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勇冠三軍 神武而貌美的蘭陵王

作者:皇甫容
  人氣: 7025
【字號】    
   標籤: tags: ,

撣去歷史的封塵,在三國兩晉和隋唐之間的那段時空中,有一個國祚僅僅28年的王朝——北齊。在這個以絕情無義、暴虐淫亂為符號的王朝裡,出了一位「貌柔心壯」、心如白璧的蘭陵王——高長恭。

《北齊書》記載文襄王有六個王子,除了蘭陵王,每一位王子都寫明了母親的出身,就連五王安德王母親陳氏身為「廣陽王妓」也都有明確記載,想必蘭陵王生母身分低微,正史就以「不得母氏姓」一筆帶過。刻意而為的一筆,也注定了蘭陵王命運的悲情,他留下勇冠三軍的神武,也留下一代王朝的悲傷和輓歌。

公元564年12月,周軍起兵20萬進攻北齊,全軍圍攻洛陽將近兩個月。北齊派蘭陵王高長恭、段韶、斛律光為帥領兵8萬拯救洛陽。齊、周兩軍在洛陽的邙山進行了一場惡戰。當時蘭陵王領中軍,段韶在左,斛律光在右。待周軍戰線拉長之後,齊軍的精銳部隊從兩翼開始反攻。蘭陵王獨領500精騎衝進敵陣,擊潰了敵軍。

由於蘭陵王「貌柔心壯,音容兼美」,過於俊美的容貌不利於威懾敵軍,因此打仗前,蘭陵王都會戴上一副猙獰的面具。由於戰事激烈,蘭陵王無暇顧及,就直接戴著面具,飛速率軍直達洛陽城下。當時守城的齊軍不知來者何人,不敢貿然打開城門。

蘭陵王騎在戰馬上,摘下面具仰面而示。齊軍一看是蘭陵王,頓時軍心大振,歡呼聲震天。齊軍開城,和蘭陵王的援軍一道消滅了敵軍。邙山大捷,使一向低調的蘭陵王聲名大振,威名遠揚。正史記載,當時北齊「武士共歌謠之」,遂成《蘭陵王入陣曲》,此曲在中國曾失傳千餘年,所幸在日本得以保存,成為日本雅樂的源頭之一。後人常將此曲和後世大唐的《秦王破陣樂》相提並論。

在重血緣、尚奢華的北齊王朝,或許這位王子過早地領略了人間的冷暖悲涼,所以天性寬仁的蘭陵王行事低調、重情重義。他帶兵神勇,更是愛兵如子。史載,蘭陵王初到瀛州時,當時行參軍陽士深向國君上書,舉報蘭陵王貪贓枉法。蘭陵王受辱不辯,被罷免官職。

後來蘭陵王奉命進攻定陽,陽士深此時被編入蘭陵王的軍營。陽士深非常害怕蘭陵王會藉機殺了自己。蘭陵王聽說此事後,就召見他說:「吾本無此意。」蘭陵王從未想過要懲治陷害他的人,但見陽士深為此恐慌不已,於是就找了一個微不足道的藉口,打了陽士深二十大板,使他徹底安下心來行軍打仗。

史載蘭陵王「雖一瓜數果,必與將士共享之。」哪怕是一個瓜、幾枚果,蘭陵王獲得賞賜必和將士共享。他本人作戰勇猛,身為王子身分也很高貴,但對僕人非常寬仁。一次,蘭陵王帶上隨扈準備入朝,而沿途隨侍的僕人彼此走散,最後只剩下一個隨扈跟在他的身邊。蘭陵王回來後,一看他的僕人都正在歡飲小憩,蘭陵王見狀也沒有惡語相向,責罰他們。

當時的北齊國風淫肆,縱情聲色。專情的蘭陵王一生也只和鄭妃為伴,夫妻二人相敬如賓、相濡以沫。在北齊奢靡淫亂的世風中,他們就像一雙白璧,纖塵不染。

蘭陵王能征善戰,戰功赫赫,也深知「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功高蓋主,禍必降之」的忌諱。因此他在歷司州牧、青瀛二州時,有意收斂錢財。駐軍定陽時,一個幕僚相願就問他:「大王既受恩於朝廷,又何必貪斂錢財?」蘭陵王聽後微微一笑,並沒有作聲。相願說:「大王是否因邙山大捷,擔心功高震主,刻意貪財,污抹自身?」蘭陵王收斂起笑容,說:「是。」

相願於心不忍,嘆息道:「朝廷如果忌諱大王,現在的所行正被他們抓住了把柄,大王想求福反得禍。」此話一下說到蘭陵王的痛處,蘭陵王當即淚流滿面,單膝下跪懇求安身之術。相願獻策:「大王功勳顯赫,今日之戰再次告捷。大王勇冠三軍,威聲太重。最好是稱病在家,閉門謝客。不要再干預任何朝政。」蘭陵王採納了他的建議,就此閉門謝客。

蘭陵王在府邸,常常酒過三巡後,面對鄭妃直訴衷腸,感嘆追逐名利,猶如爭奪虎豹豺狼,終究何人會得?「梅蕊綻時泉脈動,雪花飛處雁書空」,他只盼一醉待春,無憂無思,陶陶樂樂好入夢鄉。甚至擔心再次拜將,蘭陵王對著鏡子盼望著說:「我去年面腫,今年為何不再復發?」平日生病也有意放任,不去治療。

然風雲變幻,世事難料。北齊國事動亂,蘭陵王身為國家重臣,又貴為一國王子,最終還是不忍因一己之私,個人安危,就袖手旁觀,坐視社稷陷入危難。因此,始終沒能全身退出朝局。

邙山大捷後,北齊後主高緯舉行慶功宴。宴席上,高緯說:「入陣太深,失利悔無所及。」蘭陵王作戰勇猛,往往會不顧及危險,深入敵陣。在這個暴虐的王朝中,當蘭陵王第一次聽到來自皇族的寬慰,一時不免動心,於是就說:「家事親切,不覺逐然。」就這簡單的一句家常,因口誤「家事」,就使北齊後主頓起疑忌,動了殺機。

被魏徵評價為「賣官鬻獄,亂政淫刑,刳剒被於忠良,祿位加於犬馬」的北齊後主,於武平四年五月,派人給蘭陵王賜下毒酒,由此一代忠臣、國之王子,結束了短暫的一生。蘭陵王在飲下毒酒前,焚燒了價值千金的所有債券,一筆勾銷了世人欠他的所有債務。

回顧蘭陵王的一生,他曾縱馬馳騁,臨風對月,笑傲希夷;也曾月下花前,祈求天長地久,駕乘鸞鶴;也曾美酒千盅,飲宴對座,和曲高歌,任由心中日月循環不老。

憶往昔,楚國大夫屈原作為使臣來到次室邑。在郊外的曠野,屈原看到四周開滿了蘭花,於是就把次室邑更名為「蘭陵」。古時,孔子常喻「蘭為王者香」,而「陵」字,有登高、超越、凌駕之意,引申為「樂土」。屈原以「蘭陵」命名,就是想在此地開闢一片「王道樂土」。

然世事紛擾,似水東流,無了無期。物換星移人事代謝,王道樂土滄桑坎坷,幾多翻騰似在心中凋落。一杯毒酒,君命難違。既然難逃物化運劫,這一場人間虛夢,也不堪回首重作。事隔千載,再憶蘭陵盛名,猶如清風霽月獨清。一腔蘭陵丹心,也如一片閒雲出世,令後世稱奇。@ #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撣去歷史的封塵,在三國兩晉和隋唐之間的那段時空中,有一個國祚僅僅28年的王朝——北齊。在這個以絕情無義、暴虐淫亂為符號的王朝裡,出了一位「貌柔心壯」、心如白璧的蘭陵王——高長恭。
  •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行,何由考之?」當屈原放逐,行吟遊蕩於水澤山地時,他仰天長嘆,俯首揮就一首《天問》,懷著悲憫的心情向上蒼發出一百多個疑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即遠古之時,天地從哪裡產生,是誰將天地間的萬物形態流傳至今?浩蕩蒼穹,茫茫宙宇,這天地萬物,早在人類留下第一個文明足跡時,便已恆久般地存在。這個謎題,或許只有造物者才能解答。
  • 古往今來,東西方兵家泰斗、兵法大師層出不窮,各民族各種兵書也燦若星河,但都無法企及孫子、孫臏、尉繚等這幾位兵家奇人的智慧與高度。由孫武創作的《孫子兵法》、孫臏寫就的《孫臏兵法》及尉繚的兵書《尉繚子》像是浩瀚星河中的璀璨將星,賦予人出奇不意的謀略和奇策,至今引人樂道和推崇。本文將要介紹的是秦始皇的國尉——尉繚。
  • 往今來,東西方兵家泰斗、兵法大師層出不窮,各民族各種兵書也燦若星河,但都無法企及孫武、孫臏、尉繚等這幾位兵家奇人的智慧與高度。由孫武創作的《孫子兵法》、孫臏寫就的《孫臏兵法》及尉繚的兵書《尉繚子》像是浩瀚星河中的璀璨將星,賦予人出奇不意的謀略和奇策,至今引人樂道和推崇。本篇將要介紹的是孫武的後世子孫「計聖」—— 孫臏。
  • 往今來,東西方兵家泰斗、兵法大師層出不窮,各民族各種兵書也燦若星河,但都難以企及孫武、孫臏、尉繚等這幾位兵家奇人的智慧與高度。由孫武創作的《孫子兵法》、孫臏寫就的《孫臏兵法》及尉繚的兵書《尉繚子》像是浩瀚星河中璀璨的將星,賦予人出奇不意的謀略和奇策,至今為人樂道和推崇。本篇將要介紹的是「兵聖」——孫武。
  • 在正統文化的影響下,歷史上傑出的詩人們以睿智的思想、哲理的思維感悟人生,以美妙、凝練的語言使人們產生心靈的共鳴,啟迪人們追求真理,昇華道德,回歸人的本性和良知。
  • 精通漢文經典,涉獵諸子百家,其心猶如鳳麟,展振元廷,輔佐兩代國君;其身猶如龍象,深沉大度、融洽一方。他就是元朝著名的平章(副宰相)全才——阿魯渾薩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