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

散文:釉彩,陶家寂寞的顏色

文/王金丁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

題名為「破曉、孤月、冬雪、愁雲」的四個陶碗,此刻端莊地呈現眼前。這才明白陶藝家用植物灰與泥漿釉燒製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澤、紋路與肌理之奇妙。

「破曉」陶碗,碗上顯露一片凹凸層次的黯黑色紋理,只在褐色碗緣出現一線白光,似乎,只要將那陶碗輕輕轉動半圈,就能聽到雞鳴聲,讓人體會了陶藝家命名「破曉」的心思。

那只「孤月」陶碗,外表是淡褐色的天空,天空裡隨意畫著清晰的黑色紋路,往碗裡探看,細細的黑線條將淡褐釉色襯托得更加明亮,顯出了孤月的清高。再看「冬雪」陶碗時,心情不免一沉,簇簇黑釉凝結碗裡,雖不見雪卻讓我讚歎釉理的天工巧妙,不經心觸目陶碗週緣時,晶亮的白雪已繞了一圈,不免再看一眼碗裡凝結的黑釉,才驚覺陶藝家早已知曉我此刻鬱結的心情。

旁邊那個稱為「愁雲」的陶碗,正大方地顯露著高雅的氣質,碗裡碗外飄浮著灰褐色雲朵,就是朵朵愁雲,而今已飄至心湖上了,不覺讓人跟著高雅了起來。

從陶碗釉彩無盡的世界回過神來,誰都會驚歎中國陶釉的奧妙姿采。

或許是遠古的時代,哪個眼尖的人在窯壁上瞧見了發著光的落灰,這新鮮事兒傳到了多事的人耳朵裡,也試著捏了泥土,塗上草木灰丟進火紅的窯裡,哪塊幸運的泥土現出了光亮的色澤,算是中國第一片灰釉陶吧。

以後的朝朝代代,又有好事的匠師,也有講究品味的,把製釉的功夫或精研或改良,後來,又加進來泥漿釉料,陶瓷器皿變得更為多彩,陶釉就這樣傳了下來。據說東漢時期,浙江地區已燒出了青釉瓷器,到了近代,由於製陶地區各具不同的地理特性,幻化出特殊的釉彩效果,產出了福建建窯的油滴和兔毫,定窯的鷓鴣斑和鐵紅,磁州窯的白地黑花,還有吉州窯的木葉天目,叫人目眩神迷。

古代陶工調製灰釉,醖釀出典雅的傳統釉色,現代的陶藝家用火燄燃燒天然的釉料,釉質渾厚高雅,釉色溫潤柔和,大自然物質的巧妙運用,能幻化出神奇的效果。釉料的植物灰及泥漿來自土地,消蝕後變成灰燼仍然回歸大地,又成為其他生命的養分,萬物循環輪迴,生生不息。

火燄的焠煉是製陶的最後一道關卡,也是成敗的關鍵。窯洞前火光映紅了臉龐,藝術家仍然孤獨的守著夜色,燃燒著一生的寂寞,等待的就是這一刻──開窯時,或許是驚喜,或許是嘆息。@*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田野到都市高樓,母親跟著父親走過了一生,在漫長的歲月裡,他們共同守護著這個最簡單的愛情,只是都沒有說出來。
  • 要是葉蔭裡鳥聲喧譁,幾個孩子便趕緊使足了勁,搶著將石頭擲出去,只見一群麻雀拍著翅膀飛向天空,帶走了一陣雜沓聲後,樹上的芒果該落的都落了下來。
  • 當憶起兒時鄉下姐姐們手裡拋起的一個個小布囊時,心裡不由得升起一絲溫馨。可是,現在已不見小布囊遊戲了,兒時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兒去了。
  • 往山下瞧去,原野裡錯落著屋舍、樹木、麥田,那條溪流在村子邊上畫了一道弧線,溪邊一排紅色的楓樹隱約可見,歸德鄉果然盡在眼底…
  • (shown)原來那月牙兒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驢厩裡一片雪亮,遠遠的可以看見那黃鬃驢兒正偏著頭沉沉睡著。這驢兒模樣我還記著,懂事後,海二叔就趕著驢兒,帶著我駕著驢車穿江越嶺,九村十八鎮的奔波,輸運歸德鄉方圓幾十里山川間的農產事物…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訪,不由得想起舊時南台灣故鄉的綿綿春雨來。彼時的雨吹著淅瀝淅瀝的口哨,敲打著玻璃窗戶,一點一滴敲進我的夢境裡…
  • 我以為是被我的嘹亮優美的嗩吶聲吸引來的,想不到她卻告訴我吹奏的原理,告訴我如何換氣,如何控制聲韻的迴旋,還說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隨時要保持一顆純淨的心。她平靜的神情與廣闊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風。那時,我才知道音樂裡還有這樣的境界。
  • 安平經過荷蘭人、鄭氏、清廷及日人幾個治理階段,留下了時空邅遞的歷史痕跡。在安平古堡東側,荷蘭人建造的街道,及輻湊街道兩旁的舊聚落仍然保留了下來,遊走巷弄間,不免讓人回想先民渡海來台,艱辛奮鬥的歲月歷程…
  • 老漁夫船前船後跳來跳去,嘴裡吆喝著向我揮手,在這個微雨而孤寂的港灣裡,帶給了我一絲暖意。
  • 幾天後,貓頭鷹的羽翼下又鑽出了一隻小貓頭鷹,有人說是貓頭鷹在呵護著小鷹,也有人說貓頭鷹在教小鷹飛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