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黑紙白:網路刪帖何以4年賺780萬?

--權力掮客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5月21日訊】對於寫社會評論4年之久的我來說,所寫評論被刪應當是最令人頭疼的事,對於文字的力量,不能為讀者所看到的文字是毫無意義的,那麼刪帖的背後有多大的利益鏈條?刪帖的背後又有多少官老爺在染指?刪帖的罪僅僅止於網站和網站刪帖人嗎?不妨探討一番文字吧!

新聞事件

新華網報導:刪一條帖子能掙上千元,一天可獲利數萬元,月收入輕鬆過十萬元……近日,湖北省蘄春縣公安局破獲一起特大有償刪帖案,全國22個省市近2000人涉案,涉案金額超過5000萬元。其中,一名26歲從事刪帖業務的犯罪嫌疑人4年淨賺780餘萬元。

事件評論

2010年我在天涯反抗富士康事件時,到該事件反抗成功,我都不敢相信在天涯社區和天涯網友們以及傳統媒體的共同幫助下,河南教育廳和富士康取消了聯合的強制學生實習的事,在網友們看來這並不算什麼反抗成功,無非是權力者和財力者的迂回手段,後來我確實也曾聽聞又有一些學校的學生受到類似的強制。但在天涯初發反抗的帖子時,這個帖子剛出來就被值班編輯刪除了,我忘了他的編號是什麼了,而後在一位90後好友版主的幫助下,該貼再次發了出來,該事件才得到了網友和傳統媒體的回應。

當時包括現在我很鬱悶的是,是誰刪了維權的貼?在刪帖的背後是否有相應的利益鏈條?於是在我走上時評的道路上後,也曾擔任過一些知名網站的版主,在擔任期間有不少人找到我希望我能幫忙刪帖,並且給出了千元以上的刪帖誘惑,我問他們怎麼就願意花這麼多錢刪帖?這些 人說:「又不是我們的錢,你就說你能不能刪?」我一律拒絕了這些人的要求,雖然我並不能辨認他們要求刪的維權貼內容的真偽,但我可以認知一個人應該有的良知,如果我們沒能力幫助別人,那麼請不要阻礙別人維護自己權益的道路。

在刪帖大軍中,最有力的團隊是地方政府,最有勢的團隊是各大企業,為這些有錢雇主尋求刪帖人的是各大「公關公司」。而令人詫異的是,在有費刪帖的網站中,國家級網站刪帖萬元起步,知名網站刪帖保持在4000元左右,而三流網站往往也需要千元之內,於是我們在費解網路刪帖怎麼就能產生如此大的經濟利益時,拋開現象看本質的結果卻讓人目瞪口呆,地方政府一旦出動不僅僅會花高昂的費用進行刪帖,據相關新聞報導,某縣級領導刪帖共花3.8萬大手筆。而據個人瞭解,這些領導刪帖需要花費3.8萬,倘若再尋求一些逆轉輿論,通過人民網等各家媒體發表利於自己的言論,則起步價應該就不止萬元。

我思慮網路刪帖對於地方政府來說是維穩的範疇之內,而這些費用大抵會從維穩費來支出。昨晚看到一個段子,軍費和維穩費近年來經常不相上下,甚至維穩費有時高於軍費,我們花600元支援對付外國人,可以理解。我們花700元 對付自己,卻難以理解。雖然只是個段子,但其實質表達的卻與真實並非太遠。於是在國家勒令整治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的項目中,似乎僅僅將目標盯在網站和刪帖人身上有些南轅北轍,沒有地方政府人員的胡作非為,網路上又何必有維權資訊?若無維權資訊,網站和刪帖人又怎會接到官員們的重金利誘?官場的那套整個搬到 網路上,網路又怎不會受到侵蝕?

在刪帖大軍中企業的手筆並不比地方政府的差,在這些企業中國企要比民企手筆大,而民企並不是很關心這些問題,前提是自己沒有負面消息上網路。對於企業而言,我們需要瞭解的是,有問題的企業被曝光是正常,但沒有問題卻依然被曝光的企業則是有可能未向一些媒體或專業傾向性強的網站交保護費。前段時間,在我生活的三流城市被爆出,經常有國家級某傳統媒體下屬網站來地方向地方政府和地方企業要求交「保護費」,不然就曝光。在地方政府和地方企業的固有觀念中,這些都是國家級的「爺」,一般都會上交50萬到90萬甚至更多的「保護費」。

從以上信息中,我們可以看到的是,靠曝光和刪帖產生畸形利益圈已經從曾經的嬰兒長成了一個怪物,甚至連一些傳統媒體也淪為網路敲詐的衍生品。而給予這個怪物生長的最佳營養品無非是地方官員與民眾之間的戰爭,而最為讓人刺骨的是,大多數網站多時還要奉旨刪帖,這種奉旨刪帖大多不產生經濟利益,但產生權力利益,主導的則是高層人,整治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如果不能從根治理,最終也只能淪為空談,首先打破民眾的網路維權權利的往往是從高層就向地方傳達出了可以這樣做的意識觀,氾濫也就自然而然了。

從時評界而言,根本不需要有人花錢刪評論人的貼,某些網站都會卑躬屈膝的自己刪除,諸如今日頭條這些不靠 自己的內容卻可以茁壯成長的APP,最樂於向權力者露出自己的奴性,對於社會評論經常以「泛政治化」的理由強行刪帖甚至是封號,我們不禁可以問一句,這是否算為權力有償刪帖?是否與中央政策違背?又該如何處罰和整治?

前段時間,我接了一個網友的實名維權約稿,在評論文發出後,有人找到我說讓我隨意出價,只要把文章刪了就行。我當時戲謔他說:「哪家的公關公司?水準這麼低也有地方政府聘請?」這個人倒是把聘請他的地方政府嘲笑了一番:「人家是官老爺,每天忙得很,沒有時間玩網路,水準自然也就低,你就說多少錢吧。」我隨後就沒再搭理這個人。如果給錢就不再維權,或者給錢就可以阻礙別人維權的道路,那對於我們本身就難以維護自己權益的社會來說,是斷每一個人的維權權利,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在某天淪為維權人,這就是此事件的真相所在。

落筆於墨辯閣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5-21 11: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