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歌聲開在石榴上

文/王金丁

石榴(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沒想到,串串村謠竟成了我一生的嚮往。

那是北方一個小村莊,紅牆綠瓦依傍蜿蜒的河流錯落著。那一天,太陽剛爬上山坡,孩童們早在石榴樹下唱歌嬉戲了,童真的臉蛋映著陽光,歌聲在風裡翻動著菊紅的石榴花,那是我從沒聽過的曲調,淳淨得像清澈的溪水,洗滌了久居城市的俗塵,使我忘了心中的憂慮,情不自禁走近時,孩童們又像蝴蝶似的,帶著歌聲飛走了。

惋惜的望著孩童的背影,隱約又傳來了一陣歌聲,我穿過層層樹蔭尋覓聲音的來源,攀上了小山坡時,遠遠看見溪邊幾個村婦,擎著竹竿子晾曬著什麼事物,一面嘴裡悠悠的唱著,歌聲絲絲沁入心腑。平靜了的心裡,有說不出的親切感,喚起了久遠的記憶,叫我又回到夢裡遙遠的故鄉。

心裡正驚訝著這村謠的優美殊勝時,忽然看到溪裡盪著一葉小舟飄向岸邊,船上似乎裝了許多東西,載浮載沉,幾個壯漢搖著櫓槳,一面還應和著溪邊村婦的歌聲,雄渾裡帶著溫柔,一波波向我湧來,讓我陶醉在歌聲裡,感覺四周百花燦爛,鳥聲啁啾,像是到了天國世界。時而,又彷若置身浩翰曠野,聽著天上傳來蒼穹的聲音,溫馨而寧靜,第一次體驗了歌謠的古樸與純真。

詢問簷下一位吸著煙桿的老人村謠的來源,他說,村裡的歌謠保留了古老的曲調,也沒人知道唱了幾世幾代了,村人除了工作就是唱歌,唱歌也是他們的生活,這裡沒有名也沒有利,是個遺世的小村莊。這位耆老嘆了一口氣:「可惜近幾年,年輕人都跑到城裡討生活去了,歌謠也漸漸消失了。」

這已是幾十年前的事了。身處喧囂的城市裡,耳裡灌的都是熱門音樂,常常的,會想起北方小村莊的歌聲。

那天,幸運的又找到了那個北方的村莊,紅牆綠瓦仍然傍著蜿蜒的溪流,幾棵石榴樹還挺立小山坡上,可是已經聽不見串串村謠了,也不見了那位吸煙的老人,只能看到進進出出的一群群遊客,忙著觀賞村人熱情的歌舞表演。

悵然的回到南方,才發現祖父生前居屋的院子裡也植了一棵石榴樹,石榴花正開得火紅,才憶起小時候祖父在樹下打著稻草時,嘴裡常哼唱的熟悉的曲調兒。或許祖父、或祖父的祖父,就是從那個北方的小村子來的,當耳際響起那串串村謠時,我喜歡這樣想像。@*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題名為「破曉、孤月、冬雪、愁雲」的四個陶碗,此刻端莊地呈現眼前。這才明白陶藝家用植物灰與泥漿釉燒製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澤、紋路與肌理之奇妙。
  • 從田野到都市高樓,母親跟著父親走過了一生,在漫長的歲月裡,他們共同守護著這個最簡單的愛情,只是都沒有說出來。
  • 當憶起兒時鄉下姐姐們手裡拋起的一個個小布囊時,心裡不由得升起一絲溫馨。可是,現在已不見小布囊遊戲了,兒時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兒去了。
  • 往山下瞧去,原野裡錯落著屋舍、樹木、麥田,那條溪流在村子邊上畫了一道弧線,溪邊一排紅色的楓樹隱約可見,歸德鄉果然盡在眼底…
  • (shown)原來那月牙兒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驢厩裡一片雪亮,遠遠的可以看見那黃鬃驢兒正偏著頭沉沉睡著。這驢兒模樣我還記著,懂事後,海二叔就趕著驢兒,帶著我駕著驢車穿江越嶺,九村十八鎮的奔波,輸運歸德鄉方圓幾十里山川間的農產事物…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訪,不由得想起舊時南台灣故鄉的綿綿春雨來。彼時的雨吹著淅瀝淅瀝的口哨,敲打著玻璃窗戶,一點一滴敲進我的夢境裡…
  • 我以為是被我的嘹亮優美的嗩吶聲吸引來的,想不到她卻告訴我吹奏的原理,告訴我如何換氣,如何控制聲韻的迴旋,還說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隨時要保持一顆純淨的心。她平靜的神情與廣闊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風。那時,我才知道音樂裡還有這樣的境界。
  • 安平經過荷蘭人、鄭氏、清廷及日人幾個治理階段,留下了時空邅遞的歷史痕跡。在安平古堡東側,荷蘭人建造的街道,及輻湊街道兩旁的舊聚落仍然保留了下來,遊走巷弄間,不免讓人回想先民渡海來台,艱辛奮鬥的歲月歷程…
  • 老漁夫船前船後跳來跳去,嘴裡吆喝著向我揮手,在這個微雨而孤寂的港灣裡,帶給了我一絲暖意。
  • 幾天後,貓頭鷹的羽翼下又鑽出了一隻小貓頭鷹,有人說是貓頭鷹在呵護著小鷹,也有人說貓頭鷹在教小鷹飛翔…
評論