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慧君:中共的「迷信」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3月31日訊】迷信這個詞,在中共的體制下,使用頻率是很高的。它已不僅僅是表達一種社會現象的一個詞彙,而是已變成了一根打人的「棍子」。為了增加這根「棍子」的威力,前邊又給加上了一個與此毫不相干的定語「封建」(歷史上只有周朝是真正的封建社會)兩個字,這就不是「反對」一下就能解決問題的了,完全可以名正言順地一棍子把它打死。因為,一沾上「封建」的邊兒,就不僅僅是個信仰問題,而變成了一個嚴重的政治問題了,當然也就變成了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了。

迷信本來是個中性詞,是指著迷般地相信。被認為迷信的對象,往往是指那些尚未被科學證實了的,如神佛道、氣功、特異功能等等。就說迷信神佛吧:一個人相信神佛的存在,表現出來的僅僅是這個人小心謹慎、敬畏交加的心理狀態及其謹言慎行的生活狀態,這能給社會帶來多大威脅呢?不但沒有威脅,反倒使人對未知世界產生敬畏之心,從而嚴於律己,不幹壞事,不說壞話,甚至不生不好的念頭而善待他人,善待世界。這不但不給他人和世界帶來危險,還會促進人和人、人和大自然的關係更趨和諧。

這種迷信活動已伴隨人類千百萬年,並沒有證據證明它給人類的生存和發展帶來多麼深重的災難。

相反,人類的大災大難都是人類為爭權奪利而爆發的。中共早年帶領窮人搶奪富人的土地、財產,現在又以國家的名義或明或暗地搶奪老百姓的土地、房產,這期間演繹出來的血雨腥風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中共就是靠鬥爭起家的——斗倒了地主,自己成了最大的地主;斗倒了資本家,自己人都成了資本家;斗倒了過去的官僚,自己成了最腐敗的官僚。為了保住既得利益,還得不斷地鬥下去。如果大家都崇拜天地,敬畏鬼神,心生善念,老實做人,誰還跟著它去斗啊?它有辦法:用唯物主義引誘人們跟它走——跟得近,得大好處;跟得遠,得小好處;不跟,沒好處;反對,往死裡整。於是,很多人就跟上去了。要鬥,還得去掉人們害怕報應之心,讓人們心安理得地去鬥。中共有自己的意識形態:用「崇尚科學,破除迷信」的響亮口號來給人們洗腦,用生存競爭引導人們去好勇鬥狠。顛倒善惡,不計因果,長此以往,慢慢地磨掉了人們對作惡而受到報應的戒心。經過不斷地重複灌輸,再加上物質的強力引誘,相當多的人們還真架不住如此強大的攻勢,很快就變成了堅定的無神論者。整人、害人、殺人都無所顧忌,甚至整自己的親娘老子、兄弟姐妹都不帶眨眼的,越狠越革命,越下作越光榮……這就是「破除迷信」的結果。

別看中共把「破除迷信」的口號喊得震天響,行為上它卻是最迷信的。不過,它迷信的東西,都為它最後的結局做了鋪墊,這也是它無法擺脫的宿命。

中共迷信暴力

暴力是中共奪取政權、維持政權的法寶,離開了暴力,中共一天都活不了。像美國這種自由國家,人人都可以有槍,政府都不害怕;中共治下老百姓手裡有把菜刀,黨和政府還嚇得要死要活。這是因為他們心知肚明,他們的這個用暴力奪取並維持的政權是不合法的——他們不是為人民謀利益的,而是要從人民那裏謀利益的。這就決定了中共永遠不會放棄暴力的統治手段。人類是理(佛)性和獸(魔)性共存的產物,大多數情況下,理性總是能壓制住獸性,但在某些時刻,獸性一旦被激發,理性將會蕩然無存。這就是暴力產生的根源。中共土改時的斗地主、文革時的「破四舊」和揪斗走資派、正在進行的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器官,都是中共對人類魔性激發的結果,而且步步升級,愈演愈烈。回顧以往,中共搞的歷次政治運動,之所以慘絕人寰,都是對人類魔性有效開發的結果。

中共迷信謊言

謊言是中共奪權、守權的重要武器。謊言和暴力,相互輔佐、補充,構成了中共一直引以為豪的「兩桿子」。以民主相號召,騙取了大批名流參與中共的奪取政權;政權到手了,民主卻成了中共最忌諱的東西,誰再大談民主、爭取民主,誰就會被判「煽動顛覆政權」罪。迫害法輪功,實在找不到破綻,那就毀掉原始資料,用特務手段,製造「偽案」,煽動仇恨,編造謊言,欺瞞天下。這種手段,在信息不發達的時代用起來可謂得心應手;而在信息發達的今天則越來越不靈了。謊言一旦被揭,立刻原形畢現。中共只好用更大的謊言來掩蓋其被揭的謊言。如此惡性循環,其結局如何,連傻子都能想得出來。

中共迷信金錢

過去中共曾假惺惺地批判過「金錢拜物教」,而現在「共產邪教」在全世界已經破產、其現有政權又都面臨經濟崩潰的邊緣,中共不得不卸下道貌岸然的偽裝,率領全黨赤裸裸地拜倒在金錢的腳下。「全黨抓經濟」不就是全黨參與搶錢嗎?政黨、政府不去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卻持權參與搶錢,哪個老百姓搶得過他們?黨富民窮、國富民窮、官富民窮,巨大的貧富差距告訴我們,黨和政府在搶錢方面仍然是「無往而不勝」。中共迷信金錢能夠擺平一切。在國際上大搞金錢外交,在國內用利益收買網羅各路打手、吹鼓手、黑社會組織,以此來維持其岌岌可危的統治權。但中共的金錢攻勢,在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面前卻一籌莫展。中共對金錢的貪婪,誘導了全民向錢看,引發了官場的貪腐大潮。中共官員的貪腐,數目之巨,手段之多,分佈之廣,規模之大,在人類歷史上也已登峰造極。中共的反貪運動,不知對這盛產貪官的大溫床是徹底剷除啊,還是想修補修補繼續使用!

中共迷信科學

科學是人類認識世界的工具及其階段性成果。它的突出特點是它的局限性和兩面性。局限性是指它所反映的永遠是宇宙規律的局部;兩面性是指正反作用共存。中共幾十年來對中國人洗腦,要求人人都「崇尚科學」。可是科學的正反面是共生共存的,正如人的手心手背,缺一不可。你崇尚哪一面?崇尚的結果是人們享受科學的好處有限,而「享受」科學的副作用無窮。科學發展的動力是人類無窮的慾望,而科學的飛速發展又使人類的慾望變得更加貪婪,人心變得更壞。這就是我們已經看到的如同世界末日來臨前的景象:大自然生態系統正在走向崩潰,人類社會的道德系統也已滑向糜爛的深淵。科學已經創造出日益豐富的物質財富,卻沒能帶動人類的道德哪怕是小幅度的提升。這叫甚麼「發展」?科學作為人類認識世界的工具,可以在嚴格的監督下有限度地使用,而不能作為多麼神聖的東西讓人頂禮膜拜,肆意濫用。一旦把局部真理當成絕對真理,科學就變成了「迷信」。人們崇尚神佛,是因為神佛給人類指引了追求更高層次的方向和道路;而中共卻要求人們崇尚一個並非萬能的工具(萬能的工具也不配崇拜),不僅邏輯上說不過去,從哪方面看都能顯示出其層次有多麼低俗!

當然,中共「崇尚科學」是為了宣揚無神論,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從而泯滅人們心中的善良和敬畏,破壞中國傳統文化。但是中共並不是真的「崇尚科學」。中共大躍進時大煉鋼鐵、畝產萬斤,哪裏是「崇尚科學」?中共反右時迫害知識份子、文革時批鬥所謂的「反動學術權威」,哪裏是「崇尚科學」?中共六四屠殺學生,哪裏是「崇尚科學」?中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僅僅因為法輪功學員不改變自己的思想,就把他們關進監獄、勞教所、洗腦班,進行野蠻的洗腦和折磨,這哪裏是「崇尚科學」?這才是真正邪教的做法。

中共迷信自己

江澤民在1999年迫害法輪功之初就曾信誓旦旦地叫囂「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還揚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他的狂妄「自信」來自哪裏?來自迷信——迷信自己。世界上所有的獨裁者,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患有強烈的自戀症。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薩達姆、本拉登等等,莫不如此,江氏也絕不例外。他們所領導的政黨、政權也同樣如此。自戀導致自我迷信,成為「自大狂」。他們總是以自我為中心,挖空心思神化自己,把自己看得高於一切。因此,行為上總是走極端,心狠手辣,不計後果;而走極端又總能暫時立馬見效,因而樂此不疲,越走越遠。當然,走極端的最終結局必然會走向反面。但在終局之前,他們是不會「洗手」的。儘管中共的獨裁統治製造了無數的冤假錯案,逼死、害死了無數的好人,腐敗不堪,民心喪盡,但他們依然在恬不知恥地自吹自擂,把自己打扮成「偉光正」的形象。原因何在?不這樣,立馬崩潰。想不崩潰,就得迷信——迷信自己的壟斷能力和壟斷地位,迷信自己手中屢試不爽的「兩桿子」,迷信自己「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穩定」的殘暴統治……這肯定是一個惡性循環,中共注定會在這個惡性循環中走向滅亡。這就是「天滅中共」。

明智的人啊,一定要儘快找到事實的真相,認清中共的本質,從心靈深處及早遠離這個邪惡而愚蠻的組織,以防在中共的惡性循環中糊里糊塗地為它陪葬。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尚一

評論
2015-03-31 5: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