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名畫解讀:米萊的《盲女》

作者:蒂莫西‧格布哈特 張小清 譯

約翰‧埃弗萊特‧米萊(1829―1896),《盲女》,作於1854―1856年,布面油畫,33×25 cm。英國伯明翰城市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人氣: 856
【字號】    
   標籤: tags: , ,

這個星球上的每個生命都是相互聯繫、彼此依存的。約翰‧埃弗萊特‧米萊(John Everett Millais)的《盲女》(The Blind Girl)緊緊把握住了我們相依的關係。

米萊是拉斐爾前派創始人之一,在他看來,當時的英國藝術奢華而頹廢,為了遠離這種時代風格,他讓自己的創作基於精神上的「真理性」——這種理念主張從大自然中獲得靈感,而不是以風格化的樣式來裝點人物形象。

在《盲女》中,我們看到以純樸的現實主義手法描繪的兩個女孩。同時,米萊也想告訴我們一些什麼。

同情之心

米萊通過景觀和女孩的姿態微妙地傳達出她的失明。我們彷彿能聽到她身後的小河從蘆葦和石塊旁流過的涓涓水聲。落在女孩肩上的蝴蝶表明,她正靜坐著不動。

牧場那邊的遠景處可以看到溫切爾西鎮,陽光普照之下,盲女似乎沐浴在一片溫暖之中。

米萊讓我們的五感與這一場景連通。畫中的細節激起我們的好奇心,讓我們更加想要了解畫中人。

米萊想在《盲女》中表現什麼呢?他從來不曾闡明。而這幅畫如此精微,連小草都是一葉一葉描繪的,讓觀眾感到真實可信,也讓我們身臨其境體驗到兩個女孩的困苦境地。

相伴相隨

這幅畫微妙地提醒我們,無論我們做什麼,我們並不孤單;在生活的每個方面,我們都與他人互動。在畫中,我們看到了兩個女孩之間的依賴。

她們無疑都離不開彼此。金髮小女孩凝望遠處小鎮的目光,讓觀者想像她們的路途。兩個女孩的姿勢和緊握的雙手則表明,她們已經一起走了很長的路。

米萊在他的時代繪製這樣一個患難與共的場面,也使我欣然想起亞里士多德論友愛的名言,「朋友就像鏡子,映出彼此的形象,使彼此更能認識不曾認識的自己。正是這種映照,幫助他們的德性獲得提高。」

約翰‧埃弗萊特‧米萊(1829~1896),《盲女》,作於1854~1856年,布面油畫,33×25 cm。英國伯明翰城市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作者簡介:蒂莫西‧格布哈特(Timothy Gebhart)是居住在美國威斯康星州考考納(Kaukauna)的一位藝術家。個人網站:www.tgebhart.blogspot.com。

#

責任編輯:林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列奧納多‧達‧芬奇(1452–1519),是意大利文藝復興盛期的一位博學者。除了畫壇巨匠,他也是雕刻家、建築師、音樂家、數學家、工程師、發明家、解剖學家、地質學家、製圖師、植物學家和作家,然而,您可知道,他也是一位善與學徒合作的老師?
  • 18世紀的新古典主義哲學,呼喚復興古典時代的莊嚴、道德與理想。法國畫家雅克―路易‧大衛作為畫界的代表,其繪製於1787年的《蘇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以堅忍的主題成為完美的新古典主義宣言。英國著名出版家博伊德爾(John Boydell)在給同時代畫家雷諾茲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的信中,曾盛讚這幅畫作是自米開朗琪羅的西斯廷禮拜堂天頂壁畫和拉斐爾的梵蒂岡宮壁畫之後最偉大的作品。
  • 「1993年在準備畢業展覽作品時,我在東直門租了一間畫室。一天我看到東直門公園有人煉功,感覺很祥和,於是走過去看看。」
  • 神韻紐約藝術團於2015年3月12日晚間,在台南文化中心的首場演出大爆滿,畫室代表蔡純娟女士搶先從嘉義來台南一賭神韻的風采。她讚歎神韻演員舞步整齊劃一、專業的表現和努力的精神都是她想要像神韻藝術家們學習的地方。
  • 【大紀元新澤西工商訊】越來越受到家長、學生喜愛的陽光畫室(Sunshine Studio),在成功舉辦2014繪畫夏令營後,目前將在兩個畫室分點,橋水(Bridgewater) 和愛迪生(Edison) 地區,增開課後繪畫學習班(After School),並提供免費去附近學校接學生服務。課後班每天3點半至6點半,除了一個半小時的正規系統繪畫訓練課,學生還可以完成學校布置的家庭作業,玩遊戲、交朋友、自由活動等。孩子回家後會很輕鬆。
  • 「安娜老師,我收到耶魯(Yale)和柯柏(Cooper)大學2012年錄取通知書了!我不會和我的家人一起消沉了,感謝您,安娜老師!」。「安娜老師,謝謝您即使在全世界都放棄我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放棄過我, 謝謝您一次又一次在我遇到困難時陪伴我,謝謝您帶領我走上正確的軌道,謝謝您給我新的生活、新的希望!謝謝您讓我夢想成真…… 」
  • 臺灣目前寫生比賽也走火入魔演變成畫照片比賽,當主辦單位公佈辦法、時間、地點後,有許多學校或畫室便將其當做作業,要求學生至寫生地點拍照,選擇其中一張,日復一日地勤加練習務必熟練,比賽當日雖然現場提供畫紙或蓋戳印,但領完畫紙後便躲入冷氣房或速食店,邊畫圖邊吹冷氣喝飲料,照著原先拍照的相片駕輕就熟迅速揮灑。還有更過分的做法,領完畫紙直接搭計程車回家或畫室,用幻燈機或投影機描圖打稿再迅速上彩。上述情況能算寫生嗎?不免讓人懷疑甚至覺得很過分。等到成績公佈,那些遵照辦法,飽受風吹、雨淋、日曬,蚊蟲叮螫現場寫生的乖學生往往成績不理想,那些偷機取巧躲入冷氣房或速食店的反而都是前幾名,如此寫生態度演變的結果就成了“畫照片比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