度和法律!」

有知名的法學教授說「朝廷如流水 故國河長在」。他質疑中共對「祖國」的定義:「既然說祖國歷史悠久,文明燦爛,那就絕對不是這個剛剛60多年的『國』。」這位教授說他的祖國不是中共建政60多年的這個國家。

「中共不等於中國」這個話題之所以能得到眾多知名人士和網民的關注和呼應,是因為民眾對中共政權的厭惡已經到了極點,都看到中共正在消亡的現實,已經到了可以無顧忌地講出兩者區別的時候。這個討論的實質含義是:中共這個竊國政權必須從具有悠久歷史和文化的祖國中剝離。「拋棄中共、回歸中國」業已成為中國各界的共識。這代表了真正愛國意識的覺醒。

亡黨只是政權更替 剝離中共才能解脫中華民族的危機

中共竊權執政不過是中國幾千年歷史中的短暫一刻。正如網民所說,「只有那個源遠流長的中國是你的祖國,這個中國已經存在幾千年了。當局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難道沒有政權,土地河流疆域和平民百姓就都不存在了嗎?政權代表不了國家,不能代表祖國。」

一個國家必有其立國原則。美國建國時間雖短,但有「天賦人權」為本;中國源遠流長,故有「君權神授」、「天人合一」的精髓。《黃帝陰符經》開首第一句,或者說中華民族有文字記載的第一句話,就是「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意思是,體悟天道,順天而行,所有道理盡在其中。「天不變,道亦不變」,中國歷朝歷代無不循道而為。

中國歷史悠久,疆域遼闊,政權更替,風俗各異,能把中國人維繫在一起、能使中國人成為中國人、使中國成為一個國家的紐帶,顯然不僅僅是經常變動的地域疆土和朝代政權,更重要的是文化和傳統,就是這個天道。天道之下,中國人敬天信神,共祭祖先,使用同樣的文字,學習一樣的典籍。這才是中國之本,中華之根。

中共短短60多年的暴政,全面和系統地摧毀中國傳統文化,切斷了中華民族延綿不絕的根。中共以無神論、權力鬥爭、利益至上等黨文化替代中國傳統文化,又把「歷史唯物論」和「階級鬥爭」等當作認識世界和歷史發展的基本方法強行灌輸給中國人,等於是抽掉了中國之所以為中國的內涵。僅從中共和中國兩者水火不容的對立性質上看,中共絕不等於中國。中共執政,國將不國,不幸成為現實。

失本必亂。傳統文化的斷截必然導致道德的淪喪,引發社會整體墮落。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共切斷了中華民族的血脈,也就摧毀了中華文明古國。所以老百姓稱「十一」為國殤日。

「中共不等於中國」的另一層意思是,中共是一個外來政權,相對中國而言是個異端邪物。正因為中共依托的是異邦馬列主義邪說,不為中國故有文化所接受,其政權既非君權神授,又非人民授權,所以它一定要把「槍桿子裡出政權」等同於建政的合法性,將暴力和強權等同於「歷史的選擇」,而且一定要冠之為「中國特色」,其實是中共特色。

實際上,中共的老底和淵源就是蘇共的一個國際支部,其存在是蘇共選擇和扶植的結果。從中共的指導思想、經費來源、長期接受蘇共具體指導以及學習發展蘇共專制獨裁的歷史來看,它確確實實是蘇共的一個衍生物。後來中共與蘇共鬧翻,是權力鬥爭邪惡本性在共產黨內部的體現。

由「中共不等於中國」必然導出「亡黨不等於亡國」的結論。中共在給中國帶來巨大危害的同時,自己已病入膏肓,臨近亡黨邊緣,解體不可避免。中共綁架中國雖區區66年,但在殘害人民、破壞法制、割地喪權、污染環境等方面已罪不可赦。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亡黨才能興國。剝離中共將使中華民族解脫深重的災難和危機。

國際「去共化」浪潮及其教訓

放眼世界,跨世紀的國際「去共化」浪潮已為中共亡黨和清算其罪行做了預演和鋪墊。

從1848年共產邪惡主義出籠以來,超過一億人死於共產邪惡的暴虐之下。共產黨的種種暴行和其反人類的本性,使其很快成為曇花一現的歷史現象。從上世紀末東歐共產黨陣營的解體到本世紀方興未艾的「去共化」浪潮,人類見證了共產邪靈由製造無數悲劇開始,至被逐步徹底清除的過程。

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里根在德國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發表了著名的「推倒這堵牆」的演說,呼籲當時的蘇共中央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拆除柏林牆。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果真應聲轟然倒塌。東歐共產陣營發生巨變,共產邪黨政權先後土崩瓦解。1991年蘇共這個人類歷史上首個具有標誌性的、曾不可一世的共產政權,作孽73年後終於解體。這個當時無人能預測到的史詩性變化能夠發生,除了蘇共亡黨已成必然趨勢外,蘇共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的卓見、膽識和魄力也是重要因素。

在東歐各國共產黨相繼解體的過程中,有一個現象令人深思。當時蘇聯的退黨比例是22%,東德是8.3%,匈牙利居中是15%。今天退出中共黨、團、隊的總人數已超過2億1千萬。這麼一個龐大的人群與中共決裂,說明中共的統治基礎已被掏空。也就是說,以史為鑒,中共的崩潰已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

美國政治學家福山曾把東歐共產陣營的瓦解說成是「歷史的終結」,其實這在當時顯示出的還只是一個必然趨勢和共產邪惡主義終結的開始,接下來的是對共產黨罪惡的徹底清算。在東歐共產陣營崩潰後不久,前東歐共產國家先後通過了《除垢法》。

捷克於1991年通過《除垢法》。該法規定:曾在共產黨政府情治系統或特務機構任職的人員、線民或前共產黨高層幹部,5年之內不得在政府、學術部門、公營企業中擔任某個層級以上的職位。結果剛當選的16名國會議員中有6人選擇辭職,其餘不辭的10人,他們的名字在全國電視上公布後被撤職。據統計,在名單公布的5年中,有4萬多人從政府、軍隊、警察、司法、國營電視台和電台等機構的高級職務上被撤換。捷克總共清查了30多萬人,其中1萬5000名前共產黨線民和幫凶被判為五年內不得擔任公職。

德國清查共產黨是最嚴厲的。1991年12月德國議會通過了《前東德安全部檔案法》,即德國的去垢法,詳細規範了對前東德國安部檔案的收集、整理、利用、處罰的方法。1992年1月起,普通德國民眾可以查詢自己的檔案。德國投入巨大財力復原了前秘密警察的檔案碎片,據此對曾為東德政府服務的各類人員進行了大範圍清查。前東德1700萬人,被調查的人數達310萬。調查結果十分驚人:東德除了有9萬秘密警察,還有18萬線民;約600萬人被建立過秘密檔案,超過東德總人口的1/3;7萬8000人被控「危害國家安全」而坐牢;18萬教師中有2萬人經審查後被解聘;法官和檢察官近一半被免職;4萬2000名前東德政府官員被革職。多個前東德共黨最高官員和秘密警察頭子被起訴和判罪。

波蘭1997年和2007年兩次頒布《除垢法》。波蘭國內近70萬人必須向當局匯報是否曾經為秘密警察提供過情報,任何拒絕合作或者隱瞞過去的人將不准擔任公職。

國際「去共化」浪潮擴展到整個歐洲,甚至北美。2009年4月2日,歐洲議會通過了「關於歐洲良知和極權主義」的決議,譴責極權和共產專制,在全歐洲範圍內建立「極權主義和專制政權受害者紀念日」。美國、加拿大先後建立了「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許多國家禁止在公共場所出現共產黨與納粹法西斯的標記。

國際「去共化」浪潮至少給人類兩個深刻教訓。第一,宇宙萬事萬物都有一個興衰過程,國際共產邪惡的興衰如過眼煙雲。如今中共也步入末途。中共雖然靠1989年的「六四」鎮壓躲過了上一波「去共化」浪潮,卻無法躲過這一波。蘇共和東歐共產陣營滅亡前的特徵,中共都有,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民眾對中共的信任早已蕩然無存,相反對中共的仇恨卻如乾柴烈火。「黨員」在公開場所已是使人感到恥辱和被嘲笑的稱號,黨票和官職只是公開撈錢的手段。從老百姓到黨的最高層都無人再信共產主義了。雖然中共接過了蘇共的交椅,卻處於被人民掃進歷史垃圾堆的過程之中。

第二,寬容本是人類善良的本性。但是對共產極權犯下的纍纍罪行必須追究和清算,這是天理和人類的普世價值,也是正常國家恢復正常秩序的前提,更是申張正義行使法治的必要程序。德國於1963年開始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中下層管理人員進行審判,審判中確立了「服從上級命令即是謀殺共犯」的原則,對納粹分子實行無限期追責。德國從1997年起對前東德共產黨頭子進行清算。在「去共化」的過程中,「主謀犯罪」和「服從命令犯罪」都受到了懲治。這對至今仍在充當中共幫凶者是一個嚴正的警告。

中共滅亡是不可抗拒的歷史必然

2004年《九評共產黨》問世,至今近11年,「三退」人數突破了兩億。這說明,認清中共邪惡,並用行動與之決裂的人群數量已經相當巨大,且與日俱增。這股衝破中共體制、從內部覺醒的力量是中共極為恐懼的,因為這股不斷壯大的力量直接體現出中共亡黨的現實。

中共亡黨之勢不僅在中國人眼裡日益明顯,也使一些本來對中共存有幻想的西方學者轉變了看法。曾看好中共應對能力的美國學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2015年3月6日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評論說:「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開始進入尾聲。」

國外學者的預估與近兩屆中共高層的判斷不謀而合。2008年3月中旬,胡錦濤在回應民主黨派議論 「官僚特權階層」時說:「社會上有這樣的評價,在某種程度上又能引起社會共鳴,是對共產黨發出了危機信號,如果哪一天,共產黨淪為官僚特權階層⋯⋯那就證明共產黨已經蛻化變質,背叛了人民,那注定消亡。」

2015年6月中旬,習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擴大生活會發放了一份調研報告,其中羅列了中共「亡黨」的六大危機。報告顯示,中央和地方高級官員平均合格率僅達1/4左右,地方基層單位黨委不合格、表現差、需改組的「領導班子」高達90%以上。因此習近平在講話中呼籲要「勇於承認、接受黨蛻化變質事實」。

中共高層的話並非危言聳聽。它說明,連中共領導人也不得不承認,中共已從根上徹底爛掉,已處於亡黨的前夜,處境非常不妙。也就是說,中共滅亡是不可抗拒的歷史必然。

2002年6月在貴州境內發現了2.7億歲的「藏字石」。這塊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釋出的信息每一個親眼看過的人都心知肚明。古往今來有許多與石刻有關的史實,都十分發人深省。《史記.秦始皇本紀》中記載:秦始皇病死前一年(公元前211年),天落一塊大隕石,上面刻著:「始皇死而地分」。秦始皇查不出來是誰做的,於是把居住在那塊石頭周圍的人全部抓來殺了,焚毀了那塊隕石。可是秦始皇在第二年就死了,他死之後秦朝分崩離析,應驗了隕石的預言。1976年3月8日吉林省發生了一場隕石雨,當年毛澤東等相繼死亡。

古詩預言又是一種天意的點化。北宋邵雍遇事先知,料事如神,其留下的《梅花詩》預言了蘇共和東歐共產陣營的解體以及中共的終局。《梅花詩》共十節,前七節預言歷史,後三節預言當今和未來。其中第八節預示了共產陣營包括中共的結局:「如棋世事局初殘,共濟和衷卻大難。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豹死留皮」,也就是蘇共和東歐陣營瓦解後,只留下空皮被中共所繼承。此時的中共當權者也只是利用共產黨形式維持自己的統治而已。「最佳秋色在長安」是寓意中共當權者極力粉飾虛假的所謂大好形勢。但秋色再佳也無法長久了。「長安」指中國的京城,也泛指中國。

中共的罪惡使其走到亡黨這一步,可以說是它自己打倒了自己,完全是自作自受。

首先,江澤民的腐敗治國與迫害法輪功所造成的嚴重後果已無人能解決。江澤民以自身淫亂和家屬巨貪為榜樣,帶動全黨全國的淫亂腐敗,又用縱容淫亂腐敗來收買拉攏官員,借懲治淫亂腐敗來打擊和威脅不聽話的人,其結果反而使中共官場淫亂腐敗惡性蔓延,一發不可收拾。

江澤民出於嫉妒利用國家機構和資源對法輪功長達16年的迫害,不但使整個司法系統淪為執法犯法的機構,而且使社會道德迅速下滑,龐大的人群成為迫害的幫凶。迫害中發生了用活摘器官大規模屠殺法輪功學員的反人類罪行,史無前例,人神共憤,無數筆血債根本無法償還。中共又將迫害法輪功的手段用於鎮壓廣大民眾,激起社會此起彼伏、愈演愈烈的反抗,局面大亂不可收拾,而矛頭回頭集中對準中共,中共不亡也難。

今天亂局已至如此,中共黔驢技窮,回天無力,保黨不能,無人救得了中共。

其次,中共造成了亡黨危機和整個社會的禮崩樂壞,已根本不可能在中共體制內找到解決問題的出路。中共的體制就是「劣幣驅逐良幣」、滋生屠夫酷吏和大小貪官的土壤;中共黑暗的司法體系本身就是製造無數冤案錯案的根源;中共宣傳機器散布的黨文化以及新聞網絡警察的嚴密控制使憲法規定的言論、信仰和新聞出版自由成為一紙空文。這些問題在中共體制內根本無解,也無法通過中共自身的調整或所謂改革尋得出路。

中共用修補和改善體制來解決問題的思路是一條死路,因為中共體制就是製造和加劇這些問題的根源。

最後,中國的發展、中國人的福祉與共產黨的存在是一對天然的無法解決的矛盾。從目前民眾與官方的空前對立,到兩億多人的「三退」和18萬餘人的訴江;從到處可見的毒食品假食品,到人人無法逃脫的空氣、水污染;從新聞控制到網絡屏蔽;從政治鎮壓到對宗教信仰的迫害;從大小「老虎」貪官盛行到各種社會道德敗壞現象,諸如此類,都可最終歸結於中共和中共體制的存在,都可歸結於中共的作惡。中共已經造成了中華民族今天的深重危機,如其統治繼續,也必將毀掉中華民族的明天。

中共必亡,誰保黨誰亡。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也會毀掉執政者的未來,除非他們最終選擇拋棄中共。

共產主義實踐在全球範圍內已經失敗了,中共當然也不例外。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的發表就確定了中共必亡的結局。腐敗並不是中共亡黨的唯一威脅,中共亡黨是天意,是作惡多端的必然結果。中共滅亡是即將到來的現實。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拋棄中共,回歸中國,是所有明智中國人的選擇。#

責任編輯:唐青

評論
2015-10-11 10: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