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貴成:造假的央視版慶安槍案怎能服眾?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5月16日訊】5月2日,黑龍江省慶安火車站發生了警察李樂斌開槍擊斃乘客徐純合的事件,經過發酵,這一事件迅速成了席捲全國的公共事件。針對各方人士的質疑追問,在時隔12天之後的5月14日,經過了十幾天的緊張編輯,央視才公佈了關於這一案件的有關視頻資料。央視表面上是公佈真相,實際不過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目的還是要維護官方目前的調查結論:警察李樂斌的開槍行為是依法而為,完全沒有問題。

然而,央視版「慶安槍擊案」報導只可以哄哄那些惟央視之馬首是瞻的愚民愚婦,細心的人們只要稍加思考,就能明白央視只是利用剪輯出來的視頻做了一場歪曲性的報導,很難讓人信服。

從央視公佈的監控視頻來看,徐純合當時在慶安火車站買票後,將安檢門堵住,推出其他旅客,妨礙正常的通行。在警察李樂斌口頭警告和徒手控制後,徐純合不僅沒有收斂,反而威脅並有攻擊警察的跡象。警察跑進執勤室取警棍,徐純合緊追、踢門,在後續過程中,徐純合不僅推搡其母親阻擋警察執法,還將小女孩高舉砸向警察並摔倒在地面,到後來,徐純合更是拳打警察頭部並將其警帽打飛,後又奪過警棍反復砸向警察,在緊急之下,警察李樂斌被迫開槍。如此看來,徐純合純粹不但無事生非、擾亂公共秩序,而且不服從警察的正常執法警告和勸阻,在後來甚至還有傷害孩童和暴力襲警的行為,這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暴徒,完全是死有餘辜,警察最終開槍則是正義之舉。

可是善良的人們為什麼就不想想,徐純合為什麼要做出這些近乎發瘋的舉動,當地政府官員非法截訪或非法阻止徐純和一家出外乞討與徐純合的這些舉動有沒有因果關係?加上原始視頻裡被抹掉了時間記錄,就更讓人生疑了。

在央視報導被剪輯的原始視頻裡,同樣是監控視頻,在火車站以外的視頻有時間記錄,出現在螢幕的右上角,分別是上午9:58徐純和一家到達火車站候車室購票,10:11徐一家購票後出外吃飯,11:25吃完飯後回到火車站候車室。可是,在候車室內部的視頻卻完全沒有時間記錄。

請問央視,案發現場候車室內的視頻沒有時間記錄,是原始視頻裡沒有,還是你們故意把時間記錄抹去了?而原始視頻裡能沒有時間記錄嗎?那抹去時間記錄的人可能是誰呢?目的又何在呢?這樣做難道只是為了方便隨意剪輯編排嗎?有沒有誤導欺騙觀眾的一面呢?

我們還是先看看徐純合之所以做出這些近發瘋舉動的真實原因吧。

根據央視報導內容,徐純和一家11:25回到候車室,12:19警察李樂斌從執勤室趕到事發現場,當時徐純和正在阻止其他旅客進站。從徐純和開始阻止其他旅客進入候車室,到保安叫來警察李樂斌,這段時間算起來頂多9分鐘,那麼,從徐一家11:25進入候車室,到許褚和開始阻止旅客進候車室,這段時間應該有至少45分鐘,這45分鐘內究竟發生了什麼,央視為什麼不報導?正是這45分鐘內發生的事情,導致徐純和被激怒,做出阻止旅客進站的過激舉動。

央視的報導裡說明了徐純和一家所購車票的目的地大連金州,但為什麼要隱瞞火車票的乘車時間(下午16:1)?而《財經網》的報導則客觀一些,報導了火車票的乘車時間。央視報導隱瞞乘車時間的目的,顯然是為了掩蓋這樣一個真相:從徐一家上午9:58購票到下午16:14乘車,有長達6個多小時的候車時間,這足夠徐純和村裡或鎮上的維穩人員前來截訪或阻止外出的。

事實上正是這樣,根據與央視的報導有所不同的《財經網》的該案報導,徐純和在11:25進入候車室後的45分鐘左右的等車期間內,曾告訴其母,有人通知了村書記。那麼是誰通知了村書記,徐純和又是怎麼得知有人通知村書記的?央視為什麼對此不進行追究與報導?

其實任何人都可以明白這樣一個事實,作為當地的維穩物件,大名早已上了各方的維穩名單,徐純和在用身份證買票時,車站工作人員可能就通知了當地的維穩機構,維穩機構則又通知了村書記或鎮一級的領導。按照正常的維穩措施,村書記或者當地鎮領導就會帶領有關人員,前來火車站截訪或者阻止徐純和出行。說不定還有早的,讓人打電話或者是讓車站人員通知徐純和,不許他外出,這才激怒了徐純和,這也是徐純和買了火車票,卻要在候車室阻止他人進入的原因,他是怕維穩人員來了把他帶走。

如果在45分鐘內的候車時間內,徐純和曾接到別人不許外出的警告電話或者工作人員通知徐純和不許外出,央視是否有這樣的原始視頻,如果有,為什麼不報導?

而根據央視的報導,根據央視的剪輯過的視頻與解說,看後給人的印象是徐純和進入候車室後,馬上就去上廁所,從廁所出來後就用推車擋住進入候車室的通道。央視的報導,前一個視頻是徐一家進入候車室,接下來的視頻就是徐從廁所走出,用推車堵住通道,而央視的畫面解說是「十分鐘後,徐走出公廁用推車堵住安檢通道」,誤導觀眾,以為徐純和從進入候車室到開始堵住通道,中間只有十分鐘,而真相是至少45分鐘。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央視為什麼要掩蓋這長達45分鐘的時間內發生的真相呢?

接下來,我們必須要弄明白,警察李樂斌和徐純和之間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麼衝突呢?

根據央視報導,警察李樂斌12:19到達現場,當時徐純和正在阻止其他旅客進入候車室,警察李樂斌12:23開槍,中間的時間只有4到5分鐘,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生了警察李樂斌控制住徐純和,讓其他旅客進入候車室,然後,倆人發生爭執,李樂斌回值班室取警棍,用警棍毆打徐純和,倆人相持在一起,最後警察李樂斌開槍,這麼多的事情,竟然只是發生在短短4到5分鐘時間內,這不是明擺著說全國人民都是弱智嗎?

唯一可能的事實真相是,央視利用抹掉原始視頻上的時間記錄,對原始視頻進行了巧妙的剪輯,把兩件並不連貫發生的事情,安排在一起,給人連貫發生的印象。

根據《財經網》對該案的報導,徐純和在被警察李樂斌扣住雙手控制住,旅客進入候車室後,李樂斌放開了徐純和,「警察拉著徐純合走了一段,並訓斥了幾句,就將其放開,並示意徐母將其帶走。但是在央視的報導視頻裡,看不到這樣的鏡頭。另外,「徐母和目擊者稱,徐純合又跑到了進站口」,說明警察李樂斌放開對徐純和的控制(扣住其雙手)後,李樂斌曾離開過安檢口(進站口),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又跑到了進站口」,在央視報導的原始視頻裡,也看不到這樣的鏡頭。

根據央視的報導,徐純和從進入安檢通道阻止旅客進入候車室,到警察李樂斌控制住他,到李樂斌鬆開他的手,到倆人又發生爭執,這段時間,徐純和一直呆在安檢通道裡,這恐怕是一個謊言,一個利用對沒有時間記錄的原始視頻進行剪輯,編造出來的謊言。

根據網路上的其他報導,警察李樂斌曾經惱羞成怒搧過徐純和的耳光,還有人說,徐純和曾經被人架出過候車室。

到此時,事實的真相已經呼之欲出,徐與李發生過三次衝突,中間的這次衝突可能是央視要掩蓋的真相。這個真相可能是警察李樂斌放開徐純和後,拉著他離開了安檢口,勸他回家,徐不服,倆人發生爭執,李樂斌打了其倆耳光,可能徐還被人趕出過候車室,徐不服氣,又回到檢票口,此時,徐與李在檢票口又發生爭執,發生爭執後,警察李樂斌曾經掏槍,又放棄,回去取警棍。

央視把不連續的兩件事,用剪輯過的視頻連在一起,掩蓋警察李樂斌曾經搧過徐純和的耳光以及徐純和曾經被趕出候車室這樣一個真相。搧耳光,這種侮辱人格的行為,很明顯不屬於警察的執法措施。

最後,也是人們質疑聲音最大的一點,李樂斌究竟是合法開槍,還是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的惡警一個呢?

從視頻李樂斌控制住徐純和雙手的動作來判斷,按照徐純和母親的說法「警察像擰麻花似的」,顯然這個警察李樂斌受過專業的打鬥擒拿訓練。身高馬大的李樂斌,與身材矮小,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腎炎腿部殘疾的徐純和,顯然不是一個等量級的。況且,當時的案發現場,除了警察李樂斌,還有一個保安,這個保安為什麼不出手相助呢?顯然是用不著,對付徐純和這樣的人,一個警察已經綽綽有餘了。

央視報導裡使用了「制服」一詞,這是央視能夠實事求是的地方。照這樣看來,身材高大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察李樂斌是能夠「制服」滿身是病,身材矮小的徐純和的,那麼,這個時候還需要警棍嗎?再說還有保安及其他工作人員。可是,李樂斌為什麼還要去值班室取警棍?之後對李樂斌進行瘋狂毆打,把頭都打破了。警察李樂斌的用意難道還是為了控制身材矮小滿身是病的徐純和嗎?明擺著是要教訓不聽話的徐純和,對徐純和進行報復性的私刑毆打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毆打過程中,徐純和先是不還手,急了用手捶打身旁的機器,直到頭被打破,出於本能,抓住了惡警李樂斌的警棍,也並非搶奪警棍,只是希望李樂斌住手。在民間拍攝的視頻裡,徐純和一邊抓住警棍,一邊哀求惡警李樂斌,「別打了,我回去行不,你打我我很疼,你知道嗎?」而此時,惡警李樂斌並未住手,而是不斷地用腳踹徐純和,徐純和只是在躲閃。

央視的報導為什麼要把這一段視頻給裁剪掉,良知何在?惡警李樂斌到底是在制服徐純和,還是在徇私枉法,用私刑報復毆打,故意傷害徐純和?

後來,徐純和雙手放棄了警棍,先把老母拉在面前,無非是希望惡警看在老母面子上,能放棄對他的毆打傷害。而李樂斌毫不放棄,繼續追趕徐純和,徐不得已把女兒拉在面前,希望惡警李樂斌能住手,但李樂斌竟然喪心病狂,不顧女兒就在徐面前擋著,繼續毆打,當徐純和舉起了女兒,再次希望惡警李樂斌住手,瘋狂的李樂斌竟然再次用警棍毆打。「尊敬」的央視,請解釋一個問題:這是惡警李樂斌在制服徐純和,還是在故意傷害徐純和?難道惡警李樂斌不怕警棍誤傷了徐的女兒?

央視報導說徐純和把女兒扔向警察,我看了視頻,感覺根本不是這樣,只不過是徐純和在惡警李樂斌仍然不住手後,又氣又急,把孩子扔在地上,而不是扔向惡警李樂斌。

即便是李樂斌搶奪警棍,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搶奪警棍的?是在惡警李樂斌在老人與孩子面前,仍然不停止故意傷害自己,迫不得已出於自衛,萬般無奈才奮起爭奪警棍。再說了,這警棍到底是被弱小的徐純和搶到手的,還是身材高大受過專業格鬥擒拿訓練的惡警李樂斌故意放棄,讓「徐純和」搶到手,從而製造開槍的藉口呢?李樂斌就是要開槍,難道就非得一槍斃命嗎?難道其它不致命的地方都不能打嗎?

其實,善良的人們只要回顧一下這十幾天時間裡發生的事情,就什麼都明白了比如,在蓋棺定論之前慶安縣官方就越俎代庖地為李樂斌加冕點贊;再如,當地官方匆忙火化徐純合屍體並急不可耐地與其親屬簽訂補償協議。如果真相真如央視報導的那樣,官方用得著玩這些欲蓋彌彰的把戲嗎?(原標題:破綻百出的央視版「慶安槍擊案」報導怎能服眾)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5-16 10: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