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趙紫陽敏感談話洩露 大曝中共高層內幕

人氣: 47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3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毅綜合報導)3月21日,《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杜導正家中的電話突然被掐斷,有媒體認為,電話被掐斷可能與其早前在香港和台灣出版《趙紫陽還說過甚麼?——杜導正日記》有關,在書中,杜導正洩露了趙紫陽在被軟禁期間對中國政治的一些敏感話題。

據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的消息,杜導正早前在香港及台灣出版《趙紫陽還說過甚麼?——杜導正日記》後,3月21日早上開始,杜導正家中電話已被截斷不通。

杜導正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老部下,在趙紫陽被軟禁的16年中,杜導正、蕭洪達、杜星垣、姚錫華四位趙的老部下經常去看望他,說服並幫助趙紫陽以錄音的方式為歷史留下了一份真實的記錄。2009年「六四事件」二十週年前夕,由趙紫陽秘密錄音而成書的中英文版《改革歷程》(又名《國家的囚徒》)出版,杜導正是此事最主要的謀劃者和操作者。

2010年1月17日,杜導正的新書《趙紫陽還說過甚麼?——杜導正日記》經近十年保密封存後在香港以及台灣同時出版(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台灣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有限公司)。這本書首度公開了趙紫陽錄音口述書稿中未發表的30多次談話,涉及一些重大理論實踐問題。該書並精選了作者拍攝的40多幅珍貴歷史照片作為書中的插圖。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趙紫陽還說過甚麼?——杜導正日記》分為上篇、中篇和下篇三部份。上篇內容為「秘密錄音醞釀過程•趙紫陽談話」;中篇內容為「秘密錄音操作過程•趙紫陽談話」;下篇的內容為「秘密錄音前的回顧」。

據中國數字時代網報導,在《趙紫陽還說過甚麼?——杜導正日記》一書中,記錄了趙紫陽關於反腐敗、新生官僚資本階層、實施聯邦制、以言治罪、媒體管理、政治體制改革、新左派思潮等議題的詳盡表述。

關於反腐敗:

趙紫陽說,第一,現在我黨的腐敗,是經濟放開,政治改革長期滯後的必然結果,必然產物。這不是作風問題,思想問題,而是制度問題;第二、腐敗的主題內容是官吏尤其高幹子女、親戚、朋友、藉高幹手中的權力,鑽權錢之間出現的空子,暴發起來。暴發起來後,錢來得容易,便會無度揮霍;第三、這叫做新生官僚資本階級,總之是一層人,一批人,是個階層吧!他們勾在一起;第四、這種力量與廣大人民之間,形成對抗性關係,對抗性矛盾。廣大人民將他們看做革命對象,有一日可能爆發劇烈的鬥爭;第五、結局也可能是,官僚資本家暴發了,但廣大人民生活也還改善了,生活過得去,於是人民容忍了,以後這矛盾淡化了。(引自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三日杜導正日記)

趙紫陽說,反腐敗,當局看來未研究清楚便下了決心。你反腐敗,無具體措施跟上,行嗎?南朝鮮是高級官員的所有財產及財產來源,別人都可以查,我們呢?該是讓民主黨派、黨外人士組成小組,懷疑誰,查誰。查後,如真正違法,那就嚴格執法;查不出來,那你向民眾說清楚;現在這個搞法仍是懲治幾個人,譬如懲治幾個部長、省長的,不解決問題。因為人民現在的不滿、意見,不是幾個部長、幾個省長,而是懷疑你整體的領導幹部;這麼做下去,吊高了人民的胃口,我們辦不到,人民更加失望!說來說去,是我們經濟開放,或經濟自由、經濟市場化,但我們的上層建築又老一套……(引自九三年九月十二日杜導正日記)

關於六四問題:

趙紫陽說,當年要求開槍鎮壓態度最堅決的是李鵬,陳希同,不在位的老人中是王震,鄧小平是最後階段才下決心的。可是他們都不願出頭,當然要我這個總書記,軍委副主席下令開槍。為了他們的特權,由我來當歷史罪人,這是血債呀,我哪有那麼糊塗!從根本上講,我就是反對開槍的。看我不從,一定要把我拿下來。寧肯丟官坐牢,我也不能下令開槍。

我是絕不後悔,絕不檢查檢討。如果你開槍是問心無愧,為甚麼不願年輕一代人知道這件事,你們是幹了一件好事,就要宣傳十年二十年的。

關於政體:

趙紫陽說,我們現在不培植反對黨,一旦垮了,國內會大亂的,這是最危險的。現中央不考慮這一點,不願看到這一點。(引自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杜導正日記)

趙紫陽說,中國要反封建,要政治體制改革,要建設一個民主政治國家,這一目標,多數人看法一樣,無分歧,問題在怎樣達到這一目標,由此岸到達彼岸,這個路子怎麼走?這條路非走不可的。台灣走了,走得比較成功;韓國走了,也較成功。泰國走了,馬來西亞馬哈蒂爾走了。印度尼西亞不走,在群眾運動中,蘇哈托下台了,引起動亂,目前,在痛苦中掙扎,看來也在向這個目標走。世界上到今日,發達國家這一套,還是比較成功的,還未出現能超過它的政治模式。因此,世界要走這條路,這是大趨勢!中國呢?現在當局不想走這條路,抵抗這條路,但在國際上,中國又不得不隨大流,不得不應付。內部呢,加緊控制,是『外鬆內緊』,想頂住這民主大潮但又頂不住,只好且戰且退!這麼下去,自然是危險的。(引自2000年8月6日杜導正日記)

關於三個代表:

趙紫陽說,我個人認為,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要堵住政治體制改革的嘴。就是說,我中共當然代表先進生產力,代表先進文化,代表人民長遠利益。這是為一黨專政製造理論根據。我看此人(指江澤民)無大志,「三個代表」不可能像你所想的那樣,要拋棄階級鬥爭為綱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學說。看罷,過一段,又要講階級鬥爭、專政了。他(指江澤民)在上海說,接受前兩個總書記的教訓,我的方針是「應付」。(引自2000年6月22日杜導正日記)

作者簡介:

杜導正,1923年出生於山西定襄。中共建政後出任過新華社河北分社、廣東分社社長,及後任新華社國內部主任;由《光明日報》總編輯調任國家新聞出版署署長。1989年「六四」被免職後,創辦在中國思想界極具影響力的雜誌《炎黃春秋》,並與三位趙紫陽的老部下,共同幫助趙紫陽完成了口述錄音《改革歷程》。本人著有《是與非》、《一顆平常心》等著作。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5-03-23 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