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鄧英士:轉基因食物危害人類

人氣: 42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1月17日訊】人需要吃東西,可是吃的東西,消化了,拉出去之後,身體裡剩下的是什麼呢?如果什麼也沒有剩下,人是不會長大的。肯定有東西剩下了。那麼究竟剩下了什麼呢?

現代科學說是食物給人提供營養,常常以能量和熱量來計算。如果食物真的僅僅提供能量和熱量,為什麼不吃石油?那麼這些能量和熱量是以什麼形式存在在人體中的呢?細胞,分子,原子,質子,電子,中微子?

如果是細胞和分子存在的話,那麼食物的微粒還在人體中。如果沒有分子,那麼分子必須分解掉。人體不可能分解原子的,如果食物的原子分裂了,那就是原子彈爆炸。那麼比原子更微觀的粒子,質子,中子,電子等,在人體中,就更不可能分解了。一般來講,人體不可能將食物完全分解成光一樣的能量,人體的新陳代謝也不可能將所有的食物殘渣完全排泄乾淨。

所以被吃了的食物存在人體裡面的顆粒還是很大的。人體也是被無數的這些曾經吃過的食物的顆粒充實著。看來人皮挺有用的,一輩子可以裝那麼多各種各樣的東西,還基本不變形。

食物的顆粒是什麼樣子的呢?好像有的科學家發現,把一粒小白鼠的細胞,放大之後,就可以從中看到小白鼠的形象。細胞是由分子組成的,分子是由原子組成的。那麼小白鼠的原子顆粒是不是也具有小白鼠形象呢?在更微觀的粒子,在更更微觀是什麼形象呢?現代科學不能證實了。

食物的這些粒子在微觀上的形象是死的還是活的?它們是按照自己的本性在活動,還是按照人的本性在活動?對於這些微觀粒子來說,人體是無限宏大的,它們在人體的氣脈,血脈的帶動下,貌似飄渺漫無目的運動,表現的還是它們自身的生命的本性。

修煉人,可以看到非常的微觀。每一種生物,在微觀上,極微觀上都是那種生物的形象。中國傳統上有「天人合一」,「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的說法,也就是物體的微觀和宏觀是有許多一致性的。

現代科學雖然不能夠在更微觀上有所發現,但是在宏觀的應用上,也是利用了這個原理。

現代的轉基因技術,號稱預防病蟲害,將毒蛇,蜘蛛,蠍子等毒蟲的基因轉移到植物的種子裡,如水稻玉米,棉花,大豆等。

為什麼這樣的轉基因植物可以抗病蟲害呢?主要是蟲子不敢吃這些植物。在人眼可以看得見的宏觀,那些肉食性的毒蟲就是植物蟲子的天敵,在微觀上,在極微觀上,肉食性的毒蟲的粒子都是毒蟲的形象,植物性蟲子的粒子都是植物性蟲子的形象。也就是在微觀上,在微觀粒子的空間裡,毒蟲也是蟲子的天敵。微觀的蟲子看到微觀的蠍子,不是一樣嚇死了嗎?無數微觀的情緒反映到宏觀,蟲子們當然就怕,怎麼還敢吃呢?

現代科學的認識是,毒蟲不是蟲子的食物鏈,毒蟲不能夠給蟲子提供營養和能量。

轉基因技術,在微觀上,把兩個物種組合,形成新的物種,轉基因植物,也破壞了原有的那個物種。但是轉基因食物不是天然的物種,不是自然界生成的,也不能夠做種的。

轉基因植物具有一定的抗病性,可是轉基因植物可以吃嗎?有些人說,有什麼不可以吃的,現代人什麼都吃。可不可以吃,關鍵是要看,轉基因植物能不能給人長期的,普遍性的帶來健康。民以食為天,飲食安全馬虎不得。

轉基因植物,採用的這些毒蟲基因,對人的身體有好處嗎?吃了這些轉基因的東西,在微觀上看,身體上到處是毒蟲,到處亂爬,能有好處嗎?人體整體好像有些抗毒型,可是人體微觀的細胞都能夠抗得住嗎,不可避免要犧牲一大批正常的人體細胞才能夠抵擋得住毒蟲的侵害。如果這批人體細胞完全被淘汰掉也許還好,關鍵是還有無數受到不同程度毒害的病態的細胞,缺胳膊斷腿,半死不活,苟延殘喘。

轉基因,把一個非食物的基因,和食物的基因相互混合,作為人類的食物,破壞了人的正常食物鏈,改變人體的微觀,造成人體微觀粒子的突變。長年累月的飲食轉基因食品,人體裡就會大量存留變異的物種基因,必然給人的身體健康帶來極為不利的影響。

由於轉基因是近些年才有的,在幾千年的人類的沉澱過程中,根本不存在這樣的食品。轉基因食品突破了人類的傳統,突破了傳統人體微觀適應的生態環境,必然也會突破傳統的人體的生理,產生新的病理學,醫學。也許將來會產生新的轉基因人類,對於傳統的人類來說就是滅絕,危害是非常嚴重的。

看看阿根廷被轉基因禍害的情況,也許可以看出端倪。阿根廷整個社會大面積種植著轉基因食物二十多年了,今天的阿根廷人群中,大面積的出現各種各樣的稀奇古怪的病,綜合症,醫學上從沒有見過的,很難醫治,甚至根本不可能醫治。

在轉基因的技術的發源地,現代化的美國,也是食物問題影響嚴重。現代的美國人對什麼東西都有可能過敏,到美國醫院看病,醫生首先就問對什麼過敏。美國家庭招待客人,都要先問一問客人有沒有過敏的食物。一粒花生都能夠因為過敏的原因,致現代的美國人於死地。經常講,病從口入,人體的健康狀況和飲食不可能沒有關係。

轉基因作物雖然有一定的抗病蟲害的能力,但是隨著季節的變化,不同的環境,不同的蟲子的繁殖期,還是需要農藥的。到處都是轉基因莊稼植物,蟲子們為了生存,也不得不改換口味。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末法時代,做蟲子也不容易,做人的時候,到處都是食品安全問題,轉生成蟲子也不能夠倖免。蟲子們吃了轉基因植物後,經歷時間一長,也出現了更強的抗藥性,轉基因植物就需要更多的農藥。由於這些蟲子不是吃了正常的食品,和正常的蟲子的抗藥性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這樣又導致了一個極其特殊情況,轉基因植物預防病蟲害必須依賴於專用的轉基因植物用的農藥,普通農藥根本就不好使。轉基因公司既賣了種子,又賣了農藥,壟斷了人類的食物種植,轉基因公司賺了大錢,可是害死了阿根廷,阿根廷還一下子擺脫不了他們。

有個臭名昭著的轉基因公司,孟山都,這些年在中國也滲透得非常厲害。一些有名的專家,科研機構,高級政府官員也被這些轉基因公司收買了。為了一點點利益,出賣良心,把祖宗後代都出賣了,危害人類自身的安全,實在是令人氣憤啊。

和轉基因有關係的另一個問題就是雜交水稻。雜交是兩種可食的植物間,基因混合,不是毒蟲和植物之間的基因混合。所以雜交植物作為食物,對於人類,相對來說,安全性高了許多。

責任編輯:方凡

評論
2015-11-17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