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數月前已知垃圾崩塌隱患 深圳為何不預防?

在官員強調他們積極搜救深圳泥石流災難失蹤人員的同時,外界的疑問卻在不斷堆積:為甚麼這個中國南方最著名製造業城市的領導人沒有提前幾個月採取行動來預防災難?(AFP)

人氣: 133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12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報導)週二(12月22日)在中共官員強調搜救深圳泥石流災難失蹤人員的同時,外界的疑問在不斷堆積:為甚麼這個中國南方最著名製造業城市的官員沒有提前幾個月採取行動來預防災難?

搜救人員找到一名男子的遺體,這是週日深圳建築垃圾場泥石流發生之後的首個證實死亡的例子。

但是副市長劉慶生告訴新聞發布會,目前仍然有51名男子和25名女子失蹤。

國土資源部說,在過去兩年,陡峭的人造建築垃圾山倚靠著一座100米高的山丘堆積。

暴雨浸泡著土壤,讓它變得搖搖欲墜,最終造成垃圾山崩塌,帶著巨大的能量壓向周邊的工業園。

官媒報導說,光明新區政府早在數月前已經確定這座垃圾山存在隱患。區政府在一月份的報告說,該垃圾場已經接收1百萬立方米的垃圾,並警告可能發生「大災難」。

為甚麼沒有人做任何事情?

垃圾運輸司機王山傑告訴《紐約時報》,這座垃圾山構成的風險顯而易見。「我個人認為,它肯定某個時候會崩塌。」

「即使我們擔心,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我們把垃圾拖到這裡,現在我們不得不把它拖走。」

就在第一具遺體週二從泥土中被挖出來之後,政府仍然對誰應該為這場被地方媒體定性為「人為災難」的悲劇負責不發一語。

政府也沒有回答王山傑的疑問,如果這麼多居民、司機和環境顧問都看到了垃圾場的風險,為甚麼沒有人對此做任何事情?

高音警報被忽略

《紐約時報》報導說,深圳自從80年代以來經歷了高速增長,其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帶來新一輪蓋樓、拆遷、侵佔農田。光明新區處於深圳郊區,靠近東莞。整個新區,破舊的廠房被拆除,讓位於更大更現代化的工廠。一條地鐵也貫穿新區。

而建築垃圾是全中國轉型過程當中不受歡迎的副產品。大陸建築垃圾回收率低於鄰國或相鄰地區如香港、日本和台灣。中國對龐大數量的垃圾、碎混凝土等材料的管理要弱得多。

在光明新區的一個舊採石場建起垃圾場,曾經被視為解決在城市隨意傾倒建築垃圾的一個方案。在2013年,在另外一個垃圾場已經滿負荷之後,紅坳受納場開始開放。

紅坳受納場的運營最初是承包給綠威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它再將其分包給益相龍投資有限公司。居民和司機說,紅坳受納場很快接收巨大數量的垃圾,垃圾車每天川流不息。

隨著垃圾山日漸增高,在今年一月份,環境顧問公司宗興科技發布一份評估報告,警告該垃圾場的侵蝕「威脅山坡的安全」。然而這個高音警報被忽略了。

根據司機和居民透露,在週日發生泥石流之前幾天,卡車仍然在向紅坳受納場傾倒泥土。

垃圾場管理公司副經理被拘

綠威物業管理公司的一名辦公室經理向《紐約時報》記者出示了他們把紅坳分包給益相龍投資公司的合同。

合同顯示,益相龍支付75萬元人民幣,獲得紅坳受納場的運營權。

這份2013年七月簽訂的合同說,如果在運營當中出現任何安全事故,益相龍將承擔所有責任。

路透社報導說,益相龍公司的兩間辦公室週二出現警察。官媒報導說,益相龍的副經理被警方帶走。

深圳現在有至少八個建築垃圾受納場。垃圾場的運營商每接受一車垃圾就掙一筆錢,這激勵他們接受更多垃圾而忽略超負荷。

「是整個中國的問題」

西南交通大學副教授袁洪平說:「這不僅僅是深圳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國的問題。」

袁洪平說,深圳在處理建築垃圾方面被視為領先大多數其他中國城市,但是這場災難反映出治理的普遍問題。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5-12-23 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