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礦工的死亡如同一隻螞蟻!

──重殘礦工姜志勝一家的悲慘遭遇

人氣: 6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10月19日訊】敬請中央各級領導及全國的網友們,在百忙之中關注一位重殘礦工姜志勝一家的悲慘遭遇。

2006年姜志勝在黑河市富宏煤礦打工受了重傷。因鑒定傷殘等級不公,分文不予賠償,致無法生存進京上訪。我丈夫姜志勝被大興安嶺地區秘書長,兼信訪局局長龍澤文唆使下,囚禁在加格達奇夕陽情托老所四年。2015年8月7日,被托老所彭老闆害死,至今無人過問。現屍體停放殯儀館2個多月。

2010年10月29日,我們夫妻在北安市及黑河市各級領導下,開了調解會簽訂了工傷待遇協議書,當時于躍礦長說,幾天後到北安給姜志勝送工資卡給看病,至今于礦長沒給我們夫妻一分賠償。當時是煤礦把工傷協議書郵到北安市城郊鄉,沒有工資卡也沒來給我丈夫看病……!

黑河市信訪局局長韓夢不知收授煤礦多少錢,簽完協議後就報了案件終結報告。煤礦不履行協議,我們找到黑河市信訪局,韓局長答覆是:協議簽訂了我的信訪就終結了。我問韓局長煤礦沒有給我們工資卡,我們無法生存,我丈夫在煤礦受重傷,高位截肢、失禁、左眼失明、腦幹損傷,生活無法自理,我們沒有任何生活來源。韓局長說:你的信訪終結了,任何事我們都不管了,告訴我愛找哪就找哪去……。天理何在?!

我是姜志勝的愛人李豔芬,於1993年1月1日結婚,至姜志勝囚禁前沒有分開過。是黑河地區和大興安嶺地區用最殘忍的手段把我們分開,干涉我們的婚姻,拆散我們的家。2006年7月22日,我丈夫在黑河市富宏煤礦受重傷,是我沒日沒夜的細心的照顧,才把他從死亡的邊緣救回 (當時醫院下了病危通知)。

富宏煤礦在黑河市各級政府的庇護下,百般抵賴不予賠償。我們夫妻無法生存才進京上訪(我有姜志勝的委託書),黑河及大興安嶺地區把我的委託權剝奪了,煤礦不履行我們在北安市及黑河各級領導下簽訂的協議書。2014年7月3日前我多次進京上訪,北安接我多次拘留我多次,給我的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現腰疼腿麻及心臟病,流浪街頭無家可歸……!

北安市信訪局和城郊鄉領導領我到黑河市信訪局,黑河市信訪局在韓夢局長的唆使下,又給我下達了來訪事項不予受理通知單。信訪局是給有權、有錢人及老闆設的嗎?只有黑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檔(黑市人社字2011.86號),關於姜志勝李豔芬案終結認定的申請報告。既然案件終結了,為什麼終結的法律文書拿不出?信訪終結開聯議會了嗎?我們夫妻沒有寫息訴罷訪,又是誰帶我們簽的字?就這一紙(關於姜志勝李豔芬案終結認定的申請報告)把我們夫妻的一切權利都給剝奪了。在2015年8月7日把我丈夫的生命也給剝奪了!現在又要剝奪我的生命!

2010年我們夫妻因勞動能力鑒定不公平,煤礦不給分文賠償,我們無法生存,再次進京上訪。姜志勝在2011年9月30日,被大興安嶺地區秘書長、大興安嶺地區信訪局局長為首的唆使下,在京押回大興安嶺後,囚禁在加格達奇夕陽情托老所四年。

這四年中不讓親朋好友探視,囚禁第五天我到托老所接我丈夫,可是曙光派出所魏所長不讓我接,還給我帶上手銬,逼我簽字。今後不許我接和探視,也不許告訴我丈夫的親朋好友。我當時嚇出了心臟病,是指導員有點人性,給我買了救心丸才免於一死。

我丈夫這四年中受到法西斯般的摧殘和折磨。尤其是在7月2日,我丈夫給我打電話說:托老所老闆在他飯裡下藥,我當時在北京上訪。7月8日我被北安市接回,拘留了十天,十八日放出。我丈夫再次給我打電話說,托老所老闆多次在他饅頭裡下藥,都讓他掰出來了,我讓他放在兜裡留做證據,我讓他打110,他說不敢打,托老所老闆打他。

我被北安拘留多次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在家休養了多日。8月1日我父親陪同我,來到加格達奇公安局、東山派出所報案,兩單位沒人管還揚言說人不死不管。找哪個部門都沒人管,無奈8月3日我們返回北安。我丈夫又給我打電話說,老闆比以前打他打的更凶了。頭疼的狠,下不了床,還把他的藥搶走了。

8月7日上午,我同城郊鄉薛書記到北安市信訪局,張局長說:大興安嶺和黑河地區都來電話,說姜志勝病重讓家屬接回,我還沒來得及接就在7日晚去世了。當時為什麼不送醫院?大興安嶺黑河地區滅口不讓姜志勝說話嗎?(我有姜志勝生前的錄音)

8月8日,我得到我丈夫的死訊後給北安市王市長打電話,他派了城郊鄉的薛書記,陪我去東山派出所報案。東山派出所警察說他們管不了,讓我們到刑警隊,我們也到刑警隊報了案,刑警接待人員不往我報案的內容上說,至今沒人管。我們又到黑龍江省公安廳,省公安廳給大興安嶺公安局寫了一封信,並讓我拿信找大興安嶺公安局。我到大興安嶺地區公安局董科長接待了我,他東扯西遊不予理睬……。

和諧社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為誰而言?怎麼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黑河地區的個別領導,就變成了第二個法西斯?把我們夫妻一切權利都給剝奪了,把我丈夫的生命徹底給剝奪了……?!

兩地區個別領導的權利超越習主席,不為公民害百姓,生殺大權掌手中,他們讓誰死誰死必無疑,冤假錯案繼續辦,兩地區個別領導,官商勾結,官官相護、買法賣法、濫用職權、私立公堂、違法亂紀。大興安嶺地區,把我們共同生活了二十三年的夫妻徹底拆散,如今我們夫妻陰陽兩相隔,百姓的生命真的如同螞蟻嗎?

望中央各級領導及全國網友們為我們夫妻討回公道,讓死者安息!!

拜託人 黑龍江李豔芬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5-10-19 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