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合成毒品主要產自中國 紐約成東岸交易樞紐

中國產毒品成美國緝毒難題(上)

人氣: 122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1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Joshua Philipp紐約報導、蔡溶綜合編譯)近來,紐約華人涉販賣毒品犯案的消息不時見諸報端,今年10月6名華人在皇后區艾姆赫斯特用拖車搬運3,000磅毒品時,當場被抓;上週一,兩名布碌崙華人在紐約東區聯邦法院,承認他們販賣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俗稱:冰毒)的罪行;同一天(12月21日),紐約市、州及聯邦緝毒局(Drug Enforcement Agency,簡稱DEA)宣布,聯手破獲一走私販售海洛因的團伙,逮捕成員9人,其中一名姓王(Wong)的嫌犯疑似華人,他們被指從事密謀銷售走私海洛因等毒品以及非法擁有槍支等罪行,共獲281項指控。

今年上半年,聯邦參議員舒默敦促參議院反對總統削減緝毒預算,請求聯邦撥款一億美元,用於打擊東岸地區的海洛因走私活動。他說,現在紐約已經成為東海岸海洛因交易的樞紐,街頭出現了一些人工合成的劇毒品,藥性大於海洛因數十倍,「大家都記得1980年代可卡因吸食氾濫(crack epidemic)所帶來的恐慌,我們決不能讓紐約市成為東岸海洛因和更危險合成毒品交易活動的溫床」。

根據美國禁毒署的資料,美國地下交易的冰毒80%源自從中國走私來的化學物品。對於大毒梟和涉毒恐怖團體(Narcoterrorist)而言,中國已成為全球新型合成毒品如興奮劑「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以及毒販所使用武器的主要來源地。在毒品非法流入美國和犯罪集團發動拉美暴力事件的背後,中共政府在其中都做了些甚麼,值得我們仔細看看。

派生新型毒品

派生新型毒品問世的本質,是從傳統毒品分子結構的基礎入手,改變其分子的化學結構而產生的新型毒品,一樣能達到毒品的效果。這些合成產物一樣會造成類似海洛因的依賴性,因而容易引發大量的藥物濫用,但是生產成本非常的低廉,市場利潤高。

俗稱「夫拉卡」(flakka)的迷幻藥α-PVP因為價格便宜,在美國正在取代可卡因毒品。這種化學合成的興奮劑,吸食後會導致嚴重的併發症,近年僅在佛羅里達州一個郡,即發生18起致死事件,其中有一名男子在服用後裸奔致死;佛州2012年還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啃臉案,一名遊民被疑似服用「浴鹽」後發狂的凶嫌啃掉半張臉。

這種學名為「甲氧麻黃酮」的致幻藥,在中國網站被當作「浴鹽」銷售。根據《紐約時報》,在中國有超過150家上市中國化工企業,在銷售這種藥品。

至於「甲基苯丙胺」,根據美國國家藥物濫用研究所於2012年的全國調查數據,目前在美國有大約120萬名用戶。該藥物的副作用包括「顯著的焦慮」和暴力行為,「精神病性症狀有時持續數月或數年」。

這些受監管藥物有一個共同的特徵:源頭似乎都是在中國。但多年來中國的監管部門對調查遏制這些化學品出口行業,興趣不大。

「中國的角色,實際是促進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的有組織犯罪活動。」美國陸軍戰爭學院(U.S. Army War College)的兼職研究員邦克博士(Dr. Robert J. Bunker),在給英文《大紀元時報》發來的電子郵件中說。

根據邦克博士的研究,無論是在拉丁美洲的合法或是黑道市場,中共都已找到了門路。「加上他們與某些地區的聯繫,如委內瑞拉,以及他們與黎巴嫩真主黨和伊朗操控者的相互作用,」邦克說,「到最後,我們就如同看到『星球大戰酒吧』內的場景。」

1977年誕生的《星球大戰》電影中,絕地武士比旺‧克諾比在著名的酒吧場景裡,說了一句經典臺詞:「你不會發現比這聚集人渣惡棍更多的至惡之地。」

邦克說,實際情形是,中共政權「通過其數量龐大的貪官——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與犯罪組織有聯繫——可以說是無所不賣,從武器、前體藥物、克隆品、賭博到洗錢,只要能賺取利潤,他們提供任何形式的服務。」

一場「藥品戰」毒品戰爭

美國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在2014年10月13日的一份報告中指出,「最近中國的戰爭論著,闡明要使用廣泛形式的戰爭反對它的敵人,包括美國在內。」

「毒品戰」是其中之一。報告指出,中共軍隊的戰略意在「破壞對手」,這種非常規戰爭的戰略,還包括「文化戰爭」,以破壞對手國家的道德結構來削弱對手。

對於中共來說,使用藥物戰攻擊敵人並不是甚麼新鮮事。前中央情報局副局長道格拉斯(Joseph D. Douglass)在他1999年最後更新的《紅色可卡因》書中,詳細介紹了中共使用這個戰略的歷史。

他寫道:共產主義政權「在低級別的戰爭中,使用毒品這種決定性武器對付西方文明,已經有好幾十年的歷史了。在1990年前後有這麼一段時間,所有的數據和證詞都把共產黨國家和毒品走私聯繫在一起。」

這個戰略被來自蘇聯的高官,包括捷克叛逃者Gen. Jan Sejna曝光多次。在斯大林時代的洗腦書籍《共產黨員政治心理戰指導手冊》(The Communist Manual of Instructions on Psychopolitical Warfare)中也有詳細介紹,這本書在網上可以找到。

中國清朝末年,英國人為了賺取銀子,把大批的鴉片從廣州港口輸入中國。中英鴉片戰爭後,1841年清朝將香港割讓予英國,1912年清朝政府被推翻。

鴉片是列強侵略中國的象徵。中國人深受鴉片之害,把鴉片當成毒品予以禁止,就是從中國開始。而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毛澤東,為了養軍擴軍奪取政權,獲取需要的武器及資金,公開種植、販賣鴉片大煙。道格拉斯寫道,1928年毛澤東指示他的下屬之一譚震林「大張旗鼓種植鴉片」。在延安借開荒生產之名,行種植和販賣鴉片之實,一方面獲得所需物品,另一方面販毒給非控制區。

道格拉斯寫道,中共掌權後,仍支持毒品種植與發展,「而毒品販運只有針對非共產主義國家,成為新興共產主義國家正式的經濟活動。」

他說,儘管日本和美國在1951年分別調查並曝光此事,這種「正式的活動」從來沒有停止過。到了今天,這場毒品戰爭更為公開。(待續)#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