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國汀談在大陸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經歷

郭國汀是第一個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的律師,他因為介入人權案件而被吊銷執照,流亡海外。近日他在舊金山舉行的一場研討會上,講述了自己經歷的律師無法會見當事人這種在中國發生的怪事。郭國汀認為,中國未來將面臨巨大變革,人權律師將在未來變革中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記者CK攝)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2月27日訊】(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CK報導)律師不能會見自己的當事人,這是在宣稱「依法治國」的中國才會有的事情。郭國汀是第一個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的律師,他不但無法見到自己的當事人,反而因為介入人權案件而被吊銷執照,流亡海外。近日他在舊金山舉行的一場研討會上,講述了自己經歷的律師無法會見當事人這種在中國發生的怪事。

郭國汀是中國最早介入人權案件的律師之一。2004年他接受法輪功學員的委託,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郭國汀講述道:「我介入的第一個法輪功案件是尋找一位失蹤的法輪功學員。他是在上海交通大學的宿舍失蹤的。他失蹤一年以後,他的哥哥在紐約打電話給我,問我能不能幫他找他的弟弟,我說沒問題當然可以。

「既然是失蹤案件,我就要到公安局查找,或者到監獄查找。結果我一介入法輪功案件我就變成了敏感人物,被公安列入黑名單,他們開始監控我的電話,而且我走到哪似乎都有影子跟著。我找到公安局國保瞭解情況,負責人故意迴避;我就到監獄去查,監獄裡查不到這個人;最後我到交通大學去查,大學派了學校的公安來和我談,他們首先問我為甚麼介入法輪功的案子?我說我是律師,我要維護我的當事人的合法權利,為甚麼不可以?」

就這樣,郭國汀辦理的第一個法輪功案子,就以無法見到自己的當事人而告終。他說:「我知道他失蹤的最後地點是在上海交通大學學生宿舍,在半夜11點,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從此銷聲匿跡,到今天為止這個人仍然失蹤。」

郭國汀一共辦了六個法輪功案子。他說:「六個法輪功案件我的歸納是:全部案件的性質一樣,都是在電腦裡下載海外法輪功的信息,然後郵寄給別人。他們叫做法輪功講真相,披露中共鎮壓法輪功的一些事實,沒有任何刑事犯罪的行為。」

郭國汀表示,為了辦法輪功的案件,他研究了所有關於法輪功的資料,包括中共官方媒體對法輪功的批判和法輪功的自辯。但在長達半年的辦案過程中,他作為律師會見當事人的資格完全被剝奪。

他說:「我會見當事人的申請書都是有理由有依據的,六個法輪功學員,一個都沒見到。哦,見到了一個,唯一見到的法輪功學員是甚麼狀態呢?是躺在病床上變成了植物人,他已經不能說話。這個植物人我只能見他不到三分鐘,因為醫院裡有便衣特務。」

在會見當事人的努力都失敗後,郭國汀不得不採取一個行動:「我就把案件向互聯網披露,我想尋求外界的支持。結果不到半個月,我自己被抓,刑事拘留,隨即轉成軟禁。他們掐斷了我在國內謀生的所有道路,我不得不選擇出國。」

郭國汀原是知名的海事律師,他是自願成為人權律師為政治犯辯護的。除了法輪功案件,他還曾擔任鄭恩寵和師濤的人權案件的律師。他說:「為甚麼我給政治犯辯護呢?因為我非常支持和同情這些政治犯的思想理念,他們跟我一樣,我僅僅是沒有被抓起來而已。」

郭國汀目前正在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進修。他認為:中國未來將面臨巨大變革,人權律師將在未來變革中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人權律師應該有所準備。

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5-02-27 11: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