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羅瑞卿之子羅宇專訪實錄之四——退黨篇

【專訪羅宇】紅二代拋棄中共的心路歷程

羅瑞卿之子羅宇2015年12月12日在美國接受大紀元、新唐人聯合專訪。(大紀元)

人氣: 2152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唐青、李沐陽採訪報導)毛澤東心腹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曾任職中共總參謀部,官至大校。中共「六四」開槍後,羅宇不願與腐敗體制同流合污,憤而離國出走,被開除軍籍黨籍。大紀元、新唐人和英文大紀元記者近日聯合採訪了羅宇,這是系列報導之四。羅宇袒露自己拋棄軍職和「錢途」、甘為平民、不願與狼共舞的心路歷程。作為紅二代的一員,羅宇还奉勸其他紅二代退出共產黨,與良心為伍。

【專訪之一】習上位秘辛 薄家父子真面目
【專訪之二】買官賣官是朝代終結的標誌
【專訪之三】誰在給習近平找麻煩?
【專訪之五】江澤民被軟禁 習左右中國方向
【專訪之六】走進有神論的心路歷程

記者:作為一個中共大將的子女,紅二代,您離開了中國大陸而且辭職。那時候您已經做了航空裝備處的處長(大校军衔),如果按著那個時候的身份走到現在的話,至少做到甚麼副總長啊,軍區司令這樣的職位,您現在覺得後悔嗎?

羅宇:不後悔!決不後悔!起碼沒憋死。人需要委曲求全的時候也應該委曲求全,但是我這人就不太能夠委曲求全。所以你說做到這位子,那個位子,對我來講無所謂的事,而且實際上我早退休了。

記者:您拋棄中共,離開這樣的一個環境,對您的家庭,對您的個人造成了哪些影響?

羅宇:當然就是得罪了鄧小平和楊尚昆,他們就把我退休的福利全都取消,甚麼都不給我了。我現在就是靠兒子,靠親朋好友。反正我一點也不靠共產黨。

與共產黨分道揚鑣的心路歷程

記者:能不能在這方面,您轉變的過程,就是認識的過程再給我們詳細的談一談?

羅宇:當時當權的是鄧小平,楊尚昆,他們把坦克開上天安門廣場,這就使我對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再存在甚麼希望了。

過去呢,跟鄧小平,楊尚昆,也有點分歧,這個分歧主要在於,一個軍隊不應該做生意,第二個就是知道他們(鄧、楊的女婿)拿回扣,所以對他們有點意見。但是這個分歧,沒有像屠殺學生那樣。

原來是清官肅貪官,那個時候就開始變成貪官肅清官。我們都貪,你一點都不貪,你想幹嘛?

記者:通過那些事,逐漸地讓你認識到中共非常邪惡,拿著槍去對著人民,對著學生。

羅宇:是啊,這是一個不可以接受的事情。其他反對動武的人,也大有人在。還有五個上將寫了一封信,但是真的動武以後,他們就不吭氣了。包括兩個元帥也不同意動武,徐向前和聶榮臻,也不同意「六四」開槍。

記者:所以那個時候你就意識到自己絕對不能跟他們同流合污?

羅宇:是!反正我就覺得這身軍裝不能穿了。要是一個有信念、有道德的人的話,那還怎麼當兵啊?

共產黨沒道德沒信仰

記者:您剛才提到中國都是造假,包括說假話,您在書中提到中國人民在謊話當中生活了五六十年,這方面您能深入談一下?

羅宇:這個謊話就是進了城以後,49年以後越來越多,從整風反右到大躍進,一直到文化大革命,謊話越來越多。

鄧小平當政以後,不止是說謊話的事了,造假也開始了。甚麼都是假的,假酒假煙,假的東西到處充斥著。現在到國內市場去,買菜買米都先是看是不是假的。這種情況,你要想想為甚麼?為甚麼共產黨經過了六十年,沒道德了,沒信仰了?這是怎麼回事?

我說就是共產黨沒道德,共產黨沒信仰,所以才把老百姓教壞了。如果你是有道德有信仰的黨的話,那老百姓怎麼會變壞呢?現在就是因為中國共產黨辦任何事都不按憲法來辦,所以老百姓也學了不按憲法來辦。你官壞了,我就想方設法比你還壞。

官僚資本主義救不了一黨專政

記者:通過您剛才的談話,我感到中共是死路一條。鄧小平搞的官僚資本主義,經濟看上去發展了,您為甚麼還持這種觀點?

羅宇:中國如果是按照鄧小平的官僚資本主義的路去走,那是死路一條。因為這個官僚資本主義不是為人民謀利益的,它是為一黨謀利益。官僚資本主義很多國家實行了,沒有一個是成功的。它也不可能成功,所以唯一的一條路是自由資本主義。

自由資本主義就有了民主化這個最基本的內容,因為資本主義的靈魂是自由。鄧小平和中國共產黨就是要把資本主義的靈魂扼殺了,卻想用資本主義的錢來救一黨專政的命。開放,讓自由資本主義進來,但實行的是一黨專政的政策。

我舉一個例子:廣東剛改革開放的時候,外資進來的時候辦工廠,一年要切掉五萬個手指頭,就是工傷事故。有良心的知識份子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就是「四萬根手指頭」。它把在一黨專政下,資本家開工廠的工傷事故和在民主制度下資本家開工廠的工傷事故做了比較。它說在民主國家,不要說一萬個手指頭,這工廠要是切了一個手指頭,你的工廠能否繼續辦下去都是個問題。

所以你看自由資本主義,裡面也有些沒良心的,但是它被法律控制著,這個法律就能讓它不敢做沒良心的事。中國如果有了民主,有了法律的話,官就不敢貪了。

民主不會亂

記者:您在文章中提到了,中國大陸危機遍地,它的根源是一黨專政。如果結束一黨專政,中國會怎樣?

羅宇:結束一黨專政,中國就是民主化。民主並不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但是沒有民主甚麼問題也解決不了。

記者:可是有一部分人認為,如果實行多黨制的話,那中國可能會亂。

羅宇:這都是胡說八道。所有民主制度的國家,多黨制的國家哪個也沒亂。關鍵問題是,解除一黨專政,是要逐步地穩妥地,一步一步地。看看蔣經國,連設計都不用就走過來了,人家走得很成功。所以中國今天並不需要發明或者創造,把世界上先進的東西學一學,就能解決中國的問題。

記者:我記得在中共的宣傳當中,中國人民的素質不夠,如果達到甚麼文明程度才能實行民主和多黨制?

羅宇:這是胡說。香港人夠了吧,它不一樣不給選舉。共產黨裡有一幫人就是專門天天編謊話。

勸紅二代退黨

記者:羅先生,您已經脫離了中共,江澤民已經給你開除了黨籍。我想作為您這樣一個人士,非常清醒、有頭腦的紅二代,您能不能對其他紅二代的朋友說句話嗎?

羅宇:紅二代現在的情況也很不一樣。咱們就說對鄧小平的官僚資本主義不滿意這部分紅二代,跟我的理念比較相近,但是程度還不完全一樣。

共產黨現在已經墮落到甚麼程度了呢?它沒有任何信念、理念,它只有利益。你說周永康信甚麼,你說薄熙來信甚麼。要我看他們根本就是一堆爛泥,他甚麼也不信。

現在的共產黨是說的一套做的一套,掛羊頭賣狗肉。它說的它自己也不信,也沒人信。你到大街上去隨便找個人,拿《人民日報》那些社論,如果他看得懂的,去問他信不信。我看你找不到一個信的。

這麼一個黨實際上已經瓦解了。你是不是黨員現在也沒人問了,也沒人關心了。

我聽我一個同學跟我講,幾個朋友在一起吃飯,突然間問起來了:誰是黨員?然後幾個是黨員的都非常慚愧地說:我們那時候年輕不懂事,那時候不得不入。

我知道那些紅二代對共產黨的現狀非常不滿,但是他們所處的各種各樣的狀態,讓他公開站起來說我退黨,這對他還困難。但是他們如果不想沾共產黨做壞事的邊,比如活摘器官這些事,這都是共產黨做的。要是不想沾共產黨做的這些壞事的話,他們也可以用假名,或其它方式來退出共產黨,總之不能當幫凶。#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5-12-20 12: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