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學生患艾滋病人數增高 誰的責任?

巨大的「血漿」利益使各地出現賣血「運動」,造成該省有些地方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超過了百分之五十。另外,許多人在輸血時被感染艾滋病毒,造成中國艾滋病大面積流行。(CHINA OUT AFP PHOTO)

人氣: 364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在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期間,大多數大陸媒體都在報導中學生、大學生患艾滋病人數增高,並呼籲加強艾滋病相關教育等。有專家稱,賣血、輸血造成艾滋病的情況已有所控制,而目前9成以上是性接觸引發。對於官媒的報導,民間人士卻另有說法。

「血禍」從沒停止過

河南九十年代曝出因鼓勵農民賣血導致艾滋病蔓延的醜聞,如今,大陸媒體宣稱通過賣血途徑感染艾滋病的現象已經得到控制,對此,曾在九十年代初期擔任河南省周口地區臨床檢驗主任、目前生活在美國的王淑萍女士表示,這一現象仍未杜絕。

據法廣報導,王淑萍女士表示「血漿經濟」並沒有停止。她對法廣記者說:「我剛剛聽到消息說,在廣州發現一個新的血漿站。而且衛生部在2012年的元月份發布了一個通知,要大力發展血漿站。發展血漿經濟、生物製品。 這些血液製品除了供國內市場外,還要出口到國外,以賺取更大利潤。」

九十年代,有些製藥公司到河南省偏遠貧窮地區收購廉價血漿,用來製藥。地方政府鼓勵村民賣血,窮苦的村民競相賣血,血販子圖省事重複使用一次性針頭,將蒐集到的血液混合一起,再將剩下的紅細胞分成份,輸回賣血人,以減少他們的失血量。這樣只要有一個賣血人體內帶有艾滋病毒,那麼病毒就會迅速蔓延開來。

艾滋病村裡,處處都看到墳堆。圖為老漢為因賣血患艾滋病死去的兒子和兒媳婦上墳。(高耀潔供稿)
艾滋病村裡,處處都看到墳堆。圖為老漢為因賣血患艾滋病死去的兒子和兒媳婦上墳。(高耀潔供稿)

按照中國的實際制度慣例,提供了管理服務的當地衛生系統的官員可以從中抽利。巨大的「血漿」利益使各地出現賣血「運動」,造成該省有些地方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超過了百分之五十。河南的「血頭」將大量的污染血液賣給了上海和武漢等地的生物製藥公司,製成了一系列營養藥後,賣向全國。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血液直接進入醫院。

《大河報》2015年7月19日報導,2014年6月,河南開封市51歲女子在通許縣人民醫院做子宮肌瘤切除手術。術前檢查一切正常,術後竟感染了艾滋病。醫院稱可能是輸的血有問題,而開封中心血站則稱是手術刀消毒不徹底。但面對記者,血站又改口說不排除有艾滋病人在「窗口期」獻血,而此階段病毒無法檢測。

澎湃網2015年7月12日報導,11歲的男孩可哥(化名)癱睡在沙發上,兩腿間擺著尿壺。身上有一些肉瘤,還有一些肉瘤消下去的疤痕。衝他說話,他就「啊啊」笑,遞給他東西,他就伸手去接,但手臂亂晃,不會說話。可哥的父母都不是艾滋病患者,唯一感染的途徑就是在他出生後曾生病進行過輸血。

《新京報》2015年1月20日報導,福建省5歲女童毛毛(化名)因輸血感染艾滋病。毛毛在出生8個月後曾在福建醫大附屬協和醫院做了先天性心臟病手術,術後發燒不斷。2014年,毛毛再次到協和醫院治療,被檢查出艾滋病病毒(HIV)抗體陽性,後確診為艾滋病。

2014年4月至6月間,衡陽71歲的余老太因患有血小板減少性紫癜,在南華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住院治療。期間共接受8次輸血。而7月底的一次化驗卻顯示老人感染了艾滋病毒。余老太每次住院前的血液檢測都顯示HIV呈陰性正常,卻在最後一次住院時檢測顯示感染了艾滋病。老人於2015年6月離開人世。

以上是近一年來被曝光在媒體上的案例,因為在醫院輸血造成感染,而在大陸能被記者報出的案例極少,感染了艾滋病不被人知者更多,除了中共對媒體的控制外,艾滋病病人與家屬怕受歧視而不曝光的情況也很多。

高耀潔:中國艾滋病主要通過性傳播是謊話

有「中國防艾第一人」之稱的著名醫生高耀潔,再次駁斥中國艾滋病毒以性傳播為主要途徑的說法。

圖為2009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當天﹐中國防治艾滋病維權人士高耀潔醫生在華盛頓的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宣佈她的紀實著作《血災:10000封信》正式出版發行。(攝影: 麗莎/大紀元)
圖為2009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當天﹐中國防治艾滋病維權人士高耀潔醫生在華盛頓的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宣佈她的紀實著作《血災:10000封信》正式出版發行。(攝影: 麗莎/大紀元)

據美國之音報導,高耀潔介紹說,武漢大學桂希恩教授的統計顯示,賣血農民感染艾滋病率高達60%,而夫妻中一方有艾滋病的同居5到10年,感染率不到10%。她說:「艾滋病毒有12種。中國跟外國的不同,中國的艾滋病是C亞型的,傳染力較低。在這個問題上你給政府說他就是不聽。」

她認為,中國現在仍是「從上到下都在捂」。 她強調,在中國,艾滋病的傳播有比性接觸傳播更值得重視的途徑,那就是通過賣血和輸血。

數據的真實性令人質疑

據大陸媒體引用官方數據報導稱,截至2015年10月中國有57.5萬艾滋病患者。世衛組織中國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預防控制中心2013年估計,中國有81萬艾滋病患者及病毒感染者,還有大批潛在感染者不在其中。

一直為艾滋病人維權的胡佳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說,大陸官方在2003年,2004年的時候,曾稱有100萬艾滋病患者。胡佳說:「一方面每年持續增加新感染者,另一方面艾滋病患者數量卻在減少。是艾滋病死亡數量遠遠超過新增數量嗎,還是以前估計高了,或者說現在是在極力壓縮這個數字,以顯示在艾滋病防控方面的成績?對此,我們不太清楚。」

而高耀潔醫生曾於2014年12月1日表示,中國的艾滋病受害者應在1000萬以上。

河南商丘市雙廟村死了6百人,算世界艾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地方。依稀可見村莊。2013年11月陈秉中在村邊十個小時,跟踪的警察就是不讓他進村調查。(陈秉中教授提供)
河南商丘市雙廟村死了6百人,算世界艾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地方。依稀可見村莊。2013年11月陈秉中在村邊十個小時,跟踪的警察就是不讓他進村調查。(陈秉中教授提供)

據希望之聲報導,針對中共掩蓋大陸艾滋病患者的數字,胡佳表示,中共的獨裁體制是阻礙真實信息傳播的根源。他說「官方發布的消息是唯一的渠道,誰監督數據是準確的呢?共產黨在任何領域都是迴避、排斥、敵視監督的,政府沒有信譽而它又成了唯一的信息管道。地方政府搞政績陰暗面不曝光,你做的調查和它的不一樣不是揭短嗎?就影響到很多官方的利益。」

而對於起到一定監督作用的民間組織,中共一直在打壓。胡佳說:「民間組織無法立足,民間人士廣受打壓,遠遁海外就說明了這樣的情況。以前眾多關注艾滋病感染者的組織中,一直從事調研工作的愛知行在北京現在已經沒有辦公室了,只在雲南有辦公室。高耀潔醫生被海外授予婦女勇氣獎,她曾經被河南省委書記直接下令軟禁,後來被迫去了美國。」

而胡佳本人也因為艾滋病人維權於2008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半。

胡佳:體制是中國艾滋病快速蔓延的根源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共江派人物李長春主政河南省期間,以加快農民致富為名,在農村大力推行「血漿經濟」,當地政府將賣血作為一項發展經濟的「產業」。就在艾滋病在河南農村氾濫之際,李長春不是全力控制疫情,而是把重點放在打擊、陷害敢於出面揭露艾滋病大流行真相的王淑平、高耀潔等人上面,以達到隱瞞重大疫情的目的,因而加劇了疫情蔓延。

胡佳說:「中國最主體艾滋病傳播,是當年李長春在河南搞血液製品(血漿)經濟時大範圍爆炸性傳播。艾滋病產生影響到他的形象仕途,那麼就掩蓋逃避責任,他才不管你的死活,他們官員說很明確了:你們都死光了這個事情就解決了,這叫草菅人命!你造成了這個艾滋病傳播以後,讓老百姓都死光就能解決?有沒有半點良心!」

艾滋病危重患者,卢广摄(陈秉中提供)
艾滋病危重患者,卢广摄(陈秉中提供)

大陸媒體報導,現今青年學生已成艾滋病新增重災區。2011年到2015年,中國15~24歲大中學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淨年均增長率達35%,且65%的學生感染發生在18~22歲的大學期間。

時事評論員鑒恆表示,在中共官員領先腐敗下,在權利和金錢春藥的迷惑下,整個社會陷入情色大漩渦,一片「繁榮娼盛」,性亂之下何談防控艾滋疫情,相反只能步步加劇。

中國官員普遍包二奶、養小三,被查處的貪官100%都有「與他人通姦」。一些貪官把自己的情人作為公關禮物孝敬給上級或更有權力的人。中國產生了大量像湯燦一樣的「公共情人」,爺孫或父子同包一女,換妻、3P、搞姐妹花甚至母女花等淫亂大肆氾濫。大面積人群交叉式的荒淫無度,是艾滋病傳染的直接途徑。

對此胡佳認為,中共體制本事是造成中國艾滋病快速蔓延的根源。

胡佳說:「艾滋病裡有許多案例,軍隊裡有軍花這樣的人物和那些軍官(性行為)不一定都是大街上的性工作者,因為共產黨確實是腐朽墜落荒淫無度,非常的糜爛啦,所以在這過程中也是有許多艾滋病的傳播。」

網民諷刺說,中共是「通姦黨」。中共淫亂腐敗無度的風氣,帶動整個社會道德人倫底線失守。胡佳表示,中國所有的問題說白了就是這個體制,它沒有實現公正的渠道,沒有實現社會救濟的可能性,中國沒有共產黨統治才能進入良性循環。#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12-02 9: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