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蕭華案結案陳詞 檢方提「勒索性腐敗」

在結案陳詞中,檢方指前眾議長蕭華(中)「勒索性腐敗」。(Kevin Hagen/Getty Images)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經過三週的聆訊,紐約州前眾議長蕭華涉貪案,控方已完成舉證,蕭華出庭不自辯亦不傳召證人,控辯雙方昨天(11月23日)用了一整天時間發表結案陳詞。大批媒體湧到法庭,公眾庭上座無虛席,法院加開一間法庭進行直播。

檢方:勒索性腐敗 實現利益交換

控方至今已傳召25名證人出庭作供。主控官戈爾茨坦(Andrew Goldstein)力證,「一幅利用公權套取回扣的陳年貪腐圖已經呈現出來。今天我們就向大家勾勒出來:充滿了欺騙、謊言和逃匿」。

在主控官向陪審團呈現的這幅貪腐圖中,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研究石棉癌的專家陶布醫生為了籌措科研經費,請蕭華說服他供職的律師樓Weitz & Luxenberg盡一點社會責任,贊助他科研經費,這家律師樓每年從石棉訴訟案中獲得以百萬元計的收益,卻沒有對石棉癌研究捐過一分錢。蕭華沒有答應,反而要求陶布醫生介紹石棉傷害案件。為了讓蕭華從州政府撥款,陶布開始把自己的病人推薦給蕭華。

檢控官說:「被告想讓你們相信,陶佈醫生將病人介紹給他,讓他從中賺取300萬美元的介紹費,是基於友情,說朋友幫朋友,不是犯罪。跟友情一點關係也沒有!如果不是為了與蕭華交換科研經費,陶布醫生就不會把48名病人轉介給蕭華,讓他賺取數百萬元的利益。」

蕭華也回報陶布醫生——不是用自己的錢,而是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10次動用公權力「報答」陶醫生,包括操控州府資金流向, 用納稅人的錢,為陶布的研究中心秘密「輸血」50萬美元。「他撥款不是為了支持醫生研究,他從未關心過癌癥研究的進展,他只在意錢,換言之,用權力換取經濟利益。」檢控官說,蕭華用50萬撥款,攫取300萬美元回扣,已涉嫌勒索。

在蕭華停止給陶布醫生安排州撥款後,陶布醫生就停止把病人轉介給蕭華,轉而介紹給另一家律師行「Simmons」,後者自費資助了300萬美元給醫生做研究。獲知「Simmons」和醫生的一場活動後,蕭華緊急安排一份褒獎令,親自帶到活動現場,試圖提醒醫生「別忘了我是有權力的」。陶布醫生又把病人轉介給蕭華,蕭華則「特殊關照」陶布醫生的妻子、兒子和女兒。「全部是金錢驅動,以利益交換為目的,沒有一件是為了友情。」

設計迂迴路徑 金錢流向更隱秘

蕭華擔任眾議會議長期間,立法大權在握。在檢控官向陪審團描繪的另一幅貪腐圖中,蕭華以修改地產法及稅務優惠法為條件,讓地產開發商僱傭與自己有關係的小房產律師行,他秘密從中收取「律師介紹費」。

期間,兩名房地產巨頭涉案,一個是地產大亨萊特溫(Leonard Litwin)名下的「格蘭伍德」豪華公寓管理公司,希望得到稅務減免和有利的租金管制監管條件,另一個是房地產巨頭懷特考夫集團(Witkoff Group),想得到優惠的樓盤地稅評估或減免,蕭華都交由自己兒時好友高德保開辦的律師樓代理,兩家公司支付了高額律師費,蕭華從中分別提成25%和 15%,納入私囊,總計超過70萬美元。

檢方指,蕭華設計迂迴的路徑,讓開發商的錢流入他的戶口,令金錢流向更為隱密。

辯方:正常的政治行為 檢方:謬以千里

辯方連聲否認,認為控方只是依賴猜測,強調蕭華從沒有對受助者索取回報,「沒有任何交換條件」,也沒有任何證據能讓人信服他們之間存在交易,控方所看到的都是「巧合」,透過「骯髒的窗戶」看待事情,才把蕭華的行為扭曲為犯罪。

但是檢方有條不紊的羅列證據,從時間節奏上證明,「格蘭伍德管理」如何將旗下26幢樓宇中的16幢,逐步交由這家小律師樓代理,從2棟、4棟到最終16棟,「每一次增加的樓宇,背後都有權力交易」;陶布醫生的「受勒索」亦如此。

辯方卻指,這些都是州政府政治中正常的行為,本身是你情我願,無須唧唧歪歪,蕭華和陶布醫生並沒有簽撥款協議,「這算什么敲詐勒索?如果被勒索的人不認為他是被敲詐?」

但是檢控官堅決的告訴陪審團,這絕不是正常的政治行為,「你們一定要拒絕(這種說辭)。用自己的貪腐行為敗壞民主國家立法者的名聲,還把這說成是正常的政治行徑,即此一言,謬以千里!女士們,先生們,這是受賄,這是敲詐,這是腐敗,這是真正的權錢交易。不要讓它(這種狡辯)有立足之地了。」

這位在紐約政壇呼風喚雨40年的前眾議長面臨七項控罪,週二陪審團將閉門審議,預計本週內,陪審團將就此案做出裁決。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