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馬三家來信》連載22:第3章 專管(4下)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第三章 專管 ◇

 

四、「我想活著出去!」

6

在教室裡上課,有法制課、心理衛生課、科普課、歷史課等等,每次上課,警察都要錄像,這些錄像要存檔備案,是給上級匯報工作成績的證據。

有一次,一個外來的警察來上課,講世界幾大邪教及其特點。

台下沒有反應,在後面聽課的于愛江火了:

「以後上課必須鼓掌!必須積極回答問題!必須發言!」

從此以後,上課時就有警察拿著電棍在後面監督了,「誰不鼓掌?聽課必須鼓掌!」

觀看「崇尚科學,破除迷信」的科教片。

積極發言的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老軍人,他曾經參加過抗美援朝,因修煉法輪功勞教一年。他細聲慢語的講到,自己煉功時曾經騰空飛起,還進入過另外空間,……

「停、停、停!」 坐在後排的于愛江急了,「不要再講了,都成了你們的修煉交流會了!都給我下課!」

看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主要是播放「法輪功自殺殺人自焚」的節目,滾動式播放。

每次上課後都必須寫心得體會,所有的心得必須涉及對法輪功的態度,必須認識到:「法輪功是誤國誤民、反科學、反人類、反社會的邪教。」

內容可以千篇一律,一定要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表明自己得到了改造,感謝政府和警察的教育感化挽救,使自己懸崖勒馬、迷途知返,最後,要讚頌「三大隊是新生之地,幹警是改造靈魂的工程師。」

所有的教育就是訓練人如何不打折扣的按照標準答案說話。

 

7

有時也看新聞,只允許看《新聞聯播》。

有一天,《新聞聯播》裡播放中國政府抗議美國總統接見達賴,大家都睜大了眼睛,正在值班的李勇趕緊衝過來,迅速把電視關掉了。對大隊來說,社會上的任何「負面消息」,都是件可怕的事兒,而李勇的政治嗅覺就非常高。

作為培養對象,李勇經常被送到外地進行培訓,他拿回了很多結業證,也帶回了先進的轉化教育經驗,和其他警察相比,他工作認真,善於學習。

「坐小凳」是從北京調遣處學來的經驗,李勇是三大隊警察中對此要求最嚴格的。

「我也不打他,我也不罵他,我就讓他天天坐小板凳兒,一坐兩小時,放茅回來接著坐,一個禮拜,都老實了,讓幹啥幹啥。」李勇對「坐小凳」的作用深信不疑。

三大隊規定,走路必須走直角,據說這也是從北京調遣處學來的經驗。

車間到食堂之間的路線是斜的,有時「四防」習慣性的就帶隊伍直接走過去了,結果那天趕上李勇值班。

「都給我回來!」李勇一點都不馬虎,「重新走!」

走了幾個來回仍不滿意,李勇想了個辦法,他讓一個「四防」站在車間與食堂連線的直角拐點上,要求必須繞過這個「四防」走,這樣就保證隊列不走斜線,只能走直角了。於是,全體勞教都縮著脖子,反覆練習從車間繞過這個直角到食堂門口,直到李勇滿意了,才被允許進食堂吃飯。

李勇也沒吃飯呢,整整訓練了一個中午。

從此以後,李勇規定,「無論一個人還是集體列隊行走,無論去哪裡,都必須走直角。」

 

8

學習結束就要考試了。

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到教室,進行「轉化」成果考試。一張問卷,十幾道選擇題,標準答案就一套,只需「打勾」就可以了。大隊每半個月考試一次,用來鑑定有沒有人出現思想反彈,是否轉化不徹底。考試也是為上級驗收做準備的,平時的考試卷和驗收時的完全一樣。

所有的考試都是為了檢測這些法輪功學員是否說真話、是否還想說真話。

田貴德被拖走了,答卷不合格;大老李被拉出來了,答卷不合格。

不合格就單練。在三十多度的高溫下走隊列,一遍一遍的唱紅歌,一遍一遍的高喊侮辱自己的口號,反覆練。

從動作到言語,生活就是馴服和自我侮辱,不斷的說假話,不斷的背叛,成為唯一安全的生存方式。所有的指令都必須服從,沒有為甚麼,不要問為甚麼。

 

9

魯大慶沒有想到,還有比活摘器官更讓他痛苦的事兒!

「轉化」以後,魯大慶覺得自己就像個行屍走肉的活死人,沒有魂兒一樣遊蕩在三大隊。

「四防」經常對勞教們說:「千萬別把自己當人!」魯大慶確實感覺自己不再是人了,周圍的人也不是人,三大隊就是個「鬼城」。

有一段時間,收工後必須在宣誓欄前宣誓,這是三大隊每天都要重複的一個「儀式」。

先排隊在大廳集合,然後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要求挨個宣誓,聲音小就一直「宣」下去,直到警察滿意才可以回監舍。

在監舍裡,一舉一動都被監視,不准閉眼,不准愣神,不准盤腿,這些姿勢意味著轉化還不到位,都是違規的,拉出去電!

休息二十分鐘後,全體集合到大廳裡坐小凳背23號令,直到睡覺時間。

一天三頓飯,魯大慶每頓都吃很多,一躺到床上,他就感到自己在往下墜落,但很快也就睡著了,睡著啥也不想了。

早上一醒來,魯大慶就難受極了。這一天裡,他要跪著疊「假相被」,蹲著和警察說話,夾著胳膊走著直角去食堂吃飯,高喊著誣蔑師父和自己的口號出工,收工後還要舉著拳頭宣誓……

魯大慶看著自己:

往前一步跨出人群,立正,舉起右手,握緊拳頭,放在右耳旁,然後對著宣誓欄,按上面的文字念宣誓詞:「我自願與法輪功……決裂,……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

每一次宣誓都像是一次自我毀滅,這種比死還要殘酷的精神閹割,使魯大慶痛苦至極,他沒想到被迫放棄信仰、被迫侮辱自己的師父,竟然比活摘器官更可怕。

「我一定要把它擦了!」魯大慶暗暗下定決心。

 

10

「放下手裡的活兒,站起來!集合上樓!」

氣氛恐怖,「像要殺人一樣」。車間裡正在幹活兒的魯大慶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都被叫到樓上教室,是遼寧省勞教局的突擊驗收,填寫對法輪功態度的答卷。

「你們一定要如實回答問題,」一個女警察態度和藹的對大家說,「心裡怎麼想的就怎麼寫,不用寫名字。」然後她把手裡的卷子一張張發下去。

魯大慶接過卷子,一看又是老一套,勾畫選擇題,在認為正確的答案下面打勾。

法輪功是邪教還是正法?魯大慶回答,是正法。

法輪功好不好?魯大慶回答,好。

出去後還煉不煉?魯大慶回答,煉。

政府對法輪功的政策是英明的還是鎮壓?魯大慶回答,是鎮壓。

…………

十幾道題,只有一套標準答案。

于愛江走過來了,魯大慶趕緊交了卷,心怦怦跳。

收卷後,魯大慶被叫到辦公室,蹲在于愛江腳旁。

于愛江盯著他,然後慢慢摘下了手錶,魯大慶眼前一閃,很亮的一塊手錶。

手錶被放到了辦公桌上,擺好。

接著,魯大慶還沒明白咋回事兒,一個巴掌就扇過來:

「說!你怎麼答的卷?」

于愛江站著打蹲在地上的魯大慶,左手打累了,又換成右手,最後左右開弓一起打。

躲閃著于愛江的眼睛,魯大慶好容易蹲穩,又一巴掌掄過來。

他低下頭,說按照標準答案答的。他害怕了,沒敢說真話。

于愛江見他嘴軟了,就沒心思整治他了,「給我滾回去!」

這次答卷,很多人都沒有按「標準答案」回答,于愛江顧不上他了。

回來坐在小凳子上,魯大慶就聽見筒道那邊傳來慘叫,有人被拖過去上抻床了,是梁凱,這次考試,他沒有按照標準答案回答問題,公開表明了自己的真實想法。梁凱是因為在北京西站轉車時,身上被搜出了三張護身符小紙片而被勞教的,護身符上寫有「法輪大法好。」

11

已經過了十二點,所有人都躺下了,但沒有人睡的著。空蕩蕩的筒道裡,呻吟聲一陣陣從大閘那邊傳過來。

梁凱的答卷激起了警察們的憤怒。平時一次次的摸底考試,都是為了保證勞教局正式驗收時的轉化率,轉化率直接和警察們的附加工資、獎金、晉陞機會掛鉤,所以誰在答卷中寫了真話,誰就影響了三大隊的成績。

「太自私了這些人!還修真善忍呢!就只想自己!」警察認為不按要求答卷的人侵犯了他們的利益。

于愛江說,「乾脆申請個死亡名額,幹死他算了。」

王紅宇氣急了,為了增加梁凱的痛苦,他發狠的勒扯抻他的帶子。他嫌梁凱喊的聲音不夠大,希望他喊的再大聲些。

為了讓大家聽的清楚,王紅宇打開了辦公室的門,這樣,筒道裡的全體勞教都能更真切的聽到受刑者的慘叫,還有他的聲音:

「喊啊,你使勁喊啊,大牆外面聽不到!」

「告啊!你去告啊,勞教所就在這兒,不怕你告,你能告倒共產黨嗎?」

聲音只在一所三大隊的樓層裡迴盪,一所四周是高高的圍牆,圍牆外面是茫茫的曠野。

過了一會兒,王紅宇在辦公室門口結結巴巴的發表演講了,他講給受刑的人,也講給筒道裡所有的勞教:

「不按照要求答卷的人,以後拿筆前想想這張床,你就知道怎麼回答問題了,要形成條件反射,以後你們答卷時就想想這張床!」

「怎麼樣,我讓你一想起這張床就哆嗦!讓你一輩子忘不了!永遠記住,這就是我們要達到的目的,這樣你的卷子就能答好了。」

「我再和你們說一遍,你們要記住,中國有兩個地方還沒解放,一個是台灣,一個就是馬三家!」

馬三家的這句名言又被王紅宇結結巴巴的重複了一遍。

每個人都豎耳朵聽著,魯大慶躺在床上,在被子裡蜷成一團還是冷,被于愛江扇腫的臉卻火辣辣的疼著。**

責任編輯:蘇明真

點閱《馬三家來信》連載

評論
2015-05-11 8: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