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自由之家:大陸網絡自由度全球最差

國際非營利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15網絡自由報告(Freedom on the net)」討論會現場。(蕭桐/大紀元)

人氣: 7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11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蕭桐美國華盛頓DC報導)中共對民眾網絡媒體言論自由打壓升級,大陸網絡自由狀況不斷惡化,國際非營利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15網絡自由報告(Freedom on the net)」中指出,中共網絡言論自由在所有受調查的65個國家中最差,並嚴重影響了世界網絡、媒體自由程度。

中共網絡自由狀況最差

這份超過九百頁的報告,詳細描述了每個受調查國家的具體情況。該報告根據上網障礙、內容限制及侵犯用戶權利三方面,對65個國家進行評分,其標準為0分最佳,100分為最差。中國大陸獲得88分,在所有國家中墊底。在侵犯用戶權利方面,大陸獲得40分滿分為最差;在上網障礙方面得分18分(最差25分);在內容限制一項中則被評為30分(最差35分)。

2014年11月,中共制定反恐法草案,要求所有電信和互聯網服務公司為政府提供「後門」訪問和加密密鑰的副本。2015年初,中共加大對提供代理服器公司的堵截,並通過向一些網站發出虛假網絡安全證書,密集攻擊部分用戶。以網絡安全名義大量恐嚇、監視、拘捕民主活動人士和維權人士。在繼2014年自由度達到20多年以來最差後,大陸網絡自由度繼續下滑,由去年倒數第二位下滑到今年的倒數第一。

「中共紫」令人擔憂

中共不僅對中國大陸六億互聯網用戶進行網絡封鎖,同時向世界其它國家輸出監控、審查技術。全球網絡自由度連續5年下滑,2015年第一次出現世界上身處不自由地區的民眾數量超過擁有自由的民眾人數。在網絡自由報告示意地圖上,自由之家用紫色代表了非自由國家,今年紫色第一次成為自由地圖的主導顏色。

《經濟學人》雜誌的媒體編輯加迪‧愛普斯坦(Gady Epstein)表示,中共用各種手段將自己的專制模式向世界「輸出」。「幾年前,我在哈薩克的首都阿斯塔納(Astana)進行調查訪問時,發現哈薩克政府用來進行網絡監控活動的所有設備、技術,都來自中共。同樣,埃塞俄比亞、埃及、東亞等國家,他們的監控技術和設備,也都由中共提供。」今年,這些國家的網絡自由程度,都毫無例外的惡化。

《經濟學人》雜誌的媒體編輯加迪·愛普斯坦(Gady Epstein)
《經濟學人》雜誌的媒體編輯加迪·愛普斯坦(Gady Epstein)

網絡自由報告項目主任莎娜‧凱利(Sanja Kelly)表示,目前全世界有30億網民,中國大陸網民人數超過其中的20%,大陸網民的自由狀況,會直接影響到世界網絡的自由程度。
網絡自由報告項目主任莎娜•凱利(Sanja Kelly),「中共紫」令人擔憂。(蕭桐/大紀元)
網絡自由報告項目主任莎娜•凱利(Sanja Kelly),「中共紫」令人擔憂。(蕭桐/大紀元)

所有人都面臨選擇

愛普斯坦表示,打開中共網絡專制這個「潘朵拉之盒」的國家是美國。「如果溯本求源,中共的網絡體系是由美國幫助建立的。中共之所以可以在網絡監控領域達到技術世界第一,是因為非國家安全性全民監控技術在民主國家不可能得到發展。」

前美國駐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使、人權觀察全球事務總監艾琳‧多納霍(Eileen Donahoe)認為,維護網絡自由不是某些國家或者一個國家自己的任務。「我必須要說,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定要對這一現象採取行動,有所選擇。因為現在網絡與現實世界的分界越來越模糊,網絡影響世界正常秩序和安全格局,這已經不是一句玩笑話。」多納霍認為,目前所有處於半自由的國家也都在面臨選擇,「是選擇西方國家的民主模式,還是中共一直在推廣的專制監控模式,這些國家本身正在面臨選擇的關鍵時刻」。

前美國駐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使、人權觀察全球事務總監艾琳•多納霍(Eileen Donahoe)。(蕭桐/大紀元)
前美國駐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使、人權觀察全球事務總監艾琳•多納霍(Eileen Donahoe)。(蕭桐/大紀元)

最近,美國社交媒體公司臉書(Facebook)高層與中國大陸的頻繁接觸,讓人有眾多猜測。愛普斯坦以美國領英(LinkedIn)為了拓展大陸市場使用人工審查並限制大陸用戶發布政治敏感信息為例,評論在利益衝突中如何取捨。「每一個想要進入大陸市場的人都要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了經濟利益,我能做到甚麼地步?兩種選擇非常直接清楚:要麼放棄良知,與中共合作;要麼堅守自己的信念,與中共劃清界線,和谷歌和雅虎一樣拒絕防火牆的圍堵。」

多納霍強調:「網絡封鎖波及甚廣,所有的人都在其中,任何人都必須要對黑與白進行選擇,沒有人例外,不管你是一個政府,還是一家公司。」

公民運動或改變現狀

中共的專制之網越收越緊,大陸社會自由狀況總體正在滑向危險的邊緣。自由報告中國大陸區域作者曼德琳‧厄普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在65個國家中,有43個國家的網絡自由度要優於媒體新聞自由度。不幸的是,中國大陸這兩個方面的情況都十分糟糕。」

報告中也指出,隨著網絡技術的發展和技術應用個人化,網絡封鎖已經越來越難以實現。專制政權更多採取刪除內容,以及對發帖個人進行迫害的管制手法。

「我們看到一種趨勢:在施行網絡實名制後,當獨立用戶發完一個被認為是威脅的內容後,就有警察帶槍上門,威脅你刪帖。網絡言論管制由技術封鎖向簡單粗暴、毫無技術含量的方向發展。」愛普斯坦表示,因此這種管制越來越具體、暴露,威脅到個人,使得更多的民眾意識到監控管制的存在,進而自發組織反抗。

與之相應的,越來越多的公民運動開始湧現,反抗專制對自由和人性的箝制。今年六四紀念日前,國際「匿名者」組織發起抗議中共網絡封鎖的「中國行動(OpChina)」,大陸民間對各種翻牆軟件的研發,都預示了中國大陸公民自發反抗網絡封鎖的趨勢。據CNN10月26日報導,中國大陸目前有超過200家專門研究破網軟件及相關服務的民營公司。反網絡封鎖在大陸正在形成一種產業和風氣。

愛普斯坦、多納霍和凱利一致認為,雖然現在世界網絡自由狀況不容樂觀,但隨著越來越先進的技術、更多的信息流通及公民運動的成長,網絡自由的現狀必然會改變。#

責任編輯:夏實

評論
2015-11-01 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