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兩億人「三退」有獎徵文】

【三退徵文】從扎克伯格說起 與紅二代談談退黨

作者:葉觀星

人氣: 20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2月20日訊】扎克伯格,全球最大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的創始人,為了慶祝女兒誕生,宣佈捐出99%的臉書股份用於慈善事業,希望為女兒和其他孩子創造一個更美好及健康的世界。

12月1日,扎克伯格和妻子在Facebook上,發佈了一封給新生女兒麥克斯(Max)的長信,說「我們在一生中,將會奉獻我們99%的Facebook股票——現在價值約450億美元——來推進這一使命。我們知道,比起之前在這些問題上已經投入的所有資源和許多已經在努力的人才來說,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貢獻。但我們想盡我們所能,和大家並肩作戰。」這封長信立刻引起轟動,百萬以上網友點讚,25萬人分享。

在2014年福布斯美國最慷慨慈善家排行榜上,扎克伯格和太太普莉希拉‧陳就以9.922億美元高居榜首。

扎克伯格夫婦已經成立了一個名叫「陳‧扎克伯格創新」的基金會,為對抗疾病、改善教育、運用潔淨能源、減少貧窮、推動平等權益等方面出力,為女兒和其他孩子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此前,轟動世界的是比爾‧蓋茨(580億美元)和巴菲特的裸捐。

再以前,是鋼鐵大王卡內基、汽車大王福特、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等富豪們的慷慨捐贈。

按照我們的說法,他們是資本家,是大資本家,但他們都不是以資本為「本」的。他們都是靠勤奮工作和艱苦創業起家的。像比爾‧蓋茲、扎克伯格,和他們一起創業的都成了億萬富翁,買他們股票的都發了大財,給他們打工的都是高工資、高福利,用他們產品的消費者都跟上了時代的步伐,他們合法經營,依法納稅,還要把自己掙的錢幾乎全部都捐贈出來發展慈善事業,你能說他們剝削了誰呢?你能說他們壓迫了誰呢?

美國不少企業還建有職工持股制度,有些企業的職工持股會還是名列第一、第二的大股東,工人階級真正成了企業的主人。

企業中都建有獨立工會,代表職工與老闆討價還價,在一次分配中維護職工的利益。

工人階級手裡還有選票,可以選擇自己順眼的政黨、議員、總統、總理,爭取在二次分配中的利益,建立起了比較完善的教育、醫療、養老體系,失業待遇好的我們都擔心人家不會去找工作,擔心人家會養懶漢。

地主們呢?早就成了弱勢群體。國家會補貼農場主,在二、三產業高度發達的同時,維持了真正的糧食大國地位。

這就是中共批判的空想社會主義,修正主義。因為他們走的是議會道路,是職工和企業家通過鬥爭和協商共存共榮,特別是資本家還願意把自己的財產拿出來共產,這還不是空想嗎?而中共堅持的是科學社會主義,是無產階級革命,是用暴力消滅資產階級和地主階級,消滅私有制,是把所有人的財產都搶過來共產,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下面再看看這條我們一步一步走過來的社會主義道路。

一、關於推翻國民黨政府

毛澤東是何等聰明的人,他當然知道,要說共產黨是搞無產階級革命,是用暴力消滅私有制,是把所有人的財產都搶過來共產,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就不會得到人民的支持。所以,1945年4月24日,抗日戰爭勝利前夕,毛澤東召開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作政治報告《論聯合政府》。告訴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他和中共要建設的是一個「新民主主義國家而不是社會主義國家」,是「將中國建設成為一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和富強的新中國」,而不是國民黨要維護的「不獨立、不自由、不民主、不統一和不富強的舊中國」。毛澤東說:「有人懷疑共產黨得勢之後,是否會學俄國那樣,來一個無產階級專政和一黨制度。我們的答覆是:幾個民主階級聯盟的新民主主義國家,和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是有原則上的不同的。」

毛澤東說,新民主主義國家要真的實現孫中山「耕者有其田」的主張,而國民黨只是說說而已。毛澤東說,新民主主義國家會保護資產階級,「有些人不瞭解共產黨人為什麼不但不怕資本主義,反而在一定條件下提倡它的發展,我們的回答很簡單–它不但有利於資產階級,同時也有利於無產階級,或者說更有利於無產階級。」毛澤東說,新民主主義國家會「保障一切正當的私有財產」。毛澤東說,新民主主義的政治原則,就是要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主張,孫中山在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的主張:「國民黨之民權主義,則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

毛澤東通過七次全會和《論聯合政府》報告,得到了工人、農民的支持,消除了資本家的顧慮,讓知識分子充滿希望。黃炎培去延安,談到「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歷史週期律,毛澤東說:「我們已經找到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美國代表團去延安,毛澤東說的更明白:「我們就是要建立像美國那樣的民主制度」。

中共把人們所有美好的願望,都說成是它的理想。把因為戰亂造成的災難中國、苦難中國,都說成是蔣介石的罪惡。人們只要幹一件事,就是把權力交給它,它就會給人們一個美好的世界,人間的天堂。誰敢保證,自己不會被騙。

二、關於消滅地主階級

資本主義社會裡,為什麼地主(農場主)成了弱勢群體,還需要政府補貼?因為這是在資本主義充分發展之後,而共產黨搞社會主義革命的時候,還是在資本主義發展之初。

在資本主義發展之初的臺灣,蔣介石用贖買的方法獲得了地主的土地,把土地分給了農民,實現了孫中山「耕者有其田」的主張。地主拿到錢後,進城搞工商業,促進了整體經濟的發展。這並不需要太多的錢,因為在100戶農民中,也就二、三戶地主,十戶八戶貧僱農,十戶八戶下中農,剩下的都是富裕中農、上中農、中農等自耕農。只要贖買了這二、三戶地主的土地,分給那些貧僱農和下中農,社會就平穩過渡了,就完成了資本主義革命或改良。

毛澤東和共產黨,為什麼非要殺200萬到1,000萬地主甚至他們的家人搞「耕者有其田」,然後又毀掉「耕者有其田」搞人民公社?因為不這樣就不是共產黨了,就沒有暴力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了。

紅一代為什麼會跟著共產黨理直氣壯的幹這種事情?因為共產黨給了他們足夠的正義感和足夠的仇恨,他們殺的是黃世仁、南霸天、劉文彩之類的惡霸(編造的),他們要建設的是沒有剝削、沒有壓迫的人間天堂。紅一代為什麼能迅速的殺掉這麼多地主,能迅速的搞起人民公社?因為紅一代都是軍人,中央的領導是軍人,縣長也是剛剛軍轉的營長團長,毛澤東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喊:「保證完成任務」。

農民為什麼選擇了共產黨?因為「耕者有其田」是他們的理想,因為互助(組)是他們的傳統,因為合作社包括生產合作、銷售合作、信用合作,是他們的內在要求,等到中共建立起人民公社和公共食堂的時候,他們已經被邪靈控制了,已經無力反抗了。中共把地主的土地分給他們的時候,貧僱農高興,自耕農認為事不關己,當他們發現剛剛分到手的土地,和那些在清朝、民國甚至日本鬼子統治時就屬於自己的土地,再也不屬於自己的時候,已經沒有辦法了。
人民公社消滅了富裕中農、上中農、中農、下中農,消滅了私有制,消滅了勞動者的私有制,勞動成果屬於勞動者所有的私有制,消滅了這一延續了幾千年的農業家庭經營方式,使所有農民都成了僱農和貧農。如果有人忘了它的惡果,可以看看現在的朝鮮,從1945年金日成提出讓人民吃上米飯喝上肉湯算起,到2014年金正恩提出奮鬥三年讓人民吃上米飯喝上肉湯,70年了,偉大的朝鮮人民在三代偉大領袖的領導下艱苦奮鬥70年了,還沒有實現。有人批評我說話中帶調侃的口吻,沒有,我是在用沉重的心情敘述中華民族沉重的苦難。

人民公社的公共食堂,是在三年大饑荒餓死三千萬到四千萬中國人之後,才宣告結束的。餓死的中國人中,幾乎全部是生產糧食的農民,可見中國農民在新中國的真實地位,亦可見中共靠人民公社制度把農民控制到了什麼程度。再加上中共在這三年中,竟然還出口了幾百萬噸糧食,就只能用邪靈行為來說明了。能說這是一個正常人或正常政府的行為嗎?

有人指責我勸他退黨:共產黨裡面就沒有好人了?有。共產黨裡有好人,有非常好的人。否則,它就騙不了這麼多的人了,也就不會有這麼大的罪惡了。人民公社建立後,共產黨太需要帶領農民共同致富的好人了,有一個地方搞的好一點,就會被中共樹成典型,在全縣、全省甚至全國推廣。沒有,花再多的人力物力財力也要培養一個典型,再花比這更多的人力物力財力推廣,如大家都知道的全國農業學大寨。因為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所以,到處都是典型,到處都在學習推廣,就成了中共典型的工作方法。農民辛苦,你願意幫助農民,好啊,中共會讓幹部、老師放下自己的工作去幫農民種地,農民就把鎬頭、鐵鍬等農具給他們,空著手站在旁邊,說還是共產黨好,還是共產黨教育的幹部好。農民除了消極對抗沒有任何辦法,全國就像現在的朝鮮一樣,幾十年都吃不飽肚子。

1978年安徽大旱,農民再次外出討飯時,小崗村有18位農民沒有外出討飯,他們在土地承包書上按下手印,約定有人被槍斃後,其他人負責把他的孩子養大成人。這就是中國農村改革的起點。之後,農村家庭承包責任制席捲全國,人民公社制度才被迫退出歷史舞台,幾年時間就解決了困擾中國幾十年的溫飽問題。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回到了勞動者的私有制,勞動成果屬於勞動者所有的私有制,這一延續了幾千年的農業家庭經營方式。

但是,人民公社作為鄉鎮政府保存了下來,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被保存了下來。農村土地仍然不屬於農民所有,所謂的集體所有制也一直就是騙人的。過去,全村的農民都想「三自一包」,是非法的。現在,全村農民都同意蓋房子出售,也是非法的。農民必須把集體所有制土地超低價賣給政府,再由政府高價賣給開發商,孽生出一群腐敗分子,製造出遍地的強拆慘案,才是合法的。

三、關於消滅資產階級

毛澤東在《論聯合政府》中承諾,新民主主義國家會保護資產階級,還論證了資本主義發展「不但有利於資產階級,同時也有利於無產階級,或者說更有利於無產階級。」堅決反對把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合在一起,「畢其功於一役」。但是,建國後就消滅了資產階級。

因為,紅一代和無產階級,已經被馬列主義和對資本主義的仇恨武裝起來了。馬克思說:「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怎麼可能再讓資本主義發展一段時間,再讓資產階級剝削一段時間?

在社會主義改造時,紅一代們為什麼一聽說資本家跳樓了就滿心歡喜,因為幸災樂禍總是和仇恨連繫在一起。他們不是和某個資本家有仇,而是與整個資產階級有仇,誰跳樓他們都會高興。中共公開說是贖買民族資本,實際上卻把資本家都集中起來開會,逼他們表態「聽黨的話,跟黨走」,紅利領了沒幾天就嚇的要命,誰還敢要本金?資本家的子女們都起來表態,不做公子小姐,不做紈褲子弟,要做自食其力的勞動者,中共焉能不勝?這哪裡是贖買,分明是詐騙加搶劫。

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建立,公有制、計劃經濟、按勞分配是其三大特徵。所有生產資料都納入國家計劃,計劃之外再沒有經濟活動,商品經濟、市場經濟都是罪惡的代名詞。資本主義總是經濟危機,生產過剩。社會主義總是短缺經濟,供不應求。工人階級的工資水平十幾年不變,還要靠糧票、布票、自行車票來限制他們消費。即使如此,他們的經濟地位還是優於農民,加上中共說他們是領導階級,所以還有了優越感。

手工業者被改造成為集體企業職工。因為他們是小資產階級的汪洋大海,每時每刻,隨時隨地,都會自發的產生資產階級。按馬克思的計算,僱傭八個人就有剝削了,這怎麼能允許呢。當然,這樣經濟就會充滿活力,充滿創造力。但與偉大的社會主義事業相比,又何足掛齒。有人指責我勸他退黨:共產黨裡面就沒有好人了?有。共產黨裡有好人,有非常好的人。否則,它就騙不了這麼多的人了,也就不會有這麼大的罪惡了。全民所有制企業和集體所有制企業建立之後,太需要兢兢業業、埋頭苦幹、勤儉節約、甘於奉獻、鬥私批修、反對物質刺激、戴個大紅花就興高采烈的好人了。

全民所有制企業,在計劃經濟中沒有活力,在市場經濟中為什麼也沒有活力?因為,政府投100萬建個企業,遇到一個優秀的企業家和一群優秀的勞動者,他們上交100萬利潤後,企業還是政府的。他們上交200萬利潤後,企業仍然是政府的,比資本家的「剝削」還厲害。而政府投資1,000萬建了另一個企業,年年虧損,最後把這1,000萬都虧損沒了,廠長、書記可能被提拔走了,比最差勁資本家的管理水平還差勁。所以,一旦改革開放,擁有技術、人才、資本、市場等一切優勢的國有企業,馬上就潰不成軍,敗給了什麼都缺乏的鄉鎮企業。現在只剩下鐵路、石油、電信、電力、銀行等幾個靠權力壟斷的行業。

中共說「全民所有制」是社會主義的基本特徵,是人民當家作主的經濟基礎。但是,人民從來就沒有當過所有者。後來改稱「國有制」,國家也從來不是所有者。不是說實質上,是說形式上,全國人大也不是所有者的代表,也沒有管理過國有企業。電信、電力、石油、銀行、證券等國有壟斷行業,是太子黨、官二代的天下。他們缺錢,國家會投資;他們虧損,國家會補貼;他們有了呆壞賬,國家會成立資產公司,出錢把呆壞帳買下來。他們鯨吞國家、投資者、消費者的財富,一次股災就吞沒了幾十萬戶中產家庭的財富。正如網民所說,革命時他們掠奪了全民的財富,改革時又把全民的財富變成了自己的財富。他們根本不屑於投資辦企業,招收工人,進行一點一點的剝削。

他們不僅攫取了全民財產,還攫取了人民的權力,把公權也變成了個人財產。權力不僅不屬於人民,也不屬於那幾千萬黨員。為什麼法律不如文件?文件不如會議紀要?會議紀要不如領導的一個批示、一個電話?因為權力私有。為什麼遍地都是權錢交易?遍地都是買官賣官?因為權力私有。為什麼黨、政、軍、企都被太子黨、官二代、秘書幫控制?因為權力私有。十七世紀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說過一句話:「財產不可公有,權力不可私有。否則,人類必將進入災難之門。」中國人用了66年的時間體會這句話,真是言簡意賅,醍醐灌頂。

四、關於消滅知識分子

社會主義制度下,工人階級為什麼沒有選票?為什麼沒有獨立工會?為什麼沒有職工持股制度?因為工人階級已經上升為領導階級,還要選票幹什麼?因為共產黨就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完全能代表工人階級的利益,還要工人階級自己代表自己幹什麼?因為工人階級已經是企業和國家的主人了,還要股票幹什麼?

因為國有企業、集體企業有了職工持股制度,就真的是「共產」了,真的是「集體」了,就真的是勞動者所有了,就不是國有、集體這種「公有」制了。而只有堅持這種「公有」制,中共才可以說它是全民的,然後不用任何解釋就成了國有的,也不用任何人批准,中共的書記就可以賣掉,幾十億的企業幾千萬就可以賣掉。

社會主義制度下,工人階級為什麼沒有選票?沒有獨立工會?沒有職工持股制度?因為中國工人階級從來沒有提出過這些問題,知識分子也從來沒有提出過這類問題,他們也被消滅了。

按照共產黨的說法,知識分子分為封建地主階級知識分子,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和尚、道士、耕讀傳家的鄉紳(地主)、傳承中國文化的教授學者,是封建地主階級知識分子,從建政之初到文革,一直是被打擊、迫害的對象。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參與迫害,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幫腔,毀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寺院、道觀本是世人懺悔禮拜之地,人能沐浴更衣,焚香靜心,在莊嚴肅穆的寺院、道觀裡禮拜神佛,懺悔自己的過失,道德墮落、人心敗壞怎麼會如此之快。就算不信神佛,中國人還有祖宗呢,一個人做事前能拜拜祖宗,想想後代,也壞不到現在這種程度。有人說,現在中共也在恢復傳統文化呀。是的,但中共的這種恢復是更徹底的毀壞。寺院、道觀成了旅遊景點,早就不是清靜修行、懺悔禮拜之地了。你看天壇公園的祭天大典,隆重,氣派,皇帝、太監、文武百官、儀仗、儀式都嚴格按照清朝的記載進行。但是心中已經沒有「天」了,一切就都成了鬧劇。

1957年「反右」,消滅的是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在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言者無罪、聞者足戒營造出來的民主幻象中,接受西方民主教育的知識分子,被毛澤東的「陽謀」陷害。在當時大約200多萬知識分子中,55萬人被打成「右派」,與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並稱地富反壞右,成了賤民。大部分都是共產黨反對蔣介石的朋友和同盟軍。反右之後,中宣部在《光明日報》和《文匯報》上,組織了「知識分子要自覺的做黨的馴服工具」理論大討論,這叫什麼理論?這算什麼討論?但這才是中共真正想要的對知識分子的羞辱。你們不是有學問嗎?那就好好論證一下怎麼自覺的當奴才吧。不如此,怎麼消滅知識分子呢。

社會主義改造完成了,「反右」取得了偉大勝利,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創造了一套理論:地主階級沒了,資產階級沒了,剝削沒了,生產關係不再束縛生產力的發展了,社會的主要矛盾成了「人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與落後的生產力之間的矛盾」。然後就開始大躍進,開始全民說假話,全民大煉鋼鐵,全民毀壞資源毀壞環境,直到三年大饑荒餓死三千萬到四千萬中國人。中共式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從1958年就開始了。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除了繼續迫害地主階級和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外,主要收拾的就是這幫無產階級知識分子。1973年8月,中共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周恩來作政治報告,批判和清算已經摔死的林彪。周揭露說:「九大以前,林彪夥同陳伯達起草了一個政治報告。他們反對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認為九大以後的主要矛盾是發展生產。這是劉少奇、陳伯達塞進八大決議中的國內主要矛盾不是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的矛盾,而是『先進的社會主義制度同落後的社會生產力之間的矛盾』這一修正主義謬論在新形勢下的翻版。林彪、陳伯達的這個政治報告,理所當然地被中央否定了。」

也就是說,在毛澤東、周恩來這些真正的馬克思主義革命家看來,七大講新民主主義,八大、九大時以劉少奇、林彪、陳伯達為代表的這幫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就成了共產黨內的資產階級,就成了修正主義者,不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怎麼得了。他們被打成走資派,牛鬼蛇神,所受屈辱和迫害甚至超過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右派)。他們被中共迫害的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的時候,還不叫天地,還叫中共,喊自己是忠於黨的,是忠於毛主席的。他們背棄了神佛,還質問別人哪有神佛?他們已經在地獄中了,還質問別人哪有地獄?

「文革」結束後,這些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寫回憶文章,反思自己被迫害的原因,跟繞口令一樣。我們是革命的,我們是老革命,四人幫是反革命,所以迫害我們。我們是忠於毛主席的,我們真的是忠於毛主席的,而四人幫是反毛主席的,所以迫害我們。那些被迫害致死的走資派、牛鬼蛇神至死都不明白,至死還在向黨組織表忠心。

「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革黨內資產階級的命」,也是紅二代革紅一代的命,是第二代無產階級知識分子革第一代命。當時的中直幹部子弟在《致爸爸媽媽的一封信》中宣佈:「你們要是忘記了革命,就可能變成修正主義分子了,我們就要造你們的反!誰說兒子不能造老子的反!」他們是毛和中共造就的紅衛兵,是「最徹底的革命者」,要把封、資、修統統打倒。中國文化是封建主義的,西方文化是資本主義的,蘇聯東歐是修正主義的,必須全部打倒,奪取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徹底勝利!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是第二代無產階級知識分子自己革自己命。數以千萬計的知識青年,歡天喜地、爭先恐後的逆歷史潮流(城市化)而動,直到激情燃燒成灰燼,熱血沸騰成漿糊,大腦退變成沙漠,知識分子被文盲嘲弄。現在,這些知識青年都60歲往上了,還在喊「青春無悔」,不能不說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思想的偉大勝利。如果不是「魔主席」,怎麼能把人迷惑、殘害到這種程度。

中共對知識分子的態度,集中的體現了它的本性。中共不停的迫害知識分子,是因為一停下來,它就活不成了。反右、文革只是更集中的摧殘。知識分子沒有資本,沒有剝削,本來也是無產階級。被中共稱為小資產階級,無非是因為他們有一個體面的職業。中共不停的迫害和摧殘知識分子,剝奪他們的思想,剝奪他們的精神,剝奪他們的尊嚴,剝奪他們的生命,就是要用黨文化代替中國文化,也代替西方文化,讓共產黨這個西方邪靈野蠻的控制人們的大腦,附體在中華民族身上。只有這樣,中共才能夠控制所有的文化資源、政治資源和經濟資源,才可以無視所有的社會規則和社會規律,蔑視一切人類道德和人類本性,用愚昧統治智慧,用黑暗代替光明,使整個社會、從資源環境到道德人心都走向崩潰。

結論:

中共是西方邪靈同中國流氓相結合的附體。流氓,本意是無業游民,失去家園的人。流氓的核心不是無產而是無業,不是失去財富而是失去家園(精神家園),最容易接受和供奉這個西方幽靈。他們假冒無產階級和貧下中農,把工人、農民、知識分子「活」著的基礎都毀掉了,把他們都變成了奴隸和奴才。中共的黨組織建在農村,卻不種地。建在車間,卻不做工。建在連隊,卻不打仗。建在學校,卻不教書。建在醫院,卻不治病。建在政府,卻不幹政事。中共的組織像幽靈一樣無所不在,卻又無所事事,監控著整個社會。其中的黨員,好像有工作,實際上又沒有職業,與無業游民沒什麼區別。他們以階級鬥爭、路線鬥爭、政治鬥爭為能事,隨時準備接受反右、文革、鎮壓法輪功這樣的指令,在與人鬥中其樂無窮。

什麼社會都有無業游民,但只有社會主義社會,把這些無業游民供奉在殿堂之上。

很多人都在問,沒有共產黨了怎麼辦?如果你是黨組織中的無業游民,確實應該趕快考慮了。而如果你是工人、農民、軍人、教師、醫生、律師、法官、和尚、道士等等,回歸自己就行了。在回歸的過程中,需要把自己身上的黨文化清除乾淨。

如果你還認為中共中央的「經」是好經,都讓下面的「和尚」念歪了。認為反右是對的,只是下面擴大化了。認為大躍進、人民公社是對的,只是下面走的太快了,說假話搞浮誇了。認為發展是硬道理是對的(其他道理就都軟了),下面毀壞資源污染環境是理解偏了,你就是還被黨文化控制著。

如果你還認為中共領袖都會犯錯誤,或者罵他們沒有一個好東西,從陳獨秀到王明,從張國燾到瞿秋白,從劉少奇到林彪,從四人幫到江澤民,就是毛澤東也要三七開,鄧小平只有四六開,但共產黨是一貫正確的,不能用前30年否定後30年,也不能用後30年否定前30年,你就是還被黨文化控制著。

如果你認為共產主義運動是失敗的,很多路線、方針、政策都是錯的,但馬克思主義學說還是科學的,消滅剝削,人人平等,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還是對的,為人民服務還是對的,毛澤東的錯誤是違背了毛主席思想造成的,你就是還被黨文化控制著。

如果你認為我早就把這一切拋棄了,我現在就知道陞官發財,貪污腐化,窮奢極欲。我貪腐上億元,找情人上百個,吃頓飯花幾萬塊,是一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一個徹底的無神論者,你就是還被共產邪靈控制著。因為,原來的政治動物和現在的經濟動物,都是這個邪靈造就的。

我深深的知道,紅二代承認自己和父母都被共產黨騙了,是件很痛苦很困難的事情。但是,只有這樣,才能給自己和父母保留一點做人的尊嚴。現在還說自己和父母是忠於共產黨的,是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的,是死後要見馬克思的,真的就萬劫不復了!

有人嘲笑我說:你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怎麼還會相信神佛?怎麼還會相信人有靈魂?我說:不敢!我原來是相信人有靈魂的,但是現在不敢了。因為我明明看見,一些人活著的時候,靈魂就已經死了。

雖然這樣說,但我還是相信,人是有靈魂的。

退出中共,魂兮,歸來!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5-12-20 10: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