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敲開紅牆 破網軟件擊敗中共審查制度

人氣: 1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2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 Matthew Robertson報導/沙莉編譯)中共希望將中國的互聯網圈在圍牆裡,強迫公民使用實名上網,重點打擊虛擬專用網絡,對中國境內任何對中共政策不滿的人進行打擊報復。不過這道紅牆並不是固若金湯,它被打開了一道缺口,並且中共無法修補:一小群高科技企業家開發了像自由門無界這樣的翻牆軟件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前高級研究員霍洛維茨(Michael J. Horowitz)對翻牆軟件的使用非常關注,他說:「這些公司展示了我們時代的勇士大衛與巨人歌利亞之戰」。「開發所用的少量投入迄今擊潰了中共數百億的資金投入和專家。這就是在中國發生的戰鬥。」

紅牆局域網

因為中共全力打造紅牆局域網,自由上網在中國成為難得的享用。在網絡上發送數據時,會產生「足跡」,跟蹤「足跡」會查到來源,這就是「電子路徑跟蹤」。破壞掉電子路徑上的數據才能保障上網匿名化。自由門無界就是這樣的安全軟件。中共當局嚐試阻止這樣的軟件,但同時會造成使中國互聯網完全關閉的風險。

中共長期以來試圖控制互聯網,阻止自由門軟件的使用。在過去的幾個月裡,似乎更為強力。

2014年中共提出要佔領互聯網的制高點,成立網絡信息安全小組,加強中國本土的技術產業,加強互聯網政策和控制部門之間的合作。

最近,中共的注意力轉移到攻擊虛擬專用網絡(VPN),這是中國境內的外籍人士和技術用戶廣泛使用的工具。VPN提供加密隧道,允許用戶訪問中國境內被屏蔽的Facebook、YouTube、Gmail和其他網站。

在中國的外資企業往往依靠VPN進行基本運作,如傳送同步銷售數據等。VPN供應商如Astrill、Golden Frog和StrongVPN最近都在發表聲明,說他們的服務成為了攻擊目標。有的能夠恢復服務,有的一直遭受間歇性中斷。

Gmail去年年底被完全阻斷,其他谷歌服務在去年6月也被中斷。此外,中共黑客對雅虎、谷歌、微軟、蘋果用戶進行攻擊,阻止或監聽用戶對信息的訪問。

中國境內的外國科技公司被強迫提交保密資料,甚至交出源代碼。中共這種「安全可控」的要求迫使美國商會中國部不得不向國務卿克里尋求幫助。

中共當局並不解釋他們為甚麼這麼做,但很顯然,中共多年來控制互聯網,在思想政治緊縮時期就更要加大力度。

在中共新一輪宣傳活動中,西方和自由主義思想被誣衊為對中國的威脅,一些著名學者、博客作者和記者受到關押,民主人士受到更大的壓力。

「中共打造警察國家」

限制互聯網的新措施加上原有的審查和監控設備,似乎威力不小。然而,美國傳統基金會訪問學者羅森茨維格(Paul Rosenzweig)認為,這個政權面對的最大威脅也許並不是自由門這樣的技術工具,而是政治性的。羅森茨維格說:「他們最有效的工具就是用法律來打造一個警察國家,誰要想使用VPN就讓他兩眼之間吃槍子兒。」

「縱觀歷史上的專制政權,集權不是依賴技術實力,而是依賴監控的普及。沒有人敢使用最新的VPN,如果他們害怕被告發並蹲大獄。」「中共對VPN的攻擊不是甚麼尖端技術。只是針對分層通信技術,關停網絡自由信息。」「中共遠超別人投入了大量的資源,他們在部署和實施上很可能領先。」

強拆受害者接觸自由門

2011年,當北京小學老師李煥君身澆汽油手握菜刀站在屋頂,準備和政府資助的入侵者拚命,捍禦自己的住房時,她成為了維權人士之一。

像大多中國人一樣,李以前只在意自己的生活,對中國龐大的審查系統沒有甚麼興趣。直到她成為了暴力拆遷的受害者後,她發現自衛需要通暢的信息渠道。

一些維權積極份子,就是關心自己受憲法保障的權利的一些中國公民,幫助李煥君下載了反審查工具「自由門」,教會她如何用它與他人聯繫。自由門是繞過中共互聯網防火牆的最廣泛使用軟件之一。

李煥君說:「我的第一感覺是:哇,它就像魔術。我意識到,中央電視台和國內網站所有的東西都是假的。我發現很多人遭到了比我更殘酷的對待。」「自由門實在太重要,我們需要它來瞭解在中國發生的真正的新聞。」

中國當局追蹤和關閉網絡,自由門和無界則奮力打開一扇自由之門。開發自由門的動態網絡技術公司每天為數十萬人提供服務。總裁夏先生說,在中國許多用戶使用自由門時仍然有困難,依所在地區而不同。

自由門一名使用者蘭女士說,「自由門是我用過的最好的破網軟件。比VPN或GoAgent更好。中共關閉了VPN,自由門站了出來,它從來沒有屈服過。每當共產黨升級紅牆,自由門自己升級。」「自由門和共產黨的較量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名字也好,簡單又直接,通向自由的門。」

「美國不需要與獨裁者保持一致」

霍洛維茨敏銳地意識到自由門及其戰友所面臨的的挑戰,「中共防火牆的預算沒有限制,民主國家對此難以想像,但獨裁政府的防火牆就是這樣。」

自由門大多是私人出資,美國政府沒有提供支持,由於資金的缺乏,限制了它的發展。霍洛維茨說,雖然能夠經營,「但不足以造成扭轉局勢性影響」。霍洛維茨說,如果自由門等公司能夠擴大其業務,支持數百萬或數千萬IP地址在其平台上運行,想關閉它根本無從下手。

他和其他人希望美國的決策者能明白自由門和類似軟件的價值,並提供更多的資金。

即使是現在,對自由門的需求不斷上漲,自由門仍然必須對訪問者限量。

既要對抗中共的打壓,又缺乏資金,自由門卻變得更有彈性。霍洛維茨稱之為「寶劍鋒從磨礪出」。如果美國的決策者真正願意出力支持自由門,霍洛維茨說,「中共幾乎難有作為。」

羅森茨維格說,就像美國關心信息應該在蘇聯自由流動一樣,美國也應該關心中國的互聯網自由,「獨裁政權限制公民的信息自由,以維護統治。但美國不需要與獨裁者保持一致。」

陳光誠愛自由門

中國著名維權人士陳光誠逃離軟禁後,自2012年一直生活在美國。在中國時,他使用自由門和其他反審查軟件。

陳光誠說,「自由門在中國非常普遍。可以隨時下載它,軟件體積很小,使用很方便,並且自動升級。如果你的朋友想使用它,你可以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他們。最重要的是,共產黨不能阻止它。用自由門可以閱讀所有重要新聞,它提供所有重要的海外新聞網址,你只需點擊就行。」

「自由門已經對中國人的覺醒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共產黨不准任何媒體報導它的存在,哪怕負面的報導都不行。如果中共對自由門用戶進行起訴,就等於給自由門做免費廣告。沒有人相信中共,共產黨說應該往西走,每個人都知道他們應該向東走。但是,即使自由門不公開,大家都還在用它。如果有一個人用它,他的一群朋友都會使用它,很快每個人都在用它。它從一個人群傳播到另一個人群。它對中國帶來的巨大衝擊是顯而易見的。」

「我們2003年開始使用它,聊天時有人提到,他們在用一個軟件,然後別人接口說,他們也在使用自由門。我使用過無界和VPN,但我總是用自由門,因為我覺得它最方便。我不知道中國現在是不是不在用。2006年中共當局搶走了我的電腦後我不能使用自由門了。當然,來到美國後,我也不需要使用它了。」

「美國政府絕對應該支持自由門開發人員。這是對美國基本價值觀的投資。共產黨的防火牆將會崩潰。這是互聯網的柏林牆,它對中國有著最大的傷害。」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2-17 12: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