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日本高尾山求助119(上)

作者:水野

從高尾山上俯瞰山下的情景。(GettyImages)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去年父親來日本探親時去了東京近郊的高尾山登高。登上峰頂,極目遠眺尚覆殘雪的富士山,在「一覽眾山小」的閒情後,就萌生了從4號線下山看吊橋的雅致。

無奈父親殘年餘力,沒下得幾步石階就不慎扭傷了腳背,在半邊懸崖半邊峭壁的羊腸山道上,攀著我兒子的肩臂打算咬牙撐下山去,終究力不從心,受傷的腳再次被那些山道上盤根錯節的老樹樁重創。

父親吃疼的一聲短呼,收了慣性的速度,慢慢挪到壁邊停下。「唉呀,這怎麼辦?我這腳不是一般的疼啊!走平路都吃虧,這要下山去還得多遠啊?」邊說邊脫下鞋襪,只見腳背有了淡淡的紫。

「算了,豁出去,就走慢點費些時間了!」又繼續靠著我兒子一拐一拐地攀肩蹣跚。

曾經視網膜脫離過的父親,戴3千多度的眼鏡都看不清視力表上最大的字母。由於看東西沒有立體感,下樓梯時尤其困難,根本就分辨不出臺階級別的落差,有規則的樓梯還能憑著感覺下,這沒規則的石階再加上腳傷,我們的行程緩慢無比。

5月的暮春時節,即使剛避開月初的「黃金周」,可遊人還是如織。4號線的山道蜿蜒陡峭,窄窄的山路有時只能容一個人行走,或者上山的人等下山的人先過,或者下山的人等上山的人先過。無論前面等著上山還是後面等著下山的遊客,都靜靜等著緩緩跟著,沒有催促的聲音,也看不到埋怨的表情,人們都很從容的談笑、拍照、欣賞風景,偶爾有特別寬的山路也是極小心地保持距離超越我們,唯恐太唐突。

沿途好些個素不相識的遊人關問父親的、需不需要幫助的,甚至還有人要將自己手中的登山杖給父親使用……如果在中國,肯定早有人不高興我們這樣擋道滯涉了,若遇上冷言冷語擺臉色的,沒準兒還會和人吵起來,「難道誰願意故意弄傷自己啊」等等。反倒是這些禮彬通情的日本人讓父親覺得不好意思,想走快點又奈何腳不爭氣是越來越疼,以至於疼到「鑽了心」不得不停下來。

我們4人只好一字排開靜靜靠在壁邊上,以免擋住了上下的遊人。剛才我女兒還雀躍嬉笑的一臉悻悻,是她和她哥哥選了這探險的4號線想新奇冒險,現在不但不能探險,哥哥還大聲喝斥她姥爺受傷了還沒心沒肺的上下跳躍……父親唉聲歎氣,不甘心壞了大家的好興致,更擔心今天這種情況如何下山?下山後回家還得坐兩個多小時的電車,腳又如此不便……氣氛在那一瞬間非常不好。

又有前來關心的遊人,我簡單說明父親的狀況後趁機向他打聽離山底還有多遠,他看看父親的樣子搖了搖頭,告訴我們這才十分之一不到的路程,況且越往下路況越惡陡,勸我們不如原路返回山頂再打119求助下山,若父親實在走不得了就在這裡打119也行,只是要費時等,畢竟救護人員下來要花時間,用擔架抬也不太方便,並表示如果現在需要的話他可以馬上幫著打電話聯繫。

如此我們又返回峰頂,迎面向兩位結伴遊玩的日本老太太求助,她們先幫著打高尾山公園管理處的急助電話,沒人接聽就直接撥打了119,說了我們的情況、特徵、大概方位後,表示救護人員大約十幾、二十分鐘後到達,讓安心等待,一再謝過老太太後我們就在1號線的表參道邊等著了。

一直煩怨不安的父親擔心叫119會花不少錢,我一愣,119會花錢嗎?以前為兒子叫過兩次119去醫院也沒找我要錢啊?

父親不信:「怎會不要錢?在中國打個計程車還得花錢呢,何況還要人家急救?上次你伯伯為他孫子叫了個120去兒童醫院,還給了200元呢,你以為救護車是計程車啊?叫完就完了?比計程車還貴呢!所以在中國有病能挺著去醫院情願打車都不願叫120,叫不起啊!日本的交通費比中國還貴(日本交通費的貴在世界上可以排名的,呵呵)到時得花多少錢啊……現在在中國就是不能病,病不起啊……」

我安慰父親:「剛才那倆日本老太太也沒聽過叫120花錢的,再說只用他們的車下山又不是送到家,回去坐電車也方便,日本的秩序很安全不用趕慌,又不是在國內,怕上慢了車會被夾著腦袋或是下慢了車會過站。看你六十多歲的老頭了,腳還一瘸一拐的,誰都會關照你的,擔心什麼不方便呢……」

遠遠傳來救護車那聽著慘得慌的「披——叵——、披——叵——」長鳴聲,這尖厲的聲音對於我們卻是極安心了。我讓兒子趕緊先去峰頂的大展望臺上等著救護人員好帶過來,畢竟我們現在等的道兒不方便通車。

幾分鐘後,一個長靴戴帽的巡警A緊跟著兒子小跑過來,確認求助人是我們之後立馬在對講機裡一陣急促的聯繫。

一會兒另一個長靴戴帽的巡警B從巡警A相反的方向跑上來,拿著對講機邊跑邊說的,繞過我們轉彎消失在另一隅,半分鐘後又大汗淋漓地折回來,拍著巡警A的肩大喘氣:「原來你們在這裡,剛才我跑過了!」我才明白為了保險起見,還有一個巡警B從相反方向過來找我們,等於是A、B倆巡警從「兩邊包抄」以防錯漏求助者。

緊接著又兩個淺藍衣褂的醫警跑過來,一個迅速拿出體溫計夾在父親的左腋後,又在右手綁上布帶測量血壓,另一個刷刷記下資料,並詢問父親的具體年齡、目前有無正患的疾病、當天有無吃什麼藥、早餐有無吃、幾點吃的、扭傷腳時是幾點……非常詳細也非常寧和,怕我聽不太懂就重複一遍,再通過我兒子翻譯,然後再去一邊看父親扭傷的右腳,並通過我兒子翻譯詢問我父親除了腳痛有無其它不適等等,巡警A則在另一邊確認我的聯繫方式住址等等。

幾分鐘後巡警B帶著六、七個桔黃衣褲的消防警拿著各種器材跑過來(請留意我沒有誇張,所有的巡警、醫警、消防警全部都是用跑的),有支開氣墊擔架並充氣的,為父親穿上類似救生衣馬甲的,為父親敷上冰袋的,為父親穿好鞋襪取出體溫計整理衣衫的……總之父親非常的受寵若驚,一個勁兒表示只是腳扭傷了而已,怎會如此的勞師動眾。@

責任編輯:謝秀捷

評論
2015-11-04 7: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