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世界》與教室失竊案

作者: 文/佐藤玉枝 編譯/陳淵燦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一本雨果的世界名著《悲慘世界》,讓教室失竊案不傷任何人的心坎,又成功地將失物回歸原主,也藉此機會不著痕跡地警惕了偷書人的心。

佐藤玉枝的芝山岩精神

佐藤玉枝(1918~2015年),日本長野縣小野郡青木村人。6歲時舉家遷台,在台完成小學、嘉義高等女校,並通過台灣全島僅錄取30人窄門進入台北第一師範學校(今台北市立大學)。學成後任職嘉義市玉川公學校(今崇文國小)教師,23歲時辭職回日本結婚,在台17年(其中5年擔任教師)。

日治之初,首重教育之重要,1896年1月在台北北部稍高處的芝山岩就設有學堂。有6位老師下山時開會,有情報顯示會有生命之險,仍不改初衷勇往直下,遂遇反日武裝勢力襲擊而喪命,後人遂稱道此乃堅持為教育犧牲,雖死而有餘榮的「芝山岩精神」。

佐藤老師奉此精神,為教育死而後已的理念,埋頭小學教育工作,著有勞績,可欣可佩。因視台灣為其第二故鄉,不能忘情在台時光;二戰後兩次回台與昔日學生相聚,受盛大歡迎。因喜愛寫作,公餘動筆之下留有若干篇章,集成一冊,名為《私の台灣》,於民國103年12月間寄來5冊,交筆者分發摯友。

佐藤老師於去(104)年1月2日老衰故世(享壽97歲)。經徵得遺族同意,擇其數篇,譯成中文,以與熱心教育之讀者分享。俾能回憶當年曾經有過如此對台灣子弟的教育,盡心盡意,悉力栽培,公而忘私的頗多優秀教師,令人懷念不已。

《悲慘世界》(Les Miserales)是法國大文學家維克多.雨果(Vietor Hugo,1802~1885年,詩人、戲劇家、小說家、浪漫派泰斗)所著。男主角名叫尚萬強,描寫下層社會各種人物性格,以堅苦卓絕之生涯為中心,真切動人。

佐藤老師的一段美麗回憶

初任教師的第一年秋天,我擔任班上的導師,竟而發生盗竊事件。那是剛剛上體育課,偶然回到教室時,竟然看到某一女生從別人的書包裡,拿出一本書,放進自己的書包中。

因為事情來得太突然,我不禁震驚而發抖不已,記得連上課都心不在焉,不能專注了。

體育課下課之後,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坐位。發覺那本書遺失的學生叫道:「我的書不見了!我明明放進書包的啊!」然後前來報告。

當年我還很年輕,回她說:「哎呀,真糟糕,你不是收拾得很好的嗎?我相信一定會找得出來,你不用擔心」。說著叫全班人坐下,表示今天就要講關於法國的故事。就這樣,我開始為全班同學講起雨果《悲慘世界》的故事:

僅僅為了偷取一塊麵包而被判19年身繫囹圄的尚萬強(故事男主角)脫獄,却因從教會偷取銀質食器而被捕時,神父告訴警察說「這是我給他的」之後,又拿出一對燭台給他,為其解救險被帶走的噩運。後因經商致富,身成市長的他,得到地位與名譽之後,公開為了解救因本人自己偷東西竟有人被誤捕的,遂而脫獄的故事。全班正為了展開這種令人倒抽一口氣的大逆轉,也因貫徹真實之尊貴不換的氣質而有人含著眼淚,也有人嘆口氣地聽完了這樣動人的個中情節。

當講完這故事之後,我下了一句結語:

「維克多.雨果把這一真實的事實,寫成了這麼動人的小說。可是最近發覺人類手指上的指紋,在世界上從沒有一個相同。當你拿到東西時,就已經留下了你的指紋。警察可以調取指紋,究明究竟是誰拿到這東西,所以無辜的人被誤為犯人的情形也就非常少了」。

學生們有了輕微的動盪。「很厲害的唷!我手上的指紋在這世界上只有一個哪!」「警察真是蠻厲害的嘛!」「桌子或書包也都有指紋了呢!」

這時我又加了一句:「○○同學剛剛丟了一本書,那是向姐姐借來的東西,她感到很困擾。」我停頓了一下,繼續說:「我想她一定正在後悔而在責備自己了。如果有誰知道這書的下落,希望能在明天一早放進老師的抽屜中。我深信人人都有一顆如同男主角尚萬強一般,正心誠意的心。」

次日我故意晚了些到校,在拉開的抽屜中,看到了遺失的那本書。

我振奮地像個少女般,用小碎步跑到教室,告訴大家那本書已經找回來了。同時在這世上最正直、勇敢的,正是把書給帶回來的那位同學。

在全班同學歡欣鼓舞的情結中,我注意到稍帶緊張的那位同學的表情,似乎更加燦爛歡喜了。◇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生命是一趟探險的旅程,在這旅程中,必須依靠智慧來選擇方向,而看清他人生命故事的流動就可以看到人生的指南針。閱讀概念圖可完整呈現概念關係與流動,提供人生方向。
  • 老師必須要具備觀察孩子的明心慧眼,與等待時機的耐性,才能真正幫助孩子們了解彼此,讓他們跟同儕之間更和諧的相處。
  • 這學期中,怡庭的身障母親帶著家暴保護令,流浪到小鎮來,將她轉學到本校。沒多久,我發現怡庭雖然有令人同情的身世,卻也有令孩子們討厭的個性......
  • 「他」又惹老師大發雷霆了,「他」又慣例的在地上扭動,眼眶帶著淚珠......
  • 我常常以老里長兒子為例,希望班上的孩子能控制情緒不要衝動,要沉著面對事情......
  • 看到阿龍在全校師生面前演出布袋戲。我知道,現在他不但能用手演布袋戲,也能用手掌握自己人生的方向了。
  • 無論哪個班裏總是會有幾個調皮的學生,於是我在我的音樂課定了這麼一條規矩:不能認真上課、違反紀律的學生要抄寫《弟子規》。這麼做不僅僅是一種責罰,希望他們能認真上課,同時也是希望他們在抄寫《弟子規》的學習中,悉心領受古聖賢的教育。
  • 擔任班級導師多年,發現「一枝草,一點露」這句俗諺的可貴。
  • 「老師,漢漢又打人」,小朋友大聲叫著。漢漢是一位剛升上幼稚園大班的小朋友,但他的「事蹟」可不少,動手打人似乎是常有的事。
  • 「你在做什麼?不想寫就不要寫!」這一吼瞬間讓整個教室氣氛凝結,鴉雀無聲。原來,又是那位剛上小一的小男生讓老師按耐不住情緒發飆。這小男生每天總是問題不斷:不好好寫功課、小動作又多,看回家作業多不想寫就哭,還乾脆躺在地上打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