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州府新規下的華人美甲業(上)

紐約美甲業進入淡季 寒冬難熬

布朗士甲店業主馬秀林在寫支票交州勞工廳的罰單。(鐘鳴/大紀元)

人氣: 40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12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鐘鳴紐約報導)11月中旬的某一天,馬秀林像往常一樣,早早地從皇后區接到員工,趕到位於布朗士中城路(Middletown Road)的甲店。甲店10點就開門了,一直等到快12點,一個客人也沒有。每年的9月到第二年4月是美甲店的淡季,馬秀林說:「店裡現在只留下兩個工人,到了淡季,別的人都去做別的工了,大家也都知道這個情況。」

對於和馬秀林一樣的美甲店業主而言,即將到來的冬天,恐怕是非常的嚴寒。

雪上加霜的美甲新規

馬秀林有三家美甲店,分別位於華埠、布朗士和長島,今年5月,在紐約州美甲新規出臺之前,她關掉了自己位於皇后區艾姆赫斯特的美甲店,那是她開的第一家店,在2010年接手的。

「我接手皇后區的店時,周圍有3家美甲店,」馬秀林說,「我開了5年,一分錢也不敢漲,因為你漲價別人不漲。」可是,房租和工錢卻不停的漲。馬秀林介紹說,皇后區甲店在2010年接手的房租是2,600美元/月,到關門的時候已經是3,200美元/月。剛接手的時候,工人一天的工錢是100美元左右,「現在一天給130美元都請不到人,『每天給10塊錢』,我們沒有幹過這樣的事情。」

對於馬秀林而言,州政府的新規無疑是雪上加霜。她申請了兩名員工的薪資保證金(2.5萬美元),寄了515美元的支票出去,被退了回來。因為信用不夠,對方要求一年必須繳交4,250美元。「我手上還有勞工局開的1,000美元罰單,說是四項違規,每項500美元,本來要罰2,000美元,我跟官員求情,才減到1,000美元,」馬秀林說,「要求10月6日交,我一直沒有寫支票,現在生意很淡,帳上沒有那麼多錢。」

美國夢遭新規「管制」

馬秀林1997年來美國,當時孩子還很小、沒有地方住,姐姐收留了她,一大家子10個人擠在一套一室一廳的房子裡。到了美國以後,先生去餐館打工,因為腳不好不能長期站著,只好回家休息。眼看著一家人生活沒有著落,馬秀林在朋友的介紹下到曼哈頓48街學習美甲,學成以後在皇后區艾姆赫斯特的美甲店工作。2010年,她用做美甲的積蓄盤下了自己工作的那家甲店。在她的帶動下,姐姐和一些以前在中國大陸鄉下的鄰居,也都從衣廠轉到了美甲這個行業。

來美18年期間,馬秀林買了房子、有了車,孩子也都長大成人,一切令她感到滿意,她說:「(我的美國夢)就是掙到錢,有好的生活就可以了。」不過,她已經實現的美國夢面臨新的難題:甲店生意越來越差,還有政府的罰單,「薪資保證金」買不下來。「如果不做美甲,我不知道該做什麼,」馬秀林說,「我們這些移民怎麼辦?是不是叫我們回中國?這樣不太好吧。」

今年10月,部份美甲業主在《紐約時報》公司門口抗議。(林丹/大紀元)
今年10月,部份美甲業主在《紐約時報》公司門口抗議。(林丹/大紀元)

對於一些通過另類途徑來美國的甲店業主而言,處境就更為艱難。位於布碌崙漢米爾頓大道的New D & D美甲產品批發公司,老闆鄭蜜雪(Michelle Zheng)是福州人,她說,有些甲店業主沒有身份或者身份在等待之中,而現在「身份不好辦,(甲店老闆)只能把孩子教育好、培養孩子,希望下一代會更好。」他表示,布碌崙的很多甲店業主,都是從做美甲、給別人洗腳開始,有了一些積蓄後用親戚的名義開了甲店,「有些信用達不到,就只好把店盤出去,如果是做了很久,生活經濟壓力不大就直接關店。」(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季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