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西行萬里 一言止殺的丘處機

作者:皇甫容

王重陽與北七真。 中間端坐者為王重陽。丘處機居其左首第一。(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4072
【字號】    
   標籤: tags:

乾隆帝以「一言止殺,始知濟世有奇功」表示他對丘處機的敬仰;成吉思汗以「天賜仙翁,以悟朕志」表達他對丘處機的尊崇。這位譽滿宋、金、蒙元朝野的道家高人丘處機,在他七十三歲時,循天意而行,跋山涉水兩年,西行三萬五千餘里與成吉思汗相會,在史上留下「一言止殺」的傳奇。

傳說,丘處機的師父王重陽修道時,幸得鍾離權、呂洞賓傳授,道心大開,並在二仙的開示下,看到東方有七朵結子的金蓮,金光燦爍的非常耀眼。鍾、呂二仙預言:「 道風開宋室,玄運發元辰。」這七朵金蓮(即王重陽的七個弟子)既要在宋室天下揚起道風,又要把玄運風帶至蒙元。

而丘處機就是「七朵金蓮」之一。丘處機拜師時,王重陽見丘處機夙世根深,將來成就在他之上,心裡暗自驚歎:「此子將來必成大器,吾輩皆不及。」就有意嚴格地磨煉他,共磨煉了二十多年。

王重陽每次談玄說妙時,只要丘處機走來,他馬上閉口不言。眾人以為丘處機是個「外無功行,內無道術」之人,一定是與師父無緣,才會受此待遇。儘管如此,丘處機依然堅固道心,殷勤不倦地朝夕侍奉王重陽。

重陽攜三弟子到江寧,夜宿三台洞。一日,忽見天降大雪,寒冷異常。幾個弟子爬山越嶺搬來許多干柴。三個弟子在洞裡燒火煮飯,火既熾熱,煙又濃嗆。丘處機受不了就叫上師弟太古一起出洞透氣。二人出洞後,重陽命弟子緊閉洞門,不許二人進來。二人就在洞外苦熬了一夜。

寒冷中丘處機打著哆嗦省思自身,出家修道忍苦為要,幾許濃煙就嗆跑了求道之心。丘處機心中沒有絲毫嗔恨和怨怒。苦捱一夜,次日才見到師父,此後他更加勤謹。他在蟠溪苦修六年。白天,他背人過蟠溪;夜晚,他回古廟打坐。不計三九冰寒,三伏酷暑,背渡六年嚐遍艱辛,廣結善緣。

丘處機悟道後智慧大開,所言所行落拓灑逸,名震朝野。宋、金兩國國君多次懇請與他相見。丘處機以「不仁之惡」推辭了金宣宗的召見,也以「失政之罪」拒絕了宋寧宗。

丘處機七十三歲那年,一天忽然對弟子說,趕快準備行裝,「天使來召我,我當往」。果然次日,思賢若渴的成吉思汗派遣近侍劉仲祿備輕騎素車、攜帶手詔懇請丘處機赴蒙古會面。丘處機懷著「欲罷干戈致太平」的初衷,偕同十八名弟子前往。

眾門人好奇,前者有金國三璧、宋國五聘,丘處機皆高臥不起,屢召不從。為何成吉思汗相邀,丘真人一呼即至?丘處機說:「天賜大汗勇智,今古絕倫。其道協威靈,華夷率服。因此龍庭召見,不能相違。」

西行之路,夜晚時分,丘處機師徒常見金星朗朗,銀河耿耿。天地交光燦爛,心也如萬里滄波浩渺,意如連天碧海還清。穿草履芒鞋,執杖而行,猶如駕萬里清風,在百尺孤松影下,照見磊落道心。

丘處機所行諸國,所見百姓各不相同,卻都在名利情仇攪擾之中。師徒一行曾到一個村落化緣乞食。當時正值傍晚時分,幾乎家家炊煙裊裊。丘處機來到一戶人家,還沒來得及開口相問,就被門外的一條惡狗擋住了去路,惡犬瘋狂咆哮,似有掙脫鐵鏈飛撲之狀。施主聞訊趕來,一見是個道士,便沒有好氣兒地趕他走。

丘處機見狀心生感嘆:以我的神通,自無挨餓之虞,化緣乞食,意在度化他人。一旦本性昏迷,縱使道祖親駕天師親臨,慈悲施灑無處不及,卻有幾人可知。因此他常念:「愛慾千重,身心百煉,煉出寸心如鐵」,方能疏卸心中枷鎖,放下煩惱憂愁,看開塵情浩劫,沐浴逍遙、自在之風。

他的名篇《離苦》,字字珠璣,道出心聲:
「知君好事從來慕。爭奈染浮華難去。
雖然欲意學飄蓬,被繫腳繩兒縛住。
匆匆頂上旋烏兔。切莫把光陰虛度。
神仙咫尺道非遙,但只恐人心不悟。」

劉仲祿欲為成吉思汗挑選秀女,丘處機得知後當即勸阻:「春秋時期齊景公為削弱魯國,派人挑選八十個美人送給魯定公。定公與國相季氏沉溺酒色,朝歡暮樂,以致國政廢弛衰落。孔子直言定公:『君相沉溺聲色,國家何以圖強?』」成吉思汗獲悉後,就命人罷選秀女。此時成吉思汗還未見到丘處機。

丘處機率眾徒長途跋涉兩年,在成吉思汗近臣劉仲祿和大將博爾術的保護下渡過阿姆河後,終於到達成吉思汗的駐地。由於丘處機屬龍,成吉思汗屬馬,因此二人此次會見史稱「龍馬相會」。

會見時,丘處機請求「道士見王者不跪拜」,成吉思汗沒有介意,欣然答應。為了便於和丘處機交談,成吉思汗命人在他住的宮帳東側搭起兩頂帳篷,以供丘處機和他的弟子們居住,並派近侍官詢問:「真人是否每天能到大汗御帳,和陛下一起用餐?」。

在《長春真人西遊記》中,記載了成吉思汗與丘處機的十二次談話。在第九次談話的當天,成吉思汗追射一頭野豬,不慎從馬上摔了下來,丘處機獲悉此事,入帳進諫:「天道好生。陛下聖壽已高,宜少出獵。墜馬,天之戒;豸不侵,天之護也。」成吉思汗聞言,豪爽地說:「但神仙勸我語,以後都依你。」

成吉思汗先後詢問治國、養生之道。丘處機勸告成吉思汗,養生之道重在清心寡慾,「內固精神,外修陰德」。丘處機認為成吉思汗起兵滅西夏和金符合天意民心,而「去暴止殺」、「敬天愛民」則是治國之本。凡想一統天下之人,一定不會把殺人當成嗜好。丘處機「拳拳以止殺為勸」之語,令大汗深感其言,歎道:「天賜仙翁,以悟朕志。」

一年後,丘處機辭行,成吉思汗下詔豁免全真道的所有賦役,並沿途派兵護送。歸途中,成吉思汗還派元帥賈昌從他的駐地趕去探望,轉達成吉思汗對丘處機的思念:「神仙自春及夏,道途不易,所得食物、驛騎安好?到宣德等處,地方官員安排是否滿意?招諭在下之人是否迎接你?朕常念神仙,神仙無忘朕。」從史載的細節中,可以看出成吉思汗對丘處機的感念和周到。

這段傳奇,見載青史。丘處機以悲天憫人之道心,剪拂愚迷,教化眾生。「一言止殺」橫貫萬里,慈心與風為鄰,與月相伴,終究進得一壺天地、別有洞天的勝景。#

責任編輯:林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乾隆帝以「一言止殺,始知濟世有奇功」表示他對丘處機的敬仰;成吉思汗以「天賜仙翁,以悟朕志」表達他對丘處機的尊崇。這位譽滿宋、金、蒙元朝野的道家高人丘處機,在他七十三歲時,循天意而行,跋山涉水兩年,西行三萬五千餘里與成吉思汗相會,在史上留下「一言止殺」的傳奇。
  • 在將星如雲的蒙古汗國,有顆極其璀璨的明珠「監國公主」。700多年的風沙,吹散了汗國的大帳、臣民,也塵封了明珠的光華。面對風雲的歷史大事,歷朝歷代的風流人物,歷史那只巨大的神筆,似乎也分身乏術,忙到無暇顧及。趁他打個盹兒時,蒙古帝國的公主,就在青史中隱去,從此不見蹤影。
  • 丘處機得道法後,一路雲遊乞討來到了陝西寶雞磻溪。他在那兒開掘一洞穴作為居所,名為長春洞。他在此洞內清修,日夜打坐,幾乎沒有一點日用品,餓了便出去討口飯吃,冬天常常饑寒交迫。他在磻溪苦修六年,沒添過一件新衣服,不管春夏秋冬,常披一件破蓑衣,人稱「蓑衣先生」。
  • 在香港的商業土壤中,誕生了一位全面實力派的著名影星——黃秋生。在他30多年的演藝生涯中,演出過200多部電影,300多個角色。曾經給人留下駭人深刻的印象,負面緋聞的糾葛。當黃秋生隨著時光的流逝洗盡鉛華後,從光影之中走出,豁達的面對世界背後的紛爭,也在無法演繹的真實性情中,為大眾公義發聲以此回饋社會粉絲對他的厚愛與支持。這位把自己視為「丘處機」般的「內功高手」,桀驁不馴的堅守著自己的思想,也堅持把宗教信仰作為人生的重要組成,篤信之中不經意的流露出內心的仁慈與寬宏。
  • 尼可羅•馬基亞維利,(意大利語:Niccol□ Machiavelli(1469——1527),意大利政治家和政治學家,以主張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而著稱於世。馬基雅維李主義(machiavellianism)也因之成為權術和謀略的代名詞。
  • 歷史上,傳統文化經歷了幾次浩劫,最近的一次是民國初年來自西方文明的衝擊,最突出的就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幾乎全盤否定;再一次是十年「文革」的「破四舊,立四新」,傳統文化被毛澤東一棍子打死,整得奄奄一息,拿儒學大師杜維明的話說是「大難不死」,最後幸而「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在《西遊記》中,描繪了一個極其龐大紛繁、五花八門的神佛魔怪世界。諸神怪大多是民間廣有影響的。其中護衛玉帝靈霄寶殿的是道教著名的四天師,即張、葛、許、丘四大天師。
  • 從曲折小路來到大殿,殿中端坐著一位鬚髮如銀的老道,老道看了陳穀許久後,歎息著說:「可惜,可惜!」隨即小道士就要拉著陳穀往外走。這時陳穀說:「你們為何忽然把我拉來,又不明不白的把我送走,你們這樣豈不是在戲弄我啊?」
  • 《紅樓夢》裡有一僧一道,均為世外高人,只有主人公有難,需要度化時才出來。最近世間也有一僧一道,都是人世間的高人,經常在媒體上露面,為眾人追捧的對象,道為李一道長,僧為少林隱僧德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