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鮑彤:修煉法輪功沒有錯 鎮壓者喪心病狂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先生認為,「真、善、忍」是普世價值,修煉法輪功沒有錯,迫害法輪功令人憤慨,發動鎮壓者可以說是喪心病狂。(Renee Chiang/維基百科)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4月24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常春採訪報導)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來到北京和平請願,成為轟動一時的歷史性事件,被國際社會讚譽為「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訪活動」。但當年7月份,江澤民悍然發動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十六年來,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年復一年以各種方式來紀念「四二五」,呼籲中共立刻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在2015年「4.25」紀念日前夕,大紀元特約記者採訪了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先生。他認為「真、善、忍」是普世價值,修煉法輪功沒有錯,迫害法輪功令人憤慨,發動鎮壓者可以說是喪心病狂。

記者:1999年4月25日那天,有超過1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市國家信訪局所在的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進行和平請願,希望政府結束不合理的對待,十六年過去了,您能談一下這件事情當年對中國的影響嗎?

鮑彤那個時候我剛從秦城(監獄)出來不久,大概就是兩三年,當時聽說在中南海門口有很多法輪功學員,情況我不太清楚,好像之前法輪功在中國是可以自由活動,後來是在天津受到了冤屈,因此法輪功學員就到北京來請願。

但是我聽說,好像一開始的時候,朱鎔基總理派中辦的人告訴請願的人說,中央沒有說你們是非法的、你們也不要把這件事情當作一回事、你們好好去修煉身體,中央不會干擾你們的。我記得在《人民日報》上登過,至少是我看到過。當然我年紀大了,我可能記得不是很清楚,也可能記錯。但是我想總的意思是不會錯的,就是法輪功要求自由活動,朱鎔基作為中央常委、作為國務院總理,他派人來宣布,請大家安心,沒有這回事。我當時想這個問題應該解決了,相安無事。請願也是正常,而回答,我認為也是很好。

沒想到,過了幾天以後,好像有一個人姓江,叫江澤民,他那個時候是中共總書記,他震怒了,覺得這個事情不得了、不像話,「怎麼有萬把人跑出來,我都不知道,這還了得,這中國不天下大亂了」。後來人大常委通過一個法律,大概是根據江澤民的提議。江給指示的人加班加點,就搞了一個甚麼「取締x教」的法。荒唐!中國的法律有甚麼根據說哪一個東西是邪的?中國的法律只能說哪一種行為是合法的、哪一種行為是不合法的,就是說,有某種行為的人,是要受到法律制裁;不做違法活動的人,一定受到法律保護的,這才是中國的法律。因為你定一個東西、一個法律,叫做「取締x教」,那麼有些教就變成邪教了,天下有這種事情嗎?我認為荒唐!

後來官方媒體報導說,這個法輪功裡邊有人「自殺」、「自焚」,因此他就是x教。我聽了這個話以後覺得很奇怪。據我所知,世界一切政治組織、社會團體裡邊,大概自殺的人最多的應該是中國共產黨。它早在六十年以前,當然那個時候,也可能五十、四十年以前,那個時候就有中共政治局委員高崗自殺。後來文化大革命當中,許許多多高級幹部自殺。我看這個自殺應該是世界之冠。那麼,這樣一個黨是不是邪黨啊、是不是應該取締呀?所以把一個組織宣布為邪,這個沒根據。

這個組織是個甚麼組織呢,據我瞭解,是一個健身的組織、是一個修身養性的組織,他講:要真、要善、要忍。真、善、忍這是普世價值,有甚麼錯、有甚麼罪?真、善如果是x教,那麼醜惡、仇恨就是正道了?荒唐吧。第三個叫忍,忍就是要忍耐,忍耐我想,就是互相包容,意見不同的時候,你考慮一下我的意見,我考慮一下你的意見。忍,不要怒氣沖沖,一看就造反有理,像毛澤東那樣,那是胡鬧。「真、善、忍」有甚麼問題啊?修身養性有甚麼問題呀?

當時我真不了解煉法輪功的都是誰,後來一打聽,很多都是老太太、老頭(編者註:法輪功各行各業都有學員,年輕的、高學歷的也很多)。他們不像江澤民那些人啊,他們沒有病也能吃藥的。他們那些人有了病到哪裏去看病呀?他們需要吃藥到哪裏去吃藥呀?他們沒錢,他們就只能夠依靠中國的一些傳統的修身養性的方法,心胸開闊一點、精神愉快一點,能夠使自己適應各種不同的逆境、能夠使自己的病得到一些康復,聽說療效很好。

我想療效很好應該讓他推廣,療效不夠好,只要有一點的療效,也應該肯定他的療效,怎麼能夠說人家法輪功就是x教?我認為不對!我認為江澤民叫這是x教就是不對。我剛才說了,照這麼說,我認為共產黨就是邪黨!江澤民能否定這一點嗎?我想中國共產黨能夠把統計拿出來,哪一個黨自殺的人超過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有沒有?全世界有沒有?古代有沒有?沒有!那麼中國共產黨自己就是第一邪黨。

所以,法輪功有沒有「自殺」、「自焚」先不說,不要拿這個東西來說人家法輪功是「x教」,因為首先必須肯定中國共產黨就是邪黨!你不想肯定中國共產黨是邪黨,那麼你也沒有權來肯定別人家是x教。何況一個中國共產黨的一個中央總書記,他有甚麼了不起呀?怎麼能夠下命令,叫人大常委搞一個甚麼甚麼法——反對x教法。人大常委就是給他當花瓶的?人大常委是最高權力機構的常設機構,能這樣搞嗎?這不對嘛!江澤民這樣下命令不對,人大常委這樣伺候他也不對,這種事情不對。

後來我知道的,迫害的事情很多了,就是一煉法輪功了就把你捉起來,你不再煉法輪功你就必須檢討、你必須告密誰也是法輪功,搞成一種恐怖。有人告訴我說法輪功有幾千萬人,我當然不知道法輪功有幾千萬人。我認為,法輪功就是沒有幾千萬人,就算幾百萬人、幾十萬人;就算幾萬人、就算幾千人,那也是合法的。

江澤民你可以發明一個甚麼「三個代表」,人家不能信仰「真善忍」;你可以為所欲為,人家不能缺醫少藥的。農村裡面一些老頭、老太太他們哪有甚麼醫保?下崗工人他們是貧民,他們沒有條件從政府、從社會得到治療的好處。他們要自己想辦法延年益壽,你就叫他是邪,天下還有這種事情?我說喪心病狂。

所以當時有人問我,法輪功怎麼回事?我說實在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但是我認為,迫害法輪功,這肯定是反人類的;無論是普世價值或者中國特色的道德,迫害法輪功肯定都是不容許的。這種事情沉默,我認為不應該沉默!

在天安門西門靜坐一萬多人(4.25大上訪的萬餘人或站或坐,集中在府右街和文津街的中南海對側,以及西安門大街。——編者註),十六年了沒個說法。共產黨做了這種事情,十六年不反省、十六年沒個說法、十六年幹甚麼去了、十六年都爭權奪利去了、十六年就腐敗去了——這些事情情緒很高、積極性很大,做了這麼多壞事,就不想自己檢討一下、不想自己認個錯,不像話。我說哪一個正義的人,都不能不憤慨,怎麼能夠採取這樣一個態度?!

所以我想這種事情,天下人評天下事,居然這種事情發生在中國,那麼中國人人有權根據人道、根據天理、根據正義、根據法律來說個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哪有這麼糊里糊塗一弄就是十幾年,沒有一個下文,不像話的。

記者:鮑彤先生,您剛剛談到了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當時中共官方媒體報導稱,當年江澤民叫囂三個月打倒法輪功,如今正如您剛才所說的十六年過去了,現在大家都有目共睹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打倒,反而越來傳播得越廣,目前,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在修煉法輪功,您對此有甚麼看法呢?

鮑彤:我想,一種信仰一種健身的方法能夠傳播得這麼廣,能夠持續時間這麼長,他一定有他的價值。因此,我祝賀這種健身的方法、這種信仰能夠發揚光大。我希望,不管像江澤民這種人或立了法呀,搞這種東西。不管他用甚麼手段,倒行逆施是不能得逞的,不能夠損害法輪功的。我希望法輪功能夠正常地、健康地發展,能夠造福人類。

記者:據海外媒體報導,這十六年來,法輪功學員一直都在堅持反迫害,他們不只是堅持修煉還在堅持反迫害、不斷講清真相,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是一個甚麼樣的功法,而且也讓更多的人知道中共是一個甚麼樣的東西,您對此有甚麼看法嗎?

鮑彤:我對這種精神表示敬佩,我想在這一點上,煉法輪功的人或者是不煉法輪功的人是共同的,是互相支持的、是互相同情的、是互相理解的。維護中國公民的權益、維護人類的共同人道,是我們共同的事情。希望一切為人道、為人類的文明進步發聲的人都能夠互相支持。

記者:目前有很多海內外觀察人士認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目前已經是騎虎難下了,您怎麼看?

鮑彤:我覺得騎虎很好下嘛!下來就完了,有甚麼不敢下的。承認錯誤、承認自己犯法了、承認自己做錯了、承認自己過去的領導人犯了反人類罪,不就完了嗎?有甚麼困難,這種事有甚麼羞羞答答。

我認為不應該有甚麼困難,除非自己願意跟他們捆在一起。既然不是自己的責任,為甚麼自己不能光明磊落地來發表自己的意見。既然不是黑幫,為甚麼不能夠公正地、正大光明地來說一句心裏話,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哪個正確、哪個錯誤、哪個是合法的、哪個是非法的。我想騎虎沒有甚麼難下的。想下,下來不就完了。

記者:鮑彤先生,您對法輪功學員4.25爭取修煉自由,您還有甚麼要說的嗎?

鮑彤:我想每一個人都應該維護自己的權利,法輪功的修煉者也有權維護自己的權利。就像不是法輪功的人,也有權維護自己的權利一樣。修煉法輪功的人跟不修煉法輪功的人,在維護自己的權利的時候,都應該互相支持,我想這是一回事,不是兩回事。

責任編輯:唐青

評論
2015-04-25 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