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寫在屍骨無存的女兒不明原因慘死之後(三)

—從我女兒被害案發生到今天的時間表中看出什麼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11月11日訊】1.2011年2月23日0:40分左右我們發現女兒馬林燕失蹤即緊急報警,我家住地公安管界派出所(天津市紅橋區邵公莊派出所)當即於深夜1:24分將女兒的所有信息公示在公安系統專用的走失人口網上。自此後女兒便杳無音訊。

2.直至2013年1月24日我們才從一個偶然的機會獲知此噩耗,當日晚即在天津公安西青分局確認此案發生並發現諸多疑點。

3. 2013年1月25日上午公安西青分局治安科李××在電話中說,我女兒的遺體已於2011年7月26日在天津市第三殯儀館火化,明天派人帶你去該館取回女兒的骨灰。但轉天(26日)上午到達第三殯儀館時才發現這原本就是個騙局,因為該館業務室的付女士明確告訴我們該館已於2012年春季深埋了一批無人認領的骨灰,其中包括65♯,但無法確定這個已經深埋的65♯骨灰就是你女兒的骨灰。在我們發現上當受騙的同時還看到送我們來此的西青分局中北斜派出所警員任×和李××用手機頻繁地聯繫通報情況,李××甚至在電話中讓我們給「一會兒去找你的人」200元錢讓他幫忙再去找找我女兒的骨灰,幸虧我們剛好知道付女士對我們所說的骨灰已經深埋早已不復存在的確切資訊。事實上李××是在給我們設下圈套讓我們自己花上200元錢給殯儀館裡的人,然後由這個人去隨便抓點什麼骨灰來矇騙我們。我們之所以沒有能上他的當,一方面是我們已經從付女士那裡得到了骨灰早已不復存在的確切資訊,二則應該是得益於李××所聯繫的該館被連絡人不為利誘堅持原則所致,才是我們沒有上當受騙的主要原因。從此我們的女兒死因不明,屍骨無存!

4.2013年1月30日上午10:10分左右西青分局中北斜派出所的任×給我們送來一份證明,上書「2011年2月23日8時許,中北鎮外環線七號橋外環河內發現一具女屍。經公安西青分局刑偵技術隊現場勘查及屍檢,排除他殺。因未發現其身份證明,遂按照公安機關處理無名屍相關規定處理,已在天津市第三殯儀館火化。根據2013年1月5日刑偵局十三支隊DNA比中通報2013年第一期DNA親緣比中通報,該無名女士與親屬失蹤人員馬立亭(父)、劉裕惠(母)DNA比中,證實該女屍為馬立亭之女馬林燕……特此證明二〇一三年一月三十日。」期間,我們又一次向他們提出閱卷的要求。

5.2013年2月7日(農曆十二月二十七)中午12:30分左右任×在凜冽的寒風中給我送來一份女兒的「屍表報告」,同時我們再次向其提出閱卷的要求。回家後發現這份所謂「屍表報告」疑點重重、漏洞百出;特別引起我們注意的是,他們在1月30日送來的「證明」中寫有「經公安西青分局刑偵技術隊現場勘查及屍檢,排除他殺」之說,而現在給我送來的卻只是「屍表報告」,當我們對此追問時任×明確告訴我們「根本就沒做屍檢,哪來的屍檢報告」。(詳見《天津市公安局草菅命案漠視人權》一文中的「屍表報告」,前後不過一週時間給我們送來兩份材料出入如此之大,這份報告給我的感覺很像是他們在匆忙之中偽造出來的!否則,如此重要的文件怎麼會出現如此重大的前後矛盾,更何況這份所謂「屍表報告」中的所答非所問!

6.在我們發現此案疑點重重與他們交涉無果且自和西青分局從開始接觸時起,我們多次向他們提出閱卷的要求均被他們拒絕的情況下,為促使他們盡快查明案情還我女兒在天之靈,我們將當時所掌握的材料及我們對此案的分析看法撰寫了第一篇文章《天津市公安局草菅命案漠視人權》自2013年3月5日發至互聯網上的同時開始向天津市人民政府、天津市紀委等有關部門以各種方式進行投訴和舉報。同時感覺到此案的背後有更嚴重的問題。

7.我們為此案撰寫的《天津市公安局草菅命案漠視人權》一文在互聯網上公示後,引起全社會輿論的廣泛關注,自然也觸及了涉案當事的公安西青分局,自2013年4月3日起他們曾數次來我家,在我們對案情的正告逼問下他們表面上不得不承認了錯誤並數次向我們表示欲以幾百–幾萬元金錢「私了」的打祘。甚至西青分局中的某主管科長為了掩蓋真相還分別在2013年9月27日和9月30日兩次請我妹妹向我通融說要來給我「當乾兒子還不行嗎」。讓我感到噁心,後來我不無諷刺地對人說起這件事:我這個糟老頭子還真想在外面張貼幾張招聘啟事,招聘兩個當大官兒的乾兒子,但大前提我想招聘的是當大官兒的乾兒子,科長級的官兒自然是不在我的招聘範圍之列啦!再說我主動招聘來的乾兒子和你主動找上門來的乾兒子在我看來還真是大不一樣,不是有句老話兒說的好嗎「乾親上門不是為財就是為人」嗎!可我糟老頭子一無財二無人,素不相識平白無故地認我做乾爹又有何用!當然,這也正是我的糾結所在。後來有朋友借此取笑「你丟了閨女白撿個大兒子還不行,你得請我們喝喜酒。」我們想,之所以從這位科長嘴裡說出這種話,很可能是他所處的位置和角色被逼無奈所致,未知妥否。

8.為了給蒸發的女兒討個公道,我們向相關所有部門以各種方式進行投訴。2013年5月29日在又一次給天津市紀委的電話投訴中接電話的是一位楊××主任,他在電話中對我說:「您反映的這個案子影響很大,特別是有一些海外反華組織拿這個案子炒作,造成了一定的國際政治影響,您是看不見,可我們全都看得見。市裡對這個案子也非常重視,市裡所有重點部門也全都知道您的這個案子,我們正準備和市檢察院一起來處理這個案子。這樣,您要是聽我的就盡快把材料給市檢察院送去,再說這個案子也應該由他們來管」等等。聽了楊主任的話後,馬上整理出來一份材料於7月29日上午送交到了天津市人民檢察院。苦苦等待了整3個月的10月29日上午我終於接到市檢察院劉×的電話,說這份材料已轉天津市公安局處理。聽了這話後聯想5月29日天津市紀委楊主任在電話中說的話使我們大惑不解,立即問劉×這是怎麼回事,他說因為我們的材料中缺少一份應當由公安局給你們開的不立案通知書,所以立不了案就轉到公安局由他們自己去處理去了。如果讓我們處理,您必須讓公安局給你們把不立案通知書開出來後再給我們送來,我們就可以在把材料從公安局再調回來後立案。聽完他的話我們認為,這份材料是7月29日交到你們市檢察院的,為什麼時隔三個月才告訴我們這話,7月29日交給你們材料時為什麼當時不說?

9.其實,在這段時間裡我們一直在與公安局交涉,2013年11月11日上午在西青分局的局長接待日中該局局長左××當眾向我們鞠躬致歉時拋出了「我們不能和西方國家比,之所以出現這麼嚴重的問題主要還是我們國家管理體制中的架構問題」的荒謬理論,妄圖轉移我們的視線掩蓋真相、推卸責任。此後又由於我們無法聯繫上左××指派處理這個案子的該分局督查科科長宋××,陷入僵局,於是2013年11月20日下午緊急約見了左××局長,當著宋××的面向左局長匯報了宋的所作所為。在事實面前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左××也只好另派據說是該局刑偵隊的隊長李××和程××兩人與我們聯繫。同時拋出了「溥儀墓地」說和孩子丟失的遺物賠償不高於100萬之說。事實上,這兩個人也根本就沒有按左××的安排去做,更談不上什麼溥儀墓地、丟失遺物賠償之說了。此後的事情都寫在《殘忍髮指的行為卑鄙無恥的勾當》一文中,在此,就不重複了。

10.在一年多的時間裡與天津市公安局相關部門交涉無果的情況下,2014年5月12日上午武長順接見我們時假意成立一個聯合調查組調查此案,實際上又是在欺騙我們,用莫須有的話來搪塞我們。2014年7月29日我發現了中紀委網站的回覆「按照分級負責歸口辦理的原則,您反映問題的電子郵件本網站已轉天津市紀委」。據此,8月1日我即趕赴設在我市和平區安徽路8號天津市人民政府人民來訪接待站第11號接訪室(該室是天津市紀委接訪室)進一步追查,但未查到。讓我們感到困惑。

11.為了破解這個局面,我們聯想到2013年10月29日上午天津市人民檢察院劉×打給我的電話中所說的:「因為我們當年7月29日交給他們的材料中少一份應當由公安局給你們開的不立案通知書而立不了案,這份材料就轉到市公安局由他們自己處理去了」這句話,覺得應該去市檢察院問一下。我們隨即於2014年8月4日上午趕赴天津市人民檢察院(已搬遷到距離我家約20多公里之遙的原天津市南郊雙林地區)見到了劉×,他向我們明確指出,這個案子裡頭肯定有問題 ,但您必須讓公安局給你們把不立案通知書開出來後再給我們送來,這樣我們就可以在把材料從公安局再調回來後就可以立案了。在這種情況下才有了我們在《殘忍髮指的行為卑鄙無恥的勾當》一文場景六中所敘述的,我和老伴兒從2014年8月11日—8月14日連續四天住在了西青分局才迫使該分局給我們開出不立案通知書的過程。於8月18日上午再赴市檢察院準備把這份「不立案通知書」交給劉×,他看完後對我們說:「太好了!從現在起你們就進入程式了,但走程式需要從基層檢察院開始,每一級檢察院的辦案時間都是二加一,就是兩個月加一個月,但加的這一個月必須得有檢察長的批准,否則,加的這一個月加不上去。這是國家規定,誰也不敢違反。這樣,你們先從西青檢察院開始,他們完了再到南馬路一分檢,等一分檢再完了就正式轉回到我這裡來了,等轉回到我這來時,我們的第一項工作就是抓人,把當初所有的涉案人都抓進來,等把人都抓進來後就全都清楚了」。並且告訴我們這個案子是個公訴案件,向法院起訴是由我們(市檢察院)起訴。我們聽了很高興,感覺女兒的案子終於有了盼頭。但事實並非如此,遠非他說的那麼簡單,到2014年12月17日上午我們把上述兩個基層檢察院的程式走完再把材料交到市檢察院劉×那裡,在苦苦等待了近四個月的2015年4月13日才由該院偵監處的一位於處長(女)給了我們一份「刑事立案監督案件複查決定書」,並拒絕回答我們提出的問題佛袖而去。這份「複查決定書」內容為「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的審查意見並無不妥。本院決定維持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意見」。那麼讓我們來看看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一分檢)的審查意見是什麼呢,它是這麼寫的「關於你申訴馬林燕死亡一案,向本院提出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對於應當立案偵查的案件不立案偵查,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意向本院說明不立案的理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的規定,經本院審查認為: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說明的不立案理由成立」。我們查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中的內容後,很明顯看出,在西青分局對此案根本無法解釋的情況下,檢察院「通知書」中的內容顯然也是不合邏輯的。4月16日上午我們再次到市檢察院對這份「複查決定書」向他們提出質問:「按前天你們給我們的「複查決定書」中所說「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的審查意見並無不妥」的這句話,我們是否可以這麼理解,既然你們的決定並無不妥,那就意味著是我們的投訴不妥,甚至可以理解為是我們誣告,故意擾亂正常的的辦公秩序!難道不是嗎!如果不是,那你們就應當對這個案子負責,給我們一個明確的交代,我女兒究竟是怎麼死的,人究竟哪兒去了!」同時我們再次提出面見他們檢察長的要求並填寫了約見檢察長的申請表(直到今天我們也沒有見到他們檢察長)。在我們的質問下劉×只好連連點頭認同我們的說法,一臉無奈。後來劉×對此給我們解釋了一下,說這是檢察院對處理不了的案件需要向上一級轉的統一寫法,不用解釋,上一級檢察院一看就明白。您不用管這個。于處長給您的這份東西我們管它叫「通行證」,憑此「證」您就可以把材料送交北京最高人民檢察院了,且憑此證在京所有部門都可以進,不算越級上訪。但最好是先把材料給最高檢,當然您也可以去國務院信訪局、中紀委、公安部等所有部門進行投訴舉報。劉×在給我們解釋這件事的同時我們對此案在市檢察院為什麼押了四個月沒有任何結果才把我們推到北京去的時間問題提出質疑,不是說各級檢察院的法定辦案時間都是二加一嗎(三個月)。劉×對此的解釋是:我們2014年12月17日把材料送過去的時候偏巧他們的系統出了故障。用了將近一個月才修好。才耽擱了。後來我半開玩笑的對他說,你們單位的系統壞了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這幸虧是壞了一個月,你們的系統要是壞了一年,天津市人民檢察院是不是在這一年裡乾脆就關門歇業啦,不像話!

12.為了順利進京投訴辦案,我們覺得應該把當初女兒出事當天晚上在我家住地的公安管界邵公莊派出所的報案原始記錄複印下來帶上,故按照信息公開的原則於2015年4月19日到該所提出索要這份原始記錄的信息公開申請時果然遇到阻力,遭到三番五次的刁難。雖經據理力爭,且對他們一再強調這個原始記錄我曾在2013年2月21日看到過,但最終到6月4日才交給我們的所謂「原始記錄」在我們看來竟然是一份偽造的東西,並拒絕加蓋公章。

13.做了一番準備後,我和老伴兒終於在2015年6月15日上午把我們的控告申訴材料遞交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該院人民來訪接待室坐落於北京市石景山區嚴正街,三樓3302室一位看上去有50歲左右歲的男16♯接待員在接待我們時看到我們遞交的材料都是打印的,向我們說明為防止差錯讓我們在材料上按上手印後並告知我們:辦案期是三個月,你們如果在9月15日前沒有收到通知可以在9月15日以後再過來問問。

14.我和老伴兒又苦苦等了三個月後果然沒有收到最高檢的任何通知,只好在9月21日又去了一趟最高檢,只在一樓服務台②號窗口聽到一位男青年告訴我們你們的材料已經轉到控告檢查廳了,回去等電話吧。

15.回家後,9月27日我們又給控告檢查廳廳長×××女士寫去了一封掛號信表達了我們的焦急心情,時至今日,也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

朋友們:

每逢涉及愛女被害屍骨無存一案,想起她兒時俏皮的音容笑貌,老朽都如萬仞穿心,心如刀割。給孩子鳴冤在網上寫點什麼總感覺十分困難,思緒混亂,所以即使寫出來的東西也前言不搭後語,我想朋友們一定能看得出來。不過好在我對此案所做的記錄還算比較詳細,大體上不會有什麼錯。之所以寫這篇文章,朋友們可以把它當做《天津市公安局草菅命案漠視人權》、《殘忍髮指的行為卑鄙無恥的勾當》的續篇。但主要還是想讓朋友們通過這個時間表按順序所列出的事實從中能看出、悟出什麼。特別是從此案發生至今,我們已經遭受近五年的痛苦折磨,長期生活在痛苦的陰霾之中,度日如年。從2013年5月29日聽了市紀委楊××所說的「您反映的這個案子影響很大,市裡所有的重點部門全都知道,我們正準備和市檢察院一起來處理這個案子」以及2014年8月18日市檢察院劉×所說的「等材料再轉回到我這兒來後,我們的第一項工作就是抓人,把所有的涉案人都抓進來就全清楚了」等這些話一直到現在,相關部門至今仍無音訊,默不作聲。俗話說,沾事者迷,旁觀者清。通過這幾篇文章,我沒看出來的東西你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這才是我費勁巴力地寫這篇東西的初衷。

七旬老者馬立亭泣書於2015年10月27日凌晨1:50分

責任編輯:方凡

評論
2015-11-11 12: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