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慧雲:我對中國政府早就沒有信心了

人氣: 46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10月29日訊】鋼鐵是怎麼煉成的,我不清楚,但是中國的上訪者就是煉成的,你若不服,相信中國有青天有法律,你就會在上訪路上傾家蕩產,最後死在上訪路上,這就是中國的上訪。

中國的信訪從世界的法律體系系統角度來說就是個笑話,一個具有中國特色執政理念的笑話,
現任政府最大的事情就是維穩,因為現在的社會已經不穩了,老百姓像恨敵人一樣恨現任政府,只是障於現任政府的高壓政策,自己又沒有能力反抗,自己又沒有能力反抗,不過委曲求全罷了,在不久的將來,很可能一聲咳嗽就會引起中國政府的雪崩。

上訪者楊克軍

一路上,他們通過了7次檢查。

楊克軍有經驗,他把上訪材料藏在汽車座下,叮囑同去的每個人:絕對不能說去北京上訪。

2015年8月31日,楊克軍及公司員工一行10人,開車走京哈高速去北京上訪。

是9月1日,緊趕慢趕到了中國公安部信訪局門口時,發現門口一個人都沒有,一個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個通知:9月1日至5日放假,「國慶」閱兵。9月3日是北京舉行反法西斯70週年閱兵的日子。

沒辦法,他們只能在附近先找一個地方住下再做打算。可是,所有賓館與酒店都不讓住,北京公安局要求全部歇業,4號以後才可以營業,也是因為「國慶」閱兵。

開車圍著天安門轉了幾圈,在淅淅瀝瀝的小雨中,天安門顯得有些陳舊,楊克軍感覺也沒有它電視上的那麼威嚴。

來到永定門國家信訪局的時侯,看到最外面大門口已經有一千多名訪民在排隊了,他們在保安的吆喝聲中規規規矩矩的站著。風吹在身上很冷,小雨還在繼續下著。

楊克軍一眼就能認出訪民,苦大仇深、飽經風霜的神情,充滿絕望和仇恨,小雨打濕了他們的上訪材料。

他還能一眼認出截訪者,他們大部分坐著摺疊板凳,撐著傘,死盯著上訪人群。看看有沒有自己地區的上訪者,這就是他們的工作。截訪者多的時候,會和上訪者人數差不多,都是各地駐京辦派來的。

排隊。領表進去。裡面是一個胡同。胡同由外向裡分別是中紀委信訪局、人大信訪局、最裡面是國家信訪局,那有一個九轉十八彎鐵欄杆人行通道,還有一個惡臭的衛生間。

排了一個小時左右終於進去可以存包了,除了紙制文件,什麼都不能帶。

然後是進安檢的小鐵門。這是楊克軍經歷過的最嚴格的安檢:脫掉外衣外褲和鞋,檢查手錶,眼鏡,筆是不是高科技帶有錄音錄像功能,檢查時不論男女必須看到褲頭,才算完畢。

安檢之後,從打號機上領號,在保安的嚴格管控下,現在可以坐著排隊了。

接訪有五六個窗口,有點像火車站的售票處,每個訪民談話不超過5分鐘,能聽到說得頻率最高一句話就是:這個不歸我們管。

兩個小時之後,終於可以站到窗口了。

楊克軍對窗口裡面說,「遼寧瀋陽和平區政府非法強拆我租賃的庫房,把我庫房裡500餘萬的財物搶走了,還打傷了我的七名員工,我的三台汽車也被砸壞了。」

接訪的是一個女工作人員,「搶你這麼多東西你報案告啊!」。

「沒人管啊,我在省內各部門已經報案上百次了,公安機關不阻止,事後也不受案處理。」

「看你年紀與我差不多,我看你這次算白來了。」

「這麼白來了?政府非法強遷,造成我財產損失,這不正是歸國家信訪局受理嗎?」

「我們現在是不交辦不督辦。」就這一句話就把楊克軍打發了。

出來時已經是中午了,找地方住宿。若大的一個北京城,四環之內竟很難找到一個能住的,基本全關門。後來,在朝陽區找了一家漢庭酒店住下。

第二天,他們又來到中紀委信訪局。等了幾個小時後,終於約談上了。看了看材料,接訪的人說,這件事情我們向遼寧省紀委轉一下,你們回去吧。

剛出大門,女人的求救聲不絕於了耳,看到地方警察在往遼寧撫順的車上拖幾個女人,這幾個訪民要被強制拉回去。保安警察站在一旁看熱鬧,周圍沒人吱聲。

楊克軍看不去了,命令他的員工和他一起從警察手中救出兩個女訪民。然後一直把她們護送到他們住的地方,也給她們安排了住處。

十幾個人在北京,住一天就要幾千塊錢的費用,所以,楊克軍第二天還是讓其他員工回了遼寧,他與助手在北京,總要等到公安部信訪局上班吧。

9月6日早早地來到公安部信訪局,門前人不多,發現截訪者卻不少。

進到公安部裡面,接訪的看了他的材料說:「你們的事才發生幾個月啊,這事還沒到時侯。我向遼寧給你們反映一下吧。」

楊克軍說,我們報警數百次,省內警察都不管,我們才來到這裡啊。

「回去吧,過段時間再說吧!」,接訪的一句話又把他們打發出來了。

走出公安部,家裡突然來了電話:有人要搶公司財產。於是楊克軍馬上坐動車往家趕。

楊克軍算了一下,從2006年到2015年,他上訪到北京,差不多有100次了。

他分別因為三件事到京上訪。

第一次是遼寧西豐派出所為了創收,把他關進看守所,強制他承認買贓賣贓,並且罰款,楊克軍不服,到北京上訪。

當時是遼寧省公安廳的一個女警察截訪,剛剛大學畢業的楊克軍學過法律專業,平時喜歡的就是看法律書籍,他準備了所有的證據。最後西豐公安局不得不給了他20萬,11萬是退還他的罰款,9萬是對他非法關押的賠償,最後還有一句公安局長的警告:「你要是再告我們,我們寧可公安局關門也要把你抓回來。」

第二次是2007年,當時楊克軍捲入了一個經濟糾紛案。對於這場官司,他勝券在握,年紀輕輕,他已經用法律手段解決了很多問題。

但是,他沒想到,這場經濟糾紛案受到沈河分局的權力干涉,演變成一場由於公安機關野蠻執法所引發的系列違法犯罪連環案。

他被警察推下樓梯,在場的一個員工卻被迫做「楊克軍打警察」的偽證,然後又是對楊克軍非法刑事拘留,非法拘禁。

刑訊逼供過程中,員工被打成顱骨內傷,留下了後遺症。為了討說法,2010年2月,楊克軍與員工妻子等人去北京上訪。

儘管楊克軍再次叮囑他們,「上訪時,千萬不要亂說話,不要有過激行為。要遵守上訪秩序,我們有理的事情不要整沒有理了。」

儘管經過楊克軍小心細致的安排,他們成功完成上訪程序,沒有被截訪。

儘管由於事實清楚、證據充足,中紀委督辦了此案。

最後,他們還是在北京地鐵通道被截訪者攔住,「有事回去解決」,他們被接上政府的車,車從北京直接開進了瀋陽看守所。

又一次刑訊逼供,證人又一次被逼做偽證。

警察對證人說,「你必須承認是楊克軍指使你找人上訪的,他這麼做就是給政府施加壓力,給政府惹事,你必須承認你本身是不想上訪的,都是他逼你這麼做的。」

最讓楊克軍不能接受的,警察竟然強把著妻子的手在警察自己寫好的筆錄上按手印,這份筆錄最後也成了楊克軍違法上訪的主要證據。

過年的頭一天,證人和楊克軍的妻子在寫過偽證筆錄和息訪保證書後被釋放,警察說,我們本著人道主義,讓你們回家過年。

接著楊克軍就被勞動教養了,教養期是一年六個月,理由是糾集多名無關人員上訪,擾亂公共秩序。他的行政訴訟權被剝奪,遼寧省的第20號文件規定:「凡是因為上訪被勞動教養的,一律不予行政訴訟。」

勞教回來後,楊克軍沒日沒夜的賺錢,他一度想,自己不偷不摸不搶的賺錢,應該能讓想讓家人過上安穩生活吧,哪裡想到會被強搶劫拆呢。

第三次搶劫發生在他從北京上訪回來後第二天。

晚上9點57分,一群帶著頭盔口罩,拿著鋼叉的人來了,有近80人,他們穿著撕去了制服標誌的防刺服,是區行政執法人員。他們拿著幹粉滅火器噴霧以免手機等錄像,還用鋼叉叉人,阻撓防範拍照,現場的監控系統被他們用梯子及多節勾子破壞了。

三次搶劫楊克軍都是第一時間報案,派出所每次到現場都不阻止搶劫,派出所人稱「公安局是在政府領導下,自己的工資也是政府開的,所以這個案子不能受理。」

搶劫之後,案發現場被用瀝青鋪上,公司的部分貨物就被埋在瀝青下面了。

對話

記者:你覺得這次上訪的會有什麼結果?

楊克軍:我認為與上次是一樣的,還不等通過上訪給你解決問題,地方政府就給你按一個莫須有的的罪名,來打擊你。材料不夠可以給你湊,可以通過誘導證人,再不行把著證人的手按手印陷害你,一旦你被陷害進去了,所有司法部門又是一面倒,你的官司在中國永遠打不贏。

上訪簡直就是一場噩夢,我見過一個上訪二十幾年不能解決問題的,倆口子家產都變賣,也沒錢了,但他們還是堅持上訪,買兩個地瓜,在公安部門口支幾根木材架烤地瓜,他們住不起賓館。睡在馬路邊上。他們有個信念:死也要死在上訪路上。

在永定門的信訪部,在國家信訪局,我見過幾萬人在北京上訪的場面,缺腿缺胳膊的,拿棉被躺地上,噢噢喊著,罵著。已經成了精神病。他們排隊,排完這個隊排另一隊,進裡面出來有的就被打了,沒有作用。

同他們相比,我曾經非常自信,我有財力,理智,懂法,知法,信法,我曾經相信法律會給我公正,但現在看來,同樣是沒有用的。

記者:那你為什麼再一次走上上訪之路?

楊克軍:我們又能怎麼辦?我們老百姓沒有其它救濟渠道,只能走這個形式。

記者:你還相信中國的法律嗎?

楊克軍:根據我所學到的法律知識,在這麼多年的親身經歷、所見所聞,我不相信中國政府的法律,我認為中國的法律是相對的,權利與利益集團才是絕對的,法律不是為老百姓定的,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的。

中國的信訪從世界的法律體系系統角度來說就是個笑話,一個具有中國特色執政理念的笑話,一個一黨獨裁的必然產物。

它就是個形式,上級用上訪數量考核下級,下級千方百計打擊上訪者。多少人在這個過程中,傾家蕩產,精神失常。

為什麼這些可憐的上訪者明知上訪無用還是不斷上訪呢?因為他們是真冤,除了這個可笑的上訪,他們已經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了。

鋼鐵是怎麼煉成的,我不清楚,但是中國的上訪者就是煉成的,你若不服,相信中國有青天有法律,你就會在上訪路上傾家蕩產,最後死在上訪路上,這就是中國的上訪。

上訪不能解決社會矛盾,我本人更是不相信上訪。

記者:你是否對現任政府有信心?

楊克軍:我對中國政府早就沒有信心了,中國政府的一黨專制是一切的根源,一切都是為了自身集團利益,沒有法制沒有民主沒有人權

現任政府最大的事情就是維穩,因為現在的社會已經不穩了,老百姓像敵人一樣恨現任政府,只是障於現任政府的高壓政策,自己又沒有能力反抗,不過委曲求全罷了。

在不久的將來,很可能一聲咳嗽就會引起中國現任政府的雪崩。

現任政府的假大空,是在推歷史潮流的倒車,肆意踐踏我中華子民,這樣的政府在當今的中國還有誰會相信呢。#

責任編輯:方凡

評論
2015-10-29 7: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