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蘭電臺訪談 加國人權律師揭中共活摘器官

曾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加拿大前內閣成員及亞太事務部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2013年7月,參加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舉辦的「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日」(STOP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DAY)的系列活動。(攝影:宋祥龍/大紀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5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韓香茗編譯報導)5月18日,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在接受新西蘭電臺(Radio NZ)主持人華萊士‧查普曼(Wallace Chapman)訪談的時候,以詳實的證據,詳細揭示了中共為盜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並牟取暴利,系統殺害他們的罪惡。

喬高在訪談中,還針對新西蘭外長受中共威脅而要求議員自律、不要參加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慶祝活動一事,批評新西蘭政府「沒有骨氣」,同時以實際例子證明,中共欺軟怕硬,對於堅守自己價值觀的西方國家,中共的威脅並不奏效。

1941年出生的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是加拿大政壇人物、律師,曾出任內閣成員(1997-2002年負責拉美與非洲事務、2002-2003年負責亞太事務的國務部長)、七屆眾議院議員,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下面是訪談的全部內容:

查普曼:美國皮博迪獎(Peabody Award)獲獎紀錄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衛戰紅魔》),記述的是諾貝爾和平獎提名者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對在中國發生的可怕且令人震驚的活摘器官交易所做的獨立調查。

這部影片(在上個月)贏得了極富聲望的美國皮博迪獎(美國廣播電視文化成就獎)。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指出,在中國的醫院裡,有數以萬計的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修煉者被殺害,以摘取他們的器官販賣。中共當局聲稱,這些器官是獲得死囚犯同意後,從他們身上摘取的,並反誣法輪功的「活摘器官」的指稱為無根據的捏造。

大衛‧喬高是加拿大前國會眾議院議員,曾擔任過副議長和拉美、亞太司司長。多年來,他一直從事活摘器官的跟蹤調查,並將調查結果與大衛‧麥塔斯一起合作出版了《血腥的器官摘取--為盜取器官殺害法輪功》(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一書,並因此與大衛‧麥塔斯一起榮獲國際人權協會的國際人權獎。幾年前,大衛‧喬高曾訪問過新西蘭。

喬高:如果可以的話,我來講個小故事。大約7-8年前,我和另外一個人一起坐在新西蘭的外交部裏,當時新西蘭正在談論有關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問題。我相信,那是上一屆政府定的。但是,你如何能夠確定,從中國運往新西蘭的貨物不是中共當局強迫關押在近350個勞教所的犯人們製造的呢?我仍然記得他的回答,因為當時這差一點令我從椅子上跌下來。他回答說,我們會在北京做調查。當時我聽了,差點笑死。我必須指出,我對新西蘭與中國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感到非常的遺憾!

查普曼:我們過會兒再回到這些話題上來,現在請首先告訴我,這個引人關注的問題是如何曝光的?很多人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但問題是,中共當局如何能夠一度提供這麼多器官?

喬高:正是這樣。以色列的一名醫生(心臟移植專家)傑克伯‧拉維(Jacob Lavee),他是其中的一位,他的一位心臟病患者去中國接受了器官。大概2週後,他們就拿到了器官。他們疑惑地說,「他們怎麼可能只用2週的時間就能夠拿到心臟供體呢?」他還提出了更多的疑問。後來他搞明白了,很顯然,在器官移植的當天,有人將被殺害。憑藉拉維博士的高度信譽,他們在以色列通過了立法,確認購買這種走私器官的行為是非法的。

他們並沒有指明是在中國,因為中國是唯一發生這種血腥行為的國家。我們希望新西蘭和加拿大等國家都通過相似的立法,禁止新西蘭人或加拿大人從任何地方購買這種走私的器官。沒必要提及中國的字樣,因為只有在中國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查普曼:那麼這個數字加起來有多少?估計需要10萬人坐在監獄裡,才能提供這樣大量的器官數目。

喬高:如果每年做1萬個移植手術,那麼我們就需要一個擁有10萬鮮活「供體」庫,就是說為了這麼多器官,需要10萬人等著被殺害。這個想法很可怕!而這也正是我希望所有新西蘭人和加拿大人都了解的——知道這種事情在發生,因為這種事仍在發生。

查普曼:難道中國沒有器官捐獻系統嗎?像其它國家一樣?比如在英國,你可以等上幾個月,也許幾年,但是他們有個器官捐獻系統。

喬高:對於中國人來說,捐贈器官違背中國傳統文化,所以中國在建立試驗(器官捐獻)系統的時候,大概是在2010年,只有37例器官捐獻。所以,不是說他們沒有器官捐獻系統,也許在文件上他們有這樣的規定,但根本無法運作。

有的器官來自於被處決的重罪犯人,但我們確信,非常非常多的器官,或者說大部分器官來自於像法輪功這樣無辜的良心犯。他們被強制關押在勞教所裡,每3或4個月被化驗一次,然後由醫生判定他們的器官狀況如何。

然後,當來自奧克蘭或惠靈頓、或渥太華的某個人需要器官時,他們便通過電腦數據庫檢索適合的供體。接下來,有個人就會像餐館裡的龍蝦一樣被可怕地殺害,那麼這個新西蘭或加拿大人就可以換了一顆新的心臟或肝臟回國了。

查普曼:您知道這些悲慘的故事,你覺得他們很悲慘吧?我必須說,看了《活摘》這部紀錄片後,實在令人震驚!一位外科醫生,他再也無法容忍這種事情,和妻子離了婚。他指稱,人們被毆打之後,被帶到醫院的一個地方,由持槍的軍警守在門口,然後這些人就被手術——如果你可以叫這個為「手術」的話——不打麻藥….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甚麼?

喬高:您指的是蘇家屯事件。這個事件是那本書(《血腥的摘取器官》)中的一章。任何人都可以通過david-kilgour.com網站,閱讀有關蘇家屯事件的報告。那份報告有21種語言的版本,通過閱讀,您可以清晰地瞭解蘇家屯到底發生了甚麼。

但正如您提到的那位醫生,在2001-2003年間,他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了2000個眼角膜。他的妻子告訴他必須停止這種行為。他很講信用,他那麼做了。

剛才你所描述的有關影片中的細節,幾乎令人難以置信,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然而這不但發生了,而且在中國還在繼續著。

查普曼:現在已經對這種行為做出指控。對中共當局來說,這筆收入太豐厚了,它甚至構成了中共整個衛生系統的主要收入。是真的嗎?您認為這得有多高的利潤?

喬高:您估計的沒錯!對那些醫生、護士、醫院,以及那些從蘇家屯等農村地區將器官運送至上海、運送給醫院裡的器官接受者的飛行員來說,可能每年獲利10億美元。您說的沒錯,對於面臨財政困難的中國衛生系統來說,這是一筆巨額收入。這筆收入的確幫助了醫院系統。同時,也令許多醫生和熱衷於轉移器官的解放軍們一夜暴富。

我們談到的那位做眼角膜的醫生,曾因此獲取了數十萬美元。他最終逃離了中國,定居在加拿大,他的妻子逃到了美國。

查普曼:在那些醫生和外科醫生裡,有沒有還不錯的呢?我的意思是,我在剛剛看過的影片中,我們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令人毛骨悚然,太可怕了!你不禁會問,怎麼會有醫生願意參與這樣的事情?

喬高:這是一個倫理道德問題,在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沒有法律。巨額收入刺激著每一個參與者,包括警察和運送器官的飛行員等等。正如他們所說,遺憾的是,在中國社會醫德似乎已經不存在,這就是其中一個後果。

這也正是為甚麼新西蘭醫學協會,不應該與這種卑劣的行為有任何關聯的原因。新西蘭醫生不應該接受這些中國醫生所做的實驗報告,不應該允許新西蘭的藥品流入中國。

我們都應該儘可能堅決地阻止這種我們稱之為「新型反人類罪」的卑鄙行為繼續下去。在21世紀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因此(在新西蘭)似乎沒有多少人知道這樣的事情正在發生。我想,現在全世界更多的人已經開始了解,這種事情正在發生著。

例如,我們近期剛剛在布魯塞爾舉行了一次聽證會,非常成功的聽證會!我想這件事情已經廣為人知,而且是相當大一部分,因為榮獲皮博迪獎的《活摘》等影片,將於2週後在紐約獲頒獎項。

查普曼:這個故事的核心,反映的是中國社會的一方面,就是關於法輪功的這部分。在新西蘭最大城市奧克蘭的皇后街街尾,每週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在那裏展示圖片、表達抗議。兩個月前,他們還做了有關活摘器官的模擬演示,這第一次引起了我的注意。不過我不是很知道法輪功。他們是誰?

喬高:我想英文報紙《NZ Herald》參加過我們的新聞發布會。他們當時拍了照片,有位資深記者也在那。當時我們覺得這很好,因為可以讓更多的人知道正在發生甚麼。這是幾年前的事了。不過最後那份報紙上甚至連一個字都沒有。我不知道為甚麼新西蘭的媒體,甚至沒有一家特定的媒體能夠報導這件事情。

我想這件事情已經廣為人知。例如,在加拿大、歐洲和美國等國家,此事幾乎家喻戶曉。中共當局對這一切已經無可辯駁,他們只能指責我們,指責大衛‧麥塔斯、我、還有你在反對中國。其實我們不是反對中國,我們只是想停止這個一直持續至今的反人類罪行。

查普曼:請告訴我更多關於法輪功的情況

喬高:法輪功是1992年之後才出現的一個群體,你可以說它是像佛教和道教一樣傳承,幾套舒緩的功法動作,非常吸引中國的民眾。到90年代中期,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民眾高達7000萬-1億之間。法輪功已傳播至世界各地,我相信已遍及130個國家。

其實我本人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但我非常尊重他們所做的,尊重他們所信仰的真、善、忍理念。我猜想是這個數字的關係。是因為到1999年時,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並且他們所信仰的真、善、忍理念嚇壞了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所以他宣布對法輪功開戰。這場戰爭已經持續了14-15年,但法輪功沒有放棄。

本週末他們在紐約有個非常大的集會。4、5天前,我們加拿大慶祝了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約有600多名法輪功學員,來自所有政黨的國會議員都參加了他們的集會並講了話,各界政要也紛紛致賀信問候。加拿大等國家都已經非常了解這場戰爭(迫害)。

因此當我知道新西蘭外長告訴其黨所有議員不要參加法輪大法日活動的時候,我非常地震驚!我曾經是保守黨4屆大選的議員,我猜想你們保守的政府的外交部長……我非常地驚駭!我震驚於他怎麼會這麼沒有骨氣,做出這樣的聲明!

查普曼:看來您知道他的辦公室發出指令,告訴國家黨議員們不要參加法輪大法的慶祝活動,稱中國大使館可能會對這次活動進行監控。因此,喬高先生,在您看來,應該怎樣對中共當局做出回應呢?因為我們知道,新西蘭作為亞太地區的一部分,我們與中國有著重大而深遠的貿易關係,因此這可能會冒著損害(這種關係)的危險,我們不得不小心行事。

喬高:一點也不,華萊士,一點都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到過一些國家,舉個例子,捷克前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曾經邀請達賴喇嘛前往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他當時遭到中共警告:如果他邀請達賴喇嘛的話,將停止中國和他們的貿易往來。當然,哈維爾是個有原則的人,達賴喇嘛如約訪問布拉格,而且中國和捷克斯洛伐克之間的貿易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在加拿大,至少幾年前,我們總理就站出來為法輪功發聲,但我們的貿易也沒有任何不同。其實,我覺得,他們沒有因爲是有骨氣和堅持原則的人們,(他們沒有因為站出來)而產生任何區別。

但我敢說,新西蘭政府試圖推行這種無聊的東西,他們這樣做是在貶低新西蘭的國際地位。貴國在全球擁有極好的口碑,如果您的外長告訴其政黨議員不要參加法輪大法日的活動,那些熱愛和欣賞新西蘭和新西蘭人民的各國民眾,都會對此大失所望。

查普曼:最後我想問一下,您認為在中國,有多少法輪功成員因為器官被殺害?有沒有一個估計?

喬高:我的一個朋友,名叫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撰寫了一本書,名為《大屠殺》(The Slaughter)。他用了7年的時間完成了這本著作。他估計,在2000年ー2008年間,約有6萬5000名法輪功學員因為器官被殺害。他的調查範圍超越了大衛‧麥塔斯和我所做的調查。他同時考察了被中共迫害的維吾爾人、家庭教會的基督徒和藏民。據他估計,他們中約有2000人因為器官被殺害。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人群。如果是6萬5000名法輪功學員,或者就算2萬,那也太多了!

很顯然,我勸告您和您的聽眾,新西蘭人或加拿大人,都不應該去中國購買器官,而且盡最大可能,儘可能制止這種事情的發生,包括政府與政府之間都絕不能跨越這條線。但很明顯這種事情一直在發生著,而且非常嚴重!

我們有33種不同類型的證據表明,這種事情(活摘器官並殺人)仍然在發生。我曾經做了大約10年的檢察官,我確信證據確鑿!活摘的事情仍在發生著。不要讓任何人在新西蘭告訴你說沒有這回事!因為它實實在在地發生著。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
2015-05-20 8: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