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炳章推動中國民主遭判無期 博士弟回國無門

圖:2013年7月,王炳武和大姐王金環在中國駐渥太華大使館外參加一個呼籲釋放王炳章的請願活動。(Matthew Little/大紀元)

人氣: 20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3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報導)加拿大岩土環境工程專家王炳武博士持續12年以回國講學、設立獎學金的形式報效故國後,突然發現自己回不了中國大陸了,唯一能解釋的原因,是他開始公開呼籲釋放他的同胞哥哥王炳章
  
王炳章因推動中國民主,2003年2月被中共廣東省深圳市法院閉門審訊,判了無期徒刑。王炳武說,2014年8月,他收到監獄發來的探視通知書,可以去探望王炳章。王炳武就去中國駐多倫多簽證處申請加急簽證。
  
王炳武等到第3天,獲得簽證處要求更多信息的通知。他提供了簽證處要求的信息,並聲明,他去中國的目的,只是去看望哥哥。王炳武說,第5天,簽證處正式拒簽,但「沒有提供原因」。
  
「我幾次去問拒簽的理由或說法,得到的答覆都是:沒有說法。」他說,簽證處說,是總領事館這樣說的。他的第二個要求,是與領事見面,最後也沒能如願。
  
王炳武說,他從2001年至2012年間多次去中國大陸,拿的都是1年多次往返簽證。2014年2月是他最後一次去中國看望王炳章,那時得到的只是一次性簽證。
  
「到2014年2月止,我去監獄見過哥哥約15次了。我每次回中國講學都去看他,有時是專門去中國看望他。」 王炳武說,以前他申請簽證時,也曾拿著監獄探視通知去申請。看起來唯一的區別,是他從2013年7月開始,主動參加大型的營救王炳章的公開活動。
  
談到被拒回國的感受,王炳武說:「我為祖國做了一些有益的事……。他們拒絕給我簽證,我感覺非常失望。」

以不同方式報效故國

王炳章是中共獲取政權後,公費留學生在北美獲得博士學位的第一人。王炳武也是學術出眾的人才,他在1980年大學未畢業時來到加拿大留學,1984年獲得麥吉爾大學岩土工程碩士學位,1990年獲博士學位。
  
從1989年開始,王炳武在世界知名的SNC-Lavalin Inc.工作,作為岩土工程專家及專業工程師,在過去15年間,他通過參與世界各地的眾多工程項目,在地質環境工程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
  
王炳武是重慶建築工程學院77級本科生,後來該學院改名為重慶交通大學。自2001年起,王炳武自費回母校講學,介紹他在海外工程生涯中獲得的知識和經驗,並在同年創立了楓葉獎學金,獎勵母校學習出眾的學生。
  
楓葉獎學金每年頒發3個獎,分別是2,000、1,000及500人民幣,從2001年至2012年共頒發了10次。王炳武說,他是用自己的錢及休假時間去中國講學和發放獎學金,有2年因為工作脫不開身而沒能成行。後來他以前的教授到重慶職業建築學院當院長,他就在那學院又設了一個獎學金,使每年獲獎者達到6人。
  
對於所做的這一切,王炳武說:「目的是給以前的母校一個報答。」
  
將離開中國來加拿大留學時的情形,王炳武仍記憶猶新。他說,那時他是班裡成績最好的學生,得到系領導、班主任及同學的尊重。「我離開學校出國前,他們為我開了一個歡送會,我的班主任還代表學校和系,送給我100元的路費。」
  
他解釋說,那是指從重慶回北京的路費,當時100元相當於一般人一個月的工資了。他能感到校方的關心和期望。
  
「我哥哥選擇不同的愛國方式,他希望中國能變成民主、法治的社會。我選了另外一種愛國的方式,把我的技術和知識介紹給中國的同行,我覺得也是一種貢獻。」王炳武說,「我哥哥出事後,我覺得這兩件事並不矛盾,所以我繼續做(講學及提供獎學金)。」

為哥哥的遭遇困惑

王炳章1979年留學加拿大麥吉爾大學,並於1982年獲該校醫學院醫學哲學博士學位。王炳章在1982年創辦海外民運刊物《中國之春》;1983年創建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擔任第一、二屆主席;1989年參與創建中國自由民主黨,擔任第二屆主席。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境內遭綁架至一艘往中國的船上,在中國領土上遭公安逮捕。2003年2月在廣東省深圳被判無期徒刑,罪名是為台灣從事間諜活動及在泰國組織恐怖活動。監獄一直以來都是單獨關押王炳章,禁止任何人與他交流。
  
王炳武對中共審判及關押王炳章的方式表示質疑。他說,審判不公開,這本來就不合法;辯護律師是中國政府提供的,沒有被告方的證人出庭。單獨關押違反聯合國有關憲章的規定,屬於違反人權行為。
  
「其實,他的2個罪名已經不成立。」 王炳武說,在2013年12月,台灣當局的國安局已出示公函,證明王炳章並沒有給台灣做過間諜;泰國的皇家警察署也發了公函,說王炳章沒在泰國有過任何恐怖主義行為。但中方一直沒回應。
 
「王炳章從1979年就離開中國,他有甚麼資料可以給台灣呢?這些罪名都是捏造的。」他說,他相信他哥哥為中國爭取民主、法治,才是遭判重罪的真正原因。王炳章做作過的事,對中國人沒威脅。

「我認為(中共的做法)是不明智的表現。」他說,「如果一個政府想推動真正的民主、法治,應該有些開明的表現。」
  
王炳武說,王炳章是民運人士中第一個被判無期徒刑的。「他是在海外第一個成立反對黨的帶頭人」。所以,他在中共眼裡成了「眼中釘,肉中刺」。中共法院判決時稱,王炳章是中國公民,按中國法律判他無期徒刑。其實王炳章是無國籍人士,他的中國護照將過期時,中國政府拒絕給他延期。
  
但是,王炳武報國之心沒變。他說:「我還是同樣的看法。我哥哥選擇了推動中國的民主和法治,我選擇了科技報國的路。」不過,「有一個民主、法治、和平、自由的體制更重要」。沒有法治的話,其他的路也可能走不通。

為親情放下自我

王炳章在大陸被判監後,其家人及國際社會都在呼籲中國政府釋放王炳章,王炳武一直沒有公開參加這些大型營救活動,直到2013年7月還沒看到哥哥有被釋放的希望,他開始參加很多營救工作。所付出的代價,是他不能以講學及頒發獎學金的方式報效母校了。
  
王炳武說,他感覺王炳章的精神已受到很大的打擊,「這是我非常擔心的事」。在過去12年裡,他有過3次中風,「我們很擔心,他的中風可能隨時會再發生」。他也有哮喘病,花粉過敏症很嚴重,這本身就可能導致生命危險。
  
經歷了11年低調營救哥哥的王炳武現在走上了街頭,在加拿大國會山呼籲營救王炳章,在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前請願,在紐約時代廣場舉辦的大型活動上請願。
  
「我們現在都是請願,沒有激烈的抗議。」王炳武說,王炳章在加拿大獲得博士學位,他的家人,妻子、孩子及兄弟姐妹都是加拿大公民,他本人是美國永久居民。希望加拿大及美國政府能與中國政府交涉,敦促中國政府以人道理由,讓王炳章保外就醫。
  
王炳武稱,因為有了台灣及泰國當局的公函,證明王炳章沒有間諜及恐怖主義行為,他們也向廣東最高法院及中國最高法院遞交了申訴書,要求重審王炳章的案件。他說:「我們能做的事,都在做。希望有那一天,王炳章會出來。」
  
說到不能回國的遺憾,王炳武說,現在營救王炳章更重要。「如果給我回中國的話,我還是會去講學和頒發獎學金」。不過,「祖國都不讓我進,還談甚麼愛國行動呢?」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