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打手到良心犯 一位中國女警的艱辛路

崔會芳女士,佳木斯市勞教所退休警察,現修煉法輪功。(明慧網)

崔會芳女士,佳木斯市勞教所退休警察,現修煉法輪功。(明慧網)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穆清報導)2015年2月12日中午,黑龍江省東北部佳木斯市,在家休息的退休司法女警崔會芳聽見一陣急促的敲門音。門一打開,八、九個便衣就衝了進來。他們叼著煙卷,有的把煙頭往地板上扔再用腳踩滅,有的一邊錄像一邊抄家,把一些書籍及光盤、台式電腦、筆記本電腦、現金二千三百多元錢、電話等全抄走。把崔會芳和其兒子、侄子都帶到前進派出所。下午四點多鐘,家屬找到派出所,兩個孩子才被放出,崔會芳卻從此被押。

3月5日,中共當局通知崔會芳的家屬其被逮捕並被控「非法持有國家絕密、機密文件」。

一個退休司法女警能持有甚麼「國家絕密機密文件」呢?原來現年52歲的崔會芳,在2015年1月退休前是佳木斯市勞教所(現為強制隔離戒毒所)警察。她曾親眼目睹和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但現在她自己卻因修煉法輪功而成為被告。

看到受害者攙扶打手 警察心靈受震撼

在2010年給明慧網的投稿中,崔會芳敘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的受益和體驗的法輪功的超常,也描繪了改變她人生的一幕:

有一次全中隊的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主管所長率領男幹警將法輪功學員團團圍住,那陣式真有置人於死地的感覺,所長站在床鋪上指揮讓法輪功學員全部蹲下,雙手抱頭。忽然所長把床板踩掉一塊身子一歪,蹲在附近的一個大法弟子要扶住他。法輪功學員這樣一個簡單的舉動,卻給我了一個深思,我想:都把他們「收拾」成這樣了,他們怎麼沒有怨恨?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國大陸的所有電視、廣播、報紙等媒體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造謠、誣陷,不久第一批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被送進我工作的勞教所,他們來到這裡後,有的煉功,有的背法,聚在一起就交流。當時我們的上級主管部門有明確指示,不許煉功、不許背法、不許……當時由於我對法輪功一無所知,也認為煉法輪功這些人參與了政治,是和政府對立的。因此,我也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按照中共邪黨的要求,開始了強制改變信仰、暴力制止煉功的迫害。

在我值班期間發現他們煉功,制止不聽就把他們一個一個拽倒,摞成摞,然後我就坐在他們身上。有一個被我直接坐在身下的法輪功學員,當我低頭看他時,他已經被我壓的臉色蒼白,喘不上來氣了。當時我的心裏也很難過。

為了改變修煉人的信仰,不放棄信仰的就要被嚴管,不許和別人說話,由刑事犯包夾看管。隨著形勢的嚴峻,嚴管逐步升級,整個大隊樓上、樓下,電視、廣播,整天播放誣陷法輪功的文章,要求警察做轉化工作,而且要求表面轉化率達百分之九十以上。

隨著上級要求轉化力度的加大,所裡採取的嚴管手段也逐步升級,有一個不服管的,或煉功的就會被銬在束縛椅上,一銬就是一週。有絕食抗議的,就強行鼻飼灌食往奶粉或玉米面粥裡故意加很多的鹽的,目地讓他們喝水。出現有病狀態的不讓打針就把胳膊綁上強行打針。還有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很堅定,被銬在床上半月,大、小便都不鬆開,鼻飼的管子半月也不拔等等,這樣折磨就為了強迫他們不准煉功。往往把我們累的滿頭大汗,我們都不理解他們怎麼會這樣呢?

更使我震撼的是:有一天在值班期間有一個年近七旬的老人在煉功,被我發現,我非常氣憤地用力給她一拳,心想:還敢在我值班時煉功?由於這拳勁太大了,把這位老人打的後退幾步撞在鐵床幫上了。我當時心「咯登」一下,心想:別撞壞了。周圍的法輪功學員都想上去扶她。老人吃力的咬牙站起來說:對不起管教,惹你生氣了。當時我內心很震撼:是甚麼力量讓她這麼善良呢?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願意和大法弟子接觸,通過和他們談話,也讓我瞭解到他們學大法後的身心變化,他們有的得了癌症通過煉功逃離了生死;他們有的夫妻不和打的要離婚,通過學大法使家庭和睦了;有的滿臉雀斑通過煉功煉沒了。他們這些人中有當官的,有知識份子,還有官太太等等。

從迫害法輪功到修煉法輪功

在勞教所裏,所有的強制手段都很難改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信念,尤其我們簡單粗暴的方式,張口即罵、伸手即打的做法,對他們更是無濟於事,而換來的是淡淡一笑。最後領導說:我們換一種方法,每人發一本法輪功的大法書籍,看看能不能從書中找到方法(逼他們放棄信仰)。

剛看時,我感覺書裡寫的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沒覺的有甚麼不好。由於工作緊張太累了,值班回家後睡不著就看一會兒書,只要看書一會兒就困,所以每次睡覺前就看一會兒,不知不覺中,我卻被這本書論述的法理折服了,最後已經放不下了,一有空就抓緊看。

偶然的機會我得到幾篇李洪志師父的經文,休息時在家看,越看越覺的法輪功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再接著看,真的覺的大法遭到誹謗太冤枉了,應該去北京說句公道話。

此後,每天有時間我就是看書、學法,思想上、身體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酒也不喝了,麻將也不打了,髒話也少說了,身體似病的症狀(修煉前,我曾患有偏頭疼、腸炎、腎結石、小葉增生、頸椎病、關節炎、手脖子筋包和近視等。)都消失了。

我的這一變化著實把家人嚇著了,他們極力的反對和阻撓,甚至要和我斷絕家庭關係。

經濟處罰 同事刑事犯監視

隨著打壓步步升級,形勢越加嚴峻,勞教所裏對堅定的大法弟子迫害手段更加殘忍,逼迫轉化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等「五書」,寫思想匯報要求徹底從思想上與法輪功決裂,大法弟子要由刑事犯包夾看管,犯人被利用的非常順手,強迫大法弟子坐小凳、看電視、不許說話、不許閉眼、不許隨便上廁所,必須穿隊服、必須幹活,必須喊口號,叫喊聲打罵聲,打的慘叫聲不斷,為了掩蓋這些犯罪行為,大聲放著廣播。

在這樣的形勢下,所有管教們的思想壓力也很大,弦繃的緊緊的,開會傳達上面的精神,要求轉化率,任務完不成時遭到領導的批評,他們把這種不滿,怨恨全部強加到大法弟子身上,有的不遺餘力死心塌地的被利用,相應的換來的是勞模、先進、提干、升級,這些人大都是文化水平不高、粗暴、能打、能罵、愛表白的人。

在這樣的環境形勢下,我的壓力就更大,特別是他們看到我表現不積極力度不夠,隊長在查崗時又發現有煉功的,管理不嚴就在六十多人的大會上嚴肅指責批評我,經濟處罰我。後來我發現他們讓同事、刑事犯監視我,這讓我不得不要求自己一定要理智、智慧。

幫助受難法輪功學員減少被迫害

一輪一輪的強行轉化開始了,警察先轉化有怕心、執著心重的學員,以欺騙威脅外加灌輸歪理,使經不住恐嚇的違心的簽字放棄修練,對堅定的大法弟子在精神上壓垮,製造恐怖的氣氛,而後在肉體上殘酷折磨,上廁所要定時、定點,要聯網幾個人必須一起去,超負荷勞役,加工有毒氣味的產品,實施酷刑,用大背銬,將胳膊扣殘,電棍電擊滿臉是膿包流出的黃水,有的被逼瘋。步步緊逼讓你怎麼樣都不行,轉化的要不斷寫思想匯報,謗師、謗法,看是否轉化的徹底。

一個堅定的同修被打的昏迷,醒來後不知道該怎麼做,我說那就繼續昏迷下去別動了,拉、尿也不動。看到同修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我被感動得落淚。這真是一個耐力的考驗,長時間不給翻身,尿了也不給及時換,警察用煙熏,拿針扎,撓腳心等。

有的大法弟子被害殘廢了,有的被打得遍體鱗傷,可他們對待警察還是善意的講真相,沒有怨恨,但警察卻大喊大叫閉嘴。看到這些,我決定要將它們的迫害行為曝光,有同修晚上在被窩裡把迫害的事實寫了出來。中共就是怕曝光的,每次曝光後都收斂了許多。

律師要求撤銷案件遭各級部門人員刁難、推諉

據明慧網報導,對於崔會芳從追隨當局參與迫害法輪功到修煉維護法輪功的轉變,中共當局更為惶恐,暗中策劃綁架,預謀升級迫害。

從今年2月18日開始,崔會芳被轉押到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至今。

參與這次綁架的是佳木斯市國家安全局、佳木斯市公安局、佳木斯市公安局防範和處理「x教」支隊、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前進派出所等部門,其中包括市公安局防範和處理「x教」支隊副支隊長梁華偉,前進派出所所長董建軍。

報導說,崔會芳被綁架案的幕後操控是黑龍江省政法委、610(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安全廳、公安廳、公安廳國內安全保衛總隊、司法廳。

3月12日,崔會芳的辯護律師再次到佳木斯,就接待、接受律師手續及相關法律文書等先後到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前進派出所、佳木斯市公安局等,提出辯護律師意見:認為不構成犯罪,要求撤銷案件,但遭各級部門人員刁難、推諉。

明慧網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此次崔會芳女士被綁架這一案件。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5-04-01 9: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