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陸枚:選擇瞭解真相 還是接受欺騙?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4月23日訊】在大是大非面前,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面對中國這個特殊的社會,這個大染缸,這個混淆是非的險惡江湖,我們有沒有這樣的見識和勇氣,是選擇善,還是選擇惡?每個人都在定位自己的態度:是支持正義?還是落井下石,助紂為虐?所謂的「中立」其實是不存在的。

我出生於一九九零年代,和多數國內同齡人一樣,是在社會問題嚴重、道德日漸敗壞,大眾思想趨向低俗變異文化的複雜環境中長大的一代。

同時一九九零年代的大陸,氣功熱經過近二十年的時間走到了一個極致,各種功法眼花繚亂,層出不窮,氣功修煉者近兩億人。從中央機關的退休高幹到各行各業的大眾,都希望通過氣功來達到祛病健身,修身養性的目的,而氣功的神奇之處更是被科學研究機構等部門關注。

在眾多功法門派中,一個明星功派——法輪功被確定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直屬功派。國內外所獲褒獎無數,被廣大氣功愛好者所知。當時法輪功因其對人身體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傳人,速度遠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根據一九九八年官方統計發佈的數字,煉法輪功有七千萬之多,法輪功的書籍供不應求,在北京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幾乎家喻戶曉,老少皆知。

我在家鄉和很多人一樣是從「天安門自焚事件」中知道法輪功的,對法輪功的「瞭解」全部來自於當時的新聞報導。

其實早在五十年代,中國就掀起了第一次全國性氣功高潮,國內開始成立氣功專業機構,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直至文革遇冷。文革結束後,國內掀起了第二輪氣功浪潮,一九七八年是標誌性的一年,氣功走進科學的行列。上海市氣功研究所與上海中醫學、中國科學院一起,用現代科學儀器對「氣」進行了測試,證明「氣功」是有物質基礎的,使氣功進入了科學的行列,成為了生命科學的新課題,從而把氣功科學研究推進到了一個新的階段。一九七九年的「氣功報告會」更是歷史性的時刻,當時得到了國務院的支持,由國家科委、國家體委、衛生部、中國科學院等單位在北京聯合召開,很多重要部門對氣功進行了研究,新華社等眾多媒體做了不留餘地的宣傳。這個事件轟動全國,它整合了不同的學科,如物理學等學科開始研究同一個問題。同時國外開始廣泛關注氣功,歐美國家非常推崇氣功,在國外就直譯為Qigong ,美國NIH(國家衛生研究院)連續做了多年研究,在德國、法國,氣功已經進入了醫保體系。

這第二次浪潮直至一九九九年, 「迫害法輪功」事件終結了一個時代。而發生在天安門的那場舉世震驚的「自焚案」更是徹底翻轉了輿論,從昔日廣受國家多個部門讚譽褒獎的功派,被貼上封建迷信X教的標籤。全國媒體全天候轟炸式的輪番播放,各種污蔑法輪功以其修煉者的新聞報導層出不窮。這迷霧重重的事件中,媒體的聲音一邊倒,人人提及色變,權利凌駕於法律之上,濫用暴力開始瘋狂式的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可真相究竟如何?!

看到「自焚案「等報導時,我大約十歲左右,就這樣一直帶著對法輪功的負面認識和疑惑,直至二零零八年開始讀大學。因學的專業是新聞學,除了專業上的學習外,也對比瀏覽不同的國內外新聞報導。新聞輿論在西方被當作除了立法、行政、司法三大權力之外的「第四種權力」。在世界上許多國家,各種報刊、電視、廣播等傳播媒介,都有相對的獨立性,國家從法律和制度上給予保障新聞媒體「獨立、自主報導的權利」。

雖然我們生活在電視、媒體、互聯網,信息高速發展的時代,但大陸一直實施信息封鎖政策,新聞媒體一直是政權的工具。新聞工作者每週都會接收內部動態,哪些能報,哪些不能提及都有嚴格指示。曾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江澤民這樣說過,「我們所說的新聞的真實性同新聞工作的階級性是一致的。」這等於是說,中國沒有獨立於政治利益的客觀的真實。為了某種政治利益,隱瞞甚至編造事實恰恰體現了「中式」新聞的根本動機。一位國內新聞媒體人在愚人節當天曾自嘲道:「今天是全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們唯一的休息日,我們把發佈假消息的機會讓給友媒(指國外媒體人)」,亦有網友評論說:「中國媒體天天愚人節」。

幾乎每一個長期生活在大陸的中國人,都可以找出許多有關新聞控制事例。在本該嚴肅真實客觀的新聞報導中,新聞節目被刻意剪切拼湊,新聞報導斷章取義,或隱瞞不報,節目中運用編導技術和帶有目的性敘事手法,來誘導媒體受眾,以達到意識形態上的宣傳和控制。儘管也常錯誤百出,但對於非專業人士和長期在大陸言論自由被嚴厲控制環境下生活的讀者、觀眾,人們很難發現自己「被新聞」了,以及分辨對事物的認知上是否被帶有目的性的惡意輿論所操縱。

回過頭來再看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最最典型的反面新聞教材,提前佈置好了的場景,預備好的人員,自編自導的現場視頻,最惡劣的是一位所謂「自焚」的女性在電視播放的視頻中就可看出是被人用某種利器直接擊打致命。後續的法輪功事件新聞報導中,引用來路不明的「證詞」、「證人」,利用 「專業性」敘事手法重新拼貼素材進而惡意誘導輿論,焦點訪談等節目中有大量刻意誘導觀眾的細節和可分辨的明顯常識性錯誤,可為甚麼不准許進行公開公正的調查甚至是大眾的質疑?!

大學畢業後,我在北京一家雜誌社工作,在開展文化沙龍的工作中認識了很多學者,期間有幸接觸到了一位法輪功的修煉者,因為工作便利,有多次機會和這位老師交流(最初我不知道他是修煉法輪功的),這幾年因為挨著北大我常去學習宗教哲學系的課,對修行和靈性科學也很感興趣,自己親身體驗過一些特異的現象,一直被未解的迷惑和理論知識所云山霧罩,他實修的體悟和對佛法的認識,讓人感到有點震驚,覺得看似平淡的一位普通人智慧卻極大,卻數次謙和的表示自己所知所悟到的甚少。

這些年翻牆瀏覽眾多網站,有更多關於法輪功的真相讓人觸目震驚,這十多年來,法輪功的修煉者因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向政府以及被輿論宣傳深深矇蔽的世人講述著自己在修煉中受益的事實和法輪功的真相,並揭露了當權者為維護其獨裁統治扼殺正義與良知的邪惡本質,卻遭到了難以言說的殘酷迫害,被非法關押、勞教所的酷刑、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活摘人體器官…

就在落筆寫這篇文章時,我聽到了一個發生在身邊的事,離家不遠有個工廠,在一九九零年代工廠效益日漸不好,工人和家屬們因煉法輪功獲得了健康的身體,省去大筆的醫藥開支,並因修煉法理使道德回升,為工廠為家庭帶來安定祥和的風氣,有一對夫婦在自身所受益的功法飽受造謠誹謗的時候堅持向周圍鄰里講述真相,卻被綁架勞教迫害,丈夫死在了勞教所裡,妻子仍在被非法關押,而他們的女兒面對父母這樣的遭遇卻冷漠的說了句「活該」……恍惚間瘋狂的文革時代又回來了,那些十幾歲的紅小兵把被扣上××大帽子的父母、老師送上斷頭台,任意羞辱迫害,滿口囂張的喊著「牛鬼蛇神」、「階級敵人」。中共意識形態上的控制真是邪惡至極,在這惡性怪圈能讓人失去最基本的理智和情感,人們的思想已經是「畫地為牢」,禁錮在共產黨所允許的思想範圍之內,出格一步就是罪,真是「爹錯娘錯,政府沒錯」,這是如此荒唐如此殘酷,連這最基本的是非善惡都分辨不清了嗎?

為了還原一個事實的真相,為了堂堂正正地講幾句真話,為了讓人們遠離災難,面對強權與暴力,多少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失去了生命,多少人被迫流離失所,多少家庭被推向深淵。而這些罪惡就發生我們每一個人的身邊,我們多數人卻還不知道這意味著甚麼。

當我們對邪惡的漠視就是變相的縱容,當我們拒絕接受真相的傳遞就是阻擋了一份善意,而每一份對善良的支持和善良的努力,都會成為對邪惡的一份窒息。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發生在日常生活的許多方面,無論是選擇瞭解真相、支持正義,還是與邪惡劃清界限。你無法阻擋未來社會變局大潮的來臨,但你的選擇卻可以改變自己的未來,改變自我命運之流的方向。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善一

評論
2015-04-23 2: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