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無鬼見魏武侯

作者:慧勉
  人氣: 566
【字號】    
   標籤: tags:

徐無鬼見魏武侯

戰國時,有一個隱士名叫徐無鬼。有一次,徐無鬼想見魏武侯,他通過魏武侯的寵臣女商(人名)引薦,見到了魏武侯。魏武侯對徐無鬼說:「您一定是忍受不了山林中的窮苦生活,才肯來找我幫忙的吧?」

徐無鬼說:「大王您錯了,我是看您勞苦不堪,才來慰勞您。我生活得很舒適,您不必擔心。我倒是為您擔心啊!您整日追求滿足自己的嗜欲、愛好,這使心性都受到損害。如果您不戒除自己的嗜欲、愛好,聲色上得不到滿足,您就會感到困苦,您活得很勞累,所以我來慰問您!」

武侯聽了徐無鬼的話,覺得正說到自己的心病,他若有所失地低下了頭,好半天不說話。

徐無鬼見魏武侯悶悶不樂,便話題一轉,想使大王愉快,說道:「大王,我給您說說我是怎麼觀察狗的好壞的吧!」

魏武侯眼睛一亮,點了點頭。徐無鬼接著說:「素質低劣的狗,只要吃飽就滿足了,甚至都不挑剔食物的好壞;中等的狗吃飽後,知道看守家門和隨主人去打獵;最上等的狗,是忘掉自己的形體,精神靜寂專一。我又觀察馬的好壞,也是如此。那種跑起來能直能曲、聽從駕馭的馬,只是國內的好馬,這種馬還不能與天下馬相比。天下馬有一種不須訓練的天生才能,它能忘記自己的身軀,跑得飛快,塵埃還來不及飛起,它卻已跑得無影無蹤……」

聽到這裡,魏武侯哈哈大笑,覺得徐無鬼說得太有趣了,連聲笑著說:「你的馬太神了,太神了。」

徐無鬼出來後,女商問他:「您是用甚麼辦法,使大王高興的呢?我曾多次想讓大王開心一笑,但就是辦不到。您今天究竟說了些甚麼,使得大王開懷大笑呢?您能告訴我嗎?」

徐無鬼回答說:「我只對魏侯說我怎麼觀察狗、馬。」女商不解地追問道:「真的嗎?您沒再說別的嗎?」

徐無鬼說:「這沒甚麼奇怪的,道理很簡單。你聽說過這樣一個故事嗎?有個越國人,因犯罪被流放,離開國都十幾天,在半路上見到一個熟人,他顯得很高興;又過了一個月,他只要見到曾在國都見過的人,就異常高興;過了一年,他只要見到像人的東西,就高興的不得了。這是因為他離開人群太久的原故呀!那些被流放到邊遠荒蕪之地的人,長年見不到人跡,更享受不到人間的親情友愛,他們太孤獨了,只要聽到有人走動的聲音,便心滿意足了,更何況有親戚朋友,在一起說話呢?這麼多年了, 沒人在大王面前講真話,現在我講了,所以大王高興地笑了。

正是:
脫離群眾誠可怕,
長年難得聽真話;
心在荒漠鄙遠地,
不見真相盡虛假!
孤家寡人實可哀,
自以為是卻最傻!

(事據《莊子》)

魏武侯謀事

魏武侯足智多謀,善於謀劃政事,群臣都比不上他,每次退朝,魏武侯都面帶喜色,洋洋自得。大臣吳起看到魏侯的樣子,很是擔心,他決定進諫魏侯。

有一天,群臣剛剛退朝,吳起求見魏侯,他對魏侯說:「有人對您講過楚莊王的故事嗎?」魏侯說:「沒有。楚莊王有甚麼故事?」

吳起回答說:「楚莊王特別善於謀事,群臣都不如他,每次退朝,楚莊王都面帶憂色 ,悶悶不樂。大臣申公巫臣(人名),問楚莊王說:『大王常常鬱鬱不樂,到底是為甚麼呀?』楚莊王回答說:『謀劃政事,群臣都不如我,所以我才憂慮呀!我聽人說 ,諸侯能自己選擇老師的可稱王,自己選擇朋友者可稱霸,自己謀劃政事而群臣沒有比自己強的必然滅亡。現在像我這樣,沒甚麼太大才能的人,群臣中都沒人能超過,可見我國人才實在太少了,這離亡國不遠了!所以我常常寢食不安,悶悶不樂呀!」

說到這兒,吳起看看魏侯,見他面有慚愧之色,又說道:「同樣一件事,楚王憂心、而您卻高興,我希望大王您三思啊!」

魏侯聽完吳起的話,拉著他的手說:「我明白了,是上天讓您來挽救我的錯誤!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事據《荀子》)

尹文論士人

齊王曾經對尹文說:「我很喜歡士人,可是齊國沒有士人,這是為甚麼呢?」

尹文說:「我很想聽聽您所說的士人,應該是甚麼樣的人。」

齊王無話可答。

尹文說:「現在有這樣一種人,對待君主很忠誠,侍奉父母很孝順,交接朋友很信實,對待鄰里很和敬,有這四種品德的人,可以算是士人嗎?」

齊王說:「對,這正是我想說的士人。」

尹文說:「大王如果得到這種人,肯用他為臣嗎?」

齊王說:「那是我求之不得的呀!怎麼會不委以重任呢?」

尹文知道,當時齊王正提倡勇敢。於是他說:「如果這種人,在大庭廣眾受到欺侮,卻不敢搏鬥。大王會用他為臣嗎?」

齊王立即說道:「受到欺侮也不反抗,這算甚麼士人,忍受恥辱的人,我是不會用他為臣的。」

尹文說:「受到侮辱也不反抗,並沒有失去剛才說的那四種品德呀。這種人既然沒有失去那四種品德,就是說,他作為士人的條件,並沒有改變,他仍是士人。但是,大王一會兒要用他為臣,一會兒又不用他為臣,請問,剛才所說的士人難道又不算是士人了嗎?」

齊王聽了,無話可答。

正是:
客觀標準,必須遵循;
個人愛好,另當別論!
以私害公,混淆視聽;
以己違眾,有失公允;
以偏壓全,如何持正?
爾系邪眼,怎識賢人!

(事據《荀子》)@*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董永深知兒子董槐喜好大言的毛病,聽到兒子以諸葛亮、周瑜等人自比,大言不慚,不覺心中發怒,準備痛打他。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孔子把弟子們都叫來,感歎地對他們說:「晏子是精通禮儀的人啊!他不僅知道明文寫好的禮儀,更懂得那些沒有明文寫上去的禮儀,而且能夠根據實際情況去實行它,這叫理論聯繫實際。晏子是真正懂得禮儀的人啊!」
  • 李義琰入朝後,仍然保持剛直不阿的氣節。當時,武則天慢慢開始干預政事,高宗曾經想下詔書,讓武則天攝政。李義琰和中書令郝處俊兩人一再諫阻,此事才作罷。
  • 許允得知新娘是阮共之女,亦即當時與嵇康為友的風雅名士阮侃之妹.便欣然答應。沒想等到舉行婚禮時,許允一見新娘之面,竟然是個奇醜女子,頓如一盆冷水從頭澆下,涼透了心。
  • 戰國時,有一個隱士名叫徐無鬼。有一次,徐無鬼想見魏武侯,他通過魏武侯的寵臣女商(人名)引薦,見到了魏武侯。魏武侯對徐無鬼說:「您一定是忍受不了山林中的窮苦生活,才肯來找我幫忙的吧?」
  • 袁盎(公有領域)
    真正英明的帝王,並不害怕困難多,而是害怕沒有困難。原因是:一旦沒有了困難,就容易貪圖安逸,不思危亡,所以說:「只有聖明的國君,才能始終立於不敗之地。」
  • 王昶為官,關心民生疾苦,曾率民廣墾荒地,勤勸農耕,很有政績。他任外官時,仍然心存朝廷,不忘朝廷政事。
  • 人怕的是沒有德行道義,倒不怕不富裕。如果高貴而能守貧,這才是好的!從這一番話,可以看出習氏的品行和識見,都遠遠地超過她的丈夫李衡。
  • 李襲譽自小就很聰明,識見過人,史書上說他「通敏有識度」。他性格嚴整,為官以威肅聞名。而又不斂財物,清廉自守,凡所獲得的俸祿,均散給族人、親友中之貧困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