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野溪來自孤寂

文/王金丁
  人氣: 106
【字號】    
   標籤: tags: ,


植物園已有百年歷史,穿梭園林的這條野溪,也吟唱了百年的孤寂。

早起的市民漫步園林小徑,密葉間潑灑下早晨的第一道陽光。我跟著他們的腳步踏上園區東邊露濕的木橋,一眼撞見了野溪從山上流下來,從腳下穿過,雖然不見水聲,卻感覺野溪連繫著這個八公頃廣闊的園林,隱藏著綿密的生機。

秋天已走到尾巴,樹林園裡仍然不見秋天氣息,晨風裡,大片的銀葉樹葉霸占了天空,綠意盎然的葉子增添了空氣裡的寧靜。散步的市民,或結群,或三三兩兩,有的整齊快步,有的話語稀疏,也有獨自慢步的,像詩人,像哲學家,時間不由得慢了下來。我踏著人群足跡,耳邊忽有水聲飄過,稍一停腳側耳傾聽,瞬時不見人蹤,我已落了單,頓時陷入了寂靜的空間,抬頭看見巍峨樹木仍然遮蔽天空,腳步劃過搖晃著水滴的姑婆芋葉片,遁入矮樹叢裡的黃土小徑,卻又領略了另一番情趣。

只見樹叢裡的小徑腳印斑斑,我順著黃土路轉彎,踏著腳印亦步亦趨,偶而聽見沙沙樹聲,循著聲音,輕步趕了過去,岔路上,已有兩人提著布鞋,腳心貼著黃土地,低著頭輕步慢行,我不敢出聲,只在心裡竊笑,踮著腳走回原路。

再經過一段石橋時,闊葉樹的葉子們搖曳眼前,葉片上的水珠沾溼了衣衫,我驚喜的向橋下探去,近日久旱未雨,野溪到了這裡,只剩涓涓細流,像個嬌羞的村姑,寂寞的彎入草叢裡,待散步的人聲遠颺,才能辨識細微水聲。收回視線時,又見前面不遠處樹葉草叢間,隱然出現另一小橋,橫面望去,石砌樑柱斑駁質樸,靜寂中,心裡已一片迷糊,猜想著野溪是從那橋下流過來的,或溪水正向那小橋流去,抬頭望向天空,滿眼古樹參天,天光在樹梢綠葉間穿飛,捉摸不定,身處樹影風聲裡,已迷失了方向。

幸聞陣陣花香從腳下傳來,低矮的七里香就帶著我走過林中小路,滑下一段木梯後,視線豁然開朗,在兩旁高大的欖仁及銀葉樹下,晨風送我來到了一座長長的涼亭前,晨風就逗留在這裡了。涼亭三面環路,不時有行人匆匆走過。站在斜坡上,可以瞧見涼亭屋頂上已積滿了黑褐色落葉,在風中搖搖欲墜,翻飛著歲月的痕跡,不願離去,只任大自然灰飛煙滅。涼亭裡有人悠坐聊天,老人端坐椅上,一位婦人帶著年輕女孩坐在旁邊,指著女孩跟老人家說著家常俗語,一時讓我墜入人間煙火裡。

涼亭旁矗立的一棵超過百年的橡膠樹,壯碩樹身爬滿青苔,樹幹高聳天際,一旁的南洋杉林,雖場面廣闊,整齊挺立,相較之下就被橡膠樹比了下去,陣陣晨風忙著穿梭樹林間,望著這片南洋杉林,手指觸摸過橡膠樹身上的青色蘚苔,向園區北邊的生態湖走去。

生態湖入口有一狹窄小橋,步上橋時,忽見一片天光越過低矮葉叢,從身側直射過來,這是園區唯一陽光直接照射的地方,光線來處就是外面的世界了。橋下一條水柱正從水管流進小池裡,紅色花朵閃爍其間,紫色小果實散佈草葉裡,顆顆熟透誘人,使我不忍匆匆走過去。

生態湖區又是另一方世界了,走近湖畔,水花已在湖面高高噴起,朵朵白色睡蓮處處盛開,蓮葉鋪滿了水面的天空,湖旁奇石嶙峋,蝴蝶也在湖上翩翩飛舞,跟森林的寧靜相比,這裡可是個遺世的芬芳而熱鬧的地方,幾個人正在湖邊舒展著身軀,人群也陸續輕步繞經水湖四周,帶著滿身水氣走向樹林裡去了。


攝影者攝取畫面,也跟著睡蓮們映入了湖裡。(攝影:王金丁)
攝影者攝取畫面,也跟著睡蓮們映入了湖裡。(攝影:王金丁

我站在湖的這邊望去,一位攝影者正拿著相機蹲坐湖岸攝取畫面,跟著睡蓮們一起都映入了湖裡,晨風徐來,湖面的天空跟著微微波動,繽紛色彩將湖裡湖外連成了一片,我心裡正叫好時,湖水已激起陣陣漣漪,一圈圈往外擴散,驚動了湖裡的睡蓮,小蜻蜓四處紛飛,雖也美麗,規律的畫面卻起了皺折,心裡罵著時,只見一隻鳥兒已從湖上飛往樹林裡去,準是嘴裡的東西掉進了湖裡。

於是,我也提起腳步往森林裡趕去,去尋找那條野溪,訪問野溪的孤寂。@*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梅姑瞧見了,抓準了空兒,嗓音一點一滴,從舒緩到急促,似一陣風打草綠大地連天拔起,老者指頭細細撥著琴弦,催著琤琤琮琮的弦音繞著場子,流過每個茶客心湖…
  • 巴掌大的小沙彌還站在樟木平臺上,背著雙臂,小和尚的光頭仰望天空,一襲褂袍飄逸膝前,滿身仙風道骨,如玉樹臨風。我趕緊藏起讚賞的神情,轉過頭去時,還好藝術家正端詳著手中的雕像。
  • 董事長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著眼前的高樓叢林,想了一下杯子裡的咖啡,下了決定後,轉身的姿態俐落而優雅,回到長桌前輕鬆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響聲,提筆在文書上滿意的批了後,從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個大蒸籠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著白煙,幾個人瞇著眼睛圍著爐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腳尖捧著水瓢往大鍋裡加水,灶口,一個婦人彎著腰伸長脖子望著洞裡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來。
  • 身處喧囂的城市裡,耳裡灌的都是熱門音樂,常常的,會想起北方小村莊的歌聲。
  • 題名為「破曉、孤月、冬雪、愁雲」的四個陶碗,此刻端莊地呈現眼前。這才明白陶藝家用植物灰與泥漿釉燒製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澤、紋路與肌理之奇妙。
  • 從田野到都市高樓,母親跟著父親走過了一生,在漫長的歲月裡,他們共同守護著這個最簡單的愛情,只是都沒有說出來。
  • 當憶起兒時鄉下姐姐們手裡拋起的一個個小布囊時,心裡不由得升起一絲溫馨。可是,現在已不見小布囊遊戲了,兒時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兒去了。
  • 往山下瞧去,原野裡錯落著屋舍、樹木、麥田,那條溪流在村子邊上畫了一道弧線,溪邊一排紅色的楓樹隱約可見,歸德鄉果然盡在眼底…
  • (shown)原來那月牙兒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驢厩裡一片雪亮,遠遠的可以看見那黃鬃驢兒正偏著頭沉沉睡著。這驢兒模樣我還記著,懂事後,海二叔就趕著驢兒,帶著我駕著驢車穿江越嶺,九村十八鎮的奔波,輸運歸德鄉方圓幾十里山川間的農產事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