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習曾鬥:破除「王權虛置」模式的終極戰

劉曉真

人氣: 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4月05日訊】3月下旬,國安高官馬建系商人郭文貴出面「反擊」,吸引了中文世界眾多眼球,但看來並未成功阻擊習王打擊國安系後台的步伐。從整個戰況分析,這是習近平破除胡錦濤「王權虛置」之局的最後一場惡戰。

習王反腐未改方向

有些報導如《三宗罪!周永康被天津檢方提起公訴》開頭,讓人產生從原來公佈的六宗罪甚至七宗罪(加上「非組織政治活動」)減少至三宗罪的錯覺,以為會輕判。我仔細將4月2日與2014年12月5日這兩條新華社消息對比,發現列舉罪狀的文字基本一樣:「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濫用職權,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社會影響惡劣,情節特別嚴重;違反保守國家秘密法的規定,故意洩露國家秘密,情節特別嚴重,依法應當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省略的只是「周永康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保密紀律、嚴重違反廉潔自律規定,本人及親屬收受他人大量財物;與多名女性通姦併進行權色、錢色交易。調查中還發現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線索」等文字。

應該說罪項並未減少,因為違紀本非刑罪,權色交易與錢色交易可納入「濫用職權罪」,原來的「六宗罪」是大家按照用分號(;)區隔的罪名數量來理解,將違紀列入刑罪了。前一向高法報告的「非組織政治活動(反黨罪)」也是黨紀,非刑罪。

因此,周案其實還是按原來的擬定方案繼續,郭文貴的所謂「反擊」,只是展現了郭的後台「仍然在戰鬥」的姿態,與曾的前秘書施芝鴻3月5日在兩會上自主朗讀稿件,批評海外媒體「在有關部門沒有餵料」的情況下,對中紀委那篇「慶親王」文章做了不負責的報導,屬於同類性質,是在權力鬥爭中居於弱勢的一方使出的虛招,有點「我死,也決不讓你好活」的意思。

「慶親王」老同事吳振芳「接受組織調查」

在宣佈周案以三罪起訴前一天,即4月2日,中紀委網站發佈消息,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原黨組成員、副總經理吳振芳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這位吳振芳於2013年4月退休,已屬於「不擋道」的一類,何以在這個時間選這個人「接受組織調查」?

吳的簡歷也許可以解惑。吳振芳出生於1952年,1971年進入石油行業,在遼河油田工作。1980年至1993年,吳從擔任中海油南海西部工程公司經理開始,遷任管理層各種職務,直至2004年被任命為中海油總公司黨組成員、副總經理,期間一直都在中海油工作。直至2013年4月3日,《中國組織人事報》刊發人事任免通告,宣佈其時61歲的吳振芳不再擔任中海油總公司黨組成員、副總經理職務。按吳在免職前幾天發表的《愛,是永恆不變的情感——我在中國海洋石油的33年》一文自述,吳是退休。

曾慶紅與吳振芳有同事之誼:1981年曾慶紅任國家能委辦公廳副處長,1983年至1984年任中海油總公司聯絡部副經理,石油部外事局副局長,南黃海石油公司黨委書記。曾調任上海政府任職後,仕途節節上升,舊交自然都樂於與其維持關係。由於曾慶紅出身石油系統,其兒子曾偉據稱「長期掌握石油、能源、化工行業,是有名的石油大亨,並且涉足房地產領域」。應該說,曾偉在石油系統內很可能得到吳振芳的關照,吳在此時「接受組織調查」,估計調查內容與曾家有關。

自保兼集權:破除胡錦濤「王權虛置」模式

習曾矛盾,海外解釋多認為是曾慶紅這位昔日的「立王者」與王之戰,這話其實只說對了一小半,因為習近平並非依靠曾慶紅力扶上位。從其上位過程來說,檯面上,習經過了中共組織部門提拔官員的各道門坎,從縣、市、省、一道道升上來;檯面下,習被江胡兩代高層主要人物接受的原因,其一是他既非胡的人,也非江的人,無門無派;其二是習的「紅二代」身份,符合京城政治隱形勢力即紅色權貴家族「自家子弟」當家的共同期望。與薄熙來相比較,薄精明外露、咄咄逼人,習登位之前的作風平和、內斂自持。在江、曾等人眼中,習更易於受控制。這也是在傳說中胡在第二任期之初,讓省部級官員中推選繼位者時,習近平被同級官員們推舉的原因。

因此,江曾不能說是「立王者」,只能說,他們在當時與胡、溫等人就接班人達成共識時表示同意,並未反對;薄後來的唱紅打黑、重慶模式,實際上是在儲位已定之後想改變中央決定。外界雖然不清楚江、曾二人對薄的態度(未見二人公開支持薄),但在薄出事後,那時再力挺薄也是勢所不能,支持胡溫習倒薄,應該是時勢逼迫之下的選擇。

有人認為,胡錦濤時期的中共不是獨裁體制,這看法完全錯誤。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權力集中於一人或一個小集團之手,都是獨裁政體。集中於一人之手是個人獨裁,集中於小集團之手是寡頭獨裁。因此,胡錦濤時期是寡頭獨裁,政治、軍事、文化等最高權力分散於各系統的負責人手中。這種模式是江曾等前朝故老所喜歡的模式,因為這種模式便於他們繼續施加影響力,維持自己的隱形政治權力,並維持本家族及利益從屬者的既得利益格局。

習與江曾矛盾的起始時間,估計始於薄案之後。習近平集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三職於一身,似乎權傾一時。但他履職之後,發現自己兩手空空,政法是周的地盤;軍中郭徐勢大,將校全系二人提拔;國安系統馬建等人當家,處處掣肘,還與周永康合作。這種情況之下,習近平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繼續胡錦濤的王權虛置模式,當個傀儡;二是奮起一博,做個名至實歸的最高領導人。習不是那種甘心受制於人的人,因此開始以反腐為利器清除各大系統的「王者」,即他說的「團團伙伙」。當然,習還有一個非常充足的理由:中國政治系統的腐敗已到了非治不可、不治就得亡黨的嚴重程度。

如今各系統的「王者」均已落敗:周永康案將開審,郭伯雄接受審查,徐才厚身死名裂,令計劃進了監獄,馬建不僅繫獄,其利益鏈條上的人馬均從昔日的強勢圍獵者變成了被圍獵者。有人認為,郭文貴日前接受《香港商報》等媒體採訪,讓這場權爭鹿死誰手前景變得不明朗。但從郭的滾地式戰法中所透露出來的信息,其實是郭的後台手裡並沒握有讓自己免於覆亡的好牌。

中共是獨裁政體,毛澤東是個人獨裁,鄧小平的集體領導與江澤民時期都是寡頭獨裁,但鄧有決斷之權,江澤民號稱「領導集體的核心」,仍然王權在握。到了胡錦濤時期才形成幕後有江曾等干預政事,台上是「九龍治水」,最高領導人王權虛置。近兩年習近平將散落在各系統的「王者」手中之權「收歸上有」,這是權力演化的邏輯,古今中外,就算是真正的「立王者」,在自身與其所立之王之間,最後也大都以悲劇收場。因為立王者從來都不會主動放棄對王的控制,王要麼接受這種傀儡局面,要麼在力量夠大時結束這種局面。這種結束,當然不會訴諸和平手段。

應該說,習曾之間的戰鬥,已經進入收官階段。結果是清楚的,不清楚的是失敗一方將以甚麼姿態謝幕。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5-04-05 9: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