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篇(3)

【故國神遊】兵爭燕雲十六州 天啟鴻圖成鼎分

作者:宋紫鳳
  人氣: 126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太行山下,北伐的大軍拔營回師。數日前,他們剛剛收復了瀛州、莫州,又克定了易州,正準備舉兵東向進取幽州之際,周世宗卻一夜病倒,不省人事,於是進取計劃只得放棄,北伐之師功敗垂成。此刻,士兵們士氣低落,軍將們憂心忡忡,這其中也包括了水陸都部署趙匡胤。他不時駐馬回望,一顧再顧。在他的身後,是太行山的北麓,向著東北方向蜿蜒而去。以這條山麓為界,其西北至東南分布著燕雲十六州。而十六州之北,則是契丹鐵騎無法越過半步的長城。自然這些都在趙匡胤的視野之外,而他此刻極儘目力所望見的,是如兵氣結成的陣雲,瀰漫在太行山上,終年不散。

二十二年前,燕雲十六州被兒皇帝石敬唐拱手奉予契丹,自此北方藩籬盡撤,所以才演出了契丹兵南下中原,長驅無阻,陷汴京、滅後晉的一幕。然而契丹人很快發現,他們即使越過長城,翻過太行,卻仍不能成為漢人之主。遼太宗耶律德光曾改服中原衣冠,想以此為入主中原的折衷之法。然而,中原軍民之反抗仍然此起彼伏,數月後,遼太宗拔軍返國,臨行時他感慨地說:「我實不知中原人如此難制。」

遼人走後,中原又三改其號,曰漢,曰周,曰宋。然而,不曾改變的是契丹南侵的夢魘與收復燕雲的素志。

西元960年十一月的一個傍晚,天上落起了雪,趙匡胤夜訪趙普,二人席地而坐,圍爐夜話。熾熱的炭火旁,一位是受禪登基的大宋皇帝,一位是佐命輔翼的開國宰相,君臣二人一拍即合,定下了先南後北、先易後難的一統戰略。

之後的十五年間,宋太祖收荊湖,平後蜀,下南漢,滅南唐,然而太行北麓的幽雲、燕山古堞的秋氣他卻一刻未忘於心。十五年間,他東收女真貢馬,訓練騎兵以俟契丹;西取荊蜀金帛,封之府庫以備軍需。同時太祖力崇節儉,竟至宮中上下人等所穿常衣補綴再三。有大臣諫之,太祖卻說:「吾非吝嗇,欲儲財以備國用。待各庫所蓄滿三百萬,吾將與遼人談判,倘肯還我燕雲,則以此酬之。不肯,則以此充作軍餉,以力取之。」

西元975年的深冬,金陵城破。至此,西南強藩大鎮次第被削平,中原一統的鴻圖大具規模。惟剩北漢一隅,是為遼人之附庸。次年二月,群臣上書,請加尊號「一統太平」。太祖卻並不喜歡這個虛名,他反問群臣:「燕晉尚未收復,可謂一統太平乎!」群臣不知所對,太祖卻隱然感到,雖然他為了收復燕雲蓄志十五年,而此刻,卻是萬事皆具,猶差一步。

他看到,東京汴梁雖有漕運之便,卻暴露於四戰之地,無法抵擋契丹鐵騎。如遷都洛陽,甚至長安,方可依山據險,穩固根本,如此,則燕雲可圖。然而遷都之議無人響應,連太祖之弟趙匡義也叩首極諫曰「在德不在險」,於是太祖默然許久,似乎不再堅持,卻悵然歎曰:「不出百年,天下民力盡矣!」

或許宋太祖放下遷都之議只是覺得時機未到;或許他打算先取北漢,再行定奪;亦或許他想先修運道,再議遷都。然而人有其志,天有其數,這一年的十一月,太祖暴崩,太宗繼位。宋太宗無復其兄之雄才大略,雖有金帛如山,舉精銳之兵,卻在與遼人的對陣中,一敗,再敗,遂不復振。——遠在天邊的燕雲十六州,如太行山上的兵氣,是那樣的可望而不可及。

然而,宋人對燕雲兩次用兵的慘敗卻使遼人不甘守成而更生覷覦之心。此時的大遼在遼聖宗與蕭太后的治理下,國力臻於鼎盛,遼聖宗希望成為繼遼太宗之後第二個捲土重來做中原之主的契丹人。不過,令遼人意外的是,雖然遼人的鐵騎可以縱橫中原,雖然宋人不再有太祖那樣的智勇之君,但每當遼人想要再深入一步,就會覺得異常艱難。自西元979年至西元1004年,遼人先後九次大舉南侵,結果無非得此失彼,終不能有根本之勝利。而最後一次澶州之役,曾經雄心勃勃的蕭太后終於明白,她問鼎中原的夢想與宋人收復燕雲的素志原來是同樣的遙不可及。西元1004年,宋遼議和,定下澶淵之盟。

在長達二十六年的宋遼拉鋸戰中,西北的黨項族異軍突起。黨項首領李繼遷據守夏州,西掠吐蕃健馬,北收回鶻銳兵,他銳意建立一個西夏帝國,有朝一日問鼎中原。西元999年,遼人第七次南侵,與宋人接兵於裴村。倘若此時李繼遷東進,宋人受遼夏夾擊,勢必危矣。然而此時黨項軍營中卻傳出消息,夜來天降隕石在李繼遷的帳前,其上有字曰「天戒爾勿為中國患」。李繼遷明白,天命不在自己,此時若加入宋遼的混戰,殊非明智之舉,於是他放棄中原,移兵西向,攻克靈州,更其名為西平府,以為都城,自此黨項人打開了河西的大門,一個強大的西夏帝國漸具初形。四年後李繼遷去世,臨死前他告誡其子李德明不要對宋用兵,又要他上表宋朝皇帝以示和平之意,一表不聽就再請,即使上表百次,只要沒有結果,就上表不停。

在宋遼定立澶淵之盟的第三年,宋夏亦定盟議和。自此燕雲的兵氣漸漸淡去,而華夏的分野上出現了三足鼎立的格局。在北宋與遼、夏相峙的百餘年間,雖然中原的烽煙且起且息,然而無論是契丹人、黨項人,卻無不仰慕華風而效仿之。

大遼國的蕭太后,即是一位漢化的契丹人。她不僅於穿著之上崇好華儀,更於治國上極力漢化。她重用漢官,仿大宋實行科舉,推行法制漢化。在她的治理下,遼國達到鼎盛。

大夏國的創建者元昊,借用漢字創立了西夏文字,又仿照唐都長安、宋都東京,建造大夏宮室。更借鑒宋朝的官制與服飾,在黨項人的朝堂之上,官員們衣著紫緋,頭戴幞頭,持笏而立。而他的繼承者夏毅宗,更令黨項人改行漢禮,又向宋朝求取《九經》、《冊府元龜》及朝賀儀制,後又恢復唐朝賜姓「李氏」。

想來,這難道不是另一種形態下的「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而當我們穿越歷史的烽煙放眼望去,卻看到超越國界、民族、領土與紛爭之上的,竟是至為偉大的文明的運化——原來,這才是鴻圖鼎分的崇高無上之意義。#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次,北宋翰林大學士蘇東坡,讀杜工部(杜甫)懷古絕句〈八陣圖〉:
  • 「劍指青山山欲裂,馬飲長江江欲竭。 精兵百萬下江南,干戈不染生靈血。」 時光轉眼飛逝七百多年,迎著光河的倒影,看他的詩心猶如戛玉鳴珠,萬壑松濤;劍心猶如嵯峨險峻,矗立巍巍,直衝漢霄。他就是元朝的名將、名相——伯顏。
  • 元960年,三佛齊國使臣來朝,及至東京汴梁,才知道今日中原已是大宋天下,駕坐紫宸殿中的新帝王乃是受禪登基的大宋皇帝趙匡胤。使臣將貢物進上,其中最為貴重的是一隻通天犀,犀中有紋,形如龍擎一蓋。宋太祖托犀在手,審視著犀中的紋路,卻發現這龍紋的形跡象極了一個篆體的宋字,心甚訝之,於是用這只犀角飾於革帶之上。
  • 腐敗並不是中共亡黨的唯一威脅。中共亡黨是天意,是作惡多端的必然結果。中共滅亡是即將到來的現實。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拋棄中共,回歸中國,是所有明智中國人的選擇。
  • 生氣勃勃的蘇東坡稍加思索,首先開言:「林花著雨胭脂潤」, 老成持重的江西老俵黃山谷接著補字曰:「林花著雨胭脂老」;
  • 都有愛國之情,即使在七百多年前的大元也不例外。元朝版圖酷似一枚碩大的桑葉,它的疆域涵蓋的範圍有:「北逾陰山,西極流沙,東盡遼東,南越海表」(《元史.地理志》),即北到西伯利亞,南到南海,西南包括今天的西藏、雲南,西北到今天的新疆,東北至鄂霍次克海,總計1500多萬平方公里,其面積相當於今天中國疆土的兩倍。
  • 西元907年,唐哀帝禪位,中原大地陷入了五代十國的亂局。短短五十年間,中原朝廷已歷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五代更迭矣。此外,周邊又有大小藩鎮擁兵自重,是為十國。而契丹趁亂,取燕雲十六州,建大遼,自此北方藩籬盡撤,遼朝始為中原之大患。
  • 竹市東區客家會館今舉辦「竹藝生活美學展」,共計展出150件作品,包含傳統家用農具、茶具、竹編童玩等,帶領民眾一同走入時光隧道,細細品味傳統且樸質的竹藝編織藝品。展期至12月31日止。
  • 人做什麼都會有報應,甚至人的一思一念都在神的掌控之中......
  • 中國古語說的好「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古往今來,有多少實例一再驗證著古語,自然深處高位的官員也不例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