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雪妃:一夜飛度鏡湖月

人氣: 19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12月20日訊】記的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九大賽之一的全球聲樂大賽中有一首曲目叫作《在銀色月光下》,因為我大概的知道她的目地是要回歸純正的傳統文化,所以我很注意看他們比賽的各項規程,包括鋼琴,小提琴,中國菜,武術比賽,我都會細看他們的比賽規程,《在銀色月光下》就是他們的規定參賽藝術曲目之一。這首歌是民歌,據說,西部歌王王洛賓最初始的版本其最開始的歌詞:

「在那金色沙灘上 灑著銀白月光 尋找往事蹤影 往事蹤影迷茫尋找往事蹤影 往事蹤影迷茫」,歌詞結尾則是:「箭一樣的飛翔飛向無極宇宙 擺脫人世滄桑飛向無極宇宙擺脫人世滄桑」。在我眼裡,大部份的藝術歌曲之所以成為藝術歌曲,是因為她有人性向神性過渡或曰昇華的部份,而追尋神,表現神,這也才應該是藝術之所以成為藝術而存在的意義吧,藝術之所以成為藝術並具有永恆的生命力,非神力而不逮也。

有一回當我心情不好時,我不經意的從希望之聲電台的中國古典樂曲欣賞欄目裡聽了這首《在銀色月光下》,那時我的心就好像變的空了,似乎已「擺脫」了「人世滄桑」,喏,這就是藝術的力量吧。

在西方國家,中國五千年文明的精粹要去看神韻(晚會)方纔一得真諦,這已是這些年來公認的事實。西方人是非常感激神韻的藝術的,只有頂級的神韻,才真正通過藝術展現了生命的尊嚴,燦爛的美麗,與古代王朝的輝煌與尊榮,那穿越時空的深刻至極的文化內涵,無一瞬間不是世間絕美。神韻啊,她是這世間珍貴至極的禮物啊。不知多少苛刻的藝術愛好與評論者,為之傾倒。有個小插曲,我認識一位推廣神韻的志工K,她是西方人,向來以為學英語不需要像有些中國人那樣記成諧音的我,在她不經意的教授我兩個簡單的英文單詞時,我居然茅塞頓開的用了諧音來幫助記憶,也確實有效呢,我同她相遇的這個城市的別稱翻譯成中文就是「鏡湖」,顧名思義湖面如鏡。居家住的院子有松鼠,當然也會遇到有蚊子,這兩個單詞蚊子與松鼠,就這樣被我記成了諧音,分別是:摸死疙瘩(Mosquito)與是塊肉(squirrel),喏,既搭配又形象,蚊子叮了癢,所以是摸死疙瘩,松鼠尾巴很長大,其實它就是塊肉,各位別笑,其實,這正是友誼開始的地方呢。當我告訴K中文說「不用謝」、「沒關係」、「別客氣」都是指同一個意思時,她也瞠目結舌,表示是不大能記住的。

往事蹤影迷茫,猶如幻夢一場。很年輕時,我曾買過一本名叫《瓦爾登湖》(WaldenPond)的書,作者是亨利·戴維·梭羅。

梭羅在瓦爾登湖住了三年,寫了這 本書出來,我只記的那種敘述人類最簡樸與單純的同自然靠近的生活方式(的選擇) ,是西方的隱士。中國古人講的「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大概就是書中所表現的吧。

所以,當我來到一個真正的美國的鏡湖城市,我自然要思想起這古今中外,這眼前心中流淌的歲月歌聲,往事蹤影迷茫,猶如幻夢一場,當我沉潛此地,悠悠歲月芬芳如幻如夢,歌聲中我常常忘卻一切,而後,如夢的往事,他們會悄然襲來,我卻知道一切已成為昨天,如果記憶能夠忘卻,那當然最好,不然,也就擁有它,芳華終然須經歲月沉澱。

這個城市也有BBQ,美國人是很樂觀的,他們吃豬肉,所畫的BBQ的廣告畫面卻仍然是詼諧,體現著豬先生的樂意奉獻,笑容滿面;有的BBQ店非常保守與傳統,有的BBQ店則十分開明,統納一切,如果你仔細觀察,你更會看到這裡中午來用餐的大部份是高大壯猛的男士,而往往兩手分別托舉著托盤的女侍應生,那托盤裡的物件的擺放,卻又往往令人神往,不知這樣極佳造型的美味是送將給哪位幸運人士呢?

時值秋冬,溫度卻達八十度,好在有時有涼風,有時又會稍稍下下雨,天氣多數是陰雲與晴天交替,看雲也是過日子的好辦法,這裡的雲的姿態是那麼典型以致你會忘記看它,因為各種小塊、大塊,顏色,形狀,它總是在陰晴之間擺,所以,你會沒有耐心仔細觀察的。你只會漸漸覺的:哦,習慣了。由於常有這樣的陰雲天氣,我在這裡也不大敢戴我的防曬帽了。最常見的動作就是每天早晨抹一層特級初搾橄欖油,再抹一層SPF達100的防曬霜,然後每天晚上用據說從死海提煉的去角質果凍以及海鹽來將臉部和脖頸洗淨,這就是我對此地天氣的反應舉措了。

這裡的樹不像東海岸那樣的明顯的Palm的樣子,而是低矮一些,有些是明顯的Palm,有些則是矮矮的樹甚至是混雜型,但整個來說,沒有脫出中部的樣子,宛如這裡人的性格,完全出乎我的想像,沒想到他們說話跟我一樣,心裏想甚麼就說甚麼,但沒有我有時那樣粗魯,甚至比我還淳樸,他們會把他們這樣做的原因都坦誠的告訴給人,心靈就像湖面一樣,正如日本經典民歌《櫻花》中所唱,櫻花啊,櫻花啊,暮春三月天空裡,萬里無雲多明淨。萬里無雲多明淨,說的就是這樣吧。

我常常圍著湖開車,不同的大大小小的湖,環形的街區,看似隨意點綴這個城市的高爾夫球場,巨大的教堂,老式的房子,進進出出GYM的男女老少,非常sweet的女店員,仍留有或印著瑪麗蓮.夢露與奧黛麗.赫本的照片與圖框的家庭與雜誌,非常禮貌、溫雅的男士,整個城市的人彷彿互相都認識的淳樸的家園氣氛,左近有各種活動包括動聽的經典民歌風味的表演與演唱,似乎永遠回味美國經典民歌的老唱片迴盪在publix,看見「外國人」似我輩飛快的瞥一眼,等你回望的時候她的眼神已立刻觸遠了。那靈活的眼神告訴你這是精巧細緻的南方的風土人情……我不會留戀這人世,但我會為她寫上一筆,因為如前所說,我知道明年一月五日和六日來自美國紐約的神韻會在這裡首演,在她打自美國紐約成立九年之後。我希望中國文化的古老與嶄新的神奇饋贈能為這個城市帶來補充她的更加別緻容和的風情與未來的足夠傾心的甜美回憶,所謂」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結語:偉大的詩人李白,曾寫下留傳後世的「我欲因之夢吳越 一夜飛度鏡湖月」的千古名句,今世的我,已不復古人的豪偉風氣,亦無那樣的追求 ,用「一夜飛度鏡湖月」作此文的標題只是想給一個鼓勵,給自己,也算是在當今之世,聊以緬懷那悠悠古風,希望這新舊更替的時代的前夜,有一個美麗的容和,這容和,也許來自東西方的容和,也許來自善良人的相互扶持,也許祝福列位夙願的達成。

寫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

編者註:文中作者所提神韻首演城市,可見網址
http://www.shenyun.com/lakeland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5-12-20 4: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