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35年血與淚 中共計生政策下的禍患(完整版)

因為「一胎化」,有人把孩子奉為掌上明珠,有人則把孩子作為商品買賣。有人不知老了誰養,有人痛苦斷了香火⋯⋯每個人都有自己內心的痛。(AFP)

人氣: 114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1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華德綜合報導)剛剛結束的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告顯示,將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飽受爭議並遭到國際譴責的獨生子女政策,在35年後走向終結。

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說法「人丁興旺,五穀豐登」,在傳統文化中,上至天子,下到黎民百姓,都懂得敬天敬神,順應自然。幾千年來,中華民族世世代代都享受著兒孫滿堂的天倫之樂,從未因所謂的「人口過盛」而遭受過苦難。然而,當中共在1949年建政後,中華民族苦難不斷,其中幾乎涉及到每個中國人的苦難就是始於1981年的強制性「一胎化」政策,而這一充滿血腥暴力、野蠻的東西被中共推行為「基本國策」。這一長期的所謂「基本國策」給中國幾乎所有的家庭帶來了不同程度的災難,徹底破壞了中國的人文環境,給整個社會帶來了全方位的很難逆轉的惡果。

目前,中國正面臨諸多的人口問題,如,人口快速老齡化、「四二一綜合症」、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獨生子女教育等。隨著中共極端暴力的統治和無神論的洗腦,在「計劃生育」政策之下,遺棄女嬰、拐賣兒童、婦女和騙婚搶婚、隨意墮胎漠視生命等亂象也隨處可見。

計劃生育」政策下帶來的諸多隱患仍在持續,其所造成的傷害也許需要中國幾代人的承受才能慢慢得以改善。

一、計生源於計劃經濟 中共以政策之名殘害國人

「計劃經濟」理論搞出「計劃生育」政策

「計劃生育」(英語:family planning),又稱家庭計劃,即對生育子女的數量和時間做出計劃。在世界其他國家也有提倡控制人口的家庭計劃,在民眾自願的前提下,通過政府補助和相關部門的指導和服務,對生育做出規劃。

但中共的所謂「計劃生育」則與之完全不同,它被提升為一種「國策」,成了憲法規定的公民義務,採用各種強制手段逼迫公民晚生晚育,並直接終止「計劃外」的胎兒的生命。在全世界,只有中國大陸採取的是強制的「計劃生育」政策。

在中共的理論中認為甚麼事情都是應該計劃的,就包括人的娶妻生子,都應該進行干預。

對於這一點,大紀元《解體黨文化》系列社論指出:「無論是中國傳統皇朝社會,還是納粹這樣的極權主義國家,政府都不干涉主流民眾的私生活,特別是有關生育這樣的問題。共產黨則不然。

「1956年,中共八大政治報告提出了節制生育的主張,這是共產黨無所不管的『計劃經濟』體制的直接延伸,即甚麼都想納入計劃。1957年2月27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上說:『對於工廠的生產,生產布匹,生產桌椅板凳,生產鋼鐵,他都有計劃,對於生產人類自己就是沒有計劃,就是無政府主義。人類要控制自己,做到有計劃地增長,有時候使他能夠增加一點,有時候停頓一下。』」

今年10月30日,大陸獨立作家郭建龍發表的文章《一胎化的推手與功臣》中寫道:「人們很少注意到,『計劃生育』政策其實是中國乃至世界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計劃經濟』試驗。當中國逐步廢除大部分『計劃經濟』政策的時候,『計劃生育』不僅保留了下來,還成為了影響每個人的國策。」

郭建龍文中說:「現在人們只知道,是馬寅初提出了中國最早的『計劃生育』思想,卻很少理解馬寅初之所以提出這種思想的理論依據。實際上,馬寅初是個不折不扣的計劃經濟學家,他的生育理論是與經濟學相關的。」

公開資料顯示,1953年,中國大陸進行了歷史上第一次人口普查,結果表明,截止到1953年6月30日中國人口總計 601,938,035人,估計每年要增加1,200萬人到1,300萬人,增殖率為20‰。這次人口普查引起了時任北京大學校長馬寅初的懷疑,他認為此次抽樣方式不能真實地反映人口的真實增長情況。

於是,馬寅初花了3年時間進行調查,發現中國人口實際增長率是每年22‰,有些地方為30‰。他認為,如此高的增長率,很可能導致50年後中國的糧荒。

1957年2月,在中共最高國務會議第十一次(擴大)會議上,馬寅初再一次就「控制人口」問題發表了自己的主張,他表示:「社會主義是『計劃經濟』,如果不把人口列入計劃之內,不能控制人口,不能實行『計劃生育』,那就不成其為『計劃經濟』。」

6月,在第一屆中共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上,馬寅初提出了他的《新人口理論》。

翻開馬寅初的《新人口理論》,通篇都是「計劃經濟」思維,其核心是,只有減少人這個消費要素,才能增加物資積累,把這些物資用到「社會主義建設」之中。

對此,郭建龍在其文章分析說:「在1949年之後『計劃經濟』發達的年份裡,人並不被看做人,而只是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中的一種要素而已,他提供生產力,同時要消費產品。」

由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實施「計劃經濟」造成的極大蕭條,社會無法生產出足夠的產品。但在當時,經濟學家只能在「計劃經濟」的框架內,為這個注定無解的問題尋找答案。

「在反思這個問題時,馬寅初等人認為,既然短期內無法生產更多的產品,也無法把更多的人組織到生產中,那麼,只有減少人口這一條路可以走。這就是『計劃生育』的理論基礎。」郭建龍說。

馬寅初的《新人口論》成為中共邪惡計生政策的理論基礎。(網絡圖片)
馬寅初的《新人口論》成為中共邪惡計生政策的理論基礎。(網絡圖片)

「計劃生育」政策的推手

中共的一大特點就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1957年大躍進「糧食衛星」飛上天後,中共高層改變了看法,「人多是好事」成為主流思想。「人多力量大」「人不但有一張嘴,還有一雙手,可以創造世界。」中共開始鼓勵中國女性生得越多越光榮,並嘉予有10個以上子女的女性「光榮媽媽」的稱號。而馬寅初在當年發表《新人口論》後沒多久,又被當作「資產階級謬論」和「右派的猖狂進攻」,遭到大批判。

中共的人口政策導致了六、七十年代中國人口的急劇增長。由於「文革」前和「文革」中的經濟政策失敗,大量勞動力無法找到工作,中共一方面組織青年人「上山下鄉」,另一方面又開始提出控制人口。

1968年,中共再次提出要計劃人口,並成立「計劃生育領導小組」,開始有步驟地實施計生政策,宣傳少生、稀生、晚生,向育齡夫婦免費發放避孕藥具等。然而,由於缺乏具體的資料,「計劃生育」工作只能停留在宣傳鼓勵階段,缺乏執行目標。

1980年,後來被稱為「計劃生育之父」的田雪原對中國的未來人口進行了計算並提出了一個粗糙的模型,對中國未來的人口數量進行估計。郭建龍在其文章中說,根據田雪原的計算,為了在2000年控制人口在12億,那麼每對夫婦只能生育1.7個孩子。於是,1.7個孩子就成了政策制定者的夢靨。1.7意味著有的人可以生育兩個,有的人只能生育一個,到底誰能生兩個,誰只能生一個?

郭在文中說,在中共「寧左勿右」的極端思想下,1979年3月,山東省煙台地區榮成縣136對夫婦向全公社、全縣育齡夫婦發出倡議書《為革命只生一個孩子》。在計劃生育典型的帶動下,各個省份都意識到了其中蘊含的政治意味,紛紛推出了寧左勿右的政策。上海、北京、天津、江蘇、吉林、山西等紛紛要求只生一個孩子。

在強大宣傳輿論的渲染下,1981年,中共強制性「一胎化」的計生政策終於出台,並被廣泛暴力實施。

中共將強制性「一胎化」寫入憲法,定為基本國策,逼迫每個公民承擔義務和責任。(網絡圖片)
中共將強制性「一胎化」寫入憲法,定為基本國策,逼迫每個公民承擔義務和責任。(網絡圖片)

中共的決策是黨文化的產物

中共的所謂「計劃生育」與國外民眾自願的政策不同,充滿血腥與暴力。

正如自然界存在規律一樣,人口的數量自身也存在調控的機制,對於一個正常的政府來說,調節人口的方式有很多。人口學和聯合國統計資料都已經表明社會保障制度完善、民眾受教育程度高的地區,生育率會自然下降。

以1986年大陸的統計資料看,只要婦女受過初中教育,生育率(指理想狀態下婦女育齡期生育的子女總數)即會降低至2.13,從而達到人口的平衡,受高中和大學教育的婦女,生育率會進一步下降至1.82和1.11,而這個數據隨著時代的發展應該會進一步降低。

現為哈佛大學法學院訪問學者、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滕彪在今年接受《縱覽中國》雜誌採訪時表示:「不論是從人權的角度、生育權的角度,計劃生育從很多方面看都是錯誤的,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

或許有人會提出疑問,如果不強制控制,中國人口膨脹該怎麼辦?《解體黨文化》中闡述說:「這只是這個問題的表象,而中共決策的黨文化因素才是問題的實質。共產黨頭腦一熱,想要人多,就鼓勵多生;人多得養不活了,腦門一拍,就不惜一切手段,殺得中華大地上胎魂不散。多生和少生,看起來是兩個極端,但恰恰都是中共甚麼都敢幹、想怎麼幹就怎麼幹的流氓霸道習性的表現。現在的人口比三十年前多了好幾個億,但是這些年中共在經濟領域放鬆一點,少管一點,人們不是吃得更飽,住得更寬了嗎?可見,問題的關鍵不是人口,而是中共本身。」

事實證明,中共當年提出的「計劃經濟」是行不通的,早在70年代末就已被拋棄。在「計劃經濟」崩潰之後中共又搞起了「改革開放」。從理論上來說,「計劃生育」所帶來的弊端遠遠大於減少的人口數量,但這一政策卻在中共這個極權體制下被延續下來了。

恐怖的「計生」標語充滿整個中國,令人心驚肉跳。(網絡圖片)
恐怖的「計生」標語充滿整個中國,令人心驚肉跳。(網絡圖片)

披著無神論外衣的血腥屠殺

另一方面,共產黨信奉無神論,不畏神明、天不怕地不怕、甚麼都敢幹,其邪惡的基因注定了它發起的運動或政策都建立在血腥之上。

自「計劃生育」政策在中國開始實施以後,凡違背這一「國策」者都會受到經濟處罰和(或)強行結紮等殘害,甚至遭到更為血淋淋的屠殺。幾十年來,到底有多少生靈被這所謂的「國策」所夭斬,有多少婦女和家庭遭殃?恐怕難以統計。

而在人口少就能「提高國民素質」和「提高生活水平」的彌天大謊下,相當多的中國人默認甚至贊同這一所謂的「計生政策」,誤以為經濟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與「計生」有直接關係,自覺不自覺地成了「主動的」受害者。

自古以來,中國農民靠天吃飯,勞力多家庭就富裕興旺,而且家族香火的延續靠的是男丁。然而一刀切的「一胎化」,在中國,特別是農村地區執行的相當徹底,靠的不是老百姓的所謂「覺悟」,而是高壓暴力。

就是今天,走在中國各地的農村,還可見到各種殺氣騰騰的「計生」標語,如:「一人超生,全村結紮!」「一胎生,二胎扎,三胎四胎刮!刮!刮!」「一胎環,二胎扎,三胎四胎殺殺殺!」「寧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個。」「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寧要家破,不讓國亡。」「打出來,墮出來,流出來,就是不能生下來!」「上吊給根繩,喝藥給一瓶」⋯⋯

23歲馮建梅,懷孕7個多月因一時交不上四萬元的計生罰款,被強行拉到醫院引產。打催產針30多個小時後,生下一個死嬰。(網絡圖片)
23歲馮建梅,懷孕7個多月因一時交不上四萬元的計生罰款,被強行拉到醫院引產。打催產針30多個小時後,生下一個死嬰。(網絡圖片)

而這些標語絕非表面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事實。

1987年,北京某高校教授宋先生回江西農村探望族親,村幹部設宴款待,席間提到該村是「計劃生育」模範村,每家都只有一個孩子。宋先生不明白村民為何如此聽話,村書記自豪地說:「不管誰家生了孩子,當天一卡車民兵拿著槍,帶著醫生就到她家,把她家一圍,進屋就做結紮。誰敢不聽?!」

曾在紐約從事移民服務的張先生告訴記者,幾年前他接待了一個來自山東的中年男子。他的經歷讓張先生唏噓。上世紀90年代初,這位男子的妻子懷了雙胞胎,夫婦倆欣喜不已。然而孩子出生後,醫生卻說其中一個孩子是個死胎。但她的妻子當時明明聽到了兩個孩子的啼哭聲。他多次找醫院要真相,得到的答覆都是那個孩子生下來就死了。他們怎麼都不相信,還是不停地問。一個當班護士看他們太可憐,就偷偷告訴他,為了保證一胎化,上面有要求,凡是生下雙胞胎的,要處理掉一個。他的那個孩子在出生後即被放在水盆裡憋死了,但不會有人承認這些。許多人相信,像這位男子的遭遇絕非個案。

2001年3月,陝西省漢中高齡孕婦張漢雲即將臨產,但因為其修煉法輪功,當地「610」辦公室將其綁架到洗腦班。因發現她即將生產,就把張漢雲拉到30公里外的職工醫院。但腹內胎兒過大,導致難產。結果,胎兒被慘無人道地肢解後分塊取出。

2011年11月1日,湖南省婁底漣源市安平鎮的孕婦龔起鳳,已經懷孕7個月,和丈夫吳勇元租住在漣源市工農路一個出租房內。下午3時許吳勇元在家中洗澡時,安平鎮計生辦多人闖入他家,將其妻子綁架至醫院,採用殘忍的暴力手段對其施行引產。

龔起鳳的丈夫吳勇元哽咽著向大紀元記者訴說道:「後來醫生就把這個小孩子用塑料袋裝起來,放在門外邊。裝在塑料袋內的小孩還在動,還有小小的呼吸,只是那個哭聲不大,只有小小的聲音,然後還在動彈,還在掙扎。」如此強烈的肉體傷害和精神刺激最終讓龔起鳳發瘋,醫生診斷為精神分裂症。

2002年浙江董鐵鋒的妻子檢查「子宮已開,胎兒頭部已顯露」,因無准生證,來了20多人衝進產房,將剪刀刺進嬰兒後腦,刀上粘滿了鮮血,嬰兒腦漿迸出,慘絕人寰。

⋯⋯⋯⋯

據《中國衛生統計年鑑2010》統計,1980~2009年,共有婦女上環2.86億次,婦女輸卵管結紮手術近0.99億次,人工引流產2.75億例,中國每年記錄在案的人工流產手術至少1300萬例。而這只是中共官方的統計數字,實際數字是多少很難統計完全。

利益驅動,是中共推行「一胎化」的有力手段。(網絡圖片)
利益驅動,是中共推行「一胎化」的有力手段。(網絡圖片)

中共計生部門瘋狂的原因

導致中共計生部門如此喪心病狂的這麼幹的兩點原因:一是政績需要,一是利益驅動。

日前,一個署名為「基層機關幹部」的人在網上爆料了中共基層計生官員如何瓜分計生罰款的內幕,受到廣泛關注。文中說,其所在的鄉鎮計生辦對於早婚早孕的夫婦最低處罰6,500元,超生一孩最低罰1萬元,一般標準為數萬元,視「關係」而定,其計生罰款的分成如下:告密者15%、鄉計生辦(組)20%、鄉長、書記35%、縣計生委30%。

該爆料人說:所有人都以為「社會撫養費」(即超生罰款)都交給國庫了,其實全部進了一小部分人的口袋。這就是為甚麼那麼多官員支持「計劃生育」,因為有經濟利益驅使。

到1990年代,執行「一胎化」政策以嚴厲打擊超生,變成評核官員表現的「一票否決制」,即超生嚴重地區「一把手」及相關官員升遷將受影響。民眾稱,計生工作隊簡直是魔鬼化身,所到之處雞犬不寧,有超生嫌疑的孕婦被視作殺人放火的大盜,抓去強制墮胎,即使七八個月的胎兒也要打下來,就算是足月引產下來的孩子,活的也得弄死,同時還要家人交錢贖人,超生的更要交付高額罰款。

而中共專政的體製造成了人口政策的反覆和失衡,給中國社會方方面面造成了難以彌補的惡果。

滕彪談到,人類歷史上從古到今也沒有這樣一個限制人生育的政策。這只有一個極權體制能夠做到,它使用所有的暴力機器來推行「計劃生育」,而且是一個很荒唐的政策。對中國未來的人口結構、社會、經濟也是摧毀性的,後果很可怕。

二、強制一胎化35年 多重家庭社會問題日益尖銳

中國實行「一胎化」政策已經35年,帶來的社會問題層出不窮,把中國百姓拖進苦難的深淵。目前,中國社會男女性別比例嚴重失調、老齡化加劇、「人口紅利」將很快消失、「用工荒」等問題日趨嚴重,而這些問題帶來的惡果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逆轉。

長期計生 導致男女比例嚴重失調

在自然繁衍狀態下,男女出生比例的正常值在103~107範圍之內,即平均每出生100個女嬰,就出生103~107個男嬰。由於男性在各年齡段的死亡率都偏高,所以總人口中的男女比例會逐漸趨於平衡。

然而,由於中共計生政策的強行干預,中國男女比例失衡長期處於全球之最。據中共官方最新統計,2014年男女人口比例已高達115.88。2004年還曾出現過121的歷史最高紀錄。

據中共官方統計,從1980年到2014年,中國共出生了6.75億人,平均男女性別比是114.7。南開大學教授原新按性別比正常比值推算,得出了一個非常可怕的結論:中國男性比女性多出生了2345萬~3631萬,即出現了3000萬左右的「剩男」。

由於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大批「剩男」找不到媳婦,已成為一個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網絡圖片)
由於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大批「剩男」找不到媳婦,已成為一個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網絡圖片)

人口學者姚美雄預測:到2020年,24~28歲男性有4900萬人,而22~26歲女性只有3900萬人,初婚年齡男比女多了1000萬人,只能向低年齡女性中去擇偶。而低年齡段男女失衡也將持續存在,會造成早婚、婚姻買賣現象增多,導致婚姻錯位、第三者插足、非婚生育、代際爭奪及婚外情、性犯罪等社會現象增加。

今年9月6日,大陸財新網發表文章,坦承「計劃生育對男女比例失調難辭其咎」。文章說:「重男輕女的思想在中國和世界一些其它國家和地區一直存在,但中國的男女出生比例在最近幾十年才嚴重偏離正常水平,並高於其它所有國家和地區。從合理的分析來看,這背後的原因恰恰是中國實行了極端的計劃生育政策,即全球最嚴苛的生育數量限制。」

文章說:「如果沒有生育數量限制,父母可以通過生育更多的孩子來滿足他們的性別偏好。假設自然男女出生比例與胎次無關,一直保持為106,即使所有父母都偏好男孩並一直生育到有男孩為止,那男女出生比例依然還是106,平均每對夫妻的孩子數量也僅為1.94。」

文章還特別強調,「即使沒有重男輕女而只有男女雙全的思想,農村的『一胎半』政策也會導致男女出生比例失調。這是因為,頭胎是男孩的父母被禁止再生育,無法實現兒女雙全的夢想;而頭胎是女孩的父母,如果希望男女雙全,自然會希望第二個孩子是男孩」。

江蘇如東縣雙甸鎮的一個全家福。20歲的大學生劉心雨(前中)背負著令人窒息的贍養老人負擔。後排左起依次為:45歲的母親、91歲的曾祖母、68歲的奶奶、66歲的外公、47歲的父親、90歲的曾祖父、69歲的爺爺。(網絡圖片)
江蘇如東縣雙甸鎮的一個全家福。20歲的大學生劉心雨(前中)背負著令人窒息的贍養老人負擔。後排左起依次為:45歲的母親、91歲的曾祖母、68歲的奶奶、66歲的外公、47歲的父親、90歲的曾祖父、69歲的爺爺。(網絡圖片)

人口老化與老無所養

按照國際人口統計學的標準,65歲以上人口占比達到7%即為老齡化社會。2014年,中國65歲以上的老年人數量已達1.37億,占總人口的10.1%,屬於深度老齡化。

由於長期的獨生子女政策,80後組成的家庭絕大多數都是「四二一」式結構,即一對夫婦下有一個孩子,上有四個老人。在贍養和照顧老人方面,給年輕夫婦帶來不少壓力和負擔。據預測,到2020年,需要贍養的老人數量將急遽增多,特別是2030年後,勞動力和退休老人的比例將由現在的5:1銳減到2:1。屆時,「四二一」式的家庭恐難以承付四個老人帶來的壓力。

今天,中國有3/4的工人沒有正式退休金,不遠的將來,他們會因缺乏生活保障和醫療保障而陷入困境。

日前,大陸媒體熱傳著一條江蘇如東縣提早步入老齡社會的新聞,指該縣是未來中國的縮影。如東縣比中國大部分地區提早十年施行絕對的「一胎化政策」,曾被中共標榜為「計劃生育紅旗縣」。但今天,該縣總人口中近30%是60歲以上的老人,構成了中國首批「銀髮潮」。

對此,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0月26日報導說,全中國都在老齡化,但如東縣的速度更快,人口嚴重老齡化,對方方面面都產生了重大影響,從養老院到地方政府財政再到該縣退休人員的心理健康。

國家老齡化的另一個可怕後果就是導致經濟發展的停滯。前不久,印度總理莫迪訪美時在硅谷表示,21世紀是印度的世紀。「我對印度如此有信心是因為我們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國家,我們65%的人口都在35歲以下。」「一個有著8億年輕人的國家有甚麼奇蹟不能創造?」

印度總理的說法能否成真此姑且不論,但人口年老化確實是一個國家的大忌。大陸人口經濟學家推測,從2015年起,中國的人口紅利將逐漸消失。所謂「人口紅利」是指一個國家的勞動力人口占總人口比重較大,撫養率較低,是有利於經濟發展的人口條件。

由於中共的「一胎化」政策,中國的出生率已大幅下降。2010年中國第六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0〜14歲人口十年間下降了6.29%,60歲及以上人口十年間上升了2.93%。其後果是「用工荒」日漸顯露,養老難日益嚴重。

2012年9月4日,吳瑞(音譯)在北京的家中默默地織著毛衣。當她12歲的女兒故去後,她不僅失去了唯一的孩子,還失去了養老的保障。(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2012年9月4日,吳瑞(音譯)在北京的家中默默地織著毛衣。當她12歲的女兒故去後,她不僅失去了唯一的孩子,還失去了養老的保障。(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失獨」家庭猛增 中共推卸責任

另一個由「獨生子女」政策引發的直接悲劇就是「失獨」家庭問題。

今年5月,來自中國各地的上千名失去獨生子女的父母聚集在北京「計生委」門外靜坐,要求中共兌現「只生一個好,政府來養老」的承諾。靜坐示威遭到中共警察的暴力驅散。據悉,這已經是失獨家庭第五次進京上訪。

在絕大多數家庭都是獨生子女的中國,每年有相當多的家庭由於各種原因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孩子,給整個家庭帶來的是難以想像的痛苦。白髮人送黑髮人,失去了家庭血脈的延續,失去了親情的唯一寄託,而這些無法或不能再生育的父母更面臨可怕的養老難問題。中共推行「計劃生育」早期,曾許諾「只生一個好,政府來養老」,但後來就稀釋為「計劃生育好,政府幫養老」,最後乾脆流氓地說「提前退休好,自己來養老」。城裡人可能還有退休金,農民呢?!

根據中共官方公布的數字,早在2010年中國的失獨家庭已達100萬個,並以每年7.6萬的速度遞增。近日,人口學家易富賢根據人口普查數據推斷,在中國現有的2.18億的獨生子女中,有1009萬人可能在25歲前死亡。如果是這樣,中國的失獨家庭或很快達到1000萬個。

因強制性獨生子女政策造成的悲劇,中共卻拒絕為之買單。

許多獨生子女都是家裡的「小皇帝」、「小皇后」。(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許多獨生子女都是家裡的「小皇帝」、「小皇后」。(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獨生子女教育異化 成長畸形

30多年的「一胎化」,使相當比例的「70後」和絕大多數「80後」家庭成為獨生子女家庭,在對孩子的教育上,出現了方方面面的負面問題。由於獨生子女是一個家庭,乃至三個家庭(父母本身,外加祖父和外祖父家庭)的唯一寶貝,所以,來自父母,特別是爺爺奶奶、姥爺姥姥的嬌寵溺愛,使許多獨生子女成了家中的「小皇帝」「小皇后」,但這些溺愛卻造成很多不良的性格和心理,如:

任性

在嬌縱下成長起來的孩子,很容易把自己當成一切的中心,變得自私甚至極端自私,表現出任性和愛發脾氣。

浪費

由於從吃的、用的到玩的,從來都是張口即來,使得孩子不懂得珍惜,隨意丟棄和毀壞物品而不在乎。

懶惰

由於一切都由家長包辦,不少獨生子女變得非常懶惰,動手能力差,甚至生活不能自理,一旦離開家長就無所適從。或者,由於從小生活在父母和長輩的呵護下,一些孩子變得膽小孤僻,進而導致人際關係障礙。

挑剔

由於被嬌縱,要星星不給月亮,許多孩子挑吃撿穿,不合口味的食物不吃,不是自己喜歡的樣式的衣服不穿。

狂妄

由於長期處於「中心」的地位,加上父母對孩子缺乏基本要求,不少獨生子女不懂得尊重父母,尊重長輩,甚至任意指使長輩。

冷漠

由於獨特的生長環境,沒有兄弟姊妹,許多獨生子女不懂得與人分享,變得對自身以外的人或事毫不關心,毫無團結友愛可言。

另一方面,許多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意識強烈,千方百計要讓自己唯一的孩子出人頭地,最起碼能在變態的激烈社會競爭中有立足之地,所以不顧孩子的興趣意願,強迫自己的孩子學這學那,白天學,晚上學,週末學,假期學,致使許多孩子產生強烈的逆反心理,和父母形成對立,最終一事無成。

說到底,這些家長早已成了現代名利社會的奴隸,他們和自己的孩子一起,主動或被動地成了這個畸形社會的犧牲品。如果不是只有一個孩子,情況可能不至於這麼糟。

沒有身分的「黑戶」兒童,內心痛苦誰人能知?(網絡圖片)
沒有身分的「黑戶」兒童,內心痛苦誰人能知?(網絡圖片)

被邊緣化的「黑戶孩子」

與這些「幸運」的獨生子女相反,一些「計劃外」的孩子則被中共邊緣化。所謂計劃外,就是父母「違反」計生政策生的二胎甚至三胎。如果父母沒有經濟能力繳納巨額數量的罰款,這個計劃外的孩子將沒有戶口、沒有身分證、沒有地方上學等,被民間稱為「黑孩子」。

這些普遍出現在農村地區的「黑孩子」無法體現任何「社會價值」,因為他們沒有合法身分,不能接受學校教育,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們為這個體制所拋棄。

由於沒有合法的社會地位,使這些「計劃外」的兒童心理受到極大傷害,極易產生自卑心理,或對社會產生仇視心理。當這些孩子長大成人後,他們怎麼登記結婚?由此是否又會引發更深層的社會矛盾?

對於這類孩子,父母的心理也極其複雜。一方面,孩子是自己擔驚受怕冒著風險生下來的,更是疼愛;另一方面,由於孩子得不到社會的承認,使父母有蒙羞感,甚至當遇到挫折時會遷怒於孩子。

為此有學者問:為什麼中共要人為製造這些沒有社會身分的「黑孩子」?在歷次的人口普查中,這些「黑孩子」被統計進去了嗎?

因中共「一胎化」導致的社會問題還有很多,在此不做一一列舉。

三、一胎化惡果:中國社會道德加速崩壞

中共禍亂人類的一個主要手段就是全方位地打掉人的道德,長期的「一胎化」政策也同樣如此。它不僅給家庭和社會帶來了方方面面的痛苦和矛盾,還摧毀了中華民族的人倫道德觀念和對「禮義廉恥」的認知,導致許多人為了娶妻生子延續後代、為了生存需求而買賣婦女兒童,拋棄了道德底線。更有甚者,親手遺棄或虐殺自己的親生骨肉,其冷漠程度令人髮指。而在買賣「棄嬰」的骯髒交易中,醫院和官員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買賣婦女兒童氾濫 很大程度因「一胎化」造成

自古以來,男孩不僅是一個家庭的勞力,更是這個家庭的香火延續。然而,強制性的「一胎化」使眾多的家庭失去了生養兒子的機會和權利,這對大多數中國家庭,特別是70%的農村家庭來說是重大的打擊。又因為男多女少等方方面面的人為社會因素,使得一些農村地區變成「光棍村」。人們無力反抗這種「人禍」,又無法從心理上接受這種「現實」。由此,一個龐大的買媳婦、買兒女的「市場需求」日漸擴大,其所造成的犯罪問題、倫理問題、家庭分裂問題,成了涉事家庭解不開的死結。

2009年10月29日,王邦銀(音譯)抱著被解救回來的兒子失聲痛哭。(STR/AFP/Getty Images)
2009年10月29日,王邦銀(音譯)抱著被解救回來的兒子失聲痛哭。(STR/AFP/Getty Images)

1985年,河南某農村的蘇淑鳳已是一個孩子的母親,被熟人以外出打工為由誘騙,賣到了一個根本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男人姓王,喪妻,有三個孩子。她不從,遭到王某強姦和嚴格看管。後來她懷孕了,生下一個男孩。想想現狀,蘇淑鳳不敢再回到原來的家,那樣肯定會遭到夫家和鄰里的唾棄。加之這個王姓男人對她非常好,於是蘇淑鳳打消了逃跑的念頭,決定就跟著這個男人過了。

1996年秋天,蘇淑鳳隨自己的男人到深圳打工,結果男人突發腦溢血死了。她拿著幾千塊錢的賠償金回到了這個男人的老家,面對她的是:孩子被王家搶走,她本人變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浪女,但她沒有勇氣回到原來那個明媒正娶她的夫家。

2015年10月19日,重慶巫溪鄭發燕在被拐賣18年後,在好心人的幫助下,終於回到了自己的老家,見到了思念已久的母親和哥哥,但父親卻早在2009年就已去世。當年16歲的少女被人拐賣到廣東,而今已是5個孩子的母親,飽經滄桑。

近年來,由於男多女少日趨嚴重,人販子開始從越南、老窩、柬埔寨等國把窮困的婦女販賣到中國,賣給那些娶不到老婆的男人。

每年,中國有上萬名兒童被拐賣,給家庭帶來巨大痛苦。為了找到孩子,一些被拐賣兒童的家長組織起來,一同努力。他們用失蹤的孩子的照片製成撲克牌,四處發放。(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每年,中國有上萬名兒童被拐賣,給家庭帶來巨大痛苦。為了找到孩子,一些被拐賣兒童的家長組織起來,一同努力。他們用失蹤的孩子的照片製成撲克牌,四處發放。(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販賣兒童 加重中國社會的苦難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網站今年7月27日報導說,中國每年估計有上萬名兒童被拐賣,而總部設在北京的非政府組織「尋子之家」估計的數字要多得多。這些孩子有的被賣給他人收養,有的則被買去當童工。很多家長為了尋子,窮盡所有精力和財力,甚至半生的時間。

尋女9年終得見

據《成都日報》報導,今年1月6日,程師傅在好心人的幫助下,終於見到了失蹤9年的女兒。2005年10月18日中午,當時在西安生活的程師傅沒有在12點到紅廟坡希望小學接女兒放學,他遲到了20分鐘,從此再也尋不到女兒的蹤影。

為了尋找女兒,他跑遍了幾乎大半個中國,花光了所有積蓄,還背了20多萬元的債。2014年的最後一天,程師傅忽然接到一個熱心女子的電話,說一個被拐騙到成都女孩的帖子所提供的信息和程師傅被拐走的女兒程程十分吻合,並轉交了女孩的聯繫方式。

和這個女孩悄悄聯繫,核實信息後,程師傅於今年1月6日抵達成都,通過微信悄悄將女孩約出。他說:「她站在店門口,我們假裝從門前路過,就看了一眼,就是那一眼,我就確認她就是我女兒。」

經DNA親子鑑定,女孩確實是程師傅9年前丟失的女兒。在這9年中,她已被兩次轉手,輾轉陝西、河南、四川等地。

走遍大半中國 尋子一無所獲

孫海洋,在深圳開一家包子店,他的4歲的兒子孫卓2007年10月9日在家門口被人販拐走,至今毫無音訊。多年來為找孩子,他和家人除了新疆和西藏兩地沒去外,幾乎走遍了中國各地,花費無可計數、耗費的時間和精力讓自己和家人備感疲憊。

孫海洋告訴記者,警方不僅對破案不積極,還阻止家長們找孩子,對家長們進行監控,說家長們出去找孩子是在出警方的醜。

大陸財新網今年6月23日披露,從「133個被拐賣兒童案例的實證分析表明,被拐賣兒童基本在6歲以下,買拐人主要以收養為主;有超過50%的案件是親生父母或家中親戚所為;被解救兒童仍有近一半不能回歸家庭」。

湖南衡陽的張某和王某未婚同居,於2007年生下一個男孩,2008年11月又生下第二個男孩,因無力扶養,以6000元將第二個孩子賣掉。毫無人性的張某和王某決定開始做「孩子」生意。2009年10月,他們的第三個男孩降生,被他們以20,000元的價格賣掉。2012年9月,他們又生下第四胎,又以10,000元的價格賣出。結果,張某只被判刑6年,罰款20,000元。

這是一個很極端的典型例子,但為了生計、為躲避超生罰款、為了報復配偶而賣掉親生兒女的案例不在少數。

買賣嬰兒牟利 官方直接參與

踐踏生命的「一胎化」政策搞亂了中國人的意識,嬰兒可以被隨意買賣和拋棄,而且出現有組織的集團犯罪。

1. 棄嬰島的出現

2013年12月,中共民政部副部長竇玉沛公開提出設立「棄嬰島」,讓那些想拋棄嬰兒的父母把嬰兒拋棄到固定地點。為此,深圳市表示將著手建立「嬰兒安全島」,並稱在「棄嬰島」不設監控錄像頭,但報警器會延時,稱給棄嬰者留出反悔時間。

2014年6月1日兒童節,濟南市嬰兒安全島正式啟用,僅5天,就收到棄嬰42名。對此,大陸媒體的報導表示棄嬰是違法犯罪行為。家長把孩子放到「嬰兒安全島」有違道德,也觸犯了法律,更不能理直氣壯,但又說「建立嬰兒安全島與法律規定禁止棄嬰和打擊棄嬰犯罪的目標是完全一致的」。

這怎麼能是「一致」的呢?有民眾氣憤地說,只有中共才能造成這種相悖的一致!

該政策引起大陸民眾廣泛批駁,認為中共根本不是在解決「棄嬰多」的社會問題,而是在「變相鼓勵遺棄」,是變態政策,毫無人性可言。亦有大陸民眾懷疑,這一政策可能隱藏著更大的目的和黑幕。

2009年11月7日,河南鄭州37歲的李玉琴(音譯)和胡小嬌(音譯,右)的孩子都失蹤了。她們確信孩子是被拐賣了。(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2009年11月7日,河南鄭州37歲的李玉琴(音譯)和胡小嬌(音譯,右)的孩子都失蹤了。她們確信孩子是被拐賣了。(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2. 醫院明碼標價販賣嬰兒

2013年,河南某些醫院明碼標價拍賣嬰兒事件被媒體曝光。男嬰36,000元,女嬰24,000元。醫院甚至還承諾可以挑選嬰兒,並保證健康,還可辦理收養手續。醫院稱嬰兒都是私生子或棄嬰,交易安全。

同年8月初,陝西省富平縣婦幼保健院婦產科主任張素霞,因涉嫌拐賣多名初生嬰兒被警方抓捕,當地村民聞訊後紛紛報案,短短數日就有7個家庭嬰兒疑似被其拐賣,最後警方確認張素霞涉案26起。

3. 計生官員充當國際人口販子

2011年5月,湖南邵陽市隆回縣計生部門為收取「社會撫養費」,以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名義,將所謂的「非法」嬰幼兒強行抱走,送入邵陽福利院,統一改姓「邵」。然後,福利院編造或偽造文件,把部分嬰幼兒變為合法「棄嬰」,送入涉外收養渠道,從中牟取暴利 。

據北京《新世紀》週刊披露,從2002年至2005年間,隆回縣估計有數十名嬰孩因家長無力支付罰款,遭計生官員抱走,其中僅高平鎮就有16人。村民形容,當知道計生部門有行動,大家就像遇到土匪般馬上轉移。

自2003年以來,邵陽市三個縣的福利院分別「買進」嬰兒169名、232名和409名。這些嬰幼兒大多數被販到境外。

⋯⋯⋯⋯

日前,中共公安部刑偵局打拐辦主任陳士渠在媒體上表示,全面放開二孩政策有利於打拐工作。

他說,現在允許生第二個,就不需要買,這樣減少了收買的需求,所以就能夠從源頭上減少拐賣犯罪的發生,主要是拐賣兒童。

他還說,實際上近年來周邊國家婦女被拐入比較多,是和中國男女出生性別比失調有一定關係的。現在男的多,只能到周邊國家跨國婚姻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棄嬰,在中國依然很嚴重,他們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就被父母遺棄甚至殺死。(AFP)
棄嬰,在中國依然很嚴重,他們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就被父母遺棄甚至殺死。(AFP)

漠視生命已發展到扼殺親生子女

今年3月,中共衛計委科學技術研究所所長馬旭說,中國每年約有10萬名嬰兒遭遺棄,其中絕大多數患有先天疾病或殘疾。這個數字比1980年代多出20倍。

然而,一些健康的嬰兒卻慘遭自己親生父母的拋棄或殺害。在「流產」「墮胎」「人流」等邪惡宣傳中泡大的年輕人,不少都極端自私和冷漠,在他們眼裡,自己的嬰兒不過就是一塊肉。

中國旅英作家薛欣然在她的《買給我一塊天空》(Buy Me The Sky)一書中表示,「一胎化」已經嚴重扭曲了中國人的價值觀。在與大量中國獨生子女交談後,她吃驚地發現這些人毫無人性,沒有道德。

2015年10月16日,在廣東東莞,年僅15歲的廣西女孩阿珍與19歲的男友同居不慎懷孕,並在租住的公寓洗手間裡產子。疑因男友江某的冷漠和不管,阿珍一時失去理性,竟把剛剛出生僅10多分鐘的兒子從公寓5樓洗手間的窗戶扔下,所幸孩子被搶救過來。

2014年8月22日,深圳19歲未婚女子在其租住的房間衛生間內產下一男嬰,隨即將男嬰從衛生間窗戶扔下六樓致男嬰死亡。

2013年12月10日,江西南昌一名90後在校女大學生未婚先孕。因害怕家人和學校知道,該女生在賓館生下女嬰後,和男友當即掐住女嬰頸脖,並用一次性筷子捅刺女嬰的咽喉和頭部,致嬰兒死亡。次日,女嬰被棄屍於賓館附近的公廁旁。

⋯⋯⋯⋯

這些嬰兒不是因為殘疾被遺棄殺害,而僅僅是他們的父母不想要或不敢要,就被結束了幼小的生命。

四、「人多則窮」 中共為一胎化政策設下騙局

《九評共產黨》中指出,共產黨的邪惡本性之一就是「騙」。從子虛烏有的「人間天堂」到「好處多多」的計生政策都是騙局,中共毫無人性的「一胎化」政策給幾乎所有的家庭和整個社會帶來的是深重的苦難。而中國人從小到大就被中共的謊言矇騙、洗腦。

貧窮與人口數量及分布沒有正比關係

幾十年來,中共一直用各種似是而非的論調迷惑老百姓。它不斷強調中國人口最多且分布不均,各方面趕不上西方發達國家的根本問題就是人口負擔太重。那麼事實又是如何呢?

從絕對數字來看,中國無疑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從人口與土地的比例來看,中國則排在第11位,遠遠低於日本(第二)、英國(第六)和德國(第七)。從下面這個圖表,我們可以看出中國的人均土地面積還是相當大的:

說到人口分布,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人口都集中在城市和平原地帶,沒有幾個國家的人口分布是均衡理想的。日本的領土主要由四個大的島嶼組成,其中80%的人口卻集中在細小的本州島和九州島上的四個大城市裡,而面積廣闊的北海道則人口稀少。

韓國的首爾有1000多萬人口,占總人口的1/4。英國也是,70%的人口集中在倫敦周邊的英格蘭東南部地區。

從地形上看,很多地方確實不適合人類居住,如沙漠、戈壁、凍土等。中國的山地占2/3,但日本山地的比例更高,達3/4,其中很多地方都是火山地震帶。而山地面積達70%的瑞士,卻是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

不實行「一胎化」 中國人口也不會「爆炸」

中共強制實施「一胎化」的一個最大藉口就是如果不嚴格控制生育,到2010年代,中國人口將達20億甚至更多。但事實真會如此嗎?

上世紀90年代末,北京大學人口學教授曾毅和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T. Paul Schultz對中國三個省的農村地區做了一次調查,測算當地「計生」對生育率的影響。結果顯示,即使不搞計劃生育,一個農村家庭也只會多生0.25個孩子。如果將農村80年代的「計生」提早到70年代,每個家庭也就少生約0.2個。

得出相似結論的還有杜克大學經濟學教授Marjorie McElroy和弗吉尼亞大學經濟學教授Dennis Tao Yang。2000年,他們在聯合撰寫的文章《中國人口控制與政策選擇對生育能力的影響》(Fertility Effects of China’s Population Controls and Policy Choices)中,評估了中國十個省的農村地區超生罰款對出生率的影響。其結論是,即便沒有超生罰款,每個農村家庭平均多生的孩子也就0.33個。

對此,有文章分析說,以2012年中國育齡女性約為2.6億人為基數,如果沒有「一胎化」政策,這些女性即使每人多生約0.3個孩子,那麼中國的人口將增加8000萬左右。相比於「放鬆一胎化政策會使中國多生幾億人」的論斷,8000萬並不是一個令人「恐慌」的數字。

2015年9月8日,一個老人抱著一個孩子,騎車走在北京的街頭上。單憑老齡化這一點,所謂的「計生」好處就不可能實現。(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2015年9月8日,一個老人抱著一個孩子,騎車走在北京的街頭上。單憑老齡化這一點,所謂的「計生」好處就不可能實現。(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評論:中共宣傳的「計生」騙局

1981年開始,中共開動龐大的宣傳機器給中國人洗腦,把「一胎化」說成了利國利民的「國策」,其好處包括有利於國家加速資金積累、有利於勞動就業、有利於提高全民族的人口質量和有利於優化資源配置和提高人均資源水平等。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這些完全是騙局。按照中共的宣傳,實行計生,能減少國家用於新增人口的消費,加速資金積累。資金積累了嗎?可能真的積累了,但沒積累到國庫,也沒回饋到百姓身上,而是進了大大小小的貪官的兜裡,把國家資產變成了「私產」,而很多老百姓依然生活在貧困線上。

石久天說,中共還自稱可使每年進入勞動適齡人口減少,從而有利於勞動就業。事實上,60%以上的大學生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勞動適齡人口的減少,意味著人口老化,而人口老化帶來的惡果已經顯而易見。

石久天表示,中共騙人說可以把積累下來的資金用於教育,從而提高全民族的人口素質。事實上,許多偏遠經濟不發達的地區幾乎沒有教育,而集中在大城市和經濟發達地區的教育費也昂貴得嚇人。

「中共謊稱計劃生育可以『緩解人地矛盾,提高人均占有耕地面積、人均占有糧食的水平』。事實上,大面積耕地被徵用,用於工業和商業;大部分農民勞動力湧向城市,變成低廉的城市勞動力,更導致大批耕地荒廢,作為一個農業大國,對糧食進口的依賴性越來越大。」石久天說。

至於中共說此舉可以「減少家庭消費,而且使家庭主要成員騰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發展家庭經濟和健康娛樂中,從而保證家庭幸福、社會穩定。」事實呢?激烈的社會競爭,以及貪官污吏對住房和能源等的壟斷,使城市的百姓生活壓力巨大,許多人成了房奴、車奴。而長期的獨生子女政策,導致家庭轉變為「四二一」式結構,即一對夫妻下有一個孩子,上有四個老人,這種家庭結構給一對夫妻帶來的是沉重的生活負擔與壓力。」

2014年9月16日,國際著名的調研機構蓋洛普公司公布了一項對全球135個國家人口幸福感的調查,評估指標包括:社會活動、社會地位、財富狀況、交際能力和身體狀況。結果顯示,巴拿馬國民幸福指數最高,中國排在第90位,低於排名第71位的印度。

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騙人的歷史,從「世界大同」到「計劃生育」無不如此。(網絡圖片)
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騙人的歷史,從「世界大同」到「計劃生育」無不如此。(網絡圖片)

評論:計生悲劇 中國人要看清中共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以進化論作為理論思想,從來不把人當人看,而是當成一種只會消耗財富的高級動物。在中共眼裡,胎兒不算人,可以任意採用流產、引產等方式殺戮。中共實施計劃生育政策,一路來殺了多少幼小的冤魂?不計其數。

中國人口專家何亞福透露說,1983年,人工流產人數創下最高紀錄,達1437萬。1991年人工流產人數達到1408萬人。如果以每年1300萬計算,35年來,最少有4.55億多胎兒被殘害。相信這還是個保守的數字。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說:「反思三十多年的計生悲劇,最大的悲哀就是相當多的中國老百姓心甘情願地接受著中共的迫害,糊塗地認為是自己主動要上環的,要流產的,並非有人逼迫。這種認識在經濟發達地區和城市也很普遍。但是大多數人卻忘了去思考,這種自律實際上是『殺雞儆猴』的結果。如果不是天天宣傳有多少人被強制流產、引產,有多少人被巨額罰款,有多少人被開除公職,我想,大多數百姓不會那麼『自覺』;如果不是有那麼多人被衣食住行的基本開銷壓得喘不過氣來,有多少人會忍心打掉自己的骨肉呢?」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5-11-08 11: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