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劍:中國人其實很「迷信」

九天劍

這些年我注意觀察了一下,貪官、裸官家藏噸金之後,心滿意足,開始大膽回歸傳統:迷信。跟朋友出遊,進廟宇必上香,見神像就磕頭,虔誠勝過和尚,禮佛不輸方丈。以紅朝意識形態論,你這不叫迷信叫個啥?(fotolia.com)

人氣: 7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2月12日訊】按說快過年了,該說些吉利話,但最近大腦有些錯位,都是被那些肝腦塗地的官員鬧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又揮不去吃牢飯的恐懼,最後選擇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路——自裁。但是我不明白,為何很多大官選擇跳樓,那是一種輕鬆的死法麼?

這些年我注意觀察了一下,貪官、裸官家藏噸金之後,心滿意足,開始大膽回歸傳統:迷信。有人會說,迷信才不是傳統呢!沒錯,我理解這種文化批判,咱文革都見過,不怕文批。但我想問,大年初一一大早你去潭柘寺幹嗎?跟朋友出遊,進廟宇必上香、見神像就磕頭,虔誠勝過和尚、禮佛不輸方丈。以紅朝意識形態論,你這不叫迷信叫個啥?

我卻不覺得「迷信」倆字有啥貶義,對一件事著了迷,然後就信了,就這麼簡單。只不過到了某黨嘴裡,複雜化了而已——這兩個字被硬擠出政治含義,用來貶損不信它的「主義」而信別的甚麼的國人。信釋迦牟尼,它說迷信;信耶穌基督,它說迷信,說那是外國的神。信老子是我們中國的了吧,它還說迷信,說《道德經》只有五千言,你古文好麼,讀的懂麼?你看老馬的《資本論》,洋洋灑灑數十卷,又臭又長的篇章,單句套複句切轉隱喻,玄乎又夢幻,大鬍子腦中倏忽浮現撒旦的獰笑,反覆遭到詭異的點化,粉筆急就章,得,老馬主義!空想變理論!給後世小列、小毛整去吧,蘇維埃+「新中國」,鬧劇過去一大半,只剩了尾聲!

徒子徒孫們,張口老馬、閉口老列,餵腦袋前還不忘問候老毛。不知道的以為他真讀過一卷馬經似的。你拍他會辯解,當年忙著革命殺人奪財,有空上學讀書麼?沒讀過老馬又怎樣,關鍵是信,還要堅信,是吧?你說馬經、驢經都分不清,就是個傻信,不叫迷信?不是自抽羅圈大嘴巴麼?嘁!

說到這兒,真不是我損啊,那回我叫一個小區收廢品的老鄉來我家收書,武俠小說他還算我貴點兒,說沒生意的時候還能欣賞一下白髮魔女甚麼的:你們這些城裡人,特別是老幹部留下的馬恩精裝大「磚頭」,印出來是糟蹋紙,賣只能論斤稱。你說多可惡!想想,那可是當年黨發給老人的精神食量啊。最可惡的是,老鄉臨走還甩下一句話:都啥年月了,還留著這堆破爛兒!

回到屋裡,我產生了無限遐想。我們從小到大,被黨哄著、騙著、逼著,舉著小拳頭、中拳頭、大拳頭,對著血呼啦叉的一大塊紅布,唸唸叨叨、賭咒發誓、熱淚盈眶……不管台詞多弔詭、多無聊,有一句話是決不能少的:忠於某黨,為某某主義奮鬥終生。現在想想好恐怖!母親十月懷胎生下我,不能為自己活,也不能忠於父母、老婆、兒女,卻要忠於那個如影隨形,粘在槽牙上如泡泡糖一樣的某黨,為那個甩不掉的勞什子「主義」奮鬥一輩子!長大明事了,想想那個主義就是個圖騰嘛,更形象點說,不過是奴隸主給奴隸畫的一張大餅。你說,我們一輩子跟著它,假門假事、忙忙碌碌、興高采烈地烙著這張莫須有的大餅,或永遠被逼着走在烙餅的路上,不神經麼?

我覺得有些國人很像高倉健作品《追捕》裡的杜丘東人,紅朝大夫指引我們向著藍天白雲,「一直往前走,不要往兩邊看」,然後義無反顧的往下跳。可惜如今我們連杜丘都不如,因為藍天白雲已經成了天氣預報裡的貴婦。那些大官也真可憐,站在樓頂良久,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只能默默閉起眼,假裝下一秒融進的是藍天白雲。我甚至懷疑他們在肝腦塗地前,已經被很不夠意思的陰霾搶先嗆死了。

細想一下,中共海軍副政委馬發祥站在海司大院15層樓頂,回放紀委官員的冷臉,看著眼前毫無希望撥雲見藍的北京,只有萬念俱灰,一輩子的恩怨、情仇會像電影一樣劃過腦際。我敢保證,這一刻他唯一想不到的,就是假裝信了一輩子的老馬。或者,想到了杜丘?

有香港《東方日報》東步亮先生分析的好:他們自己都不信的一個最有力證據是: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的大學去學習、接受西方價值觀教育的,恰恰就是這些宣稱自己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人。中共多數的高官,子女有幾人沒有被送到西方留學的?恐怕要掰著手指頭來數,很容易數得過來。不說高官了,哪怕一個小縣城的中共基層官員,也天天在想著把自己的兒子、女兒送到西方去留學。他們最大的夢想,就是貪腐更多一點錢,好把兒女送到歐美去接受更好的西方價值觀教育。他們嘴上喊信仰馬克思主義,騙老百姓也相信,然後他們偷偷地自己去信、教育兒女去信資本主義。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最典型的就是那個起勁唱紅歌,把自己唱進去的薄三。恨不得他家瓜瓜墜地的時候就墜在美國而不是現在老爸做穿牢底時。再就是新近頂著御賜頭銜的紅人,都進宮成了貴人,還不好好伺候皇上,跳出來舞槍弄棒,真有失體統。背地裏把兒子弄到萬惡的美國讀書,檯面上大嘴宣佈絕不容忍西方價值觀。我一直不懂,甚麼樣的主義會把這些披著前大學校長外衣的知識份子扭曲成這樣?

我說官員比百姓更迷信,不是妄語。百姓也就是嘴上跟著政治局的烙餅師傅起起鬨,幫他們圓圓坐寨夢。私底下,照樣過年送灶王、門框貼對子、放炮崩晦氣,三十派紅包、年夜吃餃子、十五煮元宵;清明燒紙錢、端午包粽子;聘姑娘推八字、娶媳婦擇吉日;買屋看朝向,避路沖;買墳地都要請風水先生斷凶祥。這是迷信麼?按照黨國無神論就一定是,但康師傅政治生前也是這麼幹的啊!別忘了他那時可是九寨主之一哎!

要說把傳統真正保護得跟國寶似的,還得說同祖同宗的台灣,再就是深受中華文化影響的日、韓,還有本來就信佛的泰、緬諸國。這讓我時常想起韓劇裡一句經典台詞:「你會遭天譴的!」大叔、大嬸經常用這句話罵壞蛋。這和中國人賭咒發誓「你要騙我,小心天打雷劈」,有甚麼兩樣?

其實,中國五千年文明的核心就是道德、信仰、正義、忠貞,敬天畏神更是伴隨文明的起源。如今人的貪念沖走了善念、信奉老馬摧毀了對神佛的敬畏,導致信仰缺失、德性落地。現在想想,房子再多、再大,每天睡覺能打著滾都睡一遍麼?金銀成車、成船,一輩子能吃用幾個?同樣生而為人,就因為在某黨裡為官,你一頓飯吃掉老家全村鄉親一年的飯、你裝修一棟別墅夠從你們村鋪一條馬路到縣城。一看就不是好來的,你可勁造,不心虛?

上天是公平的,那些跳樓的官員就是想不明白這個理兒,最後崩潰,只好一跳了斷!2015年了,羊年就在眼前,我勸那些正在醞釀跳樓和議論跳樓的官員,保持兔死狐悲般的警醒,身處歷史大舞台,看到甚麼戲份,多問幾個為甚麼。要我直說,就是你們脖子上圈著的那塊馬記陳年大餅餿了,還沒聞見味兒?對某黨,你忠也好、叛也好,下場都差不多,因為那艘破船沒救兒!那是萬惡之源,只有下船自救。褲兜裡揣塊桃木也避不了邪,桃木是驅鬼的,那個軍貪谷俊山自己跟個鬼似的,結果被王大叔的人搜出兜藏桃木笑翻大牙?但凡邪性之人,都是因為不信神佛信魔鬼。

谷俊山們迷信是為自己安全、多金、蔭庇子孫,再迷,神佛也不可能保佑,反而正是上天清理的地球垃圾。如果到今天,前車之鑒跟走馬燈似的溜溜轉了,你還假迷老馬,不信祖宗,死保黨國,不肯切割,大叔大嬸,天譴就在眼前!明天,你就是別人的前車之鑒。

--轉自《新紀元周刊》 自由評論

責任編輯:朱颖

評論
2015-02-12 4: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