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漢清: 論劍亞投行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中國出資500億美金倡導並主導的亞投行亦即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在美日表示暫不參加的背景下一經推出便贏得了個滿堂彩,時下,已有57個國家和地區成為意向創始成員國。瞬間,亞投行似乎一夜之間長成了與國際金融市場的引領者和管理者亞洲開發銀行、世界銀行、歐洲投資銀行、泛美開發銀行等量齊觀的第五個世界金融中心。此舉對於整個國際金融秩序與格局帶來了巨大的衝擊和影響,同時也引發了國際社會一些深層次的憂慮:亞投行是否在治理、環境、社會保障、債務可持續性等方面執行業已形成並得到廣泛認同與尊重的國際金融體系最高標準以及多邊合作規則與決策等問題。

亞洲開發銀行行長中尾武彥表示:亞投行必須遵循現行國際金融秩序管理的「最佳模式」,而中國財政部長樓繼偉稱:現有跨國銀行機構的安排方式並不一定就是最佳方式。美國財政部副部長內森.希茨要求亞投行採用世界銀行和亞州開發銀行的「經過時間檢驗的高質量標準」,而中國則明確表示:現有的多邊借貸機構未必是良治的最佳樣板。

日前召開的博鰲亞洲論壇,「一帶一路」成了最熱門話題。所謂「一帶一路」的全稱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的投資建設項目。這是中國政府去年在北京主辦APEC的同時,召開「加強互聯互通夥伴關係對話會」會上宣佈的中國獨家出資400億美金成立「絲路基金」,用於「一帶一路」地區的項目投資建設。

目前,「一帶一路」的大批資金業已到位,與周邊國家的合作洽談也已開始,中國相關的企業行業耀耀欲試,股市相關的概念股更是一路猛漲。中國的「發改委」正專門為東南亞做規劃,前線指揮部就設在雲南,光雲南一個省牽頭和東南亞合作的投資建設項目就有二十多個。中國正幫助東南亞國家規劃三縱三橫交通網,欲開運河、修高速、建高鐵、蓋場館。

中國的經濟減緩已成定局,是否能軟著陸尚前景迷茫,整個製造業的塌方正悄然進行,以房地產為代表的泡沫經濟繼續膨脹且已逼近破裂臨界點。如此嚴峻的經濟形勢之下,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計劃推出,有著消化國內產能過剩、促進進出口增長、拉動國際需求、給了無生機的中國經濟打一針強心針的經濟意圖是顯而易見的。

然而,中國經濟問題病因癥結在於國內大眾百姓消費能力由於收入低微物價高而日漸式微,再於社會分配嚴重不公,官商勾結利益壟斷集團瓜分天下;再於民間企業生產研發能力,因權貴市場壟斷而生長萎靡;再於中國整體產業行業技術滯後設備落伍,可持續性研發能力嚴重匱乏後勁不足;再於市場經濟方向目標與中共強權壟斷體制、與中共和普世價值相悖的價值理念取向、與中共奪全民之財為一黨之用的不可調和且日益尖銳的矛盾對立。這些問題不解決,中國經濟恐無生還之機。而解決這些問題,需要真正市場經濟的建立;需要與市場經濟相適應的政治體制和民權、民享、民有治國理念的確立;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向民生以解決大眾百姓買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學的問題;需要破除壟斷、剷除權貴市場毒瘤,實現社會資源公平分配以解決民企生產研發能力和持續發展能力的問題;需要剷除黨文化,真正按照市場經濟發展規律重新整合整個學校教育、科技研發、產業行業更新換代、調整整個經濟發展戰略導向;需要大量資金進行全國範圍內的能源升級改造和環境污染治理,等等等等。

顯然,這些問題並不在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謀劃佈局之中,而亞投行「一帶一路」壓根也解決不了這些問題,亞投行風生水起、山呼海嘯卻與國內大眾百姓的民心、民意、民生、民權、民苦、民難無關。

從市場經濟學投入產出的角度審視亞投行「一帶一路」,其潛在的巨大風險亦是驚人的。

此前中國已斥巨資出大頭接連成立了上合組織銀行、金磚國家銀行和貨幣基金,加上刻下推出的亞投行,如此國際金融大手筆,被稱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當年二戰後美國實施的馬歇爾計劃只是重建遭受戰爭重創的西歐國家,資金投入也只有130億美金。而中國版馬歇爾計劃,將至少有近萬億美金的投入,涉及的區域橫跨亞太、歐洲、非洲、拉美等眾多國家。

在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中,資助金磚國家的400億美金、資助歐盟的1,000億美金、資助非洲的1,000億美金,資助東盟的200億美金以及每年給上合組織國家的100億美金究竟有多少盈利、多少回頭子,究竟對國內經濟和百姓民生帶來了多少好處只有天知道。

而今,亞投行「一帶一路」的藍圖規劃,跨越東亞、西亞、南亞、歐洲、東非等區域,千山萬水浩野大漠,涵蓋人口達44億之眾。這一帶政治紛爭不斷動亂頻仍、地理環境錯綜複雜、政治環境風雲不測,各類基礎建設項目的前期論證干係重大,不是幾個官員聽聽匯報、看看資料、拍拍腦袋即可決定之事,因涉及情況盤根錯節千差萬別的房屋拆遷、民生安置、環境保護、宗教勢力、地域權限、民權民利、物流客流預測預算以及項目建成後的運營管理、市場虧盈、維修改造等等林林總總不一而足。資金量投入巨大,涉及的國家地區多,項目論證的可靠性成疑,投入產出週期過長,資金回融遙遙無期,後續前景難料。

諸多重大疑問與風險為何忽略不計?前方迷霧重重、疊嶂萬里為何一意孤行?中國版馬歇爾計劃豪擲萬億美金到底意欲何為?雄心勃勃的亞投行究竟劍指何方?

當年,中國不惜代價只為政治輸出與膨脹而不計經濟利益援建的中非坦讚鐵路已基本荒廢血本無歸。

另者,中國勒緊百姓脖子傾舉國之力援助當年的阿爾巴尼亞、越南和今天的北朝鮮又為中共的政治輸出與膨脹贏來多少紅利?

而今,亞投行「一帶一路」金磚鋪路廣交天下,其經濟目標是次要的,宗旨大綱還是政治膨脹。

中共不惜重金全球佈局中國版馬歇爾計劃,完全忽略經濟成本之高低得失,更彰顯了其雄心萬丈的政治擴張謀略:籠絡國際各方力量、欲重建世界金融秩序和經濟格局、使亞投行成為與美國和西方主導的現行國際金融格局比肩、抗衡和角力的第二國際金融中心,通過「一帶一路」戰略計劃的實施,用中國的錢為它國投資建設,用金錢換朋友,意在建立龐大的國際政治戰略同盟。

莊主出手豪闊不計輸贏笑撒萬金收買天下,佔盡了世界政治圍棋大盤金角銀邊之先機,賭的是雄霸世界的中共帝國夢。

政治膨脹是以金錢為衝鋒利器且不計投入產出利益成本的。當年為了成為第三世界的領袖,為了「赤遍全球」「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受難的人民」,中共勒緊全國老百姓的脖子把錢撒向亞非拉。如今為了大獨裁者們的帝國夢,中共對於國民買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學,風雨飄搖、民不聊生的淒苦慘狀,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卻誓用金銀鋪就「一帶一路」的千山萬水。

政治膨脹必然是以軍事擴張為基礎和後盾的。中國的軍事預算投入遠非全國人大會議上對外宣佈的那點,那是說給局外人聽的官話,投資數萬億元的航母基地、空軍基地、導彈基地——佈局在新疆的哈密、內蒙的赤峰、甘肅的酒泉、陝西的漢中、四川的重慶、河北的天津、山東的小口子、廣東的珠海、海南的三沙,資金已全部到位開工在即。

一支令世界生畏的中國藍水海軍正日益強大:2004年,中國海軍進入渤海灣、黃海、東海、台灣海峽和南海演習。2007年到2009年,則將行動軌跡擴展到了第一島鏈以外。2010年至2012年,在西太平洋行動常態化。2013年至2014年,中國為遠洋防禦鋪路,首次在西太平洋進行了三大艦隊同時參與的演習,並首次向印度洋派出水面艦艇。這種發展意味著:今後的五至七年內,人們可能看到不同平台組成的中國藍水海軍水面戰鬥群出現在遠海,進行對太平洋戰略海上交通線、印度洋咽喉要衝以及北太平洋的戰略巡航。

與中共豪擲萬億美金構築帝國夢形成慘烈對比的是,國內大眾百姓苦不堪言、日益艱難的迷茫與絕望。就在亞投行彩旗招展亞洲博鰲論壇鑼鼓喧天之際,2015年4月4日下午,在北京最繁華的王府井大街,來自黑龍江省綏芬河市的三十多名出租車司機集體服藥自殺。姑且不論其中的原委曲直,這些正值年富力強的男人,如若不是被逼到走投無路、赴訴無門、山窮水盡、萬念俱焚的地步,恐絕不會以此等慘烈的方式向世人傾吐心中的冤屈與絕望。

這只是中國老百姓現實生活中的一幅活鮮鮮、血淋淋的寫照縮影。實際上,此類群體事件每天都在全國城鄉各地以不同的方式發生著,強權暴政鐵蹄下的百姓心如荒野大漠之夜了無生機。

君不聞,國之哀莫大於民心之死乎?

處在社會最底層的廣大民眾早已淪落為任人宰割的政治奴隸,他們對於人的尊嚴的渴望,已轉化成對於權力壟斷集團和利益壟斷集團的無情逼問和責罵。

中國的國家權力已被中共官僚私有化。大獨裁者們為一黨之私傾舉國之力只圖其政治權利的穩固與膨脹,揮霍大眾民財踐踏民權民意蘸著全體國民的血汗去肆意書寫強權暴政的帝國美夢。

亞投行,宛若中共喬裝打扮精心裝點的潘多拉盒子,打開看時,裡面裝滿了鮮花和禮物,而它的最下面卻暗藏著中國老百姓巨大的苦難,還有,那生於青萍之末長在江湖之野的覺醒與反抗。

漢清
2015年4月17日

評論
2015-04-20 8: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